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59章 朝堂大争论(上)

时间:2018-05-25作者:路人家

    ,精彩小说免费!

    蒙人再犯我大明疆界却被我大明守军接连击溃以及天子在震怒之下决意再提北伐之举这两件事情一经从宫中传出,便如一枚重磅炸弹投进了北京城中,顿时引得朝野一片哗然。

    很明显,前者的影响在转眼间就被后者彻底盖了过去,许多人自觉地忽略了这两场所谓的胜仗,而开始讨论起北伐之举是否可行上。

    虽然有一些人对此抱着乐观态度,觉着以我大明这一年来屡次击溃大胜蒙人之声势,足以重复当年太祖太宗时横扫漠北,将蒙人杀得狼狈逃窜的伟业。但更多的人,却并不看好这一有些意外的决定,因为他们认为承平百年的大明军队守则有余,论攻却是远远无法和当初那两支天下精锐可比的。

    当然,在这两种说法里,也多有藏着自己小心思的。比如前者里,就有希望通过立下军功来提升自己官爵之徒,在他们想来只要大战一启,自己便能浑水摸鱼地从中获取大笔的好处与功劳,从而封侯称公也不是太大的问题,这些人当然是以勋贵武官为主。

    而后者中,则多是朝中文官。他们所担心的,是一旦战端再起,被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的武官势力必然翻起,到时朝堂之上他们的利益就将受损。

    于是乎,为了各自的利益,文武双方就以奏疏为武器不断交起锋来,反正是各有各的说法,各有各的道理。只短短三日时间,通政司便收到了不下五百份相关奏疏,可算是争吵不休。

    其实何止是在笔端纸面上互相交锋,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场朝会之上,文武官员也都各自有人引经据典地进行了一轮轮的辩论,直吵得就日的早朝会上无法正常运行,处理别个政务了。

    当今天子朱祁镇终归不是太祖太宗那样乾纲独断之人,虽然刚开始时因为愤怒以及某种不可说的期盼,当着邝埜他们几人之面定下了要北伐的决心,可在眼看着群臣中竟有多半反对之后,他的决心却又开始动摇了。

    尤其是当他看到几名朝中老臣都纷纷上疏反对,而代表武将势力的英国公张辅却没有出来与他们争上一争时,心下就更犯起了踌躇,难道自己的这一决定真是很不明智,我大明早不复当年之勇了么?

    张辅最近确实感到很是头疼,因为每日里,都会有往日部下或是他们的子孙找着各种借口上他门前来告求,希望英国公能站出来为他们发声,从而让陛下真个把这一主意给定下来。

    对此,他也是犹豫再三也难作决断。因为他虽然身在京城,也没怎么管军事,但如今大明卫所官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却还是知道个八九不离十的。

    除了镇守边关,需要时刻提防蒙人入侵的边军,其他各地的军队早已腐烂不堪,不但早没了当初跟随太宗皇帝北伐时的勇猛果敢,甚至连作为士兵最起码的作战能力都已所余不多。不然西南也不至于屡屡发生叛乱,东南的倭寇更不会时时上岸来劫掠一番了。

    在张辅看来,如今这些地方卫所官军更多是一群农民而非战士,想让他们缉捕个盗匪什么的或许还有这本事,可让他们北上与蒙人殊死而战,那就是送羊入虎口了。而且更严重的是,就是这样的卫所官兵,如今大明也是不满编的,多少人在靠着吃空饷喝兵血发家致富实在是连查都不敢查。

    而一旦大明真要再次北伐,边关守军是几乎都不能动的,因为得提防着蒙人来个避实就虚。所以最终能派往北伐的,就得是那些握锄头多过刀枪的官军,那时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光想想就觉着不寒而栗。

    可是,这番话张辅却不好明说。这不但得罪人,而且还会动摇了整个大明江山的根基。甚至他自身都会因为这一点而受到牵连,毕竟他有今日的地位也是靠着有这些人的扶保,他早已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了。

    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英国公张辅做出了一个此时看着或许是最明智,但事后看来却是最糊涂的决定——称病逃避。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他是什么人都不见,什么话都不说,一切就只等天子自己却作决断。

