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405章 行刺胡总兵

时间:2018-04-27作者:路人家

    ,精彩小说免费!

    作为大同周围将近十万边军的统帅,胡遂每日都将要处理无数的公务和军务,但即便如此,他依然十年如一日般地保持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过三天都会带了自己的亲兵去大同四边的军营里巡视一番。

    这么做一来可以近距离地与底层的将士们接触,好更容易地知道他们的诉求。二来也是拉近自己与下面将士的关系的手段,那样,一旦等到战事发生时,他便能更有效率地指挥三军。

    腊月十九日的这天早上也是一般,寅末卯初,已练过功夫,出了身汗的胡总兵便已穿戴整齐,在五十多名亲兵的簇拥下策马出门,顺着空荡荡的街道朝着离他最近的北城边的军营而去。

    这条路,他已走了将近七年时间,这里的每一个巷口,每一棵大树都已深深地印入了胡遂的脑子里,所以往前进时,他根本就不用刻意去看路,只有当一些早起的百姓从路边走过时,他才会稍微拉一下缰绳,让胯下的战马莫要闹起性子来。

    至于他的脑子,此刻还在转着可能要发生的这场战事。虽然他对陆缜还是颇为信任的,但兹事体大,他依然不会完全采信,所以前晚也就把城内几名部下召集了加以提醒和布置城防,至于城外那些堡寨中的兵马,则并没有调回来的意思,他得在等等看,等昨日一早派去外头刺探的斥候带来消息后,才好作进一步的打算。

    他毕竟身负要职,每做一个决定都必须为大同十万大军,以及数十万的百姓负责,也要对朝廷负责。

    “要是陆缜所言是真,那这两日就必然会有鞑子的刺客打我的主意。可是,以大同之戒备森严,以我总兵府的严密防御,那些刺客应该找不到任何的下手机会。而他们要是真欲刺杀我的话,恐怕这时候应该是最佳机会了吧……”不知不觉间,胡遂的脑中便想到了这一点上,想着这一可能的同时,他的目光也有些警惕地往四下里望去。

    这一望间,他就瞥见了一点寒光从左侧前方的某处店铺顶上闪过。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却已让他的心陡然就是一提,身子已下意识地往边上侧去。

    @@@@@

    正如胡遂所想的那样,对蒙人刺客来说,想要刺杀他这个一镇总兵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寻常他都不怎么在城里出没,而他的宅邸更是驻有三百精兵,除了前门的百名守卫外,左右边门和后门也各有数十兵卒守在那儿。

    这还不算,就是在府内,也还有两队不时巡视游弋的军卒日夜不断地交替往复。若有那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敢打总兵府的主意,别说对胡遂构成威胁了,恐怕连他人在哪儿都还没找到呢, 就得被这些兵马给直接扑杀或生擒了。

    这一难点,化名金均生的坎特尔自然是早就查明了的,所以最终他得出的结论就是——想要刺杀胡遂,就得在外头动手。

    好在,胡总兵几年来一直都有这么个早起巡视军营的习惯,所以这便成了蒙人刺客对他下手的最好,也是唯一的一个机会了。

    在潜入到大同城后,这些蒙人刺客一方面不断跟踪胡遂的行止,另一方面,则在其每日行进的道路上寻找着适合藏身和行刺的地点,以求能一击得手。

    而今日,他们所藏的地方,就是这段时日里找出来的最佳地点——一处沿街的绸缎皮毛铺子的顶上。这里不但视野够开阔,离着主街也不过半箭之地,再加上这铺子顶上还有飞檐翘起,正好可以让一人躲藏其中而不早早被人发觉起行踪。

    一名族中最精于弓矢的好手就被安排在了这一重要位置之上。当天色微明后,他便听到了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地过来,随后便看到了那支肃杀而沉默的骑兵队伍出现在了自己的侧前方。

    当一眼就认出身在队伍中间的戎装将领就是目标胡遂时,他当即就拿出了边上的弓,并从一旁取过了一支早已浸泡过狼毒的箭矢。这狼毒乃草原上的剧毒之物,就是神骏的马儿,被这箭射中的下场也是一死,更别说只是个寻常男人了。

    计算着对方和自己的距离,在他们已入射程范围之内后,他便屏息,搭箭,拉弦,然后瞄向了目标。虽然胡遂已入了自己的射程之内,但为了一击即中,他还是稍作等待,等对方来到更近处时,方才在吐出一口浊气的同时,松开了拉得如同满月般的弓弦!

