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85章 灭门案

时间:2018-04-18作者:路人家

    ,精彩小说免费!

    与去大同时晴好的天气相反,当陆缜他们返回蔚州时,一场大雪终于落到了这片古老而沧桑的大地之上。只一夜工夫,这天地就已化作一片纯白,连官道都被积雪给掩盖了起来。

    好在,同行的有最是熟悉大同境内道路环境,斥候出身的费展沧,所以这点问题还难不倒他们一队人马。不过速度上终究是拖慢了下来,直走了有六七日后,方才真正回到了蔚州。

    当远远看到熟悉的环境,尤其是那座并不甚大的州城时,不少民夫都打心里发出了一阵欢呼。虽然此番运粮出来也不过半个多月时间,但其中却颇多周折,尤其是去时的那场战斗,着实吓到了不少人,如今能安然返回家中,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都不需要陆缜再作催促,众人的脚步便快了许多,只半个多时辰后,就终于来到了州城的西门跟前。其实不光是他们,就是陆缜也是很想赶紧回城,见到楚云容她们的,这让他在来到城门前后的脚步也快了三分。

    等到他们来到城门前,守在那里的几名戍卒早已恭敬地上前行礼了:“见过知州大人。”

    “唔,城里一切可都还好吧?”陆缜挥手让他们免礼,同时随口问了一句。其实他对这里的情况倒不是太过担心,因为之前自己未上任时,城里也是井井有条,此番不过是相隔半个多月光景,难道还能出什么乱子不成?

    果然,几名兵卒全都笑着回道:“大人放心,城里自然是一切平安。”

    “如此自是最好不过了。”陆缜笑着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倒是辛苦你们了,这天气里还得一直守在这里。”

    这话说得这些身份低微的军汉们心里一阵感动,连连称谢不已。而陆缜也没有再与他们多说什么,便重新往城里而去。可就在这时,本来因为风雪而变得挺冷清的街道上突然就跑来了一队人马,只见他们行色匆匆就朝着边上一条巷子里奔去,为首之人,竟然还是州衙的推官徐文弢。虽然陆缜离着他们尚有一段距离,可就算如此,依然能感受到来自其身上的惊慌与匆忙。

    这是出了什么大案子么?居然能让一州推官显得如此惶急。陆缜的心里也是跟着一紧,赶紧提了下速度。而一旁的费展沧立刻就领会了他的心意,便赶紧几个箭步冲了过去,朝前方正欲钻进巷子里的那行人喊道:“各位且慢!陆大人在此!”

    正因为案情而急着赶路的徐文弢听到这声招呼,开始时脸色还是一沉,可一听说是陆知州来了,他的脚步就是一顿,随后迅速转过身来,正瞧见了朝这边大步而来的陆缜:“大人……”

    “这是出了什么使了?”陆缜也不和他客套,直接就开口问道。

    “这……”徐文弢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据实回答道:“衙门刚有人前来报案,说是城西这条皮帽胡同里出了人命案子。”说这话时,他的心里都有些七上八下的,生怕陆缜会因此而怪罪自己。

    要知道如今这大明朝虽然远不如后世富裕,但有一点也是要强过几百年后的,那就是民风淳朴,少有发生恶性案件的。像蔚州这样的边陲小城,更是难得的太平,多少年来都没出过这样的事情了。而现在,陆缜这个知州才离开没几日,城里就出了人命案子,包括徐文弢在内的这些下属官员肩头的压力自然很是不小。

    陆缜也是一阵愕然,随即露出了苦笑来。自己才刚在城门口问了人,他们还说城内一切太平呢,怎么这不过转眼间,现实就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光呢?不过很快地,他又变得正色起来:“走,咱们一起去凶案现场看看。”既然出了人命案子,他这个知州自然是无法置身事外的。

    “可是大人,你才从大同回来,一路舟车劳顿的,是不是先回去歇息……勘察案子什么的,其实下官带人也是能处理的。”徐文弢有些关切地问了一句。

    陆缜却不以为然地一摇头:“不用了,本官还没娇弱到那份上。”说着又转过头对跟来的费展沧道:“你让他们去衙门把手上的事情了结,然后就各自回去了吧。另外,那几个贼人便先关押在牢里,等本官回去再作处置。”

    费展沧赶紧答应一声,就回去安排了。而陆缜,则对徐文弢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者无奈,唯有带了陆缜拐进了面前的那条有些狭窄的胡同之中。

