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59章 结局(下)

时间:2018-04-05作者:路人家

    运河水面,官船之上。陆缜看着紧闭的舱门,不觉露出了一丝苦笑来,昨晚自己是不是有些过于执着了,没有随着林烈离开,以至现在的处境变得越发的微妙起来。

    原来就在昨晚三更左右,正躺在床上却不得入睡的陆缜便听到了靠水一面的窗口发出了哔啵的敲动声。下床开窗,便一眼看到了挂在窗口的林烈。

    之前白天林烈自然是无法偷上船来的。但到了晚间,在夜色的掩护下想要瞒过船上众人的耳目却不是什么难事。而他所以找来,当然是想借此机会将陆缜从对方的手上救出去了。

    “大人,事情拖了一天却不见解决,恐怕会生出什么变数了。为安全起见,你还是跟我先离开此是非之地吧。”林烈严肃地道出了自己的意思。

    但陆缜在沉思之后却摇头否决了他这一提议:“不可。我若这一走,之前表现出来的诚意就全然没有了,恐怕船上众人会因此怀疑官府,就此离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何况,你孤身一人来去自然方便,可带上了我,想要悄然离开,怕是很难做到的。而一旦到了水上,我们可不是这些长年在运河里讨生活的人的对手。”

    另外还有一层顾虑他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那位霍公公的安危。自己一旦真个偷走,恐怕霍正的处境将会大大不妙,这些家伙一怒之下将其杀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他和对方没有任何的交情,但出于大局考虑,还是决定不节外生枝,反正他对于谦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于是,在陆缜的坚持下,林烈只能无奈离去,而他也就在舱房里待了一夜。

    但陆缜的诚意显然没有换来什么好处。在一早确认其还是留在舱房里后,那些人就没再管过他,连茶水都没送来一杯,更别提什么早饭了。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方的耐心是越来越小了,很可能在某个时间点就找自己过去逼问一番。

    事实也正如陆缜所预料的那样。一夜的时间,让众人越发的不安起来——难道官府想要出尔反尔,岳老大已经被他们关了起来?又或是这不过是他们的拖延之计,趁着这段时间他们已调动了别处的兵马欲围歼自己?

    这一说法在日上三竿后,就更多了些,不少人更是摩拳擦掌,说着要上岸去把岳老大给救出来。当然,这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他们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若上了岸去,别说救人了,恐怕连自己都得给搭进去。

    虽不能上岸和官府交涉,但他们还是可以做些什么的,比如和陆缜谈谈。所以很快地,陆缜就被带离了舱房,来到了最大的那处船舱之中。一进其中,他就看到了数十道不怀好意的眼神,这让他的心也猛地一沉:看来苏州城里的事情确实不好办,居然直到现在都没能给出个交代来。

    “姓陆的,我们岳老大是信了你,才会跟着官府上岸。可现在都过了快整一日了,却还不见他露面。莫非,这是你们用的奸计?”一名汉子恶狠狠地盯着他,一副要将他剥皮生吃了一般的姿态。

    陆缜倒还算沉稳,连脸色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位兄台的话也太重了吧?若真如你所言,官府是真有心欺骗于你们,那我也不会置身于如此险地了。何况,你们也知道那案子有多严重,又时隔半年,想要查明白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们就不能多些耐心么?”

    “耐心?你倒是说得轻巧。官府向来是怎么行事的,我们见识得还少么?当日就是因为我们太过相信官府,这才酿成了今日这番局面。现在,岳老大又因为信了你的一番鬼话,再次入了官府之手。要是他真有个什么好歹,我们一定不会饶过了你!”那人满脸激动地说道。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忍不住用满是愤恨的目光看向陆缜,似乎是想用目光把他千刀万剐一般。

    就在陆缜苦笑着,不知该如何安抚他们的时候,外头隐隐地传来了一声招呼,随后留在舱外的一名汉子神色古怪地就跑了进来:“岳老大岳老大他”

    见其磨磨蹭蹭地就是不入正题,便有些不快地吼了一句:“赶紧说,岳老大怎么样了?”而另一些头脑够灵活的,则迅速回过味来,赶紧就往外奔去。

    在他们的身后,那位已把话囫囵地说了出来:“岳老大在码头那儿叫咱们过去,说是一切都解决了。”..