    “嗡——咻!”弓弦被松开后猛然反弹,复位之后,更是一阵震颤,同时把其上的那支羽箭迅速推离,化作一道虚影,带着尖锐的破空啸声急夺前方目标的面门而去。

    箭射出的瞬间,弓手甚至都感觉自己能看到对方被这一下穿头毙命的结果了。他有十成的把握能中这一箭,哪怕对方听到箭响急忙闪避,也已来不及了。

    可随后的变化,却让弓手整个人都呆住了。就在箭飞于空中,离着胡遂还有丈许距离时,他突然就是一个偏身,居然就抢在了箭矢命中自己之前,闪到了一边。

    “呼……”箭几乎是擦着胡遂的耳朵飞向了身后,他甚至能感觉到耳廓处有种火辣辣的疼痛,然后箭矢便唰地一下扎进了身后一名全无准备的亲兵的额头,他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已倒地而亡。

    因为这一箭,已彻底射穿了他坚硬的头骨,将他整个天灵盖都给击破了。只此结果,就可看出这一箭的力量有多么巨大了。

    胡遂的脸色随之一白,若非自己早一步发现不妙,恐怕这一箭还真有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而更感吃惊的,却是那名刺客弓手。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志在必得的一箭居然会被人躲过去。这在他以往射击目标时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因为他深信自己这一箭的速度有多么快与猛烈,除非对方在自己射出这一箭的同时或更早一些就闪避,不然就绝无躲闪的可能。

    他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射出这一箭之前的片刻等待暴露了自己的意图,这才给了胡遂以闪避的时间。

    而随着这一箭落空,他再想来第二次刺杀显然已不现实。因为就在身后那名亲兵倒下的同时,胡遂身旁的其他人已迅速聚集过来,口中喊着:“有刺客!保护大人!”刀枪已都举了起来,甚至还有数面盾牌被人举起,围在了胡遂四周。此时,就算是再来几名弓手,都不可能对胡遂造成任何威胁了。

    与此同时,十多名军卒不需要胡遂下令,已如猛虎下山般朝着弓手所藏身的那处店铺飞扑过去。

    弓手赶紧又是连射数箭,虽然确实射倒了三名全力赶来的军卒,但却压根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什么影响,很快几人已扑到他的下方,并迅速踩着缺口朝他杀来。很明显,一旦他这个弓手被人近了身,结果便只剩下两个——死,或是被生擒活捉。

    而在胡遂跟前这儿,也已造成了一片小小的骚乱。那些本来从他身旁经过的百姓,受到这一突变的影响,顿时个个惊叫出声,跟没头苍蝇似地就往四下里乱窜,把本来有些肃静的街道闹得乱作一团。

    而就是这些人的一番乱跑乱蹿,居然就直接把个推着木车的矮小男子给撞得往边上一扑。在他一声惊呼声中,由他掌控着的木车居然也是往边上一倾,然后车上所放的两只大木桶子也跟着翻倒出来。

    顿时间,惊叫声就更大了,因为所有人这才赫然发先,那木桶里装的居然是粪便——原来这位就是早上出来帮人收夜香的人。这等污秽之物若是淋到自己头上,那可就太恶心了。

    就连那些护在胡遂身边的亲兵也下意识地往边上闪了一闪,满脸的嫌恶之色。

    可就是这么一动间,本来挡在胡遂身边的护卫便暴露出了一丝破绽来,而就在这时,离着他们最近的其中一名百姓脚一发力,整个人就如投火的飞蛾般直扑向了中间的胡遂,他手中也已亮出了一口蓝汪汪的短刀,显然那刀锋之上也是带有剧毒的。

    他的动作实在太快,那些亲兵还没反应过来呢,他已从缺口处直扑到了胡遂跟前,口中一声暴喝,手中刀已直接刺了过来。

    同时,另一边,一名壮汉也在大喝声里全力奔腾过来,直撞向这一圈亲兵,他居然就想靠着这一身的蛮力来撞开防线。

    这一切说来复杂,其实却只发生在转眼之间,那边几名亲兵才刚上屋顶,还没朝弓手动手呢,这边新一波的刺杀便已展开。而且其中一人更是已经直接杀到了胡遂跟前,手中刀将将已临近到了胡总兵的胸口。

    这名刺客面目狰狞,心下却是一阵欢喜,只要这一刀落实了,这个大同的三军统帅就必死无疑!可就在这时,他却发现面前的胡遂居然冲自己笑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