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58章 君前认罪(下)

时间:2018-05-24作者:路人家

    这小子又想巧言令色地为自己开脱辩解了。作为已几次见识过陆缜口舌之利的王振心中便是一动,脸上也露出了警惕之色。只可惜,这儿可不是由他做主,陆缜能不能说话只在天子的一念之间。

    果然,在略一沉吟后,朱祁镇还是点头道:“朕倒想听听你到底能怎么说。”

    陆缜当即再施一礼:“陛下,关于此番之事,既然确有蒙人因榷场之故犯我大明边境,那臣自然责无旁贷,无论陛下如何处罚,臣都不敢有半句怨言。”

    “唔”听他如此坦然地接受这一切,没有为自己分辩的意思,皇帝反倒感到有些于心不忍了。而他这一心思也迅速通过面上的表情反馈了出来,他毕竟年纪尚轻,帝王心术远未到家,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

    而陆缜在见到这一表情变化后,心下更是一定,继续道:“不过臣以为,开设榷场之举其实并无过错,这不但是对蒙人有所裨益之举,对我大明来说也是力远大于弊的。”

    “陆卿,你这话恐怕在这时候难以叫人信服了吧?”朱祁镇皱起了眉头来,很是不信地道。

    “陛下,非是臣妄言此事,而是可以通过事实来证明的。只这两月间,边地诸镇各县的税收已是大增,这一点是在户部有所记录的,臣曾去查看过。”陆缜当即给出了验证自己所言非虚的证据来。

    “这一点臣也可作证,若陛下不信,更可以让户部官员进宫来。”于谦也适时地上前作证道。

    皇帝自然不会怀疑他们在此事上欺瞒自己,毕竟这是有据可查的。但他依然摇头道:“即便如此,这也只能证明榷场能为地方带来财富,但我边地重镇所需要的太平却不能通过榷场得来,这一点陆缜你有何说法?”

    “陛下,这正是臣要说的最要紧的一点。”陆缜神色凝重地道:“通过这份捷报,陛下不难看出,其实此番之战起因都只是一些小小的矛盾,可结果却酿成了两场规模不小的战事,这实在与之前我大明和蒙人之间几十年少有大战的情势完全不同。

    “或许有人会说就是榷场的开始才导致了双方矛盾的激化,但臣却以为他们找错了方向。事实上,应该是有人不想朝廷在北地开设榷场,才在暗地里做出了挑拨离间的事情来,这才造成了这么连场的战祸。”

    “嗯”天子一呆,而王振的心里则是咯噔一下,莫非这小子已经看破了这一切都是自己让人去北方做下的,甚至还掌握了什么证据不成?做贼心虚之下,王振都不觉有些紧张起来了。

    陆缜的目光也有意无意地扫了王公公一眼,这才继续道:“臣以为,此番两地战乱,一定藏有内情,说不定是某些不希望我大明与蒙人交好,和平相处之人在背后用上了阴谋,这才使双方刀兵相见。”

    “有人会不希望看到边境太平么?”天子有些不那么确信地嘀咕了一句。

    陆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句可能会得罪不少人的话:“这边地许多人还得靠着立下军功来博取前程,他们中自然有人不希望看到我们与蒙人和平相处了。另外,就算蒙人内部,也是有人怀有某些野心的,所以有人从中作梗也不是太稀奇了。”

    朱祁镇陷入了沉思,半晌后,又不得不承认陆缜所言确实有些道理。正如他刚才所言,自己不是一个昏聩的君主,有些道理或许他一时想不到,但当臣下提出来时,他还是能够接受的。

    眼见皇帝都要被陆缜给说服,带偏方向了,王振是真个有些急了。一急之下,也顾不得自己身份特殊,当即开了口:“陆缜,你这话可算是推卸责任,其心可诛哪。难道你想把罪名都推到为我大明守边的将士身上么?”

    王振的这一开口倒也在陆缜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很快就给出了回应:“陛下,臣可没有这么想过。不过万事总要有所提防才是,绝不能因为某些人的私心,就让我大明陷入战火之中。倘若能用和平手段与蒙人相处,还是不动刀兵为好。”

    “是啊陛下,有道是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啊陛下!”邝埜也赶紧帮着说了一句。

    终于,皇帝再次开口:“朕知道了,此事朝廷一定会派人严查。倘若真有人在背后捣鬼,朕绝不会轻饶了他!”说到这儿,他便转头看了王振一眼:“王先生,就让东厂或锦衣卫的人前往查探一番,你以为如何?”

