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26章 陛前献捷(下)

时间:2018-05-09作者:路人家

    在太和门前巨大的广场之上,当着满朝君臣的面,陆缜不但没有半点惶恐,反而显得极其镇定,侃侃而谈:“想必在许多大人心里,虽然不认为我大明将士就弱于北边的鞑子,但若是没有了坚城为屏障,想要取胜却也不是太过容易。而要真是倚城自守,我边军想要斩获如此众多的鞑子首级又是很难办的事情。所以各位大人才会对此番大捷有所猜疑。不知下官所言可还有几分道理么?”

    众官员听他这么说来,脸上都不觉露出了异样之色,有几个直性子的,甚至还深以为然地点了下头。确实,这是他们基于对大明边军的了解才得出的结论,甚至被他们视作常识,所以才会在出现有悖于此的结果后生出怀疑来。

    就是天子此刻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忍不住开口道:“这么说来陆卿你对此是有其他看法了?”

    “陛下英明,正是如此。”陆缜痛快地一点头,抱拳说道:“其实这等成见不光我们有,就连蒙人也是存在的,所以才能让我们取得这一场大胜。在鞑子看来,我大明边军这几十年来都只会守城以待,所以当我们主动出击时,才会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此战,你们是主动出击才取得的胜利?”一名三品官儿有些诧异地惊问一句,都顾不上朝会上的礼仪了,足可见此说法对他有多大冲击了。不光是他,其他不少人也是满面惊讶,目光定在陆缜身上,等着他的回答。

    而陆缜则用力地点了点头:“不错,这才是我们能有如此斩获的前提所在。”

    顿了一下后,他又继续道:“虽然一旦离了城池的庇护,我大明边军在野外与蒙人骑兵确有差距,但两军交战胜负关键可不光在双方的战力对比,更在于策略的运用,以及对敌人行动的把握,也就是臣刚才所说的谋略了。”

    “哦?那朕倒很想听听陆卿你们到底是怎么安排的这一场交战。”天子已完全被他的这番话勾起了兴趣,下意识地就说了这么一句。虽然朱祁镇是长于皇宫之中,到现在也还没离过京城一步,但年轻气盛的他却一直都想着有朝一日能如自己的先祖般指挥大明军队杀入草原,将那百年之敌彻底歼灭。

    陆缜也没有让对方失望,很快就把自己之前的那一系列的手段和策略给道了出来。从设伏干掉对方的一支小队,到连环设计,先吞敌千骑,再以地雷为最后的杀招,彻底击溃蒙人

    他的口才本就甚好,此事又是由他亲自布置并参与,此时说起来,自然是跌宕起伏,精彩纷呈。不光是天子被他的这番说话搞得热血沸腾,就连那些本来还对此次大捷抱有一定猜疑的朝臣们,此时也已有八成信了他的说话。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若没有真实发生的一切,陆缜是说不了如此具体详细的。而这一认识,也让郭夕照的心猛地一沉,看来自己刚才跳出来质疑确实是有些鲁莽了。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就不该亲自出面,而只让一个下属官员出来便可。现在可就不好收场了!

    岂止是不好收场,郭御史可不知道陆缜心里还惦记着该怎么回击他呢。因为咱们的陆知州一贯以来的性格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还击。哪怕是在这朝会之上,他也不会就这么罢手。

    在目光微微扫过郭夕照后,他又继续说道:“陛下,其实决定一场战斗胜败的还有许多因素,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其中。而此番蒙人大军犯我大明边境,天时和地利自然就在我边军这儿了。论天时,我军乃抗敌保国,自然是得道多助;论地利,大同一带都是我大明疆界,其中山川地理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总比那些初来我大明的鞑子要清楚得多,想要引他们入彀也非难事。但这两样还不是最关键的,真正决定这场大胜的,还在人心!正是因为我大明边军上下一心,不计个人得失生死,这才能击溃强敌,保我大同安宁!”

    说这番话时,陆缜并没有如之前般只是站在那里,而是缓步踱动,慢慢来到了那三名军卒身边。

    其实这等做法是很失礼的,从没有哪个臣子敢在和天子对答时如此随意走动。但因为众人都被陆缜所说的话吸引了去,居然就没一人去质疑他这一举动的。

    而在来到三人跟前后,陆缜便一弯腰,拉起了李大的右手来,口中说道:“陛下请看!”

