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02章 抵达苏州

时间:2018-03-08作者:路人家

    ,!

    原来,刚才陆缜惊觉屋外有人,且来者不善后,便当机立断,滚落下床。落地之后,再是反向而滚,迅速躲到了床下。

    而就在他刚躲入床底的同时,就有箭矢从窗外直射而入。要不是他速度够快,只要略有迟疑,恐怕那三支利箭就得全射进他的体内了。

    当听了陆缜的解释,又看到那三枚钉入床板足有数寸,连拔出来都费劲儿的箭矢,尤其是发现其中一具尸体中箭后那中毒身亡的模样后,所有人都不敢再嘲笑陆缜如今狼狈的模样,反而对他的判断和反应大为佩服。

    而云嫣却是后怕不已,整张俏脸都是煞白的,只是不断用眼打量着陆缜,生怕他还带了什么伤却不自知。被她这么一直盯着,陆缜都感到很有些不自在了,忙安慰道:“放心吧,我确实没事。而且这一回还真要多亏了你呢。”

    “嗯?”云嫣闻言不觉一愣,他受人行刺自己又能帮到什么?

    陆缜略压低了声音道:“正是因为你晚上的那番话,让我当时都未能入睡,这才发现了有人要刺杀我,及时躲避。不然,恐怕现在我都成一具尸体了。”

    “啊……原来……”云嫣大感庆幸的同时,心里又有些羞喜之意。原来自己已能让他牵挂,这么说来,自己的夙愿是不是很快就能达成了呢?

    安抚住云嫣后,陆缜才目光重新落回到了那两具尸体,和地上遗落的弓弩和兵器上面:“清格勒,能看出什么端倪来么?”这位毕竟是曾经的锦衣卫,这方面的经验总是不错的。

    这驿站里的驿丞和驿卒本来都满是惊慌之色,毕竟刺杀是在自己的驿站里发生的,若要追究起来,他们的责任可着实不轻。所以现在便也把目光落到了被问到的清格勒身上,希望他能找出线索,洗脱自己的嫌疑。

    清格勒拿起那张短弩在灯光下仔细看了又看,这才开口:“虽然这上面的记号什么的已被人刻意抹去,但这架弩机确非民间,甚至不是寻常卫所官兵能用到的。只有京城三大营,以及东厂锦衣卫这样的天子亲卫,才会使用。”

    “啊……”陆缜还没说话呢,那些驿卒们已个个露出了惊慌之色。这事儿要是和厂卫扯上了联系,问题可就更大了。

    陆缜却在略一沉吟后,确认道:“恐怕这次的刺杀十有八九与吴淼脱不了干系,人也该是他派出的。”

    “不过,这两具尸体看着却非厂卫中人,他们的穿着和兵器看起来更像是寻常江湖客。”清格勒又拿脚拨动了一下被拖到面前的一具尸体:“当然,更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有人与刺客缠斗在了一起,那人又是什么路数。为何我们一到,他也跑了!”

    这一点,陆缜一时也想不明白:“是啊,想杀我的应该就是东厂的人了,可那帮我挡下他们的又会是谁呢?”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是有两批分属不同阵营的刺客想要刺杀他,结果彼此动起了手来。

    “对了,刘驿城,不知今晚在驿站里的除了我们,还有别的留宿之人么?”陆缜突然又想到了一点,急忙问道。

    那驿丞这时候自然是要全力配合,以表明自己的清白,忙开口道:“其他几个院子里还住了两拨客人,陆公子是要查查他们么?”

    “小心些总是不会错的。”陆缜点头:“就有劳刘驿丞了。”

    那驿丞苦了张脸,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他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不入流的驿丞,而能入住官方驿站的,那都是有些身份之人。现在大晚上的让自己去和这些人打交道,实在有些难办哪。

    不过他也清楚,相比起被怀疑是刺客同伙,还是打扰客人更轻松些。于是便急忙带人出门去边上的几个院子询问情况了。而这一下,却真让他找到了问题,片刻之后,他便神色古怪地赶了回来:“陆公子,那边有个客人居然不见了,晚上下官还见过他的。”

    “哦?”陆缜精神便是一振。本来他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却不料还真找到了线索,便急忙道:“走,带我过去看个究竟!”

