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78章 拉大旗作虎皮

时间:2018-04-14作者:路人家

    本来,陆缜是打算循序渐进,试探着来说服这位上司的,但现在对方直接的问话,让他不得不跟着把自己来此的第一重来意给道出来了:“实不相瞒,下官这次来大同除了运送粮食外,确是有事想求得苗大人您的帮助。”

    “却是何事?”苗广泰看不出喜怒来,淡然望着陆缜。

    “就下官这几日翻查州衙相关文书所知,如今这蔚州城的城墙已有多处破损坍塌,而且护城河的水道也需要疏通一番,不然这点水根本起不了隔绝蒙人骑兵的作用。这些事情光是靠着民间的徭役显然是不够完成的,所以下官想拨付出一笔款项来专门处理相关之事。只是蔚州的情况想必大人你也是知道的,只能向知府衙门求助了。”陆缜说着,还郑重地一拱手。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一个意思,要钱。不过陆缜这回却是把理由先一步给道了出来,倒算是理直气壮了。

    但苗广泰却没有点头,只是微微蹙了下眉头:“照理说善思你来府衙相求,本官好歹也该给些面子。不过,你说本官该知道蔚州的情况,那你想必对大同如今的处境也是有所了解的吧?今年的灾荒,让大同府的收入锐减三成,这还不算,其他各州县的情况更加严重,说不定就有比你蔚州更有问题的。若本官就这么拨给你一份银子用来修缮相关工事,那其他州县却该如何是好?”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一道理放到上下级官府间也是说得通的。若厚此薄彼,其他地方的官员自然会有看法,即便口中不说,今后在办事上也一定会找各种借口加以拖拉,这可不是苗知府希望看到的结果,他毕竟是一府之首,必须把一碗水端平了才好。

    陆缜其实也早料到了对方会是这么个回应,便也点头道:“大人的顾虑确实不无道理。不过事情总有轻重缓急之分”

    “陆知州,你这话却有些言过其实了,蔚州所处位置并不比别处城池要更靠近蒙人,何况这几年来也不见蒙人进犯,何来这一说呢?”贺丰在陆缜说完话后,突然插嘴道。不过陆缜却看得分明,他所以这么说,其实是得了苗广泰眼神暗示的,这显然是为了留有后路了。

    “贺经历此言看似有些道理,但仔细看来又有些不妥。不错,蒙人这几年来确实颇为安分,但那只是因为其内部尚有纷争,无法一致对外而已。可一旦等到他们内部平靖,几个部落的人马都合在了一处,情况就对我大明相当不利了。如今我们身在边关,就该随时做好迎战的准备,怎能生出此等侥幸心理呢?”

    陆缜这一番义正词严的说话,直让贺丰面露尴尬而惭愧之色,他确实有些失言了,只好抱拳道了声歉。而苗广泰则是若有所思地看了陆缜一眼,心里对此人又重视了几分。

    其实之前他那种态度,说是对陆缜的尊重,其实也是暗藏试探的。毕竟陆缜在大同一带闯下的名头对他来说也只是耳闻而已,他并未真正见识过陆缜的能力。

    但现在,听他这么一番应对后,苗知府对这个下属就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这位的目光并不短浅,而且口才也颇为不错,至少不是贺丰能对付过去的。

    所以他便适时地呵呵一笑:“善思你所言倒也在理,这也正是本官一贯以来奉行的准则,无论蒙人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咱们自己绝不可放松警惕,以免给他们以可趁之机。不过即便如此,本官也不能现在就答应拨付银两,因为大同这些州县的情况都差不多,我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其话中之意是让陆缜拿出更有力的借口出来了。确实若论重要,甚至广灵都要远高过蔚州,所以这笔银子还真不好拿了。

    陆缜却不见半点为难,只是看着面前的上司:“大人真不觉着我蔚州有什么是比其他州县要重要的?那今日送来的这些粮食可就有话要说了。”

    “嗯?”贺丰有些不解地皱了下眉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拿这点小小的功劳来跟知府大人讨价还价么?这个陆缜的胆子也忒大了吧,虽然他刚一到任就能如数上缴税粮确实不凡,但这也算不得什么功劳哪,毕竟这是所有地方官的责任所在。..

