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77章 陷害入狱(中)第四更!

时间:2018-05-27作者:路人家

    虽然没有阻止锦衣卫前往搜查陆缜的公房,但于谦还是赶紧命人跟了上去在边上盯着,以防对方做出栽赃陷害的事情来。毕竟锦衣卫在以前可没少干这等阴险之事,并不是那么可靠。

    只是随后事情的发展却让于谦大惊失色。这些冲入陆缜公房的锦衣卫在一番东翻西找,把房内的书籍、文书、摆设等物都翻得乱七八糟,一团狼藉之后,居然真就从书案的底部找到了两封开了口的信。

    在他们将之递与刑超,让其看过后,这位的脸上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于侍郎,现在证据确凿,我倒要问一句,你还想要包庇这陆缜么?”

    “什么?这不可能!”于谦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说话的同时还上前一步,伸手便要去拿那封信。

    对于他的这一举动,刑超也并未闪避,直接就让他将信给拿了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可不信以于谦的身份会撕毁证据,而且要是他真这么做了,只会对锦衣卫更加有利。

    于谦的目光迅速落到信上,一目十行地扫下来后,脸色陡然就变得极其难看:“这怎会这样?”

    这两封信,一封是某人写给陆缜的,上面提到只要他能为自家提供大明此番出兵的详细路线以及各城池关隘的布置,则会送他黄金三万两。而另一封,则是他写与对方的,上头虽然只写了一半,但却已把如今大明军队的调动与行进细节都概括了进去。倘若这信真个落入敌人之手,他们凭此便可先一步做好准备,足以在开战之初就占据绝对的主动。

    而更叫于谦心里发紧的是,那信上陆缜的笔迹看着居然也没什么问题,完全是出自其亲笔所写,再加上信又是从其公房的书案上找出来的,说不是他陆缜所写都没人信。

    “这不可能!”于谦的手都有些微微发颤了,但他对陆缜的信任却并没有因此而动摇。以他和陆缜这一年多的接触交往下来,以他对陆缜为人的了解,实在是无法相信他会为了一些金银就出卖朝廷。

    “怎么不可能?于侍郎,现在证据就在眼前, 你若还想袒护他,那说不得我也只能得罪把你一并带去镇抚司讯问一番了!”见于谦还想坚持,刑超不觉眯起了眼睛,语带威胁地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于谦的心陡然就是一沉,知道自己这次是不能再为了保护陆缜而与之纠缠不休了。先不提自己被带去镇抚司后会发生什么,光是兵部如今这局面,一旦没了自己和陆缜两个主事官员,那下面就要彻底乱套了。而这所带来的影响更是巨大,甚至会延误前方的军情,从而给出征在外的大军带来严重的后果!

    想到这儿,于谦终于在叹了口气后,把那两封作为证据的书信重新递回给了刑超:“人,你现在可以带走。但是,陆郎中到底是真有罪,还是受人陷害,本官却一定会查个明白。若是有人因为私人恩怨而闹的这一出,本官一定不会让他得逞!”说这话时,他的目光死死地盯在了对方的面上,直看得这位行事狠辣,手下已有不少冤魂的锦衣卫千户都是一阵心虚。

    最终,刑超只能用一声冷哼来应对对方的威胁:“这个就不劳于侍郎费心了,我们锦衣卫自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走,现在就去陆缜的住处,再找找有没有其他的证据了!”

    随着这一声令下,一干锦衣卫便转身离开,只留下了一众兵部官吏心下惴然,面面相觑,半晌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而于谦则是在略一迟疑后,还是急步追了出去。现在陆缜落到对方手中,自己身为上司自然不能不送一送,同时也想问陆缜一声。

    他刚赶出门,就看到已被枷锁牢牢束缚住,半佝偻着身子,看着极其狼狈的陆缜正被人推拉着就要带走。而此时,他的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身子还略有些发颤,却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愤怒所致。

    就在刚才,刑超一出来,便已向陆缜亮出了那两封作为证据的书信。一霎时,他就知道自己确实落入到了对方的阴谋之中。

    对方果然就像于谦之前所担心的那样,对自己展开了报复。而且他们用的还不是直接的手段,居然想到了这么个栽赃陷害,把自己送进诏狱不得翻身的奸计阴谋!

