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28章 坑爹的升官(上)

时间:2018-05-09作者:路人家

    之后的几日里,京城里上自达官显贵,下到贩夫走卒,都不断地谈论着两个人的名字。这其中的一个,自然就是陆缜了。

    几年前,他就曾在京中闯下过不小的名头,只是后来因为外调任官而渐渐被人们的所遗忘。而今番,他却再度挟着叫人惊讶的大胜而来,光是在与蒙人的交战中居于首功之位,就足以让无数人称道不已了,何况还有在献捷朝会上那种过人的表现?

    当陆缜在朝会上的种种超越其自身官职的表现为人所知,甚至被人添油加醋似地一番夸大后,许多人更是将他视作了不畏权贵的真男儿,再联系到他几年前的所作所为,他的风头自然大涨,一时无俩。

    而唯一在众人的谈话中被提及的次数能与陆缜相当的,就是这次朝会的另一位主角——都察院右都御史郭夕照了。不过与陆缜深得百姓赞赏的结果不同,他是完全被人奚落嘲笑的对象。

    或许百姓们对此只是作为谈资而已,可官场里的那些人却已很肯定地得出了那个结论——郭大人经此之后,就不可能再在朝堂上立足了。

    虽然他如今官居二品,虽然他在朝中既有靠山,又有无数的门生下属。但在闹出这么大一个笑柄后,这一切就都帮不了他了。事实上,倘若郭夕照不是御史言官,而只是六部某个郎中或侍郎,情况还没有这么糟。可作为一向把名声作为自己立身之本的言官,在闹出这等事情后,便完全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结果自不待言了。

    事实也没有出乎大家的判断,在那日朝会后数天,郭夕照便上了辞官的奏疏。虽然他的奏疏里写的理由是身得恶疾,不堪驱驰,但谁都知道这不过是托词而已,他只是已经没有脸面继续留在朝中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了。

    而郭御史的离开,又让陆缜的名头更响。他一个从大同远来的六品知州,居然就生生地将一个朝廷高官给逼得辞官离去,由此便可看出其战斗力有多么的强大了。

    当然,除了赞叹之外,也有不少人是把陆缜视作了仇敌。只可惜在如今他还有击败蒙人大军功臣这道光环的笼罩下,他们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忍着。

    不过,也不是说他们就没有任何反击的手段了,至少在之后朝廷对边军以及陆缜等人论功行赏一事上,他们是几番作梗,从而把这事儿是一拖再拖,足过了半个多月,事情都未能定下来。

    于是,时间流逝,很快就已来到了二月底,这北京城也已送走了寒冷的冬季,迎来了万物生发的早春时节。

    对于朝廷缓慢的结论过程,陆缜是早有所预料了。所以身在京城的他倒也显得很是坦然,并不急着赶回蔚州去。反正这里无论吃穿用度都比身处边镇的蔚州要好得多,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一切都不用自己花钱,全由馆驿里免费提供,所以这日子过得着实舒坦。

    平日里,除了去胡濙和于谦府上进行拜访之外,陆缜就是在四处闲逛,领略着北京城周围春日的大好风光。而他的这些行径,也通过各种渠道传入了不少人的耳中,让朝廷里的许多人都知道了这是个宠辱不惊的沉稳之人。

    很快地,这一说法连一直在家中养病的胡濙都听说了,所以在这天和陆缜说话时,这位老人便忍不住赞许似道:“真是看不出哪,善思你虽然远未到而立之年,但论心性却早已老成了。”

    “先生谬赞了,我也不过是因为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所以才能放开胸怀,不去多作烦恼。”陆缜谦虚地笑了一下道:“如今朝中局势如此,我又几番得罪了王振,他自然是要在这些事上为难我一番的。但是,这功劳毕竟是实实在在的,天下人的眼睛也都看着呢,所以他即便再不情愿,最终也只能照章办事。”

    “不错,你把事情看得很是透彻。”胡濙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你觉着他为何要这么做呢?”