    可让他意外的是,一旁的苗广泰却陷入了沉思。半晌之后,他才抬起了头来:“此事干系重大,本官一时也难以做出决断,你且先去驿站休息,等本官和人商议之后,再给你一个答复。”

    “下官遵命。既然如此,那我便不打扰大人了。”陆缜忙点头答应,并顺势起身告辞。他知道,对方已听出了自己的言外之意,所以多了几分把握。至于另一件更要紧的事情,至少在此事落定之前,他是不会跟苗广泰提及此事的,不然可能会给人一种贪得无厌的感觉,到时候一切都被人驳回损失就大了。

    这一回,苗广泰没有挽留,只是也跟着起身,笑着把陆缜送出门去,这才回来。直到陆缜离开,他脸上的笑容才换成了沉吟之色,显然还在考虑他之前所说的那几句话内中的意思。

    贺丰却依然是一脸疑惑,忍了一阵后,终于开口问道:“大人,刚才那陆缜所言是有什么含义么?”

    “那是自然的事情,你觉着以蔚州的情况,今年可能凑齐这些粮食么?”苗知府看了自己的下属一眼问道。

    贺丰仔细一想,便轻轻摇头:“往年要如数上交税粮都有些困难,更别提今年了。”

    “既然如此,那你觉着他是怎么办到的?”

    “这个应该是从城里某些大户人家那里借出的粮食。毕竟他新任知州,还是希望在大人面前表现一番的。”

    “那这个大户人家会是什么人呢?”苗广泰又追问了一句。

    贺丰作为大同官员,自然是知道蔚州情况的,当即给出了答案:“八成就是王家了,只有他们能拿出这么多的粮食来”话一出口,他立刻就露出了恍然之色:“王家!陆缜这是在拿王家说事了!”

    “不错,正是王家!本官还真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本来以为以他与王振之间的矛盾,是不屑与王家为伍的,但现在看来,我还是小瞧了这个年轻人哪。”苗知府轻轻摇头,感叹似地道:“他不但去求得了他们的帮助,而且现在还把王家拿出来当做了说服本官拨付银两的筹码了。若说蔚州与其他州县有何不同,王家便是最大的不同了。毕竟他们是王振的家眷,是不容有失的。”

    没错,陆缜就是隐晦地把王家给推了出来,这才让苗广泰不得不慎重考虑他的要求。如果这次府衙不准他的请求,而使得蔚州的守御薄弱,而之后又发生什么变故的话,责任可有大半要落到他这个知府身上了。

    而王振在朝中是个什么状况,那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若真让他对苗广泰起了不满之心,且结果就不言自明了。

    “厉害哪,这个年轻人的心计和口才都是厉害得叫人不敢相信哪。”苗广泰又忍不住摇头叹道:“轻描淡写间,就给本官抛出了这么道无法推卸的难题。而且更妙的是,他居然都没有直接把话给说透了,如此,本官就是想拿捏把柄都是做不到的。”

    贺丰也不禁吸了口凉气。他在这位貌似粗豪,实则精明的知府大人手下当了两年差,还没见他如此重视过某位下属官员呢,足可见这位陆知州是如何犀利了。

    盛名之下,果无虚士!这是贺经历此刻脑中闪过的第一反应。半晌之后,他才小心问道:“那大人的意思是?”

    “只有遂他心愿了,必须把蔚州的城防给修缮完全了才成。”苗广泰叹了口气道:“不过在此之前,必须想个对策来,看如何才能安抚住其他地方的人心。”这才是他没有当面答允陆缜的原因所在。

    “大人,这不是有现成理由摆在那儿么?”贺丰忙说道。他指的,自然就是继续把王家推出来堵其他官员之口了。

    但苗广泰这回却又摇头了:“不可。陆缜他可以用此招,本官却不能用。因为他只是蔚州知州,也知道本官不会在此事上做什么文章。可本官却是堂堂朝廷四品知府,若拿此作为借口,只怕会给人一个阿谀讨好王振的看法,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那些地方官员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说不定这会成为他们之后攻讦于我的把柄。”

    人所处的位置不同,各种顾虑自然也就不一样了。贺丰这才明白过来,只能唯唯称是,同时对陆缜又高看了两眼。

    而苗知府,虽然心里有些不太舒服,却也只能认了。毕竟作为下面十多个州县里的一员,陆缜自然是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来为蔚州争取到好处的,这也怪不得他。

    谁也没能料到,陆缜这个王振的对头在上任后不久,就把王家给拉出来,做了一回虎皮大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