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32章 登门(下)

时间:2018-03-22作者:路人家

    面对这个欺骗自己,害得自己父亲一气病倒,害得整个严家陷入如此窘迫境地的始作俑者,严玉麟虽然没有杀了他的意思,却也想要好好教训他一番,让他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负的。

    所以这一扑,着实凶狠。可就在严玉麟扑到许青莲跟前,双手就要接触到对方的喉咙时,对方却现出了有些诡谲的笑容来,只见其手腕一翻,一直在手中转动的折扇便扬了起来,扇尾处更是嘣地一下弹出了半截利刃,直撞向了他的胸口!

    严玉麟若是继续向前,恐怕他的手还没碰到对方的喉咙呢,自己倒可能已被这突兀的一刀刺个通透了。好在他反应还算挺快,一见此变故,就赶紧止住了势头,只拿怨毒的眼神盯着许青莲:“你……”

    此时,许青莲脸上的笑容也终于彻底消失了,却不看身前的严玉麟一眼,而是对严玉麒道:“严公子,这就是你严家的待客之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严玉麒此时也顾不上呵斥自己的弟弟了,只拿眼睛死死盯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无害,却手段狠辣的青年道。这人看起来比他所想的背景更加深厚哪。

    许青莲收回扇子,淡然一笑:“我是什么来历与你并没有太大的相关。今日来见你们,也不是为了把你严家逼入绝境的,所以几位也不用如此敌视。”

    严玉麒一下就听出了他话中之意,心中一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百万银子你严家想必是赔不出来的,我也没指望从你们手里拿到。既然如此,我只能从别的地方赚取好处了。”许青莲好整以暇地一笑,又拍了拍还愣在那儿的严玉麟:“你放心,我对朋友一向是很慷慨的。”

    “哼……”严玉麟从刚才那一下里已看出自己远非这位的对手,所以此时只能忍气吞声,往边上让去。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在许青莲的眼中是那么的不值一提,是完全被其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这种感觉实在太不舒服,让他心里发堵,却又发作不出来。

    “你能搞出这么多私盐,论能力只在我严家之上,还能有什么是需要我严家帮忙的?”严玉麒在有过前车之鉴后,显得可要小心得多了。

    “私盐只是小事,只要肯出钱,总是能弄到手的。而我要的,却是更要紧的东西。这一点,你们严家却是能帮到我的。”许青莲说着,又冲严玉麒一笑。

    只是这一笑,让严玉麒的心再次一紧。但事到如今,他似乎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只能勉强问道:“你要我们严家做什么?”

    “很简单,我想让这运河江苏段在某个时间上乱一乱,堵住整片河域。这对你们严家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许青莲不再拐弯抹角,立刻就道出了自己的要求。

    在场几人的脸色都因这句话而突然一变,尤其是严玉麒更是面色凝重:“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是什么居心,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你只需要照我的意思做便是了,不然你们严家运售私盐的事情就会被官府所知,等待你们的将是什么,总不用我多说了吧。言尽于此,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说完这话,许青莲也不再久留,一掸袍襟,便站起了身来。

    就这样,堂上严家众人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施施然离开,却无一人再敢出面拦阻的。此人已通过言语手段,还有那一身莫测的功夫吓住了他们所有人。就算是向来无法无天的严玉麟,这时候也只能用愤恨的目光送他离开了。

    直到其离开后好一阵,马掌柜才有些期期艾艾地道:“公子,这事儿……”

    “就像他说的那样,事到如今,我们还有的选么?”严玉麒很是颓丧地道。

    以前,他觉着凭自己的能力和本事足以跟自己老爹一样打出一片天地来。但这几日的变故却彻底打醒了他,原来这种牵涉到黑白两道的事情远比自己所认知的要可怕艰深得多了。

    马掌柜却依然忧心忡忡地道:“可这种事情一旦有什么差错,恐怕我们严家就真个完了。”岂止是完了,那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不过他的话却不敢说得如此严重。

    “我知道,所以此事上我们必须重头计较,即便要把事情办成,也不能由我们自己人出面。”严玉麒沉声说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这些人的心头此刻却已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云,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再出什么岔子……

