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61章 复官在望(中)

时间:2018-04-06作者:路人家

    东厂大珰头项符年跪在桌案前的地面之上,这位一直以来都让人心寒的辣手人物此刻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因为他面前的,正是如今权倾朝野的王振王公公,而且他还是前来领罪的,因为之前王公公交代下来的事情他们东厂并未能完成,于谦已在昨日进了北京城了。

    在听了他胆战心惊的禀报后,王振就一直处于沉默中,既没有发怒,也没有让其起来说话。但就是这种隐晦难明的态度,才最是叫人不安,不一会儿工夫,项符年已冒出了一头的汗,要知道此时已是深秋,北京的天气都让人觉着有些发寒了呀。

    可即便如此,他依然是一动不动地跪伏在地,生怕一个擦汗的动作会让王公公对自己更加的恼怒。

    终于,在长时间的沉默后,王振开口了:“你起来吧,此事也怪不得你们,谁能料到那于谦这回竟会闹出这么大排场来,居然一路都请了当地官兵护送。”

    居然就这么轻易放过了自己?这一结果,让项珰头大有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愣怔了一下,才用力地磕头:“谢公公体恤!”

    “不过,于谦那里还是得派人盯紧了,咱家要知道他的一切举动。”王振说着,目光里闪过一道精芒来:“要是连这点小事你们都办不好……”

    “那小人一定提头来见!”项符年赶紧保证道。他也相信,以东厂在京城里的眼线势力,要盯住于谦的一举一动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将对方打发之后,王振的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对于谦,他有着一种天然的敌对心理,不光是因为这人一向硬直的性格,以及天子对其几乎言听计从的信任,而是因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此人与自己不是一路,并且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以往于谦在地方任官,王振倒还不怎么将其放在心里。但这一回,他已被拔为兵部侍郎,那对王公公的威胁可要大上许多了。所以,他才会给东厂的人下达这么一个命令,只可惜他们依然没能让其死在半道之上。

    对于这一结果,王振其实也早有所预判了。毕竟于谦不是寻常官员,身边也有不少得力之人,想要应对来自东厂的刺杀也不是太难。但像这次般,居然让他们连出手机会都没有,就让他大感不满了。

    不过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所以王振没有多作追究。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肯这么算了,因为他已知道得很清楚,于谦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地做出如此布置。

    “又是这个陆缜,他又一次坏了咱家的好事。看来,只把他罢官还不够,必须尽快把这个祸患彻底除掉才成哪。”王振心里已暗暗动了杀机,而且他相信,以自己如今的权势,要除掉这么个连官都不是的小人物应该是轻而易举的。

    可还没等他打定主意,派哪方面的人去对陆缜下手呢,一名随堂太监就小心翼翼地来到了门口:“老祖宗……”

    王振看了这位面上为难的家伙一脸,没好气地哼了声:“有什么话,进来说便是了,何必如此扭扭捏捏的?”

    这位才提起长袍下摆,小心进入堂中,然后才把手中一份奏疏规规矩矩地递了上去:“公公,这是通政司那儿先一步截下来的,请您过目。”

    “嗯?”王振有些奇怪地顺手接过那份奏疏,不明白这位为何会来如此一招。这通政司是专门接发奏疏公文的朝廷要紧衙门,不过以如今他王公公在朝中的地位权势,有什么都会经他之手,对方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不过在目光落到这份奏疏上后,他的面色就是一变,神情严峻起来。因为这份奏疏的陈奏者的身份,居然是胡濙!

    胡濙可是四朝元老,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远超绝大多数朝臣,一般来说,他要想禀奏什么事情,都不需要通过通政司递交,直接入宫面奏便是。而这一举动本身,便已表明他要奏的事情非同一般,竟是需要走正规程序了。

    而这奏疏的内容,就更让王振头疼了。因为这居然是胡濙替数月之前被定性为可能通倭而罢官的陆缜的一番辩解,而且里面还隐隐提到了,他所说的一切都是有证据可依的!

    如果光是这么一份奏疏,王振还不会太感为难。既然东西能落入他手里,纵然无法将之销毁,但扣上几日,等着自己想出应对之法再交上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很显然,以胡濙之精明,他怎么可能在明知道王振如今在皇宫内外之权势后,还做出如此打草惊蛇般的愚蠢举动来呢?

