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19章 入京献捷(下)

时间:2018-05-07作者:路人家

    大明正统十三年二月初二,龙抬头。陆缜在离开两年后,再一次回到了大明的京师北京城。

    与他一道而来,还有一千名大同边军,这其中除了有三百人是蔚州驻军外,其他七百人都是从大同下属各城守军里抽调组成,这自然是胡遂定下的主意了。

    既然这功劳是大同边军所共有,那此来京城的荣誉也必须分摊到每一处守军的身上。如此一来,陆缜所在的蔚州守军虽然看似有些吃亏,但也得到了其他各路人马的感激,对将来的前程大有好处。

    而跟随在陆缜左右的,却不是外人,一个正是之前与他配合着赢得这场大胜的蔚州千总王冰——此时这位已真正被提拔为了千总,而且看起来用不了多久还会有所提升;另一个,则是一直陪伴在其左右的林烈了。

    至于清格勒,却被留在了蔚州。一来,楚云容她们几女还需要人在身边照应着;二来,他毕竟曾是曾经锦衣卫的身份,生怕因此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如今的锦衣卫已完全被马顺完全控制,作为前指挥使徐恭身边的亲信之人,自然会有人想着对他下手。

    除了这些人手之外,他们的身后还跟了好几辆的大车和囚车。囚车内的,自然就是被生擒活捉的数十名蒙人战俘,此时的他们早已精神萎靡,处于半死的状态。而那些用布幔整个遮盖起来的大车之内所放的东西,那就很稀罕了——

    那是战时,以及战后大明边军所割下的蒙人首级,足有五千多具。此刻这些首级都已被石灰等物腌制过,所以并没有因为长时间的摆放以及天气的变暖而腐烂,只是这股子气味,即便有东西遮盖着,也能隐隐地透出来。

    在远远看到那熟悉的巍峨城墙时,陆缜的脸上不觉露出了一丝颇有深意的笑容来:“我又回来了,只是不知道这一回我又能在这京城做出怎样的一番事情来!”心里想着,他夹着马腹的双腿力量又是一大,催动着胯下骏马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大开的京城德胜门而去。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确实该快些进城了,不然说不定会有些麻烦。

    只是,在来到城门处时,他们却被守城的兵卒给拦了下来。虽然认出了他们是边军的身份,可是身后透着古怪气味的大车还是让众守军感到一阵不安,在问明究竟,并上前掀开车上的油布张望了一眼后,这些从未上过战场的守门军卒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而周围的那些因为好奇而凑上前来看到那一具具首级的寻常百姓们,此时更是一阵惊呼,有几个甚至还一跤跌倒在地。突然眼前冒出几百上千具圆睁着双眼,面色惨白的头颅,可不是普通人所能够承受的。

    不光是百姓受不了,就是那些军卒也是胆战心惊,随后是说什么都不准他们把这些首级给带进城去,只说必须有兵部或是五城兵马司之类的衙门开具出相关凭证,才能让这等可怕的事物入城。

    对此,王冰等人自然大为恼火:我们是奉了朝廷之命才不远千里地押送这些俘虏首级来京。我们可是来献捷的,怎么就不能进城了?

    幸好陆缜及时出言安抚住了他们:“罢了,京城毕竟是天子脚下,尊贵之地。这等带有杀伐之气的东西确实不好随便进城。这样吧,由本官先进城去找相关大人疏通,最迟明日,你们就能入城了。今晚你们就委屈一下,暂且在城外凑合一下吧。”

    如今陆缜在边军心目中的地位可是极高的,所以既然他开了这口,大家自然不好再作反对。所以最终,便由他带了林烈从德胜门进了京城,而其他人则就地驻扎下来。

    而这一闹间,他带人抵达北京的消息就已为不少有心人所知了。

    当听到这一消息时,王振那没有多少肉的脸庞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小子来得倒是挺快哪!”