    几人当即赶到了另一边的小院之中,这里看着要比陆缜他们入住的院落小上许多,只有两间卧室,而那个消失的客人就住在东边的屋子。

    进入其中一看之后,他们就确信此人有问题了。因为他的行李什么的都没带走,床上还丢了一件普通的衣衫。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这一定是他在换上了夜行衣后随手丢在屋内的。

    “他是单独一人来的?”在搜了一番却一无所获之后,陆缜问道。

    刘驿丞点了点头:“不错,这位客人说他得了风寒,所以在此一住就是三天。下官可没想到,他居然是怀着这等歹毒的心思……”

    “可有帐册一看?”陆缜突然想起了自己入住时曾登记在册的举动来,因为是官方驿站,所以入住之人都得拿些官府的凭证出来,他就是用的杭州府的印信。

    “有。”刘驿丞忙答应一声,吩咐手下迅速去取了来。

    很快地,这位的“身份”也就被查了出来,上面登记的,乃是绍兴府的印信,名字则叫麻六。当然,这东西很可能是假的,对厂卫来说,要造出这种身份来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正因如此,陆缜倒是更相信此人是东厂所派了。这让陆缜的心里就是一紧,想不到自己都被罢官了,那些家伙居然还不肯放过,竟还一路派人刺杀自己。

    绝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自己的处境就太危险了。想到这儿,陆缜看向了刘驿丞:“刘大人,这事儿你可要尽快上报哪。把这些尸体和兵器都一并交去杭州,如此你才能从此次事件中洗脱嫌疑。”

    “下官省得。”刘驿丞早有些六神无主了,闻言便连连点头应道。

    “另外,我也会写一封信让你送去杭州,只要那些大人看了信后,一切自然再与你没有关联。”

    “多谢陆公子相护,下官感激不尽!”这位又是好一阵的感谢,这才重新把陆缜他们送回到住处安歇。

    待到次日,他就立刻派了两名驿卒,用驿站内最好的马匹,快马将发生在自己驿站内的这场变故给报了上去。所有的兵器、尸体也随后命人送了过去,当然,还有陆缜一早交给他的那封信。

    他却不知道,陆缜的这封信可不光是为其开脱,最要紧的,还是为了自保。信里直言自己已被东厂刺杀,希望黄钦儒等大人能施以援手,将消息散播出去,同时报上朝廷。

    几日之后,接到这封信,杭州官场再次震动。这一回,他们是真个怒了,因为东厂的如此行为已经大大地突破了他们的底线。

    以往朝中相争,虽然也难免用些卑劣手段,就是杀人什么的也不少。但却从未有过对一个已经罢官离去之人继续下杀手的情况。一旦此风一开,那将来谁还能有安全保障?就是主动认输辞官,恐怕下场也不好说了。

    有见于此,杭州地方官再次联名上疏直奏朝廷。而这事,在一个多月后,再次在朝堂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在群臣的压力下,再加上事情已经曝光,王振只得一面否认这是自己的意思,一面拉了个替死鬼出来,同时严令东厂之人不得再对陆缜下手。

    如此手忙脚乱的一番应对,才算是把这场风波给平息下去。而陆缜也靠着这一封信,终于免除了今后的后顾之忧。

    当然,这是后话。此时,在回到住处后,陆缜却又陷入了沉思,他想的,是那第二拨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倘若对方是敌,也是冲了自己来的,那为何会和东厂的人交上手?可要是友,是来保护自己的,又为什么不在事后与自己见一面,把话说清楚呢?

    直到天亮,陆缜都没能猜透对方的身份来历,最终只能作罢。

    有了这一晚的行刺变故后,接下来的一路上,林烈的清格勒就比之前要小心得多了。不但沿路多番变速变向以确保无人跟踪,入住驿站后,也是整晚都有人在外守着,以防还有人趁夜袭击陆缜。

    就这样,一路小心翼翼地往前,在半个多月后,陆缜一行人终于进入到了苏州府的地界。

    总算,在来到这个时代,取代那个叫陆缜的男人三年后,陆缜来到了自己的“家乡”。

    在进入到苏州地界后,林烈他们就看出了陆缜脸色有些异样,不过他们理解为这是近乡情怯的表现。毕竟陆缜他这回回来并不怎么风光,是被罢了官不得不归乡的,想必难以面对家乡的亲人父老。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因为他这个苏州陆家沟人居然不知道这个小村落到底在哪儿,更不认得那村子里的人,所以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了。

    直到这时候,陆缜才想到了这个问题,他这个西贝货能瞒过官场里的人,因为他们对那个陆缜不熟悉,可打小看着他的亲人父老可就没那么好骗了。

    这,却该如何是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