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39章 万金买图

时间:2018-05-16作者:路人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北京城里,谁是做主之人?

    面对这一个问题,京城官民上下十有八九会给出一个相同的答案,官府或是朝廷,又或者直接说是当今天子。而剩下的十之一二却要稍微犹豫一下,问一句这指的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了。

    不错,作为大明都城,这城内拥有最大权势,能说了算的自然是当今朝廷。可是,这一切只是摆在台面上的说法罢了,事实上,在那平静的表面之下,却还暗藏机窍。

    官府的势力固然极大,但他们是无法将触手涉及到京城的每一个角落,照看到每一个寻常百姓身上的。所以除了官府之外,京城里便出现了另一股独立于庙堂之外的势力——江湖。

    数十万的百姓,无数的商家林立于这四九城中,自然也就会滋生出各种关系,其中有合作,也有矛盾。而很多矛盾,很多问题又不是只靠官府就能解决的,又或者寻常百姓并不希望和官府扯上关系,于是他们就开始借助民间自己的力量来摆平一切,这就为帮会的创立制造了条件。

    于是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江湖帮会就从某种意义上帮着朝廷和官府处理了诸多民间纠纷。再加上这些江湖都是聪明的,不敢明着与官府作对,于是朝廷对他们的存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算是默认了他们在京城的地位。

    久而久之,这些帮会的势力越发的坐大,成为了京城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地下势力。甚至一些官府不便做,不能做的事情,也会交由他们来处理。至于寻常百姓,有时候更得和这些帮会中人打好交道,这说不定比官府更加的有用。

    如意斋,就是这个处于京城江湖中的一个特殊存在。

    它不是帮会,但无论帮会还是官府却都不敢轻视其存在。因为它有着寻常帮会和官府都没有的特殊能力,为来寻求帮助的人提供他所要求的一切。

    如意斋,这个听着更像是商铺的所在,确实是以出售货物为生,不过他们出售的东西却极其特殊,都是市面上几乎买不到的。比如雇请刺客,比如买到某个五品以下的官职,以及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消息。

    这是一个极其神秘,让人摸不清其底细的存在。不过有一点所有人都知道,那就是如意斋的背后一定有某个朝中高官或是权贵撑腰,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切,更不可能在出售诸多违禁之物后,依然没有官府对其下手。

    据说,这如意斋背后最大的一座靠山,便是叫人闻风丧胆的东厂了。

    可就这么一处神秘的所在,它所在的位置却极其低调,居然是开在城北一条极为简陋的巷子之中。若是不清楚底细之人,压根都不敢相信,这个在京城名头不小的神秘帮会居然会藏在如此穷僻之所。

    要知道,京城素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在常人看来,既然如意斋打交道的人多是有权有势,又最少是家财万贯之人,怎么的也得开在东西城的繁华路段才是。可他们偏偏却不按常理出牌,也着实叫人有些不解。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如意斋的生意其实并不是太好。往往十天半个月都不见有人上门。但在四月中旬的这一天,却有一个身量高大,身着粗布衣裳,肩负一只大包袱,头戴斗笠,将整张脸都藏在笠沿阴影里,瞧不清其长相的男子拐进了这条幽深的小巷,敲响了那扇有些陈旧的门户。

    片刻之后,门才被人自里面打开,露出了这如意斋的真容——

    这是一座数进的小院,看起来环境倒是颇为清幽,更像是某位有些情调的富商或是官员用来金屋藏娇的别院多过商铺或是帮会据点。就连来应门的,也是个模样清秀,十一二岁的童子。

    在用与他的模样和年岁不符的目光上下打量了来人几眼后,童子才开口道:“不知阁下是……”

    那人用有些嘶哑的声音和略有些别扭的大明官话回道:“我是来找你们唐掌柜谈一笔买卖的。”

    童子闻言又仔细端详了对方一番。虽然这位穿着极其朴素,但也绝不是寻常穷人可比,所以他还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客人请随我进去说话。”说着让开身子,向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斗笠男子这才一点头,应声入门。而童子则飞快上前,将门户重新闭上,又几步抢到对方跟前,带着他往着院内而去。

