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50章 进献沙盘(中)

时间:2018-05-20作者:路人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番齐聚武英殿里的,那都是朝中深得天子信重的元老重臣,比如内阁的三名学士,又比如吏部尚书胡濙为首的几名六部正堂,以及以张辅为首的数名权贵勋爵。

    不过,他们今日却并没有谈什么正事,更多的只是说些吉祥话儿,道一些京城内外的趣闻轶事。今日可是皇帝的生辰,就不要再拿那些叫人头疼费脑的事情来打搅他了,也该让他放松放松,高兴高兴才是。

    所以此刻的殿内确是和乐融融,君臣人等的脸上都挂着欣然的笑容。即便外头突然有太监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禀报这么一番有些古怪的说话,朱祁镇也没有生气的意思,甚至还饶有兴趣地回了一句:“竟有此事?这个陆卿倒是有些想法哪。”

    一直赔笑侍立在侧的王振听到这话却是眉头一皱,有些不快地盯了殿外那几个小太监一眼。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居然会帮那陆缜办事传话,他们是不知道自己与那人之间的关系么?只是现在天子都已经知道了,他也不好再加以阻拦干预,唯有看看陆缜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

    不过这儿还是有聪明人的,工部尚书石璞在看到王振的脸色后就赶紧笑道:“陛下,一个小臣的贺礼又何必去看呢?不过是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哗众取宠而已,该当好申格训斥一番才是。”

    他这番话倒也不算有错,若是今日送贺礼的官员都照着陆缜的做法来这么一回,恐怕天子这一天就是不吃不喝都应付不过来满朝官员。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陆缜这做法确实有些放肆甚至是僭越了。

    本来天子还挺有兴趣,打算让人把东西拿进来看个究竟呢,一听这话,就又有些犹豫了。好在这时胡濙也开了口:“石大人这话虽然有些道理,但这毕竟是那陆缜的一片心意,说不定这确实是少有的好礼呢?”

    “这怎么可能?要是真能送出厚礼来,本官觉着都察院那边就该好好查查这位陆员外郎了。”石璞也不相让,回了这么一句,话中之意确实有些刻薄了。

    “石大人此言差矣。礼之厚薄可不在其真正的价值,而且本官可以保证,此番贺礼陛下是一定会感兴趣的。”这时,兵部尚书邝埜也开始声援陆缜了。

    这就是朝中有靠山的好处了。要是换了别的官员,在此情况下就已没了机会。但在这两名重臣的保举之下,皇帝自然对此越发的有了兴趣,当即点头:“说的是,且拿进来让朕看看到底是什么贺礼。”

    天子都下了这一旨意,石璞等人也不好再作阻挠,纷纷退下。随后,几名小太监就费力地扛了那用红绸布遮盖的沙盘进了殿来。

    看到居然是个如此硕大的东西,朱祁镇就更感好奇了:“掀开来,让朕看个清楚。”

    一名太监答应一声后,便伸手扯去了那低垂的红绸布,露出了沙盘的整体容貌来。这一看,自天子而下,众人都是一怔,随后一阵啧啧的赞叹或是惊叹声就迅速从他们的口中发了出来。

    皇帝更是顾不得什么礼数,直接就从御座上站起了身来,几步来到沙盘跟前仔细地一番端详:“这是……哪里的地形图么?”一时间他也不好说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能笼统地说了这么个词。

    可即便是不知道这叫什么,依然能叫天子看出沙盘的精妙来。因为在这桌面大小的沙盘中,高山流水,城池关隘,甚至连长城都在其中,让人有种站在云端向下俯瞰着整片地域一般的感觉。

    而本来半闭着眼睛,看似没多少精神的英国公张辅这时候也已完全变了模样,满脸惊讶地扫视着这方沙盘,随后脸上更是露出了欢喜欣赏之色。只几眼看过去,他就已迅速做出了判断,这地图上所勾画的,正是大明九边重镇的具体地形和布置了。

    以一个老于兵事的宿将的眼光来看,他可以断言,此物可比寻常的地图要详尽且直观得多了。只消站在沙盘跟前,就能轻易地指点江山,将附近的一切山川地理都尽收眼底,从而在对敌时做出最为妥当的安排和布置。

    就是那位想要挑错的石尚书,这时候也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满脸的惊讶而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至于王振,脸色却是一沉,知道这次陆缜又要立功出风头了。

