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74章 设伏

时间:2018-04-13作者:路人家

    ,!

    十一月十二,正午时刻,日正当空。

    不过到了此时节的阳光早已没有多大的威力,尤其是当不断有呼啸的北风吹刮过来时,温度更是降到了滴水成冰的样子。

    在这等寒冷的天气下,又是身处北方,外出走动的人自然几乎绝迹,就连那略显平坦的官道之上,此时也是静悄悄的,不见半条人影。

    可就在这时,从蔚州城方向直通过来的道路上,却渐渐出现了一条数量颇为可观的队伍人影,远远看去,居然足有三百人之众,而且他们身边还都有装满了麻袋的驴马车辆,或是推着同样装满麻包的独轮小车,有些艰难而蹒跚地不断朝着前方走着。

    这一行人,自然就是蔚州押粮前往大同的队伍了。他们自两天前从蔚州出发后,已赶了七八十里的路程,此刻明显能从他们的脸上看到深深的疲倦之色。

    陆缜乘马走在队伍中间,对此也是无能为力,只能让队伍以缓慢的速度向前,不加催促而已。

    或许有人要说了,身为首领的陆缜这时候应该表现得更积极些,与那些民夫同甘共苦才是,即便不上前帮着推拉车辆,也不该只高高坐在马上。说这种话的人,显然是不懂得眼下这个时代人们的价值观的。

    如今的大明朝自上而下可没有后世那种人人平等的观念,在大家根深蒂固的认识里,就是人是分三六九等的。既然陆缜是官,其身份就是远远超过旁人的,他自然就不用与别人一样步行或是上前帮忙,不然只会让那些民夫更感压力,觉着这是知州大老爷在嫌弃自己不肯卖力了。要是这种情绪一旦扩散出来,只会对整体带来伤害。

    所以陆缜并没有多此一举地从马上下来,而是稳稳地坐在那儿,顺便用言语激励身边的这些民夫几句:“大家再加把劲儿,再走上一程,我们便可歇息一阵了。现在离大同已经不远,到了地方,本官一定会好生赏赐你们。”

    似乎是那赏赐二字起了些作用,那些民夫们的精神头便是一提,再次齐声呐喊着,推着板车从泥泞的道路上碾出条路来,让前进的速度稍微又快了一些。

    又这么行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后,抬头看看天色,又瞧瞧身边那些满是疲惫的民夫,陆缜便生出了就地歇上一晚的决定来。反正离着大同府所定下的期限还有些时日,而照此速度下来,应该能在三日内就赶到大同,所以不必急在一时。

    可就在他举起手,想要发布这一命令时,身边一名略显高瘦而精干的男子却抢先一步开了口:“大人,以末将之见,咱们还是再坚持一程,翻过了前方那座山梁再停下休息为好。”

    这位自称末将之人,正是王冰身边的心腹费展沧。斥候出身的他,不但胆大心细,而且对山西一地地理环境都了如指掌,可算是军中的活地图了。正因为他能力出众,且是心腹下属,所以这回王冰才把他派给了陆缜以为助力。

    至于王冰答应调拨的那一百亲兵,为掩人耳目,此时也只能委屈他们,不但打扮得和寻常民夫没有两样,而且还干着民夫一样的事情,也在努力地推着那些独轮车或是板车,看他们那气喘吁吁的模样,可没有半点精锐的意思了。

    “这是为何?”问话的却不是陆缜,而是另一名骑在马上的清秀男子。此人乃是州衙的一名书吏,名叫叶冠宇,因为在数数和算账方面是把好手,所以才被陆缜给抽调了出来,一起押送粮食去大同。

    “因为再走上不到半个时辰就是杀胡林了。”费展沧眯着眼睛往远处眺望了一番道:“所以这儿从用兵上来说乃是最不利于驻扎防御之所,我们必须尽快打此过去。”

    陆缜这才了然地一点头:“那就照费将军的意思办吧。让大家多辛苦一阵,毕竟一切以安全为重。”

    在出发之前,陆缜已对沿路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此去大同,不但道路难行,而且还有几处关口是必须小心在意的,这其中的杀胡林便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一处。

    为了应对可能进犯的蒙人,山西这里的地形那都是有过特意改造的。杀胡林这一带便是如此,不但有茂密可藏下兵马的树林子,而且道路极其狭窄,非常不利于骑兵的作战。曾经这儿就有过大明以三千兵马大破蒙人,杀敌近五千的光荣战绩,因而这林子才被人改名叫作杀胡林。