    看来为了对付自己,他们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了。居然就炮制出了这么两封信来给自己栽上了如此大罪。至于对方是怎么把信偷偷放进自己公房之中的,陆缜倒不是太过在意了,因为那儿因为公务往来的人实在太多,光今天就有许多人进出,并有这个机会把信偷放进去。甚至那曹吉祥,都说不定是栽赃之人。

    可即便知道他们栽赃自己的手段极其简单拙劣,陆缜对此却也毫无办法。只看刑超此刻颐指气使地要带人把自己押回去的模样,就可推知连于谦都救不了自己了。

    这一认识,让他的心立刻就沉了下去,知道大事不妙了。

    锦衣卫的手段他可是早有所闻了,别说自己了,就是武艺高强,体魄强健之人被带进镇抚司都难以招架他们的严刑酷罚,即便不死,也得掉几层皮。何况自己和马顺,和整个锦衣卫之间又有那么多的过节,这次一进其中可就真个要九死一生了。

    而唯一能从锦衣卫手里救出自己的,唯有天子的诏令。可现在,皇帝身在北方军中,就算于谦立刻派人前去鸣冤,怕也要好几日工夫,到那时候,自己说不定连尸体都已经凉了想到这儿,陆缜是真有些慌了,身子也不禁抖动了起来。

    想着自己穿越这一遭不但没能改变历史走向,让这大明盛世有所不同,反而落到这么个下场,顿时不甘、愤怒、无奈种种负面情绪就迅速涌上了心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早些时候就把楚云容二女送离了京城,至少暂时她们还是安全的。可是一旦对方真把那通敌卖国的罪名扣在自己身上,她们的下场如此一想,他心里是越发的慌乱起来。

    直到于谦来到跟前,叫了他几声,陆缜才猛地回过神来。

    看到这个向来沉稳睿智的年轻人竟如此失魂落魄乱了分寸,于谦脸上的忧虑之色也重了几分。但这时候,他也说不了太多,所以直接就问道:“善思,你到底是不是如他们所说,做出了如此通敌之事?”

    “大人难道还不了解陆缜么?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干出这等卖国之举!”陆缜迅速冷静下来,正色回道。

    “好,有你这句话,那本官就算丢了这官,也一定会把你救出来!”于谦也不含糊,当即保证道。只是在说这话时,依然难掩其脸上的忧色,因为这事可不好办哪。

    “于侍郎,话也问了,该给你的面子也给了,本千户等得,咱们都督可等不得。”刑超又在旁催促了起来。刚才被于谦再次叫住,已让他颇为不满了,这时又听他们当了自己的面说这些,当然是没好声气了。

    “于大人能救我的,如今只有宫里那位了!”在得到于谦的信任和保证后,陆缜又稍稍冷静了些,在被人押走的时候,又一次转头喊了一句。

    对于这句话,刑超却是不屑地嗤之以鼻,这家伙是不是吓傻了,还以为天子身在宫中么?这一回,就是天王老子,怕也救不了你了。

    而于谦,也同样愣了一下,但随即他便明白了过来。陆缜口中所提的宫中之人自然不会是如今不在京城的天子,而是指的——郕王!

    心念一动间,他已有了决定。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比陆缜和于谦所想的更加恶劣。因为之后,刑超又带着陆缜来到了他的住处,在一番简单的搜查之后,就从其厨房灶台下方找到了数个硕大的木箱子,打开一看,里面赫然就装了满满的金银锭子,看着加一起不下白银五六万的样子。

    “陆缜,现在又一件证物被我们找了出来,你还有何话说?你可别告诉我们,这些银子是你靠着多年为官积攒下来的,只怕你就是再当十辈子的官,也拿不出这许多的金银吧?”刑超满脸兴奋地一手抬起了陆缜的脑袋,大声喝道。

    陆缜此刻倒是稳了下来,在知道这是有人刻意栽赃陷害后,即便他们从自己的住处搜出再多的所谓证据来也无法让他感到有太大的吃惊了。现在他只是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不再谨慎着些呢,应该雇两个护院保镖在家里守着的,这样就不至让他们如此轻易就得手了。

    见陆缜居然没有如自己所料想般惊慌害怕,刑超大感无趣,便手上用劲儿,将之推翻在地,然后大声下令道:“把人,还有所有物证都带回去。这一回,咱们镇抚司一定要让他知道厉害!”

    哈哈哈,又第四更了。。。。路人已经快要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