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49章 前因后果(下)

时间:2018-04-01作者:路人家

    ,!

    自己苦口婆心的劝说结果却换来了这么一番回应,陆缜却也并不生气,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你们与漕帮之间的过节确实颇深了,竟可让你们不惜冒如此之险,也要一争到底。”

    “不是过节,是深仇大恨!”终于,一名站在岳南星左后方的青年咬着牙说了一句,而其他人也纷纷面露恨意,这是说中他们心中的痛了。

    陆缜立刻就来了兴趣:“你们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么?若漕帮中人确实作恶太甚,在下倒也能帮你们……”

    “刚才我早和那赵通判把一切都说了,难道还要再说一次么?”岳南星皱着眉头很有些不满地说了一句。而他这句话,也让陆缜不由自主地轻轻皱起了眉来:“你们已和赵通判说明了一切?”那他为何没有把实情道出来,是为了隐瞒什么,还是不想当了自己的面说出实话来呢?

    心里疑惑一起,陆缜就不觉想起了刚才自己提出要来这边时那位赵通判欲言又止的模样。他似乎是想阻止,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那神情虽然只在一瞬间,却还是被抓到了。

    不过陆缜还是很快就恢复过来,笑了下道:“在下确实性急了些,因为听他说有些谈不拢,所以便自告奋勇地赶了过来,倒是并未细问究竟。既然你都说过一次了,倒也不差这一回了。”说话间,他已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说不定我这个知府幕僚真能帮上忙呢?”

    似乎是最后那句话起到了效果,岳南星在稍作犹豫后,终于开了口:“这事,还得从半年之前说起——”

    原来,在这几年里,随着岳南星帮着底层之人出头,在运河苏州一带的名头也渐渐地响了起来。为此,漕帮里的人也对他施展过不少手段,有软的,也有硬的,但结果却都失败了,不但没能把他吸纳进自家帮会之中,反倒让岳南星的名声变得更加响亮。

    为此,漕帮之前的苏州舵主也换了人,换上了如今更加强硬而精明的李燕九。而这一位在一年前坐上这个位置后,却对岳南星颇为敬重,既不招纳,也不派人为难,居然就任由其在苏州码头培养自己的势力。

    岳南星当时还以为一切已雨过天晴,可没想到这位李燕九却是个笑里藏刀的家伙。就在半年前,早已麻痹大意的岳南星终于中了对方的奸计。

    在一次帮官府押运粮食的生意里,漕帮居然请了岳南星手下的人。因为之前也曾有过相似的关照,岳南星也不疑有他。可结果,那些插着漕帮旗帜的货船在离开苏州不久后,便遭到了来路不明之人的袭击,上面的兄弟死伤惨重。

    为此,岳南星几乎赔光了自己的身家,可即便如此,依然吃了官司,差点就被发配边远。好在当时他官府里也有朋友,几番努力,才将他保了下来。

    而这么一来,他在苏州城里的名头便是一弱,不少曾经因为价钱更便宜而找他的商人也纷纷改换门庭。而后,就连之前团结在其周围的那些兄弟,也离散了大半,只有百来名铁杆忠心之人还围绕在岳南星的左右。

    而随着岳南星的落魄,漕帮对他的打击才彻底展开。之后一两个月里,他原先所占领的几处码头都被人武力抢夺,那里的兄弟更是伤亡一片。而官府对此,却完全是睁只眼闭只眼,听之任之的态度,即便他们告到了衙门里,等衙差们赶去时,那里也已经看不出任何问题来了。

    直到这时候,岳南星才终于知道漕帮有多么的可怕,一个能够勾结官府,且不讲道义的帮会能干出什么样的勾当来。

    当然,要只是这些,还不至于把岳南星逼得铤而走险。可就在他已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漕帮最狠的一招就亮了出来——

    二月初二是龙抬头,也是靠水吃饭之人需要祭拜河神的大日子。

    而就在这日的一场庆典中,运河河面上突然就浮起了数具尸体,他们竟是岳南星,以及他身边亲信之人的妻小!

    此事一时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只是官府的人赶到一番查验之后,却说查不出任何问题,可能是为神鬼所杀!

