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18章 入幕(下)

时间:2018-03-15作者:路人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进入五月的初夏时节,雨水便丰沛起来。

    不过苏州的这场雨也如此地柔婉的景色一般,并不激烈,只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使这天地都罩上了一层珠帘。

    陆缜就是在这么个季节里孤身一人出现在了苏州知府衙门。这一回,林烈和清格勒两人并没有跟随左右,因为他们有更要紧的事情需要去处理。

    当陆缜向守在衙门口的差役报上自己姓名来意后,那几个有些懒洋洋的家伙脸上明显露出了几许诧异和玩味之色。这段时日里,陆缜在城里的名头可着实不小,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但至少大家都已知道了有这么个人。

    不过这几位很快便又回过神来,冲陆缜微一点头,说一句稍等,便转身入衙门禀报去了。听他意思将成为知府大人身边得用的师爷,他们这些衙门里的小人物自然是不敢得罪的。

    只等了片刻,那名跟了康思川到过陆缜住处,身材壮实,面目木讷的汉子便迎了出来。在有些生硬地冲陆缜一笑后,才说道:“陆先生,大人已在二堂等候多时了。”

    “有劳。”陆缜冲对方微笑拱手。他看得出来,这位应该是康知府身边亲信之人,自然也不好缺了礼数。

    不过这位的性子也和模样一样的木讷,一路之上也没和陆缜作什么交谈,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叫穆宏外,就没了其他言语。这让陆缜不觉心下暗道,他的姓还真是贴合性格,果然是木的。

    这苏州知府衙门比起杭州府的来可要朴素得多了,或许是因为城内园林胜景太多的缘故,为了藏拙,官府便没有在此动什么心思。这就与天下间其他衙门的格局和布置没有任何两样了,大堂之后便是二堂,然后其中又分成了若干个公厅和签押房。

    此时,正是上午最忙碌的时候,不少书吏和差役都在忙碌着各自的事情,还有人怀里抱着各种文书飞快地跑出来,又冲进了另一边的公房之中,显然是生怕文书被雨水给打湿了。

    而陆缜的出现,也惹来了不少人的注意。虽然不知其来历,但能被知府大人身边亲信的穆宏亲自迎进来的,身份自然不低,不少人都好奇地看了他几眼。

    陆缜一路行来,便也微笑着和这些将来的同僚点头示意,最终才来到了属于知府大人的公厅之中。

    此时,康思川已等候在那儿了,见其到来,甚至还微微离了下座位以为迎接,脸上则满是欢喜的笑容:“善思果然是信人,没有让本官失望。”

    “见过东主。”陆缜却不敢托大,进门之后先照足了规矩拱手施礼,同时连对康知府的称呼也改了。

    “不必多礼,且坐下说话。”对陆缜的态度,康思川还是颇为满意的,便指了边上的一张椅子道,同时吩咐下人送上茶水来。

    在品了香茶,又寒暄了几句之后,两人便直入正题:“本官知道善思你有大才干,不过这府衙里的事情却也有它自己的规矩,所以本官无法把太多的职权都交到你的手上,还望你能理解。”

    “在下明白,但听大人吩咐就是。”陆缜知道衙门里权力纠葛和争夺的问题,自然不敢在这种事上出头了。而且,他来此也只是为了有个身份,对于有没有实权,或是有多大的实权其实并不是太过看重。

    见陆缜这么好说话,康思川更是满意一笑:“这衙门里的事情,有钱粮、刑名以及漕运等相关之事,本官听闻善思你在京城曾办过几桩案子,想必在刑名一道上还是有些造诣的,故而想请你帮本官处理相关之事。另外,漕运虽有漕运衙门看着,但毕竟关系到我苏州税收,这一项也交由你来处理,不知你意下如何?”

    听到漕运二字,陆缜的心里便是一动,没有太多的犹豫,便点头应承了下来:“东主既信任在下,我自当竭尽所能辅佐东主将差事办好。”

    “如此最好不过。”康思川呵呵一笑,这才转头对守在一边的穆宏道:“你去将衙门里的几位主要官员都叫来,也好让他们与善思相互认识一番。”

    “是!”穆宏忙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府衙的一干佐官——同知周戊,通判赵克远,推官李显风等人便陆续赶了过来。在得知知府大人请了陆缜当他的幕僚,主要打理衙门里的刑名与漕运相关之事后,几人都郑重表示会与陆缜通力合作。