    蔚州西城这一带所居住的都是城内平民,这一条胡同里,就住了不下三十户人家。此时,虽然因为官府来人而让他们不敢出来围观议论,但走在胡同里的陆缜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一扇扇门户背后是有不少眼睛在偷偷往这边观瞧的。

    在往里行了一程后,他们终于停在了其中一处小院落跟前,在那门前,此刻已有几名神色紧张的壮丁守着了,一见徐文弢过来,他们便赶紧巴结似地上来行礼,只是神色间,依然带了些惶恐。

    既然有陆缜这个上司在场,徐推官自然是不敢拿大的,所以赶紧就把知州大人的身份给报了出来:“这位是本城知州陆大人,有什么发现,你们可向他禀述。”

    本来就紧张的几人一听居然是大老爷来了,脸色就更白了三分,半晌才反应过来,纷纷跪地行起礼来:“小人拜见大老爷,小人不知大老爷驾临,还望大人恕罪。”

    “不必多礼,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死的是什么人?”陆缜此时的面色也变得很是凝重,因为虽然是站在院外,可他依然能嗅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显然里面的情况很不乐观哪。

    那几人这才站起身来,用有些不安的语气说道:“今日早上,金老三照着一贯以来的习惯来这胡同里收夜香,结果却发现这黄家的门户是开着的,而且里面还透出了一股子血腥味儿。他大着胆子往里一张,便发现了……发现了院子里有一人倒卧血泊之中,于是便大叫着声张起来,惊动了左右人等……小人等也是闻得此事才急忙赶来,结果却发现……看到不光是院子里死了人,其他几间屋子也有尸体……这黄老四家一门五口竟全都……都死在了这一遭……”这一番话,虽然不是太长,但他说得却是磕磕绊绊,说到最后,更是面色惨然,身子都打了个寒颤。

    至于他口中所谓的夜香,不过是个风雅说法,其实就是收马桶内秽-物的。像这条胡同这样的简陋之处,寻常人家自然是不可能有专门厕所的,所以只能各家准备马桶,然后每日早上都有专门之人前来收取。

    陆缜也惊住了,他全未料到,这一贯太平的小州城一发生案子居然就是这等灭门大案,着实叫人有些措手不及了。至于身边的徐文弢,更是惊得面色大变,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呆呆地看着那扇半开的院门,满脸的纠结。

    他在这蔚州推官任上也有七年了,还没有接手过哪一个案子能如今日般叫人感到慌张的。他很清楚,要是这案子不能告破,自己这七年就算是白熬了,即便不会因此降职,也不可能有任何升迁的机会。

    他的这番胡思乱想很快就被身边陆缜的说话给打断了:“走,咱们先进去看看死者和案发现场。”经过一开始的惊讶后,陆缜终于恢复了镇定。比起眼前这些人,陆缜明显是经历过更多风浪之人,别的不说,光是和他见过的生死相比,这里的五具尸体便没什么可怕的。当然,以往那些与今日的案子是无法对比的,毕竟那是战斗,而这里的是凶杀。

    陆缜说完话,已迈步进了院子。徐文弢在略一犹豫后,也急忙跟了上去,同时跟上的,还有几名衙门里的老道捕快,以及一名仵作。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在看到倒在院子里的那具尸体时,陆缜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洁白的雪地上,倒卧着一条僵硬的尸体,而尸体里流出的鲜血此时已经凝结成冰,变作紫黑色散于周围,这与白雪构成了一幅极其诡异的画面。

    在陆缜点头之后,那名仵作方才走上前去,轻轻把尸体给翻了个身,随即,其胸前的致命伤口便暴露在了众人眼前,这是一道窄而深的伤口,从左胸直刺而入,直接就刺穿了这人的心脏,这便是尸体周围会有这许多血迹的原因所在了。

    陆缜见了,不禁再次皱起了眉来:“好果断而狠辣的杀人手法哪,居然一刀就刺穿了人的心脏,这凶手该是个行家里手哪。”扫过尸体,他就确认其身上没有多余的伤口,所以才会有此一说。

    仵作也适时地应了一句:“大人说的是,死者确系被人一刀所杀,这个凶手应该是惯于杀人的……”两人的这一对话,又让周围其他人感到了一阵心惊,就仿佛那凶手还藏在边上窥伺着这边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