    既然道路难行,又是不利防御的,自然也对他们这一行的车马有着不小的阻碍作用了。所以接下来的行进就更难了,又半个时辰后,他们才终于看到了前头那座黑乎乎的树林子,而想要穿过去,怎么着也得一个时辰左右了。

    而此刻的天色,却已有些发暗了,冬天日短,此时竟已快到日落时分了。

    而在又加紧赶了这一程后,那些民夫看上去更是到了身体的极限,呼哧代喘地望着前头路,心里头都有些发虚了。

    一名里正这时候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壮着胆子凑到了陆缜跟前:“大人,乡亲们都已精疲力竭了,若是再这么走下去,只怕这林子都穿不过哪。以小人愚见,还不如就先在林子外头歇上一宿,等天亮养足了力气再一口气地穿过去?”

    陆缜此时也有些心里没底了,看来自己之前确实高估了这些民夫的体力。而且目光一扫间,还看到了不少民夫都巴巴地望着自己,满眼里都是想要就地歇息的意思。

    想来这位里正所言也是实情,一早赶路到现在,大家走的都是最难行的道路,早已没了气力,此时若是强行催促他们入林,说不定会停在林子里,到时连想好好休息都有些难了。

    “费兄你怎么看?”陆缜心里虽然已有了决定,但还是出于尊重地询问了身边的费展沧一句。

    费展沧有些不安地望了望前头黑魆魆的林子,心里不觉有些后悔。早知是这么个结果,当时还不如让队伍留在更远些的地方呢,那样就算真出了状况也好有个反应时间。现在倒好,这完全是把自己置身在了危险之下了。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好一意孤行,队伍的情况摆在眼前,只能改变之前的策略了。所以他点头道:“大人既然体恤大家,那就在此停下歇息吧。”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陆缜便也吩咐了下去:“大家都停下吧,且在此歇一晚,明日再赶路不迟。”

    听到这话,那些民夫们便是一阵欢呼,他们真怕陆缜不顾自己的劳累硬要逼着大伙儿往前。很快地,车子便被推到一旁,然后众人便忙活起来,准备生起火来,埋锅造饭。

    而当陆缜跳下马来时,费展沧却又凑了过来:“大人,此地地形确实颇为险恶,以末将浅见,还是小心着些为妙。”

    “你的意思是?”陆缜望了一眼前头静悄悄的树林子,随口问道。

    “让那些兄弟都聚到前头去,并把一些车辆也都挪到前方以为阻挡。这样即便真遇到了马贼袭击,也能应对一番了。”费展沧立刻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陆缜略一思忖,便同意了他的建议:“就按你说的办,一切当以稳妥为上。”

    “是,那末将这就去传令。”费展沧见陆缜肯答应自己的请求,总算稍稍松了口气,赶紧跑去后头安排了。

    于是,当寻常民夫们开始忙活着做饭时,其中有百来人却已抢到了队伍的前头,并开始把一些被停在路旁的车辆拖到了中间,完全挡住了前方的道路。

    随着这一阵的忙碌过去,队伍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炊烟袅袅升起,饭香味也开始飘散开来。

    在这北风凌冽的时候,他们的饭香味就这么一路被风吹着朝前飘去,直入林子之中,从而钻进了早已躲藏在里面的某些人的鼻子之中,直让这些只啃了几口干馍的家伙连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事实上,自接到消息,知道蔚州官府会在近两日运粮去大同后,他们便已抢先一步在这杀胡林里设下了埋伏。只是,这一等便是三天,直到今日,目标队伍方才出现。

    这些敢打官府粮食的人,自然就是长风寨的人了。他们名为寨子,其实只是一群时聚时散的贼寇而已,平日里都是安分守己的百姓,只有当日子艰难,又有能够干上一票的买卖时,才会聚在一起。

    今日的情况就是这般,他们等在此地已有数日,带来的干粮都快吃完了,这才等到陆缜他们出现,自然是人人都有怨色,恨不能立刻就杀出去把那些手无寸铁的家伙砍杀殆尽了。

    但是,作为一支尚算有组织的马贼队伍,他们还是要听从命令行事的。而此刻,他们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到了自家首领,一个五短身材,却颇为敦实的汉子身上,等着他下达攻击的命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