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43章 主动权

时间:2018-05-18作者:路人家

    在进门看到坐在唐千笑旁边的石辉后,冯昆的脸色是越发的难看起来,他甚至都生出了就这样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扭头就带人逃离此地的想法。

    作为兵马司的副指挥,冯昆虽然没有直接和石辉打过交道,却也跟着自家上司见过这位东厂二珰头几面,并且对这个贪婪阴狠的家伙留下了不浅的印象。想到自己今日居然就这么直接带人坏了对方好事,他就觉着一阵的胆战心惊,对陆缜更是恨得牙痒痒的,这不是坑人么?

    可是,这个逃离的念头也只在其心里这么一转而已,最终却没能付诸行动。虽然相比起来陆缜这个兵部员外郎的威胁要远小于东厂珰头,但此时的陆缜可是站在法理这边的,冯昆还没糊涂到不顾王法的地步。但他心里的纠结却并未因此稍减,只能用苦笑来应对陆缜这句话了。

    石辉二人在好半晌后,方才定下神来,用阴冷的目光在进来的这两个不速之客的身上一转后,最终落到了冯昆的身上:“冯指挥,你这是何意?”别看他们此时显得气势汹汹,其实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好不紧张。

    但冯昆看着却比他们更加的紧张,东厂可不是他一个区区七品武官能得罪得起的,这让他的脸上转眼就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来,竟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了。好在,身边的陆缜及时替他将话头给接了过去:“二位事到如今就不用再装了吧?现在已人赃并获,你们偷窃兵部秘藏边关地图,图谋不轨的罪名是怎么都洗不脱了!”

    石辉闻言身子又是一震,继而勉强定住心神,恶狠狠地看向陆缜:“陆员外,你这是非要把人往绝路上逼么?”说话的时候,他的手都下意识地按在了腰间,那儿暗藏了一把短刀,似乎只要一言不合,他就会拔刀相向。

    对这个为王振深恶痛绝,却总是拿他没什么办法的家伙,石辉身为东厂珰头自然是相当熟悉的。他也清楚对方一直与王公公做对的强硬态度,所以此刻便有了用强的打算。只要把陆缜拿下,剩下冯昆这么个小角色就好对付得多了。

    可就在他打着如此算盘时,两条身影却倏然一横,挡在了陆缜的跟前,堵住了他可能攻击目标的所有角度。正是随着陆缜进来的林烈和清格勒二人出手了。

    只看了一眼,石辉的心就又是一沉,他发现这两人都是硬手,自己一对一都未必能占得便宜,更别说以一对二了。而这时,唐千笑则是发出了一声惊呼,只见他用手指着清格勒颤声道:“你你就是当日那个蒙人奸细!”

    虽然当日清格勒来见他时化了装,但以唐掌柜多年识人的经验,这点把戏却瞒不过他。而在一眼识破其身份后,他的脸色却变得更加难看了,他已迅速明白过来,原来这一切都是个局,自己是彻底被人给算计了。

    但陆缜却冷哼一声:“这位可不是什么蒙人奸细,而是本官身边的亲信之人。唐掌柜,你想要诬陷人,也得找个能让人信服的理由才是。”

    唐千笑立刻就听出了他话中暗藏的意思,这既是抵赖,也是提醒,在提醒他只要陆缜不认这一点,他无论怎么说都不会有人会信这种事情。明白这一点的他,脸上的神色再次一变,知道今日这事断无善了的可能了。对方这是挖好了坑,将自己和石珰头给推了下去哪。

    石辉也不是蠢人,立刻就明白了他们这番对话的意思,顿时大怒:“姓陆的,你这是要与我东厂不死不休么?”只从这话里,就可看出他已经慌了,不然是不会搬出东厂来压人的。

    陆缜却依旧淡然地看着他们,脸上还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不是本官要置你们于绝地,是你们自己的贪心害了自己。冯指挥,现在犯人和证据都在这儿,你怎么还不下令拿人?”

    “我”冯昆的拳头攥紧了又松开,可这个命令却怎么都下不出来,他恨不得自己此刻就不在这儿,也不至于搀和到这么个可怕的争斗中来。

    就在这时,石辉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什么,大声道:“我明白了,你这是为了那个被锦衣卫锁拿的纪彬来的!你这是想为他出气!”