    然后几人又和陆缜一番客套与寒暄。不过从这几位的笑脸里,他还是看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显然他们心里是各自藏了些心事的。至于如何看待自己,一时却看不透了。

    在这么应酬了一番后,陆缜就算是真正成了康思川身边的幕僚了。接下来便是开始熟悉相关差事,并尽快将这些都接手过去。

    但显然,陆缜还是有些小看这份幕僚的差事了。他本以为,自己有在两处县衙和一处府衙当官的经验,而且那时都没请什么师爷应该足够应付康思川吩咐下来的事情绰绰有余了。

    可在接手后,方才知道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工作。师爷要做的事情可比当官时要琐碎而麻烦得多了。以往一些小事,他只需要传个话,下道令,自有底下的人去跑腿忙碌。而现在,身为师爷的陆缜显然就没有这方面的权力,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自己出面一点点去做,这可就忙碌难为得多了。

    这便是当领导和当秘书的区别了。虽然领导压力更大,需要随时自己拿主意,而秘书只要照着领导的吩咐办事即可。可在那些小事和杂事上,领导却不会理会,一切手尾都将由秘书处理,办成了那是本分,要办砸了,可就得追究责任了。

    好在,陆缜毕竟有县衙府衙的相关经验,虽然事情够杂够细,只要肯用点心思,还是能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这也让衙门里的不少官吏对他生出了几许敬意来。

    当然,这是后话。至少在陆缜刚进入府衙时,不少人对他还是有些别样看法的,尤其是最近的那些谣言,更让他们在私下里对此都是议论不休,不明白为何知府大人会突然请了这么个名声不佳之人进入衙门任事。

    而且还没散衙呢,陆缜被知府大人聘为幕僚的事情已传了出去。

    @@@@@

    作为和苏州各衙门都关系紧密的严家,自然很快就收到了这方面的消息。而在得到消息后,如今的严家之主严润章就把自己的两个儿子都给叫了回来。

    之前严玉麒兄弟在外所做之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因为觉着陆缜已无出头之日,他才没有太当回事儿,甚至都装作不知情。

    可今日,情况突然生变,他就再不能装聋作哑了,当即就把两个儿子叫到了跟前,神色严肃地盯着看了他们半晌。都看得两个儿子有些心里发毛了,才说道:“玉麒,因为楚家女儿之事,你们最近可没少做事哪。”

    “爹,我……”严玉麒刚想解释什么,却被严润章挥手打断了:“之前的事情,也就罢了。不过今日,我已得到消息,那陆缜已被康知府聘进了衙门当幕僚,所以今后你们行事可都要小心些了。”

    “什么?那康思川居然聘了陆缜?”严玉麟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不是被朝廷罢官的么,怎么还有人肯用他?”

    “哼,朝廷里的事情,岂是我们这等百姓能看得透的?今日叫你们来,就是给你们提个醒,之前的事情已不能再做了,不然后果殊难预料。”严润章也不和他们绕什么圈子,直接发话道。

    本来严家兄弟还打算再在火上添把油的,既然老爹都这么严正提出了,自然不好不从,只得悻悻地点头:“孩儿遵命。”

    “还有,楚家那女儿,玉麒你也别再去纠缠了。”严润章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又吩咐道。

    严玉麒还没开口呢,严玉麟已有些不服地叫了起来:“爹,他不就是当了个师爷,难道我们严家还会怕了他不成,居然还让大哥如此退让?”

    “你懂的什么!”严润章狠狠瞪了小儿子一眼,然后才看向长子:“其实你之前就是在胡闹。楚家女儿早就是陆缜的妻子,你做这些不是在强抢人-妻么?若是寻常百姓也就罢了,但他现在和官府关系极深,一个不慎便可能招来祸端。到时落人口实,我们便很被动了。”

    严润章这番话说得很是在理,纵然严玉麒心下不满,却也不敢再作坚持了。只好苦笑着点头:“孩儿明白了。今后孩儿一定会断了此念想。”口里虽然应了下来,但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却不好说了。

    严润章并没有看出自己儿子的心思,颇为满意地一点头:“你能明白就好,大丈夫何患无妻。另外,今后漕运上的事情我们也要格外小心些,这个陆缜在衙门里也管着漕运之事,难保他不会借机报复。”

    “是,孩儿会小心的。”严玉麒再次应道,但心下却颇不以为然。严家在这一块根基颇深,他不认为以陆缜一个师爷的能量可以对自家构成什么威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