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64章 合作(上)

时间:2018-04-08作者:路人家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个身材比常人高了不少,同时略显消瘦的中年男子,若是能仔细上前观其相貌,还能发现他与陆缜竟还有三四分的相似,虽然年纪已近四旬,但其眉角间依然带了些许年轻时的风采。

    只是,其两鬓却已霜白,神色间也带了深深的疲倦,那是常年不顺,以及与疾病争斗后所带来的影响。此人,便是陆家沟里一直没怎么露面,但在以往却足以和陆仁归一家争个短长的陆仁嘉。

    他凭着多年经商所得,成为陆氏一族中地位特殊的存在。只可惜,就在他最风光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灾袭来,不但弄垮了他本就不甚强健的身子骨,而且还让他的生意亏了大本,最终只能在村子里深居简出,也无法再与陆仁归他们相抗衡。

    但是,正所谓风水轮流转,自陆缜归来,并与陆仁归他们闹翻之后,局势就再次发生了转变。陆仁归一家最大的靠山廖家突然就倒台了,不但没了靠山,他们还因此受到了不小的牵连,这让原来对陆仁归一家服服帖帖的整个家族的态度就是一变,不少原先与他们有矛盾仇隙之人便趁机发难。

    虽然靠着陆望春多年来在族里的威望暂时压住了反对声,但他家在村子里的情势已颇为不妙。而冷眼旁观的陆仁嘉也就有了蠢蠢欲动之心。

    只可惜,如今的他早没了几年前的家财,在村中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如此想要斗倒陆望春和陆仁归两父子就只能依靠外头的力量。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陆缜。

    因为陆缜怎么说都算是陆家自己人,而且因为之前的不愉快,也早和陆仁归一家结下了不小的仇怨。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他可是知府大人身边的红人,之前的那场动乱那是人人皆知,陆缜在其中的功劳自然也藏不住,所以若能得其相助,陆仁嘉相信事情一定可成。

    但结果却叫他失望了,几次登门希望能与陆缜联手,却都被自己的这个族侄给拒绝了不说。这两天再来时,对方更是索性闭门不见。

    面对陆缜的这一态度,陆仁嘉这个当叔父的倒也豁得下面子,今日居然早早就等在了他的家门前,为的只是面对面地与之一谈。

    这就让陆缜有些头疼了,虽然他已和陆家划清界限,但怎么说对方都是自己的叔父,若真把事情做得太过分,恐怕会惹来非议哪。

    而在他看到陆仁嘉时,对方也发现了他的到来,便脸上堆笑地迎了上来,未曾开口,就先低低地咳嗽了两句:“小七你真是贵人事忙哪,还好为叔终究是等到了你。”

    “陆叔客气了,既然有事要说,那就请先进门吧。”人家做到了这个份上,陆缜也不好再翻脸不认,只好把人先请进了院子。不过在称呼上,他却有意拉开了双方的关系,不以陆氏一族的排名相称,而只叫了声陆叔了事。

    陆仁嘉当即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心里一声暗叹,更觉着陆仁归他们做事不地道了。要不是他们行事太过,彻底伤了陆缜之心,他又怎么会连自家亲族都不认呢?不过其面上却无太多的变化,依然笑着跟随陆缜进了院门。

    院内,林烈有些无奈地打了个眼色。虽然他把对方拒之门外,却也不好赶人,结果让陆缜终于脱不得身。

    入门之后,陆缜也没把人请进屋子里谈话,就坐到了石桌前的凳子上,直接说道:“要是陆叔你此来还是为了之前的事情,想劝我重回家门,并且帮你从陆仁归他们手中夺取族长之位的话,那就免开尊口吧。小小一个陆家沟,一个陆氏族长的位置还不被我看在眼内。”

    他这是打算用最直接的态度来拒绝对方,从而好让陆仁嘉知难而退了。

    但出乎陆缜意料的是,陆仁嘉却笑了下道:“我已知道以小七你如今的身份是一定看不上陆家这一个小池塘的,所以此事我也不敢再求助于你。今日我来,不过是想谈一谈你和陆家的关系。”

    “哦?这还有什么好谈的?早在几月之前,我已和陆家断绝一切关系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血缘亲情,岂是一纸文书就能断得了的?”陆仁嘉却轻轻摇头说道:“这世道,人们也不可能因为这一纸文书就真把你和整个陆氏族人分隔开来。甚至要是让人知道这事的话,对小七你的前程也是颇为不利哪。你要知道,你父母的坟茔可都还在我陆氏祖坟之中哪。”

