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17章 入幕(上)

时间:2018-03-15作者:路人家

    一旦打定了主意,陆缜便已一扫之前的颓然,开始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如何筹谋说服苏州知府等官员为自己所用,打击严家一事之上。

    这一事,要说易也不易,可要说难,却也不是太难。

    对寻常百姓来说,黑白两道通吃的严家自然是高不可攀的存在,根本没人敢去打对付他们的主意。可在陆缜看来,这不过是唬人的表象罢了,说到底,严家也不过是靠着官府的关照才能有今日,一旦官府想拿他开刀,以如今商人低下的地位,压根就没有太多还手的余地。

    这严家和杭州的谢常等四大家族还很有些不同。那四家除了生意上的收入外,还广有良田,算是地主和商人的结合体。而这严家,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居然只在经商一道上努力,却并没有购买多少土地。如此一来,他便少了一分对官府的牵制,官府若要对其下手也不会有太多的顾虑了。

    当然,以严家的家底,以及和漕帮和官府的交情,寻常之人想借官府之力来对付他们也跟做梦似的。这才是最难的地方。但陆缜却有一定的把握,只因为自己曾是朝廷官员的身份。

    只要自己点出可以将书信直送到京城某位大人的手中,陆缜确信这苏州的官员为了自身安全是一定会做出让步,牺牲严家的。

    “只不过,去见那些官员,该怎么说话却得好生地斟酌一番,可不能太过得罪了他们,那只会给我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哪。”陆缜凝神思索着,不时还抬头看看天,低头望望地,一副认真的模样。

    这一切全落到了云嫣的眼里,而她就这么痴痴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觉着他这番模样比之前吹曲儿和作诗时更加的让人着迷。对她来说,这种把心思放到正事上的男人,才是最有吸引力的吧。这或许也是她虽有花魁之名,却一直没托付身子的关键所在了。

    两人一个在院子里踱步思索,一个则坐在屋子里的窗口处静静地看着,阳光从头顶洒落,使得小院里别有一番动静之美。这让轻舞在旁都不敢作声了,只是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一对男女。

    突然,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动作和思绪。陆缜有些意外地转过身去,来到院门前,猜测着这时的来客会是什么人。

    自己在此住下也有几日了,可却从未有人登门造访。而在最近城内谣言满天飞的情况下,就更不可能有人上门了。来的会是何人?

    云嫣也在这时醒过神来,赶紧让轻舞把窗帘放下,退回到了屋里。她很清楚外间的流言对陆缜的困扰有多大,要是有外人进来看到了自己,怕是又有什么风言风语要往外传了。

    当然,做出这一举动的云嫣心里依旧满不是滋味儿的。现在自己和陆缜已经有了那层关系,却还要躲躲藏藏的,不知何时才能光明正大地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哪怕只是个妾室呢……

    不过有一点她也知道,陆缜一定会明白自己,自己此时受的委屈越大,将来得到的回报也一定越多。

    院门一开,陆缜便看到了一个四十来岁,相貌清瘦,气度沉稳的男子正笑吟吟地望向自己。在两人目光一对之后,那人便开口道:“阁下可是曾经的北京大兴县令,杭州府通判陆缜陆善思么?”

    “正是在下,敢问尊驾是?”陆缜看向对方,心里不觉犯起了嘀咕来,这位居然对自己的履历如此清楚,却是什么来头?

    “大家都是读书人,何不先请我进去再问究竟?”那人只是一笑,却不急着亮明自己身份。

    见他只带了个看着颇为木讷的仆从,陆缜也不怕对方会对自己不利,便笑了一下:“在下失礼,望尊驾莫要见怪。”说着,已把手一伸,作了个请的手势。

    那人便迈步进入院子,却对自己的仆从打了个眼色,那人当即回身,守在了院门之前。显然,他是想和陆缜单独谈一谈了。

    院子里有一张石桌,几张石凳,陆缜便将来人请到了桌边坐下。他还没开口呢,轻舞便已端了一个托盘送了过来,盘中还摆着一壶香茶和两只瓷杯儿。显然,云嫣早为他做好了待客的准备。

    陆缜接过托盘,冲轻舞点头以示谢意后,方才亲自动手为对方和自己满上了一杯茶水。在看到来人喝了口茶水润了喉咙后,方才笑道:“现在尊驾可以说明身份和来意了吧?”

