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54章 破局(四)

时间:2018-04-03作者:路人家

    ,!

    都说京官难做,其实这地方官,尤其是没有强大背景或铁腕的地方官也不好当。因为除了繁琐的公务之外,他们还得应对手下那些各怀心思的下属的掣肘。

    天高皇帝远这句话可不光只是说说而已,那些已经和地方家族或帮会势力勾结在一起的佐贰官,甚至是更低一层的小吏有时候在衙门里的权力能比一把手更大,将其控制成自己手中的一个傀儡也不是太少见的事情。

    这一点,尤其是边远山区的小县城里更是经常发生。而苏州城这里的情况就要稍微不同一些,府衙的佐贰官们还没胆大到敢和知府抗衡的地步,康思川也是能力出众的官员,不可能被这些下属所压制。

    但城里的弊端依然存在,因为漕帮的特殊地位,让他们早和好多官员结成了利益团体。虽然康思川早已知道这一切,但在投鼠忌器的情况下,也只能听之任之,只要他们不把事情做得太过分,影响了自己的仕途前程,也就不会去深究。

    正是他这一态度,让漕帮,让赵克远等人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以至于出现了半年前那颠倒黑白的一幕,并最终酿成了今日的苦果。

    而在这等情况下,他们也不见半点悔改之心,依然想要遮盖之前的错误,为此不惜牺牲霍正,以及主动上船换人的陆缜!当明白这一点时,康思川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

    陆缜要是出了事,他良心上自会过不去,而且也无法跟远在京城的胡濙交代,这也就罢了。更要命的,是霍正,一旦这位宫里的人真个被杀,他作为苏州知府可是要负全责的,到时候被定个办事不力,然后降官他调都是轻的。

    这是康知府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事实,可就在他面色一沉,欲要反对时,却对上了面前一众下属阴沉沉的目光,他的心顿时就咯噔一下,深深地沉了下去。他知道事情难办了,若自己一力要主张替岳南星翻案的话,这些下属必然不会从命,自己将成为孤家寡人般的存在,甚至……

    这一刻,康思川是真的后悔了。早知道,以前就不该听任他们肆意妄为,本以为这些只是细枝末节,却不料后患竟大到了这等地步。

    “大人,此獠胆大妄为,实在不严刑无法明我府衙之威严,还请下令用刑!”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上司,赵克远再次上前一步,沉声提议道。

    岳南星不是官场中人,不清楚其中的门道。但是,从众人的神色间,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来,似乎是这位知府大人已控制不了局面了。见此,他不觉笑了起来:“哈哈哈……原来官府也不过如此……”

    这笑声,就如耳光般抽在了康思川的脸上,让他的脸色倏然变红,身子更是气得颤抖起来,他把牙一咬,终于有了决断:“来人——!”

    “于大人到!”就在他欲下令时,外头一个拖长了的声音突然响起,惊得堂上众人都是一怔。而在他们目光往外看去时,就瞧见了身着一身大红色官服的于谦在百来名官兵的随护之下昂首挺胸,步履沉稳地大步走来。

    于谦的突然出现,确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人家官职可比他们要高得多了,哪怕此时众人正要决定要事呢,也不敢将其拒之门外,所以在愣怔之后,就全都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迎出堂来:“见过于大人!”

    “各位大人不必多礼。”于谦冲他们谦和地一笑,还弯下身子虚扶了列于众人之前的康思川一把:“本官是来跟你们道谢的。要不是苏州府衙之人及时出手,恐怕我已……”

    “于大人言重了,我等惭愧。是下官治理地方不严,这才导致有昨晚之乱,事后下官必会陈表向朝廷请罪。”康思川忙谦虚地说了一句。

    “康知府何罪之有,只要能迅速平息此番乱局,本官自会在朝廷里为你说项。”于谦笑了一下,还给对方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话确实让康思川心里一定又是一喜。于谦在如今朝廷中的地位可是颇高的,声望也极隆。尤其关键的是,其在天子心里还占了颇重要的位置。就康知府所知,但凡是于谦上表朝廷的一些政策,皇帝就没有不允的。所以一旦有其为自己说话,那自己在此事上的责任必然会轻上许多了。

    当然,这一切也是有个前提的,那就是尽快把这场乱事给平息下去。只是,这真能那么顺利么?

    正当康知府既喜又忧的当口,于谦的目光已落到了堂内那个依然被人死死押着,跪倒在地的人身上:“此人是?”