    “这个嘛”陆缜本来是想说对方为的就是刁难自己,但看了胡濙一眼后,却不那么肯定了,只得老老实实地说道:“学生就有些猜不透了。”

    “因为他还在想着如何安顿你这个首功之臣。而今日,说不定就是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了。”胡濙说着,低低地咳嗽了一声,不过眼中却是一切都已了然的睿智之色。

    “这先生这话倒叫学生有些不得要领了。”陆缜不解地轻轻皱眉,随后便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你不在朝中,所以许多事情是不得而知的。其实就是老夫,因为最近总是闭门在家,所以在消息上也要慢上许多。其实早在你来京城之前,王振就已开始在你身上打主意了。”

    “打主意?”陆缜看着是越发的疑惑了。

    “你是老夫安插在他家乡的一枚楔子,你觉着他会安心一直放你在自己的心腹之地么?”胡濙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陆缜这才明白过来:“先生的意思是他早有把我从蔚州调离之意?”

    “不错。以前,他是没有合适的理由,所以才没有动你。而这一回,你都立下如此功劳了,这理由也就充分了。”胡濙说着又是一顿:“当然,以你和他之间的过节,他是绝不会给你个美差的,这才是他一直把事情往后拖的原因所在。他这是在寻找一个自认为可以让你吃苦头,但旁人又说不出问题来的职位哪。”

    陆缜的心陡然一跳:“先生的意思是,他现在已经找到了?那是什么?”

    “所以说你并不在朝中为官,所以对最近发生之事所知不多,看看这一份战报吧。”说话间,胡濙把一份用手誊写的文书取了出来,放到了陆缜面前。

    陆缜接过一看,便呆了一下:“西南偶有小叛乱这不是常有的事情么?虽然当地官府受了小挫,却也无关大局哪。”

    “不错,可即便是这小小的败仗,也总得有人来负责不是?”胡濙点出了问题的关键。

    “难道他是打算让我去西南取代上头所写的被乱贼所杀的知县么?可我怎么也是六品知州,这次又立了功,怎么可能降职去任一地知县呢?”

    “你既在京中,眼光就不要局限于一隅。该习惯跳出某地,而从朝廷的角度来看待问题。”胡濙点拨着陆缜道。

    陆缜沉思片刻,又把目光落回到那份文书之后,随即了然地一点头:“我明白了,原来他是打算让我进兵部!”

    胡濙现出了孺子可教般的笑容来,点了点头:“所以说,这个位置可不好坐哪,你可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了。”

    而听到这话后,陆缜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看来这次是正遇到坑爹的问题了:“兵部职方司么?”

    与此同时,文华殿中,几名官员正再次对陆缜的封赏进行着商议与争执。

    同样的问题,已经扯皮了不知有多少次了,而到了今后,终于让不少人有些急了:“陛下,这事再拖下去,恐怕对边军军心大为不利哪。总不能因为一人的封赏定不下来就罔顾数万大军的功劳吧?”

    朱祁镇也是一脸的无奈:“那你们说说,这个陆缜到底该如何封赏?只赏些银子自然是不够的,可给他封个勋官你们又觉着不妥,可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做?现在朝廷里也没有适合的缺位哪”..

    于谦身处其中,闻言忍不住看了天子身侧的王振一眼,一切都是这位在背后搞得鬼。可直到现在,他都没能看透,对方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难道以为这么拖着就能把陆缜的功劳给拖没了么?

    而就在他的注视下,一直闭口不言的王振终于开了口了:“陛下,老奴倒是有一个看法,不知当讲不当。”

    “哦?王先生你有什么说法,快快说来听听。”朱祁镇立刻来了兴趣,赶紧点头准许道。

    而这一主一仆的对话,却让几名内阁官员的眉头一皱。这可是君臣之间的奏对,纵然他王振如今权势熏天,可毕竟是宫中宦官,怎么就敢随意开口了?

    当然,在如今这局势下,他们的不满也就只是藏在心里,还不敢当了面给道出来。

    王振的目光在众人的面上一扫而过,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最近西南不是刚出了点差错么?那当地的县令倒算是尽忠职守,死在了任上,可是这场罪责还是有人要顶下来的。老奴以为,兵部职方司员外郎曲从海便是此番事败的关键罪人,还请陛下定其罪,罢其官!”

    “嗯?”皇帝明显愣了一下:“朕要谈的是陆缜的封赏,你怎么说到西南之事上了?”

    “陛下,老奴说的正是此事。既然曲从海有罪当罢免其官,那职方司员外郎的位置自然就空缺了出来。这个五品官职就正好由之前立下功劳的陆缜给补上。如此不就解决问题了么?”王振笑眯眯地道出了这么个结论来。而于谦等人的脸色随着这话,便是一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