    @@@@@

    陆缜这个导致严家陷入如此绝地的另一个始作俑者却不知道那里所发生的事情。此时的他,再次来到了楚家,求见起了自己的岳父岳母来。

    他这一回所选的时间点确实很准。正是那想横刀夺爱的严家遭逢大变,再难有干涉之举的时候,而自己的身份又与前次来时有所不同了。

    果然,当他再次来到楚家门前,报出名号后,不一会儿工夫,楚家大管家楚忠便笑吟吟地迎了出来,并热情地将他请到了正堂落座,奉上香茶点心。这待遇比之前可要强得多了。

    而只等了不一会儿,楚相玉也从后面走了出来,只是他看陆缜的眼神里却复杂了不少。

    他确实有些看不透自己的这个女婿了,总觉着眼前的青年和自己打小看到大的陆缜完全不同了。先前在自己面前的那番强硬态度且不去说,光是最近闹得满城人心惶惶的严家一事,就与他分不开关系,这还是原来那个胆小懦弱的陆善思么?

    “见过泰山大人。”陆缜见其进来,还是照足了礼数起身躬身施礼。

    “不必多礼,你最近在苏州城的名头可是不小哪。”本来想说几句亲近之话的,但话到嘴边,楚相玉却还是多了分别的意思。

    陆缜淡然一笑:“小婿也是逼不得已,才会做出这等事来,还望泰山大人莫要见怪才好。”

    得,你都不用再拿什么言语试探,他都直接把事情给承认了下来,这让楚相玉都有些不知该怎么接话才好了。同时,看向陆缜的目光里更多了几分异样。半晌后才笑了一声:“看来在官场几年,你确实得到了历练。”

    “不过是些求生的手段而已。若非他严家总是咄咄逼人,还欲坏了小婿与云容的亲事,我也不会行此下策。”既然事情都已经做了,还不如爽爽快快地认下来呢。

    对于严家这次吃下的闷亏,楚相玉自然是了解的,也感到很是心惊。既惊于严家的胆大,更惊于陆缜在此事上下手的果断。现在人已坦坦白白地承认,他还真不好多说什么了,只能叹了一声:“你呀,怎么就不能稳重些呢?”

    “事关尊严,事关和云容之间的感情,小婿是断不会退让的!”陆缜却直视着自己岳父的双眼,正色道:“所以今日小婿此来就是想接回云容,不知泰山,还有泰水大人到底意下如何?对了,今日怎么不见岳母大人?”

    “哦,她今日偶感小恙,所以便不出来了。”楚相玉随口拿出个借口道。事实是,上次之事后,就已让严氏对陆缜有所心慌,再严家被他这么一整后,严氏自然更不敢和自己的女婿相见了。这其中既有惭愧,也有忌惮,那还不如不见呢。

    顿了下后,他又继续道:“其实云容也一直都在牵挂着你,我们做父母的自然希望她能陪着自己中意的夫君。既然你现在能于府衙中谋得一份差事,就说明即便不当官了你也能好好照顾这个家,所以我便让云容跟了你走吧。”

    “当真?”陆缜闻言顿时喜上心头,忍不住都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来。随后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又赶紧坐了回去。

    看他这样子,楚相玉的心却是安定了不少,看来他对自己女儿确是一片真心,也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而有所改变。这么想来,把女儿托付给他倒也是件正确的事情了。

    “来人,请小姐出来。”楚相玉也不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吩咐道。

    又是一阵等待后,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便从后面传了出来,陆缜循声望去,终于看到了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好多天的女子——楚云容。

    而楚云容,在走到堂前时,心跳也已加快了许多。之前自己父亲已把他的意思说个明白,今日陆缜上门时,她就有所准备了。只是,当两人真正把目光汇聚到一起时,她依然是有种别样的感觉从心头升了起来。

    四目相交,两人居然没一个开口说话,千言万语,都似乎已从看向对方的目光中传递了出去。

    半晌后,陆缜才缓缓开口:“云容,我来接你回家了。”

    楚云容微微一愣,随后才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间的对话是那么的简单,就仿佛她真是只回了一趟娘家省亲,然后做丈夫的过来把人接回去一般。

    谁能想到,就因为这一来一去,苏州城里竟会生出这许多的事端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