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40章 财迷心窍(上)

时间:2018-05-16作者:路人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五百两黄金那就是数千两的纹银,就算是放在京城,也是一笔极大的数字。即便是经手过许多笔大交易的唐掌柜,这时眼中也不自觉地透出了一丝异色来,略作沉吟,他才点头:“好,我如意斋就接下客官这笔生意了。”光是定金就肯拿出五百两金子,已足以体现对方的诚意和财力,之前质疑的话自然不用再提。

    那人这才露出一丝笑容来,站起身来冲唐千笑弯腰行了个礼:“如此就拜托你们如意斋了。只是不知道这买卖何时能做成?”

    “这个嘛,却得等上几日,毕竟事关重大。不过你但请放心,我们如意斋打开门做生意讲的就是一个信字,若是不能把地图交给你,这些金子我们一定分文不取。”

    “好,那我等上几日再来打扰。”这位也是个痛快人,在说出这话后,便转身离开,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倒是等他走后,唐掌柜的脸上却露出了凝重之色,沉吟之后,才迅速上前把那一包袱的金子都重新包好,然后提了就往外走,一面走,一面吩咐道:“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很快地,一辆再普通不过的马车就从如意斋的侧门驶出,在一番七拐八弯后,终于从一条不怎么起眼的小巷子里钻出,来到了车水马龙的大街之上。又这么一路混在诸多车马行人间走了有一个多时辰,穿过了大半个京城后,马车才终于来到了城东一处不怎么起眼的宅院跟前。

    当认出这马车来历后,宅院的一处边门就悄然打开,将他们让了进去。一入了门,唐掌柜就不敢托大继续在车里坐着,而是迅速提了包袱就下得车来。

    一个模样精干的男子这时已迎了上来,见到唐掌柜,便笑了起来:“怎么,今日又有生意上门了?”

    唐千笑忙拱手为礼:“见过千户大人。今日确实来了一桩大买卖,不过小的实在有些拿不定主意,这才过来想向上头请教一二。”

    那人的目光迅速在其提着的包袱上转了一下:“千两银子以上的买卖么?看来事情不好办哪……”

    以如今大明的购买力,千两银子已能买下一座相当阔绰的宅子了,而对一般人来说,这更是他几辈子都赚不到的天文数字。所以在这位看来,有人能出千两银子跟如意斋买东西自然不会是容易到手之物。

    可唐千笑的回答却让他更为吃惊:“不是千两银子,而是万两黄金。这包袱里的金子抵作银子已不下数千两了。”

    “什么?他要的是什么,居然如此大手笔?”这位千户的脸色是真个变了,简直是下意识叫出声来的。

    “先进去见了二珰头再说吧。”唐掌柜笑了一下,举步就朝里面走去。见他这么说,对方也只能暂且按下心头的疑惑,陪着一道往里走,很快两人就走进了一间颇显贵气的厅堂之内,此时里面的一名锦服汉子正仔细审视着手中一本书册呢。

    不过要是上前仔细看个分明,就会发现他所看的并不是什么经史典籍,而是一本写得密密麻麻的账本,只是这位怎么看都不像是帐房。

    听到两人进来的动静,他才抬起头来,目光很快就落到了唐千笑手上所提的包袱上头:“千笑,这是又有大生意上门了?”

    唐千笑赶紧就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如实禀报:“……石珰头,事情就是如此了。那人居然肯用黄金万两来求我大明北地边防地图,属下实在不敢擅自做主,这才前来禀报,还请珰头你来拿这个主意。”

    “黄金万两……嘿,真是好大的手笔!”石珰头忍不住叹了一声,随即眼中光芒一闪:“你说他是蒙人?”

    “不错,虽然他装束看着和我们汉人没有两样,而且还化了妆容,但依然逃不过我的眼睛。当我问到这一点时,他也没有否认,应该是蒙人无疑了。”唐千笑如实答道。

    “是因为最近京城里盛传兵部那里有地图泄露出来,所以他们才会坐不住想浑水摸鱼么?”石珰头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作着推测:“这些家伙,还真是胆子够大,想法够多哪。”

    “这几年来,蒙人,尤其是瓦剌方面不断有派人潜入我京城探查各种消息,虽然我们东厂的人并没有真个找到他们的落脚点,但这一点却是事实。”那名千户在旁补充似地说了这么一句。