    然后,运河上便散播出了岳南星等人惹怒河神,所以被神灵降罪,祸及妻子的说法!一时间,他们这些人都成了瘟神,再无法于运河之上讨生活。

    而只有岳南星他们几人才知道,这一切一定是漕帮之人在背后下的杀手。亲人的被杀,让岳南星他们彻底乱了心神,当即就组织兄弟强攻漕帮在苏州的分舵。

    而结果,对方自然是早有准备,在人数上更是远超当时的岳南星,再加上又有官兵的及时出现,结果自然不言而喻。最终,岳南星在一批兄弟以死相拼的情况下得以脱身,但却也再难于苏州立足,成了流寇逃犯一样的存在。

    不过他的名头,这半年来一直为苏州城中的人们所广为流传,便是陆缜这个新近才到苏州之人,也多少听说过他曾经的一些事迹。只是关于他的败亡,或许是因为没有仔细去打听的关系,所以一直都知道得不是太清楚。

    现在,陆缜在听了岳南星本人的一番讲述之后,终于知道了个中来龙去脉,也不觉为之动容:“竟有这等事情?你们的家人真个为漕帮所害?”

    “这还会有假?苏州城里,除了他们,还有谁会干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不但杀了人,还要把一切都归咎到我们得罪河神的罪过上。之后更勾结官府,对我们赶尽杀绝。”岳南星的面目已显得有些扭曲与狰狞了:“幸好老子命大,这才没被他们害死。我曾对着这运河发誓,只要我岳南星还活着,就一定要报此血海深仇!”

    “所以,你这回便采信了那严家的说辞,在昨晚发起了这场攻击?”陆缜趁机又迫问了一句。

    这回因为心思激荡的缘故,岳南星终于点下了头去:“不错,就是如此了。虽然我看得出来他们也是别有用心,但既然大家的目标一致,他又能给我们提供帮助,我自然愿意与之合作了。”

    陆缜轻轻点头,表示理解。至于严家为什么会这么做,除了要对于谦下手之外,或许也存了报复漕帮的念头。谁叫之前私盐一事上漕帮最终选择了冷眼旁观,而事后又果断切断了与严家的关系呢?

    不过这番讲述下来,最让陆缜感到心惊的还是漕帮的狠辣手段,以及那个叫李燕九的舵主的阴狠手段。他也曾与此人打过几次交道,一直觉着这是个为人周到而四海之人,现在看来,此人一直都在伪装了。

    陆缜并未怀疑岳南星的说法,因为这次他们所做之事其罪行不在当初之下,既然都做了这些了,当然也不会为当初之事在自己面前撒谎了。

    想明白这一切后,陆缜才道:“所以你打算今日以霍公公为要挟,迫使官府还你们一个公道和清白了?”

    “不错!即便我们有罪,那漕帮,还有那些包庇他们的官府中人也别想逍遥!”岳南星这时候已冷静了下来,只是眼中依然有腾腾的火光冒出来,可想而知这仇恨是有多么的强烈了。

    “好吧,我可以帮你们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不过却需要时间。毕竟这是半年多之前的事情了,所有的相关证据和人证都已不在。”陆缜终于点头道。

    “我们只能给你两天时间!”岳南星却不容商量地伸出两根指头道:“明日晚上,官府要不能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便离开此地。到时候,霍公公是死是活就不好说了。还有,你们也别想偷偷派人上船救人,只要有一点不对,我们便会杀人下水,不过是玉石俱焚而已。”

    陆缜看着对方那坚毅的表情,知道其所言绝非虚言恫吓,便只能苦笑了一下,这回事情可就难办了。

    本来就挺难解决的一件事情,现在还多出了一个漕帮来,以自己这个府衙师爷的权力真能解决么?对了,还有衙门里某些和漕帮勾结在一起的官员呢,若此事为他们所知,恐怕他们也会极力阻挠自己吧。

    “我只能说会尽力而为。至于最终结果如何,能不能让你们满意,却不敢保证了。”陆缜唯有说出了这句话来。

    岳南星点了点头:“你去吧,我们在此等你的消息。”

    “告辞。”陆缜这才起身抱拳,在舱内中热目光的注视下,转身离去。

    当陆缜从船舱里出来时,天已彻底大亮,火红的日头腾出云层,朝着下方射出万道金光。这让整座苏州城都显得火红一片,似乎是充满了秋日丰收的喜悦一般。

    可是这一切落到陆缜眼里,却是另一番滋味了。那红光,看着更像是道道的血光。这座苏州城,原来在表面的温情脉脉之下,居然还隐藏着如此骇人听闻的可怕真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