    “陛下不可!”还没等王振开口呢,于谦就赶紧阻止道,只是这话说得有些急了,显得颇为失礼。

    “嗯?这是为何?”朱祁镇有些奇怪地问道,在他看来最可信的人,依旧还是厂卫中人。

    下意识地出口后,于谦才知道自己确实有些太鲁莽了。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陛下,厂卫向来都是捉拿要犯的,早在官场民间有了凶名。若让他们前往查察,只怕会引来边军将士的不安与猜疑。若是因此乱了军心,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唔,你所顾虑的倒也有些道理。那该派什么人去才能不让边关将士心生不满呢?”天子倒也是从善如流,很快就打消了这个主意。而他身边的王振却是心头怒起,本来多简单的一件事情,只要自己派人去做个样子,就足以把陆缜的罪名坐实了,可结果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在王振恨恨目光的注视下,于谦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臣以为,可以让都察院中的某几位御史去这一趟。而且他们还可以担上一个犒赏三军的职责过去,这样一来,也就更显得名正言顺了。”

    “唔,这倒不失为一个妥当的主意。还是于卿你思虑周全,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天子满意地一点头,算是将事情给定了下来。

    而王振,此时心里已开始打起了主意。虽然都察院没有完全被自己所掌握,但那里却也有不少唯其马首是瞻之人,到时候他只要用些手段,依旧能让一切照自己的意思来。

    当然,他这点心思于谦和邝埜也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们也在心里盘算起来,看有什么办法来把可信之人扶上这个位置。

    “陆缜,或许此番之事责任确不在你,但是这榷场终究是你所首倡,现在又出了这等变故,朕总是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的。”在一个话题结束后,皇帝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陆缜的身上。

    陆缜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道:“臣愿意受罚,雷霆雨露莫非君恩。”

    “在一切真相没有查明之前,朕也不好责你太过,就先降你一级,再罚俸半年以儆效尤吧。希望你能明白,朕这么做不是为了罚你,而是为了给那些因此而死伤的边地百姓和将士一个交代。”天子正色给出了自己的意思。

    “臣拜谢陛下爱护之情,臣不敢有半点怨尤!”陆缜这话确是发自肺腑。朱祁镇对自己的这一惩罚已经算得上是极轻了。

    于谦和邝埜二人听到是这么个惩处后,也总算是松了口气。只是王振,脸色却变得又难看了几分,这一回看起来又要让陆缜逃过一劫了。

    虽然天子话里似乎还留了半句,倘若之后查出事情没有那么多猫腻,那陆缜的罪责依然不小。可事实上谁都知道,在有了这一发落后,后面天子是不可能再严惩陆缜了,除非陆缜之后再犯下什么过错,那才有可能旧事重提。

    可他们三个还没来得及为此感到高兴多久呢,天子的后一句话却又让他们目瞪口呆:“虽然此番之事或许另有隐情,但蒙人再次犯我大明边境却是不争的事实。如此行径,实在不能再姑息下去了。所以朕决定,借此机会,对草原用兵!让那些草原上的蛮夷鞑子知道我大明之声威,让他们以后再不敢轻犯我大明国界!”

    这突然的一下跳跃是真唬住了下头的三名臣子,半晌之后,他们才齐齐跪了下来:“还请陛下三思,切不可意气用事,妄动刀兵哪!”

    王振也错愕了一下,但随即却是一阵窃喜。果然这几年不断的撺掇影响没有白费工夫,天子终于是下了决心要对蒙人用兵了。而这么一来,距离实现自己的理想也不会太远了。

    看到三名臣子几乎是在刹那间就跪地劝阻,这让朱祁镇也不觉又有些犹豫了起来。可是当他的目光又转到一角处那张沙盘上时,他的容色又变得坚毅起来——自己这段时日总是在这沙盘上进行推敲,已对如何扫平漠北的一系列行动有了全盘的考虑。现在正是重复太宗时声威的大好机会,岂能轻易放弃?

    所以他迅速就冷下了脸:“几位爱卿,你们无须再劝。此事朕意已决,北伐之事,已不容更改!”

    见他斩钉截铁地这么道来,三人都傻了眼。谁也没想到今日进宫认罪,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