    朱祁镇闻言顺势就把目光投了过去,不光是他,其他朝臣也都做了相同的反应。其实刚才,即便这三名军卒已站到这儿,众人也没有真个仔细打量过他们的模样,直到此刻,他们才把全部的注意力投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便有人发出了一阵轻呼。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那李大的右手居然只有手掌而无手指,看着委实有些怪异与恐怖。

    天子也是脸色一变:“这却是怎么回事?”

    “李大,这是陛下在问你呢,由你自己来回答吧。”陆缜却在对方身边这么说道。

    本来有些懵的李大又是一阵嗫嚅,这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道:“小的小的是当日为了挖出对付鞑子的陷坑时,觉着用兵器不是太顺手,所以便用上了手。结果手指被冰雪给彻底冻落了”

    陆缜点了点头,这才又来到柳五身边,指着他用木棍取代的左脚问道:“你这伤又是从何而来?”

    “小人是在那场伏击里和鞑子交锋,结果被他们的快马踩断了大腿骨,结果只能把腿锯下不过小人在倒下时,也把那伤我的鞑子给砍死当场,所以我也不亏!”柳五的胆子要比李大要壮一些,说话也更有条理。

    不等众人从震惊中回神,陆缜已来到最后那名封四跟前,一把就掀起了他的衣裳,然后又是一阵惊呼传来。因为在其胸背之上,赫然留着密密麻麻好几十道的伤疤创口。这里既有刀剑伤,也有被箭矢射中后留下的痕迹,看得不少人都头皮发麻,不知这位是怎么从这么多次的死亡边缘挺过来的。

    对封四身上的情况,陆缜都没有多作解释,只是在过了一阵后,就放下了他的衣襟,然后转身回到了原位,向天子深施一礼:“还请陛下恕臣无状,臣所以展现这些,就是为了告诉大家,我边军是靠的什么才能取得如此胜果。”..

    天子此刻也终于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连连点头:“陆卿你不必请罪,你做得不错。”

    “谢陛下体谅。”陆缜再次行礼,然后才转身看向那三名也有些激动的军卒:“李大,柳五,封四,你们告诉陛下和这些大人们,你们后悔有这样的结果。”

    “不后悔!”三人齐声应道。而在略一迟疑后,柳五又补充道:“小人们贱命一条,能杀死这么多鞑子,就算是死也是值得的。何况我们只是受了些损伤而已”

    “说的好,我想其他那些伤亡的边关将士也应该是同样的想法。在我们看来,能杀敌保境安民,就算是战死沙场也是值得的事情,这便是我数十万边军将士之心,对陛下,对朝廷的一颗赤诚忠心!”陆缜高声说道。

    这话,再次让天子的脸色变得有些红润起来,要不是还知道自己身份,他都要拍手喝彩了。而那些官员,也都是频频点头,看向陆缜和这几名寻常兵卒的眼里也多了几分的欣赏与尊重。

    感觉已彻底调动起了大家的情绪,陆缜这才把矛头对准了郭夕照:“陛下,各位大人,我们边军将士为了大明安定,为了百姓不被鞑子骚扰伤害而拼尽一切,最后连自己的生死性命都不顾。可这换来的,却是某些人自以为是的轻视,以及毫无理由的诋毁与怀疑,这实在太让人感到寒心了。还望陛下为我们做主!”说完这话,他在深深望了郭夕照一眼后,便跪了下来。

    李大他们几个略一愣怔,便也跟着叫了句:“请陛下为我们做主!”也纷纷跪倒在地。

    这一下,郭御史的脸色是真个完全变得苍白了。这算什么?是想拿这点事来逼迫自己么?可要知道,别说自己之前的怀疑确实有所理据,而且朝中也有不少同样想法的官员,就算没什么道理,以言官的身份也是可以用一句言者无罪来开脱。

    但显然,这一次的情况与平时有所不同。不但许多官员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就连朱祁镇也在看了他几眼后道:“郭卿,此事确实是你做错了,你快向这些边军将士们赔罪,不然如何服众?”

    郭夕照的脸色瞬间由红转青,又很快变作了白色,真是满心的纠结。因为一旦这么做了,自己必然会成为天下的笑柄,而原来几十年辛苦建立的威信也将荡然无存。

    可要是不这么做,又是抗旨不尊,这罪名也不小哪。直到这时,他才真正后悔自己之前的那个决定,这个陆缜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