    “回于大人,这人便是之前袭击你座驾的乱民之首脑了。下官等正欲审问明白了,定其之罪呢!”赵克远抢先一步回答道,说话的同时,还若有所思地看了康思川一眼。

    “是么?那可曾问出其为何要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了么?”于谦并没有追究对方有些僭越的说话,顺势问了一句。

    “此人嘴硬得很,就是不肯招,所以下官等正打算对其用刑呢。于大人只管看好了,在三木之下,一定能撬开他的嘴!”赵克远再次道。

    可他话音刚落,里头就传来了一声怒喝:“是你官府和漕帮勾结,逼得我们兄弟走投无路了,我们才会听人蛊惑自己动手报仇的!虽然都是一死,但你想污蔑老子,却是休想!”

    “大胆狂徒,到了此时还敢在公堂之上狺狺狂吠!快,把他给我拉出去,重重地责打!”赵克远的脸色迅速一沉,不管身边还有康思川和于谦在场,便下达了命令。

    里头的那些差役答应一声,便拖起岳南星欲要带走用刑。他们都是赵克远的亲信之人,自然知道此人不能再留于此地让其胡言乱语说太多话了。

    可就在这时,于谦却开口了:“慢着!”

    随着他这一句话,跟在其身后的几名兵卒便横过了身子,拦下了那些差役。这一变故,使得众人的脸色再次一变,赵克远更是有些发虚,强笑道:“于……于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没听此人所言么?只怕此事另有隐情哪,本官自然不能不过问一下了。”于谦慢悠悠地说着话。

    “可是,此乃我苏州府的案子,于大人你要管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赵克远心里陡然就是一紧,但还是壮起了胆子来反驳道。虽然面前的于谦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但事关重大,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规矩?哼,你也知道规矩么?”于谦冷哼一声,目光如电般射在对方的脸上,直让赵克远的脚步都忍不住向后一退。

    于谦可是在官场沉浮多年,一身浩然正气几乎无人能挡的存在。别说一个赵克远了,就是如今权倾朝野的王振,他也是有胆气与之正面相抗的。

    于谦在一个眼神吓得对方后缩之后,又道:“这府衙做主的是何人?可不是你赵通判,而是康知府。什么时候本官要和你商量事情了?”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竟让赵克远反驳不得。而他的脸色,也变得越发难看起来,同时一个想法也已生出——于谦此番前来,似乎是早有预谋!

    刚才康思川已被局势压制住,一切尽在掌握。只要他点了头,那么这次之事便能圆满解决。即便死了一个霍正,再加一个陆缜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算朝廷怪罪下来,也有作为知府的康某人在前头顶着。对他们,对漕帮来说,自然是一切如旧。

    可现在,随着于谦的到来,一切就都不同了。康思川在有外援靠山的情况下,可就没那么好摆布了。

    果然,就在于谦话音一落之后,康思川便紧接着开口了:“于大人所言甚是,下官也以为此案另有蹊跷,确实不该如此草率对人犯用刑。何况现在霍公公以及陆师爷都在那些乱民的手中,我们若随意乱来,只会连累了他们。”

    “嗯?你说陆善思竟被乱民拿去了?”于谦顿时皱起了眉头,面露惊疑之色:“这是怎么回事?”

    康思川便简单地解释了一番。因为有于谦刚才的威风摆在这儿,那些府衙官员此时已不敢插话,不过他们一个个的脸色已经大变,知道事情要糟。

    他们能仗着在府衙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把康思川这个知府给架空了,而且还能使其有苦难言,因为若他真个跟朝廷禀报,只会显得他这个当知府的无能。可面对于谦就是另一番光景了,不提他的身份,光是其身边听令的这些兵马,就不是这些官员所能调遣得动的。

    所以,要是他铁了心想要追查此事,他们还真没法反对了。尤其是在康思川都点头答应的情况下,于谦做这一切就更加的理由充分,顺理成章了。

    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的模样,赵克远更确信了一点,于谦果然是早有预谋,只是,他怎么就会突然与康思川联合在了一起?他二人其实这才是首次见面哪!

    @@@@@

    虽然今天因为有点别的事情发晚了半小时,虽然昨天路人已经求过票了,但像我这样厚颜无耻的作者,哪怕是死了,化了烂泥,也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周一求推荐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