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89章 初交锋(下)

时间:2018-04-20作者:路人家

    ,精彩小说免费!

    王扬很有些意外地盯着陆缜,他实在没有想到陆缜问话会是如此的直接,这与他以往所接触到的朝廷的路数完全不同,甚至让他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了。

    以往那些官员,总是顾虑着王家的地位和权势,即便有了明确的证据在手,也会先是一番旁敲侧击,然后再隐晦地提出自己的证据或看法,等待着王扬作出下一步的反应。

    可陆缜倒好,完全不给人以准备的机会,直接就把罪名当头就扣了过来,真正的杀人一个措手不及哪。

    好在离家来州衙之前,王扬也已得了兄长的嘱托,心里有了思量,才在一番愣怔之后,迅速回过神来。只见他突然就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来,恭恭敬敬地弯腰冲陆缜深深地施下一礼来:“还望陆大人见谅则个,此事确系我王家下人一时荒唐,才会干出此等无法无天的事情来。好在大人你平安无事,而那些粮食也安然送达了大同,倒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嗯?”这下倒轮到陆缜诧异了。本以为自己这番直接的问话会让对方心慌意乱,甚至是恼羞成怒,又或是矢口否认。可眼下这人,居然就这么直接承认了控诉,这也太老实了吧。还是说,王家已有恃无恐到了完全不把大明律法当回事的地步了?

    见陆缜一脸的意外,王扬心里也是一阵痛快,既然你来如此突然袭击,那我也来个直接的,看你能奈我何:“其实,早在数日之前,我家兄长便已知晓了家里有人勾结马贼一事,他也即刻将人拿下。若大人允许,我们这就能把那勾结贼匪的下人王承给扭送到衙门来,听候大人发落。不过还请大人明鉴,此事上,我王家其他人是全无所知的……”

    “弃卒保车么?”陆缜很快就明白了这位说这番话的用意所在,眼中也闪过了了然之色。显然,在得知那些马贼已落入官府之手后,他们便知道事情不可能再隐瞒下去,所以便索性大方承认,并把罪责推到某个下人身上,从而把整个王家彻底从此事上给摘出去。

    这确实是应对眼下这一危局最为明智的选择,但陆缜显然是不会接受的,只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以王家在我蔚州的名望,你们家中的下人敢瞒着几位老爷做出此等无法无天的事情来?这实在很难让人信服哪。”

    “这确是事实。实在是因为当日知州大人你登门后显得太过强势,惹得下面那些年轻人颇为不快,而那王承又想要巴结讨好我那几个侄儿,这才做出如此糊涂之举来。若大人不信,大可把人提到衙门来仔细讯问。”

    看着对方无所畏惧,同时又满是诚恳的目光,陆缜竟有些不知该怎么反驳才好了。自己这边有马贼作为人证,可人家一口咬定是家中某一下人擅作主张才干下的此事,在没有更进一步的证据之前,自己还真就没法否认这一说法了。

    见陆缜沉默不语,王扬知道是自己的这番话起到了作用,便继续说道:“说实在的,我王家确实无意与陆大人你为敌,不然当日你向我家中借取粮食,我们也不会给出远比以往多得多的粮食了。倘若我们真有心为难大人,大可在此事上不作理会,又何必冒这样的风险呢?不与州衙合作,对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罪过,可比眼下这一局面要简单得多了,大人以为呢?”

    这话也正是之前下属们曾提过的,陆缜到现在依然没法给出个合理的解释,所以此刻也只能再次以沉默以对。同时,他心里也确实信了对方说的,王家无意与自己为敌的话。

    当然,他也就信了一半而已,他相信,那个被推出来顶罪的王承背后,一定另有主谋。不然以他一个下人,又怎么可能有胆子和本事去勾结马贼呢?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想要追究王承背后之人的罪名却有些困难了,因为王家是肯定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的。明白这一点的陆缜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才算真正领教了王家的厉害。

    他们不光是靠着朝中的王振便能在此地横行无忌,其实王家当家作主的人中,还是有些明白人的。当然,要是陆缜真要把事情闹大,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即便是王承出面顶了罪,他依然是王家的人,一旦追究起来,王家的罪责依然不小。

