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29章 坑爹的升官(下)

时间:2018-05-12作者:路人家

    ,精彩小说免费!

    朝廷六部,各有职能,而在作为正副手的尚书和侍郎以下,则还有个负责部内不同政事的机构,此时统称为司。

    比如吏部,就有文选清吏司、验封司、稽勋司和考功司四个权力极大的下属机构。至于兵部,也是一般,计有兵部司、职方司、驾部司和库部司四个下属机构。另外,其他四部也各有不同的司,而这些司的正副长官,便是郎中和员外郎了。

    作为朝廷里地位极其重要的六部下属的重要机构,在常人看来能在其中担任郎中或是员外郎自然是肥得不能再肥的肥差,但事实却显然并非如此。

    正确来说,应该是绝大多数的各部郎中员外郎都是肥差。比如文选司掌管着天下五品以下文官的升迁任免,其权力大得吓人,无数想做官的人,都得和这里的官员搞好关系,所以借机弄出些灰色收入自然是简单不过了。

    至于兵部这儿,也有一处肥差,那就是库部司。该司是负责为天下驻军输送各种后勤保障的,无数的钱粮金银都得从他们的手下经过。只要有心,对该司的官员来说,要弄些钱出来也不是什么难题,而且职责也不是太重。

    可与之相比,同在兵部之下的职方司可就大不一样了。不但职责重,而且几乎没有任何从外头获取好处的机会,只能苦巴巴地靠着朝廷的那点俸禄过日子。

    因为这职方司的职责乃是根据军事态势作出判断,拟定军事计划,进行军事统筹。简单点说,就跟后世的总参谋部似的。

    虽然听起来似乎权力也不小,可是却是个专业背黑锅的衙门。只要前方战事出了什么差错,而职方司之前又曾介入过,那罪过就小不了。可是到了立功时,他们又是最容易被人忽视的存在。

    这样既没油水,又要时常背黑锅的衙门和官职,可算是朝廷六部这么多机构里最最苦逼的存在了。就如适才王振几句话就把一名职方司员外郎给免去了官职,而一干朝廷重臣也没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就可看出这是一件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现在,王振居然要把陆缜推上兵部职方司员外郎的位置,这哪是封赏他之前立下的功劳,分明是把他一把推进了陷阱之中哪。

    于谦的整个眉头都深深地皱了起来。作为兵部侍郎,他如何会不明白职方司员外郎是多么坑爹的一个位置。无论是出于和陆缜之间的交情,还是为了帮一个无辜而有功的朝廷后进,他都不能不袖手旁观。所以在沉吟了一阵后,他就走出了臣班:“陛下,臣以为王公公这一提议有些不妥。”

    “哦?这却是为何?”朱祁镇正想答应下来呢,一见于谦突然站出来反对,不觉一愣,便随口问道。

    “那陆缜毕竟年轻而且资历尚浅,若是这么调入兵部,恐怕会有人不服哪。何况,他自任官以来一直都当的是知县知州等地方亲民官,贸然将之调进六部,也恐其难以胜任。”于谦的反应倒是很快,立刻就给出了一些还算说得过去的理由。

    “这个……”天子也不觉有些犹豫,确实于谦这番话说得在理,让他不能不重新考量一番了。

    可就在这时,又一名官员站了出来:“于侍郎此言差矣。那陆缜虽然年轻,但他在边关屡次为我大明立下功劳乃是天下人有目共睹的,很显然,他在军事一道上有着相当的能力。如此人才,若只是将他当成寻常官员,那就太浪费了。而将他收入兵部,在职方司里任职,则正好能让他人尽其才,发挥自己的才识。

    “陛下,臣当日可是听那陆缜自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这职方司不就是身负这样的重责的,让其入兵部职方司任一员外郎是再适合没有了。而且,员外郎职在五品,正好可以让他这个知州小升一级,以酬其所立之功勋。”

    这番话说下来,有理有据,更要紧的是,还把陆缜自己之前所说的话给拿了过来,就更让人难以反驳了。就是于谦,此刻也只能在心里暗叹一声,不再多言。

    而在看到于谦的如此表现后,朱祁镇便已迅速有了决定:“你们所言甚是,就照王先生的意思,升陆缜为兵部职方司员外郎,另赐白银千两,绸缎百匹,以彰其功!”

