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20章 京中变化(上)

时间:2018-05-07作者:路人家

    在静静地听完陆缜的这一番讲述后,即便是以于谦的沉稳,此刻脸上也多有异样,甚至还隐隐地带了一丝的难以置信。

    要不是他了解陆缜为人,知道其不会在这等事情上说谎欺骗自己,恐怕都要认为这是胡说八道了。以区区千人居然就能把数万蒙人杀败,而且还斩首数千,这实在超越了大多数人的常识。

    半晌的沉默后,于谦才正色看向陆缜:“所以为了大同军心,你便答应了胡遂之意,将功劳给让了出来?”..

    “除了以大局为重,下官也是因为担心此事太过惊世骇俗,说了实话更没人敢信了,这才退这一步。”陆缜也不避讳,直接说道。确实,连这次报上来的大捷朝中都有大把的人产生怀疑,要是真把实情像报,更没人会信了。

    于谦也了然地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么做确实是最合理的选择,只是却要委屈你们了。”

    “其实此战虽然大同守军并没有参与,但他们的作用却也不可忽略。若没有他们在背后为我们当依靠,我们也放不开手脚来战这一场。所以就算是那些军士们,对此也没有太多的抱怨。”陆缜倒显得很平和,说这话时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

    而于谦此时再看向陆缜时的目光却又多了不少的感慨和重视。原先对陆缜的认识,他还只是在欣赏其为人,以及之前的一些处事上。而现在,这个年轻人却再次展露出了叫人吃惊的一面,实在想不到他居然连兵事都能有此造诣,这实在是朝廷的大幸事哪。

    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推崇之意,陆缜又继续道:“其实真论起来,下官对战场上的事情知道的也不是太多。这次只是侥幸靠着地利,以及蒙人轻视我大明边军,这才能取得一场胜利。若他们足够稳扎稳打,这一战到底是个什么结果还不好说呢。”

    “你能这么想,就足以证明你是个合格的带兵之人了。”于谦赞许似地说了一句,然后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来:“既然这场胜利皆是你从中指挥,又有那些首级和战俘可为实证,那我也就放心了。等到初五大朝会,你便可带人向陛下献捷,到时自然再没有人敢对此作出怀疑。”

    陆缜忙郑重点头:“下官省得。”

    “对了,你才刚进京城,那可曾找到了落脚的地方么?还是打算去馆驿里歇息一晚?”于谦看了看外头已经暗下来的天色问道。他二人的这一番对话居然说了有一个多时辰,此时早过了散衙的时间。

    陆缜想了一下,才道:“此时去馆驿怕是有些迟了。下官之前曾在吏部胡部堂府上小住过几日,不如再叨扰一番?也正好可以去拜望他一下。”若说朝廷里陆缜最亲近的官员是哪个,却还是得数胡濙了,因为对方实在帮了他太多,那是真把他当子侄看待的前辈。

    于谦听他这么说,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那本官就送你一程吧。现在就要宵禁了,有我相送总归顺当一些。”

    “那就多谢于侍郎了。”陆缜也不客气,忙拱手称谢。随即,又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刚才下官提到胡部堂,为何大人竟会突然变了颜色?可是有什么不妥么?”对方的表情变化自然是落入他的眼中了。

    于谦却不忙着作答,而是站起了身来往外走去:“这个等上了车后我再与你细说吧。”陆缜见此也不强问,只能带着些疑惑,跟在对方背后出了公房,然后来到了衙门口。

    此时的兵部衙门里已没多少官吏了,外头也只停了两三辆马车。一见于谦出来,便有一辆看着颇为老旧的马车嘎吱吱地赶了过来,看着就连拉车的马都是两匹驽马,并不值几个钱。

    于谦却不以为然,很快就登进了车内,然后又冲陆缜招呼了一声。陆缜在给等在边上的林烈打了个招呼后,便也随之钻进了车厢。

    这马车外头看着陈旧,里面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不至于有什么破损,但车内却显得有些逼仄,两人坐在其中,已几乎没有太多可供回旋的余地了。

    这让陆缜的心里不禁一阵感慨,于谦还真是严于待己哪。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兵部的二把手,也算是朝中重臣了,就是一般的廷议,都少不了他。可他的座驾居然如此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只此一点,就可看出这是个不把外物放在心里的君子。