    只是,在有王振这座大靠山的情况下,即便真把官司打到了北京刑部这样的衙门,自己的成算也很小。显然,对方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表现得如此坦诚和硬气,这才是真正的有恃无恐了。

    明白了这些,陆缜的情绪便有些低落下来,看来这事儿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感觉到他那慑人的气势已然收敛,王扬又开口道:“大人,我王家虽然因为宫里的关系在地方上颇有些势力,但我们也是知道轻重的,断然不敢做出这等可能抄家灭族的事情来,还望大人明鉴。”

    缓缓地呼出口气,陆缜终于接受了这一点:“王五爷说的是,倒是本官有些操之过急了。现在想来,一切确实是因为一个误会,说不定,这不过是那些贼人为了给自己开脱,随意攀咬的王家。毕竟王家在大同府一地声名在外,他们觉着拉上了你们,本官就不敢对他们如何了。”

    “嗯?”王扬又是一愣,对方怎么连王承的事情都不提了?随即,他便明白过来,既然不能借此事对王家穷追猛打,那拿下一个王家下人对陆缜来说确也没什么用处,那只会跟王家结下冤仇。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连这事都不提,只当自己完全没听到刚才王扬的那番说辞呢。

    这个年轻人果然有些头脑,怪不得能在朝中闹出这么大的名头来。在心下感叹了一句后,王扬才忙奉承了一句:“大人英明。果然这些贼人的歹毒心思是瞒不过您的。”

    如此一说,算是把这桩事情给揭过去了。在也让王扬得以放松下来,打算再说几句闲话,然后便告辞回去。就这结果来看,自己跑这一趟还是颇为成功的,至少免除了不少的麻烦。

    但陆缜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位王家五老爷,所以他很快又把话锋一转:“敢问五爷,你王家的子侄中可有个叫王趵的么?”

    听到这个名字,王扬的心突地就是一跳,脸色也微微有些变化。好在他反应够快,很快就又恢复了镇定,老实回道:“不瞒大人说,那王趵正是犬子。”

    “哦?”陆缜脸上顿时再次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呀。他这笑容落到王扬眼里,让其又是一阵不安,试探着问道:“可是他又闯下了什么祸事么?犬子确实有些顽劣……”

    “以王家在城里耳目之灵便,应该不会不知道昨日发生在城里的一桩大事吧?”陆缜却反问了一句。

    “大人是指……”王扬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发生在西城的灭门案子?”虽然不是地方官,但城里发生的一切都瞒不过王家人,像黄四一家被人残忍杀害这样的恶性案件,他们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不过对这起案子,王家上下是不怎么当回事的。毕竟在他们想来,此案与自己没有半点关联,即便拿不到凶手,也是州衙那些官员的责任。可没想到,才一天工夫,事情就发生了让人措手不及的转变。听陆缜这话里的意思,似乎王趵是牵涉进这起案子中去了。

    这让王扬又是一阵紧张。他虽然有钱有势,但却有一样不是太顺遂,那就是子嗣艰难,这都四十三岁了,也就王趵一个儿子。所以平日里对这个独子自然是百般疼爱,从而将他惯成了如今小霸王一般的脾气与作风。

    要是如此严重的案子真是自己那儿子做下的……王扬都不敢往下想了,只是本能地望向陆缜,语气比刚才可要软弱得多了:“陆大人,这事会不会查错了,我那不肖子虽然顽劣,却不至于干出这等无法无天的事情来吧?”

    “这可说不准。”陆缜看着对方有些慌乱的模样,慢悠悠地道:“既然有人胆大到敢勾结马贼打官府粮食的主意,就难保其他人不敢杀人。王五爷,你说这话可有些道理么?”

    “我……”王趵神色一阵纠结,想要否认,又不知该怎么说起才好,只得僵在了那里。

    而陆缜,倒还算讲理,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实这事到底真相如何,只要查上一查总能有个结果的。要是并非他所为,即便来了我州衙也不会出什么差错。王五爷,你以为呢?”

    “大人的意思,是要将犬子拿来衙门问话?”

    “不错。他毕竟是涉案之人,衙门自然是要问他一些相关之事的。谁叫他在案发前不久曾与死者起过争执呢?”陆缜用不容商议的口吻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