    陆缜沉默了,前一点他确实也曾想到过,但并不认为真能对自己构成太大的影响。但后一点,确实是疏忽了。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陆缜,在很多事情上不可能想得太仔细。至于坟地什么的,就更不会去细细考虑了。但现在一想,这事还真有些棘手了。

    或许现在还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将来呢?一旦真在朝中有了一席之地,那是一定会出现不少政敌的。到那时,现在看似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就可能是要命的把柄了。

    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很多罪名还不是致命的,但不孝这一条,却是可以将一个声明显赫的官员打得万劫不复的手段。因为从儒家的观念来看,忠臣必须是孝子,若连对父母的尽孝这一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何是什么忠臣呢?

    如今这个时代,宗族势力为何能深入人心,这一条就是最关键的因素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人伦价值观,便是大明朝得以维持自身统治的基础所在了,这是陆缜所无法改变的事实。

    见陆缜面露深思之色,陆仁嘉的心里便是一喜,知道对方已经有可能被自己说服了,便再接再厉道:“小七你之前做出与族人断绝关系的原因,只是在陆仁归等人对你的态度上,所以只要我陆氏一族换了做主之人,一切便有了转圜的余地,你也不必再走这条注定会为他人非议之路了。不知你以为如何?”

    “所以,你希望我支持你取代陆仁归,或是陆望春?”陆缜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这个表面孱弱,其实内心颇为强大的“族叔”。

    “我承认,我在此事上有自己的私心,但至少这么做是对你我,甚至整个陆氏一族都大有好处的。”陆仁嘉毫不避讳地回望着陆缜说道。

    敢把心中所图直接道出来,足可见这位确实有着过人的魄力和胆色,就是陆缜也不得不对其刮目相看了。同时,他也开始仔细考虑起这事对自己的利弊来,确实,无论从恩怨角度,还是利害角度来说,帮他总不是什么坏事。

    “只要小七你能帮我达成这一目标,你自然能再回陆家,而你父母的坟茔和祭祀之事族里也会安排妥当……”陆仁嘉继续尝试着给出自己的条件,他确实是个擅长谈判的好手,也善于察言观色,几句话间,就已洞悉了陆缜的目的和所求。

    陆缜则没让他把话说完,便抬手阻止道:“你说的这些确实让我动心,不过有一点你却是不曾知道的,那就是不日我就将离开苏州了。”

    “啊?”陆仁嘉还真没想到陆缜会说出这话来,顿时一愣:“你这是何意?”

    “就在适才,我已接到朝廷任命,将往山西赴任知州一职了。”陆缜也不隐瞒,说出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原来小七你……不,是陆大人你终于再次封官了么?”陆仁嘉原先的诧异立刻就变成了惊喜,赶紧站起了身来,连连拱手为贺。

    “只是这么一来,我却无法在此事上给你照应了。”陆缜却道出了事实来。

    不想对方却不以为意地摇头:“这个无妨,只要陆大人你肯开口相助,事情自然能顺利办成。”

    “哦?”陆缜只一思忖,便已明白过来。确实,比起如今在苏州拥有一定地位和实权的府衙幕僚,将来的朝廷命官在族中的地位将更高些,说出去的话也将更加的有说服力。

    看着陆仁嘉满心欢喜的模样,陆缜不觉苦笑一声:“看来,我确实要被你说服了。不过在此之外,我也有一些事情想与你商议一二。”

    “却是何事?”

    “听说陆叔你曾经也是走南闯北有过不少见识的,难道就真满足于只在陆家沟这么个小山沟里扑腾么?”陆缜盯着对方的面孔缓声说道。

    “这……”陆仁嘉陡然一愣,心里某处早已消停的东西猛地就是一阵悸动:“你的意思是?”

    “严家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得很清楚吧,再加上漕帮出事后出现的空缺,现在苏州府里可是有不少人在盯着漕运这块肥肉呢。陆叔你就不想从中分上一杯羹么?”陆缜又问了一句。

    “我……”陆仁嘉只觉着一阵口干舌燥,心跳都加快了许多,陆缜这下抛出来的好处,可比一个陆家族长的诱惑力要强上百倍了,若是真能从中获得些什么,那真是能让他彻底翻身了。

    只是,陆仁嘉心里却还有些顾虑,这事儿真能成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