    对于英国公的这一态度,许多武官勋贵那是相当的不能理解,甚至是有些愤慨的。于是,他们便将这份怒火转化成了更强大的斗志,与文官集团进行一次又一次的争论。

    以前文武相争时,因为文官天生能说会道,而武官在方面略有欠缺,所以总是以武官的理屈词穷或是退让作结。但这一回,铁了心的武官勋贵集团却是咬紧了牙关,无论吃了多少次的瘪,他们依然不屈不挠地在朝堂之上和文官一争到底。

    这时候,便体现出如今大明朝在没有一个真正强权的天子治理下是有多么的难下决心了。从十月提出这一说法后,他们争论了足有一月余,直到十一月都快要完结了,也没能有个结论,似乎这得争到明年去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反倒让陆缜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只要朝廷没有真个决定北伐,那一切都还照旧。说不定拖上一段日子,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然,在朝堂上的争论依然免不了。而作为兵部郎中,又是曾经上过战场的文官中一员,陆缜也总得冲杀在最前头。

    今日的情况也是一样,在早朝开始后没多久,两方人马就摆开阵势争吵了起来。你上来一个说一通,然后我就派人进行否定和反驳。接着,你又派人……如此一场朝会下来, 几乎都没能有个定论的。

    当又一名武官把自己那一番慷慨激昂,却又似是而非的论据说完之后,随着邝埜的一个眼神递过来,陆缜便再次上阵了:“陛下,臣以为北伐之事如今还远不是时候。非是臣对我大明将士没有信心,实在是北伐之举可不光只是用兵而已,更是对我大明国力的极大消耗。”

    在顿了一下后,他又继续道:“陛下,一旦出了长城,则是一望无际的草原,那里几乎没有可以提供将士吃喝的食物,所以我们若要出兵则必须配备足够的后勤保障。而押送粮草又得有大量的民夫,而草原之上又无险可守,一旦被蒙人半道截击,则很可能让前方将士断粮……所以为防出现如此差错,我们就得增派人马维护粮道,再加上运送粮食的民夫骡马等等的消耗,恐怕前方一名将士在和蒙人拼杀,我们就得拿出三人,甚至更多人份的粮草来作供给。

    “而这,也无法确保我们真能彻底取得这场胜利。何况即便我大明如今真能像太宗皇帝时那般横扫漠北,对蒙人来说也就是就此退缩,跑到极远之地以避我锋芒罢了。我大明上下是无法真正占据草原的,所以最终我们所能获得的,也就是一场不是太大的胜利,以及十几二十年的和平罢了。所以以臣愚见,出兵北伐是极为不妥的决定。与其在付出无数的人力物力的情况下收获小胜,还不如用代价更小的手段与之周旋呢。”

    朱祁镇听了这番分析,脸上再次露出了困惑犹豫之色,难道自己的想法真的错了?这个陆缜可是曾几次在北方为官,还和蒙人交过锋的,他的话总是有几分道理的。

    就在皇帝决心再次动摇时,又一名武官大步走了出来,直接就哼声道:“陆郎中,你确实说了一通愚见。你所说的这一切,不过是商人的浅见罢了。两国相争从来就不是这么算账的,我们要的就是打出我大明的威风,让天下臣服,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为何我太宗永乐朝时能有万国来朝的胜景?还不是因为我大明国立鼎盛,杀得蒙人抱头鼠窜?而你却只是计较这些钱粮得失,实在让人不齿!”

    “不错。陆郎中,你也是个懂兵的,之前更曾为朝廷立过军功,难道这点轻重都看不出来么?还是说,你根本是在视而不见?”又一名陆缜认不出来的侯爷也走了出来说道:“你自己是靠着军功才能被陛下破格提拔为兵部郎中,所以便嫉贤妒能,不想让其他同僚也有得到升迁的机会!陆缜,你也是读过圣贤书的,怎的如此自私自利,却不知为我朝廷着想,真是让人齿冷。”

    好嘛,陆缜在跟他们说各种客观的问题,这些人倒好,直接开始人身攻击,质疑起陆缜的为人来了。而且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就仿佛他真是这么个人一样。

    而面对这样的指责,陆缜一时间还真不知该怎么回话才好了。毕竟自己是因军功才得以高升确是事实,现在反对北伐也是事实……

    幸好,今日陆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眼见他无力招架,很快又有人跳了出来进行声援,在一番东拉西扯下,也算是把此事给揭了过去。不过这场争论,却还得继续下去,不知何时会是个头……

    @@@@@

    通了个知。。。。。稳定写手路人明天将做出难以置信的事情,敬请期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