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84章 擒捕真凶(上)

时间:2018-04-23作者:路人家

    第394章擒捕真凶(上)

    陆缜这句话到底是为了安抚徐文弢,还是有的放矢自然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心里明白。但至少这话却还是切中了要害,在王趵被州衙带走之后,本来只是在旁看戏的王家就开始动用自己的力量对黄家灭门一案进行了仔细的严查。

    而这一查,还真是颇有效果,一伙被人遗漏的家伙慢慢就浮上水面,同时嫌疑也开始变得大了起来——那几个曾和黄四发生过争执的蒙人。

    因为地处边镇的关系,明蒙之间又有数年不曾动过刀兵,所以大同府下的各州县里总是少不了前来交易的蒙人身影。而只要他们不是间谍,或是犯下什么罪行,当地官府对他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对于他们拿马匹毛皮什么的换取些草原上紧缺的日常用品也不加以干涉。

    可以这么说,虽然两国从政治上依然处于敌对关系,但边境地区的私下里,双方还是能和平地互通有无的。而蒙人也早已明白了当地汉人官府的这一态度,所以向来也行事低调,从未曾有过干犯律法的行为,可以说比之汉人更加的守法。

    或许正因为有这一定见,所以这次蔚州的灭门案中虽然也有蒙人的身影出现,可无论陆缜还是徐文弢都没有将他们列作重点的怀疑对象,反而将所有精力都投到了王趵这一边。

    可现在,深查此事的换作了王家之人,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只一番查问后,这些蒙人的问题也随之暴露了出来——在案发之后,在些家伙居然都没在公共场合出现过,就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就连城门处,都没有他们已经离开的相关记录。

    这一下,就很有些做贼心虚的味道在里头了。因为如今外头依然大雪封路,他们想要离开都不成,而城里又不见其踪影,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因为知道犯下了大事,所以偷偷地藏了起来。

    当得知这一结果后,王抒没有任何的犹豫,便给自家下人们下达了一个命令:“搜!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些该死的鞑子给我从城里挖出来!”

    在蔚州,王家的势力确实要强过官府,在王抒这声令下之后,无数人手投入到了搜寻这些蒙人的队伍之中,而他们也终于无所遁形。只不过两日工夫,他们的下落已被人查到,居然就在离着黄四家不到一条街之隔的某处外租的宅院之中。

    当得到这一情报后,王抒略作思忖,还是先去了一趟州衙。以王家的实力,想要把这些蒙人一网成擒自然不是太大的难事,可既然这些人是凶案嫌犯,他当然不可能帮陆缜这个忙,怎么也得让他们出动人手去擒拿了。

    其实王家这两日发动人手大索全城的动作自然是都在陆缜的关注中的,所以当王抒登门说明来意时,他也不见半点意外,只是问了一句:“王老爷你就这么肯定凶犯是这些鞑子?”

    “当日陆大人你不也是无法确认凶手是我那不争气的侄儿,便带人直接上门索人么?怎么,换成了鞑子,你陆大人却胆怯了?这等厚此薄彼的作法,却是让我等大明百姓心寒哪。”王抒却根本不作解释,反而满是威胁地道了这么一句。

    这话可就有些诛心了。若是坐实了陆缜的这一态度,恐怕他会成为满山西,甚至是大明官场的公敌。对蒙人,虽然如今已多年未曾有过大的战役,但大明上下对他们的仇恨可没有稍减的意思。

    陆缜目光沉沉地落在对方脸上,看了他半晌后,方才咧嘴一笑:“王老爷果然有心了。不过你放心,既然他们确有可能是杀害黄四满门的凶徒,本官自然不会放过了他们。来人……”

    随着他一声招呼,守在外头的林烈应声而入,陆缜也不再兜什么圈子:“传令下去,让衙门里的三班衙役都准备妥当,随本官一道前往西城捉拿嫌犯。还有,也给王千总那边打声招呼,也让他们出动人马配合一下,以防万一的同时,也免得某些人心生不满。”

    “哼,陆大人果然是够细心,也有面子得很哪。”王抒在旁听了这话,面色一沉,颇有些不快地讥刺了一句。

    “没办法,毕竟要以防万一嘛。谁知道半道会不会再出现什么马贼来对本官下手呢?”抛下这句话后,陆缜已出门而去,只留下王抒在那儿满面阴沉,却又无可奈何。毕竟,那事儿确实是他家理亏在先,无从辩驳。