    陆缜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就这么给对方来了个默认。身边的冯昆虽然不明其中端的,但心里却更是不痛快了。好嘛,你和厂卫有了矛盾,那自去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便是,又何苦把我这个无辜之人给拉进来呢?

    唐千笑立刻就看出了这位的心思,当即道:“冯指挥,此事本就与你无关,只要你此时带人离开,我东厂一定会承你这份情,他日必有后报!”只要打发了这个手握兵权的兵马司指挥,陆缜自然就无法把他们怎么样了。

    冯昆心里顿时就是一动,是啊,自己就当没来过这里就好了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与自己不熟的陆缜而得罪了可怕的东厂。至于事后怎么善后,他相信以东厂的实力是足以应付过来的。

    可就在他犹豫着想要听命退却时,眼前陡然就是一花,一把刀已突然架到了他的咽喉处。 这一下实在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别说闪躲了,就连惊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定那锋刃贴着他的喉管,让他生出只要叫一下,就可能被刀锋切开喉管,所以只能憋出了一个字:“你”同时目光狠狠地盯向了陆缜。

    那个突然出手,挟持了冯昆的,正是林烈。早在布置这一局,陆缜就已有所提防,而他一旦发现对方心生退意,便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陆缜坦然面对冯指挥那几欲杀人的眼神,笑了一下:“冯指挥,只要你尽忠职守,我自然不会如此待你。可谁叫你东厂固然可以要你的命,但本官这名属下手里的刀也不是不能杀人。不过你放心,你要是死了,一定是尽忠而死,朝廷一定会严惩害死你的这两个凶手的!”说着,他的手便一点跟前早已惊呆了的石辉二人。

    “陆陆大人,你可不要乱来。下官下官一定秉公办事,不会临阵临阵退缩的。”小命捏在他人之手,这一回冯昆是彻底慌了,他这才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才是真正的狠角色,甚至比东厂这些位更加的可怕。

    “陆缜,你这是非要置我们于死地了?”面对如此局面,石辉的心是彻底沉到了谷底,但他口中依然说着强硬的话。

    不料,如今已彻底控制住局面的陆缜语气反倒软了下来:“其实这事倒也不是不能揭过,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你有什么要求?”一听还有转圜的余地,石辉赶紧满脸急切地连声发问。

    “只不过我想要的,却不是你一个东厂珰头就能做得了主的。”..

    “你到底想要什么?”

    “很简单,我只要纪郎中无罪开释!”

    听到这个要求,本来很是希冀的石辉神色就又是一变。这个要求确实不是他能办到的,别说人现在是在锦衣卫手里,就算是在他们东厂的掌握里,在没有王振首肯的情况下,他们也是不敢把人放出来的。

    而陆缜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所以又是一笑:“放心,我知道这事你做不得主,所以我会去找能做主的人谈谈条件。至于你们,就先委屈留在这儿等消息吧。”

    “你你想找王公公谈条件?”石辉立刻就明白了他言下之意,紧张地问了一句。

    陆缜也没有隐瞒的意思:“除了他,还有人能做得了这个主么?”说着,又把手一伸:“石珰头,还请你借腰牌一用,不然我的话王公公他未必肯信哪。”

    在一番犹豫纠结后,石辉最终还是把身上所佩的那方腰牌拿了出来。虽然他知道即便最终谈判能成,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但相比起眼下的后果,似乎和陆缜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在拿过腰牌后,陆缜又是展颜一笑:“那就委屈几位了。林兄,只要他们有任何的异动,你就直接杀了冯指挥,然后引外头的兵马进来拿人。”

    林烈当即点头答应,随后陆缜便在清格勒的陪同下,施施然地离开了这处大堂,然后又在一干东厂番子和兵马司官兵异样目光的注视下,走出了如意斋。

    此时他们可不知道堂内是怎么个局势,因为事涉东厂,所有人都是避之惟恐不及,甚至都没一个敢上前来询问情况的。

    直到走出小巷后,陆缜才长长地舒出了口气。而清格勒则看了他一眼:“大人,真要去见王振么?”

    “不错,虽然这与我之前的打算有很大的不同,但相比起来,显然是这么做更有利。你说呢?”陆缜点头说道。

    清格勒沉默了一下,也点了点头:“大人说的是,但这么做的风险却也不小哪。”

    “要成事,哪有不冒风险的?”陆缜说着话,脚步却不见停,直奔前方一处马车租赁的铺子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