    此时已是暮春时节,就算是北京城身处北方,这天气也一日热过一日。但这院子却因绿树成荫,故而显得颇为凉快。当他们沿着由石子铺就的小道蜿蜒着走入其中一处厅堂时,这里更是一片清凉,也不知这里面是个什么道理。

    童子将人领入堂后,也不像寻常店铺般给客人端茶送水,只说了句稍候,便离开通报去了。而斗笠男则随意挑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当他将肩上的包裹取下放到身旁的茶几上时,发出了一声颇显沉闷的响动,连那红木所制的茶几都似乎晃动了一下,显然这包裹里的东西是相当之沉了。

    不一会儿,一个微微发胖的身影就从外头走了进来。与那童子的冷漠不同,这位却显得颇为热情:“叫客官你久等了,还望莫要见怪。在下便是这如意斋的掌柜唐千笑……”说话间,还跟对方拱手作了个揖。

    斗笠男也随手回了一礼:“好说。在下也是听闻如意斋的大名,这才前来想向贵店买一件物件。只是,在下毕竟不是京城中人,却不知你如意斋真像传言中所说的那般,只要出得起价格,什么都能买到么?”

    唐掌柜此时也已走到了一张椅子跟前坐了下来,在看了对方几眼后,便笑着道:“外头江湖朋友捧场的说法总是不能尽信的。我们如意斋也不是神仙,当然有许多东西是拿不出来的。比如客官你若是想要坐上六部侍郎尚书,又或是内阁阁臣的位置,我们还是办不到的。还有,什么天上的蟠桃月亮,又或是龙鳞凤毛之类不曾真个见过的东西我们也拿不出来。”虽然听着像是谦虚,其实却是用另一个角度在强调如意斋有多么的手眼通天了。

    “这么说来,只要不是特别稀罕的物件,又或是朝中高官的位置,贵斋都能满足了?”斗笠男又问了一句。

    “不错,只要客官你出得起价钱,就算是你要海外的香料,倭国的女人,我们都能满足。”唐千笑毫不犹豫地道。他所提到的这两样,以如今大明海禁之严,想要在京城弄到手可实在是太难了,但在其口中,似乎这两样东西都是轻易可以出售的。

    “我对女人和香料都不感兴趣,我想要的是一份图。”斗笠男似乎是已经相信了对方的本事,所以便立刻道出了自己的要求。

    “哦?却不知你要的是什么图?是吴道子的真迹,还是顾恺之的画作?”

    “我要的不是画,而是图,地形图。”说到这儿,这位的声音又低沉了一些:“大明北边的军事地形布防图!”

    话一出口,唐千笑本来堆满了脸颊的笑容就突地敛去了,目光更是如针般尖锐起来,直射向面前之人:“你要北地军事布防图?”连他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只可惜,他的目光完全被斗笠给挡了下来,压根没能落到对方脸上。斗笠男依旧用沉稳的嘶哑声音道:“不错,也就是最近在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布防图。既然东西已经泄露出来,想必对你们如意斋来说,要弄到手不是什么难事吧?”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藏头露尾,不敢露出容貌来让我们看个分明?”唐千笑盯着对方,身子都已经绷紧了。

    “我不过是个客人而已,想要花重金买图的客人。我可没听说如意斋有必须看清人面貌才能做买卖的规矩。”那人依然坐得稳稳当当,不为唐掌柜的气势所吓。

    “我们如意斋当然是没有这规矩。不过,你要的东西却实在太过特殊,我作为这里的掌柜,总得确信你不是在算计咱们吧。”

    那人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摘去了一直顶着的斗笠,露出了一张粗犷的面孔来。一见其容貌,唐千笑又是一呆:“你是蒙人……”

    “怎么?你们如意斋做买卖还要挑是什么人么?”

    唐掌柜已立刻猜到了这位的身份,应该是草原潜入京城的细作。因为最近兵部地形图泄漏出来,他才会想到来此买图。心思转过,他又是一笑:“这倒并不至于,只不过这图可非比寻常,价格……”

    “我愿出黄金万两来买这一张地形图!”对方当即抢着发话道。

    听到这个出价,饶是唐千笑也算见过世面,此时也不禁倒吸了口凉气,真是好大的手笔!但随即他又有些怀疑地看向了男子:“你真能拿出这么多金子来?”

    “这里是定金,黄金五百两!”说话间,男子解开了包袱,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一片:“到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