    事实也正是如此,要不是为了朝廷的体面,于谦恐怕连这辆马车都不想坐,直接用步行的也可以上朝,也可以来回于衙门和自家府邸,反正他被赐的那所宅子离着皇宫和六部一带也不是太远。

    在心里略作感慨之后,陆缜才想着询问对方刚才的那个疑问。可话还没出口呢,车外就响起了一阵叱喝声,而后还有一阵鞭子抽打的声音和低声的哭泣与呜咽也从车帘处传了进来。

    这让陆缜感到一阵好奇。这京城一旦入了宵禁,除了朝中高官都很少有人在外走动,更别提这等喧闹了。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想着,陆缜忍不住就挑起了一丝车帘往外头看去,随后便看到了以下一幕情形——

    十多名锦衣卫校尉正拿着皮鞭驱赶着数十名面容悲戚的男女老幼。只从他们的装束上来看,就可知其也是官宦人家了,不过现在却狼狈不堪,一个老人因为脚上绑了镣铐而走不快,就生生吃了好几鞭子。

    见此,陆缜也不觉有些动容,片刻后才放下了车帘,看了一眼身旁脸色有些难看的于谦:“于大人,这是”

    “锦衣卫在拿人”于谦先是简单地吐出了这么几个字,随后才叹了口气,作了详细地解释:“应该是吏部郎中兆阖的家人,前两日,他就被厂卫的人栽上了一个贪污的罪名,随后又遭诸多言官弹劾。昨日,他已被下了大狱,想不到才一天工夫,他的家人也被定了罪了。”

    “贪污么?”陆缜若有所思地皱了下眉头。

    于谦哼了一声:“什么贪污,不过是如今当政的王振为了除掉他所拿出来的一个借口罢了。这几个月来,因为和他王公公意见相左,或是不肯与之同流而被人定下各种罪名的官员已不下二十多人了。”

    “竟有此事?”陆缜这回是真的吃惊不小,几年工夫,王振的势力已变得如此之大了么?

    虽然他以前在读史书时也曾看到过王振如何嚣张跋扈的描写,但那只是个概略。而在真个来到这个时代后,他又发现王振其实并不能做到一手遮天,因为朝中尚有诸多元老重臣能与之抗衡。所以在他看来,所谓的大明权阉的开创者也不过如此。

    但现在,听于谦这么一说后,他才知道事情显然不像自己所以为的那么简单,王振的权势早不是两年前所能比了。

    事实上,两年前,虽然锦衣卫也算是在王振的掌控之下,但其实他依然无法做到掌控全局,但现在,随着马顺已坐稳了指挥使的位置,锦衣卫已彻底成为了他王公公手下的鹰犬,和东厂配合着,足以把京城的那些小官完全吃得死死的。

    这还不算,更关键的还在朝中的一些变化——

    于谦看了面带讶异的陆缜一眼道:“自澹庵公(即杨溥)去世之后,朝中真正能压制王振的元老已只剩下胡部堂一人。而吏部的公务本就极重,所以这一年多下来,王振的势力已变得极大,无数京中小官吏都投到了其门下。至于那些不肯与之同流合污的,他便会想尽办法加以打压。而去岁冬天,胡部堂又突然得了风寒,就此一病不起,直到今日尚卧病家中,这就让王振更没有了顾虑。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二十多名正直官员相继为其所害,现在就连吏部的相关官员也哎,如今朝中局势是越发的艰难了。”

    陆缜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年里,京城竟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么?杨溥和胡濙这两个四朝老臣的相继倒下,使得王振的势力大增,这或许才是之后那场灾难出现的关键所在吧。

    同时,他又有些后怕起来。倘若不是胡濙他们早一步将自己从京城调离,以如今王振的权势,恐怕早就把自己这个小小的六品官员给打入大牢,甚至连小命都丢掉了吧?

    这么一想,他对胡濙的感激之情又增了数分。人家是真的在殚精竭虑地保护自己,而自己也一定不能让这位一心为国的老人失望!

    说完这一切后,于谦便闭口不言。其实作为一个忠直的臣子,他在看到这一切时心里也很不好受。更叫他难受的是,面对这一切,他这个兵部侍郎却连半点制止的办法都拿不出来。有时想起来,于谦就觉着一阵羞愧。

    就在车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的沉默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老爷,已到胡部堂府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