    没错,他们几人都是东厂底下的人,整个如意斋也确如外头传言的那样,是有着官方背景的。其实这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若没有这样强硬的靠山,以如意斋平日里所做的那些事情,恐怕早被官府给剿灭了。

    听了手下这话后,石珰头了然地一点头:“本来我还担心这是某些人针对如意斋的一个阴谋。但既然买家是蒙人,问题就应该不大。”

    “其实光这些金子就足以说明他是真有意做成这笔生意了。”那千户有些贪婪地扫了已被摆在桌上的包袱一眼。此刻,包袱早已被解开,露出了里面那一锭锭散发着诱人光芒的金子,在许多人眼里,这是天下间最美丽的东西了。

    是啊,不说他所提到的万两黄金,光是这里放着的五百两黄金,就不是等闲之人能拿得出来的。以大明官员的俸禄来说,这几乎是好几十名官员一年的收入了,可不是哪个想要立功的官员或是江湖人士可以做到的。

    石珰头点头表示接受,但随即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可是他要的地图却不好弄哪。若是早几日,事情倒是好办,我们手上便有那地图,直接拓着给他画上一份便是。可是现在,地图早就为了给那兵部郎中定罪而交了上去,我们去哪儿给他找一份来?”

    “还有一点,他们毕竟是我大明强敌,若是真把如此重要的地图卖与他们,我大明边防却如何是好?”唐千笑又脸色凝重地提了这么一句。

    “这却与我们东厂没有任何相干了,守边又不是我们的职责。”石珰头却很不以为然地说了这么一句:“而且要是这地图真流出去,反倒能帮王公公成事了。”

    唐千笑能被东厂安排在外经营如意斋,自身就是个头脑灵敏之人。一听对方这话,便迅速明白过来。如今虽然那名兵部郎中几乎已经被定了罪,但因为地图被迅速追回,所以事情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朝中也没有太过紧张。可一旦之后发现这北边地图还被蒙人所得,那这事的后果可就不是区区一个兵部郎中所能承担了,说不得那里的尚书侍郎什么的也得吃些挂落,从而让王公公有更加名正言顺的借口把手伸进兵部。

    这,真是一个一石二鸟的好计策,不但让自身获得了好处,而且顺便还狠狠地算计了兵部一把。只是这么一来,大明边疆和朝廷处境可就不那么安稳了。对这一点,石珰头此时明显是根本不放在心里的。

    看明白这一点的唐千笑眼神便是一黯,只是当着两个上司的面,有些话他也不好说出来,唯有沉默以对。

    “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把地图弄到手,你们说说,可有什么法子么?”石珰头很快又提出了这么个问题。

    那名千户皱起了眉头:“这却是有些难了。原先从兵部弄出来的地图早被送进宫里当了罪证,这一时半会儿的可没法下手。至于其他地图,只能从兵部偷,可现在兵部上下早已有了防备,这事儿可不好办哪。”

    有了纪彬的前车之鉴,兵部上下怎么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呢?哪怕王振在兵部确实埋有人手,以那些位的身份也是不足以把如此重要的地图给偷出来的。

    听到这话,唐千笑反倒是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但石珰头明显是对这样的结果很不满意的,当即哼了一声:“这可是一万两黄金的大买卖,而且事关我如意斋的名头,绝对不能让它黄了。”

    “可是……”正当唐千笑想说什么时,身边的千户却突然道:“要不我们伪造一份地图给那蒙人?反正只要钱到了手,他也没法说什么,毕竟他是蒙人奸细。”

    “不妥,蒙人一直以来都盯着我们的北地边疆,对那儿一定很是熟悉,伪造一份地图未必能瞒过他的眼睛。”石珰头当时就摇头否定了这一提议。

    突然,他又双眼一亮:“既然他可以出钱买,我们也一样可以。我就不信了,偌大个京城,兵部上下这么多官员,会做不成这笔生意。我就拿一千两黄金来来这地图!”

    听到他这打算,两名下属都是一呆。但随后又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个好主意,毕竟谁能跟钱过不去呢?而且一转手就能获得十倍的好处,试问这天下间还有比这更好做的买卖么?

    正所谓财帛动人心,在巨大的好处面前,石珰头已完全把家国利益抛到了脑后,只想着如何从中攫取那巨额黄金。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