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12章 女婿上门

时间:2018-03-12作者:路人家

    ,!

    苏州城内,关于陆缜负心薄幸,好色无厌之类的谣言已传得人尽皆知,甚至都有不少人在楚家门前指指点点了。而就在这时候,陆缜这个当事人却带了礼物突然就来到楚府门前,求见自己的岳父岳母。

    见他突然到来,楚家门房着实吃惊不小,嗫嚅了片刻后,方才丢下一句:“姑爷且稍候片刻。”然后转身就往里禀报去了。

    其实,从这位下人的如此反应,就可看出楚家对陆缜的态度了。要知道身为女婿的陆缜对楚家来说可算不得外人,前来拜见岳父岳母,直接进门就是,何必多此一举呢?

    此时,楚家夫妻二人却正争辩着什么。却是因为楚母一直都无法劝服女儿,便开始打起了自己丈夫的主意,想让他帮着自己一起劝说女儿。但楚家老爷楚相玉却不肯点这个头:“婚姻大事,岂能如此说散就散,你当是儿戏么?”

    “老爷,你也不看看现在城里都传成什么样了?要是再这么下去,我们楚家上下都没脸见人了,咱们的生意也一定会大受影响啊。而且,此事关乎到女儿的终身,你这个当爹的总不能为了一些面子上的事情就不顾自己女儿吧?”

    “我正是为了女儿着想,这才不允你的。”楚相玉哼了一声:“你那点心思,真当我看不出来么?”

    “我什么心思,还不是为了咱们女儿,为了咱们整个楚家?你也知道严家在苏州的势力有多大,与他们结亲不好过那个陆缜?就因为当初你和陆缜他爹的一番交情,所以就要耽误女儿这一生么?”楚母顿时就恼了。

    回应她的,却是楚相玉的又一次冷哼:“陆缜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他虽然胆子不大,但其他品行还是端正的,我断然不信他会如外间所传般胡来。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坏他名声!”到底是在商场打滚多年之人,他一眼便已瞧出了问题所在。

    “你还真是信他哪。但知人知面不知心,何况人是会变的……”

    “是啊,人是会变的。”楚相玉意有所指地回了一句,直说得自己妻子一愣,随后又道:“而且女儿自己不也一直坚持要回去见陆缜么?你之前是因为担心陆缜在官场里出什么差错牵连到了女儿,这才把她接回来。现在他都不再是官了,你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正因为他连官都不是了,我才更不放心把女儿交托给他。难道你希望女儿跟了他受苦,还是想把我们楚家的家业也一并送给你的好女婿啊?”楚母因为女儿不肯听自己的劝,早就有些烦躁了,现在丈夫又这样,就更是来气,甚至都有些口不择言了。

    “你……真是越说越不像话了!”楚相玉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几欲发怒,但最终却还是忍了下来。

    自己这个夫人娘家实力可比楚家要深厚得多,这让楚相玉对她总是百般忍让。当然,在一些原则的事情上,他依然要自己做主。比如这回事关女儿终身,他这个一家之主是绝不会被妻子牵了鼻子走的。

    见他就是不肯松口,这让楚母也有些无奈了。虽然她一心撮合女儿和外甥,但毕竟现在是楚家之人,有些话还是不能说得太过分的。最终只能嘀咕了一句:“你就是死心眼,也不想想,要是那陆缜真个没问题,他为何迟迟不来我们楚家,不来见见我们和容儿呢?我说他一定是心虚了。”

    这话却让楚相玉有些无法反驳了,说实在的,因为这个,他也是对陆缜颇有些不满。虽然他相信陆缜绝不可能像谣传里那般恶劣,但作为自家女婿出了这等事都不上门来解释一下,也太过分了。

    “这孩子,还是性子太软弱哪……”楚相玉在心里叹了一句,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自己这个做岳父的先去见他一个女婿吧。

    正当这时,家中管家突然脸色有些奇怪地来到了堂前:“老爷夫人,姑爷来了,现在府门外求见呢。”

    这话让两夫妻都不觉一呆,楚母更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姑爷?哪个姑爷?”