    “当真?”所有人的动作都在此刻一顿,而陆缜更是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来,只觉着心头便是一宽。总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也没有信错人,于谦果然是把事情给圆满解决了。

    岳南星在这些兄弟中的地位果然极高。他只是在码头上发了这一声号令,那一直远远停在河中心的官船便没有多作犹豫地靠了过来。

    早等在码头这儿的一干官兵迅速行动起来,将几条长长的木板充作临时的踏板铺了过去。虽然边上尚有不少的沉船遗骸,使大船无法靠近,但这几条木板一铺,船上众人便得以安全地从几丈外的船上下到岸边来了。

    不过在上岸时,这些汉子手里依然握紧了刀枪,一副随时应战的模样。直到岳南星当先迎上去,冲他们轻轻摇头,并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后,他们手中的兵器才终于丢下,同时面上露出了似悲又似喜的神色来:“官府真的肯为我们做主?定那李燕九等人的罪名了?”

    “不单如此,就是那包庇他们的几名府衙官员,如今也都已收入牢房之中,只等查明一切罪行之后又朝廷定罪处置了。”康思川也上前一步,代表官府说出了此事的最终结局。

    顿时间,所有人都先是一愣,随后大批人就都跪倒在地:“爹,孩儿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儿子,你的仇,终于可以报了”

    所有人都朝头顶的青天高声叫喊着什么,似乎是想让九泉之下逝去的亲人能够第一时间知道这一消息。看到这一幕,随在他们身后出来的陆缜不觉为之动容,轻轻地摇了摇头。

    而他身后,则站了个面色青白,白净无须的男子。此人自然就是早早便被这些家伙劫持,直到此时才得自由的霍正霍公公了。

    见他出来,康思川便赶紧迎了上去,冲其拱手道:“这次让霍公公你受惊了。”

    霍正倒也还算镇定,面对康思川,好容易才挤出了一个笑容来,也拱手道:“这次咱家是多亏了康知府出手相助了。只是这些叛贼”说这话时,他的目光里满是恨意地扫了那跪在地上大呼小叫的乱民一通。

    “这个本官自会处置,霍公公吃了苦,一定疲乏不堪,还是先回去好生休息两日再说吧。”康思川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霍正稍微一愣,最终没有反驳这番话,只是哼了一声,便在早等候在前的自家属下的陪伴护送下迅速离开了码头。他在苏州本就权力有限,这次又丢了这么大个丑,自然是不敢生出事端,或是再与康思川为难的。

    直到见其登车离开,康知府方才松了口气,与这人打交道显然不是他喜欢的事情。随后,他才把目光落到了陆缜的脸上,笑容也迅速浮了上来:“善思,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哪。”

    “大人过誉了,在下不过是尽自己的本分而已。而且昨日到现在,在下一直都在船上,也没能帮到什么忙。”陆缜忙谦虚地道。

    “正因你上了船,事情才能得到圆满解决。何况,你之前的布置也确实起到了扭转局面的作用。若非于大人及时出面,恐怕事情会变得完全不可控制呀。”康思川由衷地赞叹道。

    陆缜只是一笑,却没有接对方的话。因为他知道,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请于谦的做法是有些犯忌讳的。毕竟苏州城里能做主的只能是他康知府,现在多了个于大人,又算是什么回事?

    好在,这次于谦确实帮了他的大忙,而且事成之后表功成身退,把出风头的机会都让了出来,这才让康思川感到满意。不然,就陆缜如此自作主张的行径,就不是任何一个官员所能够接受的了。

    陆缜明白这一点,所以没有在此事上多作纠缠,而是看着前方那些抱头痛哭的家伙问道:“大人,这些乱民又该如何处置?”

    这确实是个问题。虽然事出有因,但他们扰乱地方是事实,毁断运河是事实,欲对朝廷命官下手也是事实。所以从大明律法的角度来看,他们也一样要接受惩罚。

    康思川也开口道:“他们所犯之错,本官自会上报朝廷,等着朝廷最终的结论。不过于大人说了,这次回京他一定会上表言述此事,也会为他们说几句公道话的。但即便如此,他们的罪名也一定不轻!”

    正当他们说话间,一名差役却火急火燎地从前头赶了过来:“大人,出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