    “陆老弟久在官场,这性子却还没磨平么?”这位调侃也似地说了一句,这才把面色一肃道:“实不相瞒,本官康思川……”

    一听对方报出自己的名字来,陆缜便是一怔,然后迅速站起了身来,拱手为礼道:“原来是府尊大人驾临寒舍,陆缜失礼了!”

    这位突然造访的中年男子,居然就是如今苏州府的知府。虽然陆缜来此没几日,但康思川的名讳却已熟知了。

    而在惊讶之余,陆缜还颇有些疑惑,以知府大人的身份,怎么会纡尊降贵地登门来见自己?若他想找自己说什么,只管派人传唤一声便是了。别说自己现在不再是朝廷命官,就算是官,在品阶上和对方也是有不小差距。

    康思川似乎是看出了陆缜心中所想,便是一笑:“今日本官到此,为的就是表明我的诚意,善思你不必感到惊讶或是不安。”好嘛,才几句话,就直呼陆缜的表字了,一下就拉近了双方间的关系。

    陆缜却因为他这一句话更感好奇了:“大人这话却是何意?”

    康思川也不再兜圈子,只是定定地把目光落在了陆缜的脸上,慢慢地道:“本官有意想请善思你入我府衙担任幕友,不知你意下如何?”

    顿了一下之后,他又道:“你的情况本官也是清楚的,虽然现在暂时被罢了官,但或许几日之后,便能官复原职了。所以本官也不会阻你前程,只是让你现在赋闲之时,暂且帮本官处理一些衙门里的相关之事。不知善思你肯否点头啊?至于薪俸方面,一切都好说。”

    陆缜再次有些呆愣地看着面前这位,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才刚动了想接触知府衙门的心思,对方居然就直接找上门来了,这也太心想事成了些吧。

    而且,自己又何德何能,居然能让苏州知府亲自上门好言招揽。这幕友,又或者叫师爷虽然对当官的来说确实相当要紧,可自己毕竟年轻,也没这方面的经验,对方怎么就敢下此决心呢?

    稍作沉吟后,陆缜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对此,康思川只是一笑:“善思你在京城的那些事情,还有在杭州为当地百姓所做之事,本官都有所了解。只看那些事情,就可知你在处理民政上确有过人之能。如此人才既在我苏州治下,本官如何能放之不用?”

    “大人谬赞了。不过在下还是有一点不明。最近这苏州城里谣言四起,总在说在下的品行不端,敢问大人,如此你还肯用我?”陆缜索性就把话题给摊开了说。

    “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那些谣言虽然传的似模似样,但在本官看来,却是破绽百出。尤其是今日我见你之后,更不会信这等说辞了。你陆善思虽然年轻,却绝不是色令智昏之徒,若真如此,你也不会在京城和杭州闯下偌大的名声来。”

    “大人果然目光如炬,不过……在下的名声依然因此受污,若这时被官府征召,恐怕对府衙,对大人会有不利影响哪。”陆缜继续有些为难地说道。

    康思川不觉笑了起来,他算是明白过来了,陆缜这是在和自己谈条件哪。若自己真想用他,那就得帮着他把谣言给平息下去,这是陆缜给自己出的一道难题和考验。

    略作沉吟后,他便点头:“善思但请放心,既然那谣言所传非虚,我府衙一定不会坐视。只要你进了衙门,本官自会为你做主。而且,一旦百姓知道了此事,也就明白你的为人并非如传言中那等不堪了。”

    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陆缜若再拒绝便太不识抬举。于是举起了茶杯道:“承蒙大人如此看重,在下岂敢不从。今日就以茶代酒,先敬大人一杯,今后便要请大人多多照拂了。”

    “好!善思果然是个痛快之人,本官就陪你满饮此杯。”康思川见他答应,也是一喜,端起茶杯来,两人便把那渐温的茶水喝了个干净。

    之后两人又商议了一下薪俸之事,并约定了陆缜去县衙履职的日期后,康思川便欣然告辞离去。

    直到其走后,云嫣才从屋内出来,满脸笑容地道:“妾就知道,陆郎你的才能一定会被人所赏识的。”

    “是么?”可陆缜的脸上除了笑容外,却还带了一丝疑惑之色来。他依然无法相信康思川亲自来请自己只是看重自己的能力,对方一定还有其他目的没有说出来。

    只是这到底又是什么呢?

    @@@@@

    感谢书友康先生3386的打赏支持!!!!为表谢意,给你起个名字,顺便封个知府当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