    “你糊涂了么?我们就一个女儿,还能有哪个姑爷?不就是陆缜了。”楚相玉却是一阵欢喜,陆缜的到来倒是让他有了面子,当即道:“快,让陆缜他进来说话。”

    管家又看了一眼楚母,这才赶紧答应一声,跑了出去。片刻之后,陆缜便带了拿着一些礼物的清格勒顺着回廊来到了堂前,却不急着进门,就在那儿弯腰拱手拜见自己的岳父岳母:“小婿拜见泰山泰水两位大人。”

    “呵呵,原来是贤婿来了,快,快进来说话。”端坐椅子之上的楚相玉面上满是笑容,忙一招手道。相比起他来,一旁楚母虽然也有些笑容,但却显得勉强多了。

    陆缜也笑着走进堂来,并让清格勒把礼物交过去:“一些小礼不成敬意,还望二老能够笑纳。”

    “你呀,咱们都是一家人,来就是了,何必破费呢?”楚相玉忙客气了一声。而楚母则在瞥了一眼那些绸缎药材后,没有任何表示。

    陆缜自然看出了这对夫妻迥异的态度,心里也不觉有些发沉。显然,这次的谣言让二老对自己有了看法,必须尽快消除这误会才是。

    他正盘算着该怎么把话引到自己希望的角度呢,楚母已经开口了:“陆缜哪,你来苏州几日了?”

    “回岳母的话,小婿来苏州已有六日光景了。”陆缜忙老实答道。

    “既然如此,为何直到今日才来见我们哪?”楚母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责问也似地问道。

    陆缜先看了一眼自己的岳父,发现对方沉默不语,不过脸上也不是太好看,心里就是一阵苦笑。自己这方面确实办得不够周到,便承认错误道:“是小婿一时大意了。本来赶到苏州的第二日就该来拜见二老的,只是因为村子里出了些状况,这才耽搁了下来。还望岳父岳母莫要见怪。”

    “听说你还被朝廷罢了官了,所以这次才回的苏州?”楚母继续刁难也似地问了一句。虽然楚相玉在旁给她打着眼色,可她却只作不见。

    对此责难,陆缜也早有准备,当即答道:“小婿此番被罢官乃是遭小人所嫉,被定了个莫须有的罪名罢了。虽然只能从命归乡,但想必用不了多久,朝廷还是会重新起复用我的。”

    “是么?这么说来你是被冤枉的了?”

    “正是。”陆缜也不谦虚,回答得干脆利落。

    楚母听了,却是一声冷笑:“那如此说来,最近城里对你的一些说法也是在冤枉你了?”

    果然来了!陆缜知道今日自己上门一定会因那谣言被责难,便正色拱手道:“岳父岳母,此事小婿确实是被人算计陷害的。若小婿真做出了那等事情来,今日是断不敢上门来见二老的。”

    “哼,你这不过是一面之辞,叫我如何能信,如何还敢放心把女儿交脱给你。依我的意思……”楚母看着陆缜那镇定的模样,心里越发来气,忍不住就要把话给彻底说个明白。

    见此,一旁的楚相玉终于是忍不住了,沉声打断道:“夫人!女婿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不要句句都跟问案似的了。”

    眼见自家老爷神色不善,楚母总算是把到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只是不快地哼了一声。而陆缜见状,心里已经透亮,看来自己这岳母一定是站在自己娘家一边了。而岳父却还在帮着自己说话,那情况还稍微能挽回一些。

    不过陆缜也未能高兴太多,因为楚相玉随后又开口了:“贤婿哪,此番城内谣传之事可实在叫人头疼哪。就是老夫,昨日出门也被人在背后议论了良久,这对你,对容儿可就更不利了。你身为男儿,怎么都应该把这事情给解释清楚了才好,不然……”

    “岳父维护之心,小婿感激不尽。”陆缜先谢了一声,这才道:“其实此番之事为何会起,小婿早已查明了。也正因如此,今日才急忙赶来拜见。除了拜候二老外,也是为了解释一番。我对云容的心,自始至终都从未变过,此情天日可鉴,又怎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来呢?”

    “既然如此,那传言中的女子可确有其事?”楚相玉忙问了一句。

    “这个……小婿身边现在确实带有一女子,但她却是因为要躲避杭州镇守太监的迫害,这才跟了小婿来苏州的,我与她并无太多的感情纠葛。”陆缜只能实话说道。

    “哼,巧言令色!”楚母又在旁评了一句。

    陆缜苦笑,却不好辩驳。正当他还想再进一步加以解释时,那管家又来到了堂前,禀报道:“老爷夫人,严家的两位表少爷在外求见。”

    “嗯?”楚相玉不觉一愣,而陆缜则心里一动,隐隐猜到了对方的来意。

    楚母的反应却是最快的,立刻就点头道:“玉麒他们兄弟竟来了么?快些让他们进来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