    天子既然已下了旨意,群臣只得齐声领命,也意味着王振的算计已经成功。这让王公公的眼中不觉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来,只要陆缜留在京城,入了职方司,那自己就有的是手段来对付这个可恶的家伙。

    他这次的手段确实高明,但是,身为开大明朝权阉之先河的一代权监,咱们的王公公其实是挺悲催的存在。若是相似的事情摆在后来那几位大太监的手上,无论是刘瑾还是魏忠贤,哪怕是一闪即过的汪直,他们要想对付像陆缜这样的六品知州,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压根不用做这许多的事情,一句话,就有的是人将陆缜置于死地。

    可如今的王振,显然还没有到如此无法无天的境地,他能做的,也只能是运用尚算在游戏规则内的手段来打击报复陆缜。

    不过无论如何,他的奸计还是得逞了,当这一场廷议结束之后,于谦等忠直官员都是满腹心事,开始为陆缜的将来担起心来。

    至于陆缜自己,此刻的心情也是颇为不快的。

    本以为自己只是来京城转上一圈就可回去,不料却在此蹉跎了半个多月,现在看起来似乎又得长住了。而立下的这桩功劳,最后居然给自己带来了这么个坑爹的结果——是的,坑爹,这是陆缜现在唯一能用来形容自己心情的词汇了。

    职方司的背黑锅特点他自然是早已了解,照朝廷人员的任免来看,只要是动起刀兵来,这里面的郎中和员外郎就很难能安稳坐足一年的。而要是没有什么兵戈之事呢?那他们就是专业坐冷板凳,完全被人遗忘忽略的存在。

    试问这满京城的这许多大小官职,还有哪个能比职方司里的更坑爹的呢?

    看着陆缜那一脸纠结的模样,胡濙先是一阵好笑,但很快地,老脸却变得严肃起来:“善思你觉着这个位置很不好坐吧?”

    陆缜这才从自己的思绪里拔出来,苦笑着点头:“这是当然……”

    “那你说说,这天下当真有好做的官么?”胡濙突然抛出了这么个看似早已有了答案的问题。

    但陆缜却没有像一般人那样点头,然后报出一长串的官职来,告诉对方这些官就是很好做的,而是陷入了沉思。

    “自在不成人,成人不自在。这做官也是一般的道理。”老人语重心长地看着陆缜说了这么一句:“这天下间的各种大小官职,你要是奔着混日子,奔着谋私利而去,其实都不是那么的难做,不过就是个欺上瞒下罢了。可你要是想在这官位上做出些什么来,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善思,你也任过不少官了,这点道理难道还看不明白么?”

    陆缜先是心下惕然,身子一震之后,方才肃然地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来,恭恭敬敬地跟面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施下礼去:“谢过先生当头棒喝,学生知错了。”

    是啊,如果自己想要为这个天下做些什么,那任何一个位置都不是那么舒服的。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去在意到底当的是什么官呢?一瞬间,陆缜如醍醐灌顶般明白了个中道理。

    而看到他神色间的转换,胡濙也不觉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来:“兵部职方司,在许多人看来都是个只受过,无功领的苦差事,可事实当真如此么?”在这位学生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观点后,他便开始教导了:“你也说过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若是在这位置上真能发挥作用,我大明军事必然能大不一样,难道陛下和满朝官员真会熟视无睹这份功劳?那不过是某些无所作为之人拿出来为自己开脱的说辞罢了。”

    “学生谨受教。我会在这职方司员外郎一职上尽我全力来为朝廷将来的军务制定策略的。”陆缜忙保证道。同时,他心里还念叨了一句,尤其是对一年后的那场变故……

    “如此老夫就放心了。”胡濙笑了一下,随后又状似无意地道:“其实王振的这点手段早就被老夫看破了。若我真想坏了他这打算,今日也是可以去宫里参加这廷议的。只是,老夫觉着其实让你去职方司历练一番也不是什么坏事,所以才让朝中之人不必为你说话,就当是让王振得逞了吧。”

    “额……”陆缜闻听此言,脸上又露出了纠结之色,不知怎的,他还是觉着自己是被人给坑了。只不过,这一次坑他的不再是王公公,而换成了面前这位满脸病容的老人家。

    这还是坑爹啊……陆缜忍不住在心里大叫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