    以他掌握着厂卫两股力量的身份,自然早在陆缜离开大同时就已知道了这一事实。而对此,王公公心里自然很不是滋味儿了。

    对陆缜,他实在是恨得有些牙痒痒,但却又拿这个家伙没有什么办法。之前几次在其手下吃了亏,却又几次都没能将之铲除,可以说陆缜这个年轻且位卑的小官是王公公这些年来少有的对手。

    更叫他感到头疼的是,陆缜他现在居然还跑到了自己的老家,成了朝中某些对头埋在自己腹心要地的一根钉子。而自己对他还有些无能为力,因为一旦他真在你那边出了什么状况,恐怕那些朝中官员就要借此大做文章了。

    在经过一番沉吟之后,王振才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既然这一回你又回到了京城,那就别再想着能轻易返回大同了。”一个计划已在其脑海中成形

    因为之前在京城做了近一年的大兴县令,陆缜对这里的一切自然都极为熟悉,所以入城后也没多作犹豫,就先来到了兵部衙门。

    虽然从职务上来说,他并不属于兵部辖下,但这次终究是以献捷的名义才来的北京,入城后自然是需要先来此报备一番的。另外,他也想和于谦见上一面,通过这位侍郎大人来把城外的那些人给弄进来。

    在报上自己的官职姓名和来历后,陆缜就被引进了兵部衙门。而在进门后,便看到了不少官吏都用有些异样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就像是在看什么稀罕一般,甚至还有几人在边上窃窃私语地说着些什么。

    直到一个略有些清瘦的官员从前头出来后,他们方才散去,却是于谦闻报之后迎了出来。

    远远看到明显比之前相遇时要瘦了不少的于谦,陆缜赶紧上前拱手参见:“下官蔚州知州陆缜见过于侍郎。”

    于谦笑着来到他的面前,一把就将他搀住了:“善思你不必多礼。你这次可是为我朝廷立下了大功劳哪。怎么样,此番没受什么损伤吧?”说着,还上下打量了陆缜几眼。

    陆缜心下一暖,赶紧摇头:“托大人的福,虽然参与了这场战斗,却并未出什么差错。”

    “哦?你当真上了战场?”于谦闻言两眼就是一亮:“走,且去我的公房说话。”陆缜不敢推辞,便跟在对方身后,在不少官员有些羡慕的眼神里转入二堂,然后进了一处还算宽敞的公房之中。

    于谦来到兵部也有数月时间了,下面的官员不但见识到了他的才干,也熟悉了他的为人。这是个对下属颇为严格认真的官员,只有一些人把差事办得不错的情况下,才能让他点头表示满意,不然总是一副严肃的模样。

    像今日这般,于侍郎居然亲自迎出来,还和一个小小的州官如此亲热说话,甚至将他迎进去的表现,实在有些破天荒了。

    不过很快地,大家也就释然了,毕竟人家是立了大功劳的,于侍郎代表朝廷有此态度倒也在情理之中。只有少数几个消息灵通些的,才想到了之前发生在苏州的一些事情,知道这位陆知州和于侍郎的关系确实不一般。

    在入房落座,喝了口茶又寒暄了几句后,于谦才神色严肃地道:“善思,本官还是想要郑重地问你一句,此番对蒙人的所谓大捷,到底有几分是真的?”..

    见对方问的如此严肃,陆缜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但他的回答却没有半点犹豫:“如此大事,无论是下官,还是胡总兵,都不敢随意编造欺瞒朝廷。此番大捷自然全是真的。”

    “当真杀敌五千许?”于谦略微皱了下眉头追问道。

    “不错,而且鞑子的首级也已被我们带到了京城,如今正被留在德胜门外不得进入呢。”陆缜说着,趁机就把自己的来意给道了出来:“那守门的军士觉着这些首级有些不妥,所以不肯让我们进城。下官也是无奈,方才来兵部求大人相助。”

    于谦一听人家还带了实证前来,心里便是一松,脸色也变得好看了许多:“如此我便放心了。入城之事倒是简单,不过今日天色已晚,城门即将关闭,就等明日让他们进城吧。反正再过两日才是大朝会,到时你们再当着满朝官员向陛下献捷,倒也好提振我大明上下的士气。”

    “下官领命。”陆缜忙拱手答应道。

    “对了,本官还是很好奇这次是如何能杀败这许多蒙人的?你既然参与了此战,总能给我说道说道吧。”

    “这个”陆缜突然面露难色。虽然在从大同出发时他已和胡遂商量出了一个还算不错的说法,从而能把功劳分到大同全体守军的身上。可是,当着于谦的面,他却有些犹豫了,不想跟这位面前撒谎。

    “怎么?有什么难处么?”于谦不觉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

    “下官可以把实情相告,不过却还请于大人能保守这一秘密。”陆缜在沉思之后,终于做出了实话实说的决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