    这时,邝埜又开口了:“陛下,前番朝廷让职方司重绘北地布防图,这正是那陆缜在此期间苦心孤诣所造出来的,称为沙盘。这上头的城池山川都是由工匠根据相关文书记载所特意打造出来,应该与实地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哦?”天子闻言更是喜上眉梢,连道了几个好字后,又围着沙盘转了一圈,随后连连点头。他已经看清楚了,这沙盘上的城池乃是用木头所制,而长城则是用小块的石头堆砌而成,至于那些高高低低的山峦,则是用泥土一点点堆积出来的。其效果之逼真,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他这个外行或许只能看出这些,但对张辅这样的兵法大家来说,从这沙盘上可是能看出更多的东西来。有些激动的老将军也终于一改平时的沉默,连连赞叹后道:“陛下,此沙盘确实是军中利器,可比如今所用的地图要好用得多了。就臣看来,这沙盘精细得简直巧夺天工……这些城池之间的距离,看着居然也颇有条例,看着与现实间的比例也没有太多出入了。”

    这正是陆缜的心血所在了。沙盘当然是无法体现出什么等高线来的,所以他便把比例尺的用法给使了进去。根据官方记载的距离,他硬生生以一寸比十里的比例把个北方诸城都给微缩进了这一方沙盘之中。

    张辅的话还在继续,他声音甚至都因为激动而有些发颤了:“只要循着此沙盘用兵,那即便在千里之外,也能准确掌握敌我军队的确切动向,真正做到料敌先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听到一向稳重的张辅都如此不吝赞美,天子更是大喜:“好!陆卿此番所献之贺礼确实要比其他所有贺礼都重得多,朕心甚慰,该当好好赏赐才行。”

    看到天子那副兴奋的模样,王振他们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但此时他们却是不会出头来讨人嫌的,所以只能一个个沉默不语。而邝埜则再次抓住机会道:“陛下,就陆缜所言,此沙盘另有一些用处,他想在陛下面前将之说明,不知陛下……”

    “准了,快把陆卿宣进宫来,朕很想听听他的说法。”朱祁镇忙点头吩咐道。

    随着这一句话出口,外头那几名小太监是彻底松了口气。随即,就有人高声答应之后,掉转头来就往外跑,显然是去传话把陆缜给宣进宫来了。

    在过了有半晌后,陆缜才在宫门外一众同僚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里走进了庄严的皇宫,并在人的带领下,来到了武英殿前。

    听到陆缜在外候召的回禀后,天子就忙不迭地应了一声:“陆卿你速速进来说话。”在这一段时间里,天子又围着沙盘看了几圈,那是越看越觉着高兴,自然也就对陆缜更加欣赏了。

    入殿之后,陆缜又规规矩矩地行礼,给天子道贺,这才起身。

    “陆卿,听邝卿所言这沙盘还另有妙用,你且道来这又是什么?”天子让他起来后,就赶紧问道。

    陆缜自然不敢在天子面前卖什么关子,当即上前指着沙盘中那一座座最是醒目的城池道:“陛下应该已经看出来,这沙盘所建的正是我大明北疆诸要紧城池与相关的地理状况。”说着用手点着一处说道:“这儿是大同,这儿是宣府,这儿是蓟州……”随着他这一番指点,天子对整个沙盘的理解就变得更加深刻了,在频频点头的同时,又是一阵赞叹。

    “以英国公看来,你这沙盘上的诸座城池间的距离也是照着现实而来?”朱祁镇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陆缜点头:“英国公确实善于用兵,微臣这点把戏他一眼就能看明白了。其实这正是沙盘比一般地图要更详细的地方了。其实就是一般地图,若想要做到如此精细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多花些心思便可。”

    “唔……”天子闻言又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陆缜也只是点到而止,随后继续道:“除此之外,这沙盘还有一个远远优于地图的地方,那就是可以随时变化记录诸城池的兵力布置,甚至是外围的那些堡寨的修毁!”

    “嗯?”天子听了这话不觉一愣。而张辅却是迅速就明白过来,眼中再次露出惊喜之意。刚才他光顾着把自己记忆中的北方地理和这沙盘上的一切做一一应对了,却没有往这方面去想。现在经陆缜这一提醒,他才明白过来,知道这一点可把沙盘真正的妙处给道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