    @@@@@

    城西某处宅院之中,原来还算干净的厢房堂屋,此刻却又是一片狼藉,还混合着蒙人身上所独有的腥膻味儿。地上到处都是啃过的牛羊腿骨,以及一只只早已喝空了的酒坛子。

    五名矮小却粗壮,满脸横肉的男子正醉醺醺地席地而坐,口中说着含糊不清的蒙语:“这都有七八天了,这么藏着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是啊,酒要快被喝完了,昨天肉也被我们吃光了,接下来可怎么办哪。”

    “要我说,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儿吧,不然就算那明国官府找不到咱们,咱们也得被憋死在这儿……”

    “可是他肯放我们这么离开么?”

    最后一句话,让几人的头脑稍稍清醒了些,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畏惧之色。能让这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粗豪蒙古汉子心存敬畏的,自然不可能是寻常人物了。

    就在这时,紧闭的堂屋大门被人从外推开,一名无论模样还是穿着都跟寻常明国百姓没什么两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只是一进门,扑鼻而来的腥膻味儿和酒臭还是熏得他皱眉不止,脸上顿起嫌弃之色:“你们几个,这才几天工夫,居然就把这宅子糟蹋成了如此模样!”

    一见来人,五个本来萎顿在地的汉子就迅速翻身而起,脸上的酒意也减少了许多:“见过台吉……”虽然心里憋闷,但对上此人,他们可不敢表露出半点不满的情绪来,仿佛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家伙能在举手间就要了他们的性命一般。

    “我知道你们憋在这么个地方确实难受,但谁叫你们干出杀人的勾当呢?一匹马而已,居然就能让你们不顾自己身上的责任出手杀人?”男子轻轻摇头,叹了口气:“你们可知道,直到今日,城里还在四处搜寻凶手,若是落到明国官府手里,不光你们的小命,就连我们的大计都有可能暴露出来。”

    “台吉放心,我们就算是死,也不会出卖部落,出卖您的。”几名汉子当即正色保证道。

    “哼,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罢了,我也知道你们在此躲着也颇不适应,好在明日一早,我就有几车货物要送出城去,我来想法子,把你们一并送出去吧。”中年人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承诺,只是说明了今日的来意。

    这话说完,几名蒙人汉子顿时高兴起来,赶紧以手抚胸,向对方深施一礼:“多谢台吉肯救我们离开此地。”

    “从这儿离开后,你们就赶紧去大同,以后在那儿一定要收敛着些。有什么差事,我自会让人给你们传信的。”

    “是,我们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几人赶紧点头应承。见他们都已如此表态,中年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便离开了屋子。说实在的,这里让人作呕的气味让他连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而他离开后,几名蒙人又是一阵欢呼:“太好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只要以后我们能帮着部落拿下山西,我一定要亲自带人把这座城池里的人全部杀个干净,一个不留!”

    “说得好,不就杀了五个低贱的汉民么?居然让我们在这破地方躲了这么长时间,这口气我们一定要出!”

    正当几人在这儿大放厥词,想着不远的将来拿下整个山西后自己能有多风光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砰砰的敲门声,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瞬间就打断了他们的说话,几人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在此地,也就台吉知道他们的藏身之所,而他来时从来都是直接进屋,并不需要敲门。而且,他这才刚走不久,又怎么可能立刻回头呢?

    虽然他们几个都是粗豪汉子,但这点头脑还是有的,这时候突然上门来的,一定不会是好路数。想到这儿,几人迅速互相打过眼色,而后便急忙从一旁东倒西歪的桌下拿起了自己的兵器——一口口的弯刀。

    只可惜,因为要扮成寻常蒙族商人的缘故,他们除了随身的这口弯刀外没带任何的其他兵器,不然要是有弓箭在手,心里的底气也能更足着些。

    五人持刀在手,迅速分开,站稳了阵形,然后目光就再度落向了堂屋外不到五丈的那处院门。因为就在这时,那敲门声已变成了撞门声,随着那**的轰隆声,门后的木闩都已开始震动裂开。

    “轰——砰!”随着一声巨响,那两扇大门终于被外头之人撞开,随即五名蒙人汉子也终于看到了外头的情形——

    只见门外,赫然站了百多名手持铁尺铁链,以及刀枪的衙门公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