    唯一的解释,那就是这不过是他对王公公发起的一份战书。事实上,他已经开始实施自己帮助陆缜的计划了。

    这,才是叫王振感到头疼的原因了。因为这段时日里胡濙的低调,以及最近老家那里又出了些状况,让他有些疏于提防这只老狐狸了。没想到他果然就抓住了机会,下了这么一手妙棋。

    其实真说起来,即便胡濙真能让陆缜复官,对如今的王振来说影响也不至太大,如今的他,早不是几年前了,朝中肯为其所用者,不知凡几,连胡濙、杨溥这样的高官老臣都只能退避三舍,更别提一个不过六品的小官了。

    但官场上的事情不能光看表面,还得看更深层次的东西。一旦陆缜真个复官,其影响依然是极大的。要知道,如今的王公公几乎可算得上一手遮天般的存在了,没人敢再与之为敌。而这时候,要是一个曾经大大得罪过他,且最终全身而退的家伙又被保着官复原职,自然就是对王振气势的绝好打击。

    “这只老狐狸,还真是能给咱家出难题哪。老而不死是为贼,这句话还真就说对了!”王振轻轻地念叨了一句,脸色已变得极其凝重。

    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应对之策呢,又一名小太监脚步飞快地来到了堂外。这位可比之前那人要大胆得多了,一见到王振就开了口:“公公,刚才吏部胡濙和兵部侍郎于谦一同入宫求见陛下,如今他们已面圣在上奏事情了。”

    王振一听,手一翻,啪的一下,便将这份奏疏拍在了桌案之上:“真是好快的速度,连一刻都不给咱家留么?”

    他现在可以确信,这次胡濙入宫陛见,一定和这奏疏上所说的为陆缜平反一事大有关联。至于那于谦嘛,从之前得来的情报看,他应该也和陆缜有了瓜葛,甚至也联合在了一起!

    有这两人联袂向天子进言,恐怕这事还真大有反转的可能了。

    这便是如今权倾朝野的王公公作为大明阉患当政的首创者无法和自己那些徒子徒孙们相比的地方了。

    其实论头脑,论手腕,王振这个曾苦读经史,还考中过秀才的文化人应该远在后来那些半道出家的家伙之上。什么汪直、刘瑾、魏忠贤,论才干,更是比不上他。

    可是,如今的王公公却缺少了一件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皇权对他的完全依赖。

    汪直侍奉的成化帝,那是个天字第一号的大宅男,几乎都不见什么外官;刘瑾时的正德则是个大顽童,总是喜欢各种新鲜的玩意儿而对朝政不感兴趣;至于魏忠贤时的天启,就更是一心扑在木工活上,完全就不管这天下是副什么模样。

    正因为这些权阉们生在了好时候,皇帝为了自身原因而把大权全都下放,甚至只和他们沟通,不见外臣,他们才能以宦官的身份把持朝政,自成一党,权倾天下。

    而王振所面对的正统帝,虽然对他也颇为信任,却还没昏聩到连其他臣子的面都不见的地步。说白了,就是他的基础条件是最差的。

    可即便如此,王振依然靠着自身的努力为大明开启了新的历史进程,足可见其自身能力有多么出众了。

    但正因如此,王振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最大的。比如这一回,当胡濙突然出手,他也是直到事发才知道此事。而且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因为天子已经接见了那两名官员,而他甚至还不知道他们到底会说些什么。

    心里的不安越发严重起来,在沉着张脸思忖了片刻后,他终于站起了身来:“走,这就去文华殿!”他知道,当下朝后,天子总是在那边处理一些朝政,接见一些官员的。

    虽然就目前来看,一切都已无法改变,不可能再阻止胡濙他们为陆缜开脱了。但好歹他得在第一时间里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以及天子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匆匆来到威严的文华殿时,已是顿饭工夫之后。此时,殿门虚掩着,边上还等了好几名想要禀奏国事的大臣。一见到王振到来,他们一个个都上前参见问候,对这些人,王振倒也并不敢轻慢,也与他们一一见礼。

    好在,他们也看出了王公公的心情不好,所以没有多作纠缠,让他得以迅速上前,然后通过那道殿门缝隙,看到了正站在天子跟前的那两名臣子!

    @@@@@

    清明小长假了,各位有去祭拜一下逝去的亲人么?反正路人是回了趟乡下,结果发现这节日比平时都要累。。。。。不过更新却不能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