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301章 夜乱战

时间:2018-03-08作者:路人家

    ,!

    屋外,沙酉抬起右手,将已上了弦的手-弩透过窗户对准了里面床的方向。

    他早在三日之前就已投宿到了这家驿站之中,并借口染了风寒一直没有离开,却把这里大大小小屋子的陈设和环境都摸了个清清楚楚。

    作为东厂下属有名的杀手,沙酉行事向来稳当,只要是让他出手行刺的目标,几乎就没能活下来的。这次受命前来行刺陆缜,他也是花了好些心思的。

    在陆缜离开杭州时,他就已跟了几日。随后发现对方行程缓慢,只走官道,而且还只投宿官方驿站,于是就先走一步,在这家驿站中做足了一切准备。

    今晚,当陆缜他们一行入住驿站后,沙酉便早早盯上了他。确认没有其他暗中保护之人,林烈两个又各自安歇在另一间屋子里后,他便再没有任何的犹豫,趁着夜深人静时,来到了陆缜的屋前。

    那薄薄的一层窗户纸是根本不可能挡下他手中弩机威力的。这一自信,让沙酉在扣下扳机时的嘴角都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来,这回的刺杀实在是太容易了些!

    “绷——咻!”两声几乎连在一起的轻响,一枚在黑暗里根本看不清的黑影便应声飞出,在射穿了那窗户纸后,直接没入屋子里,随即发出了笃地一声响,那是箭矢射进床板上的声响。

    可这声音一起,原来满脸笃定的沙酉的面色却是一边,手一抬,第二支,第三支箭就已直飞而出,射向了屋子。这把小巧的弩机居然还是把连弩,竟能在短时间里发出数箭来。

    只可惜,这三箭射出,也没能让屋内传出其他的动静,显然是都落了空了!

    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行刺居然失了手?这让向来自信稳重的沙酉也是一愣,跟着心也猛然一提,感觉危险已直扑了过来。

    他可是研究过之前十里铺那场对阵的,难道陆缜这一回居然又早早有了准备,在此布下了陷阱在等着自己?此念一起,沙酉的身子便猛地朝后一退,同时左右已将藏在袖子里的短刀给抽了出来。

    就仿佛是为了印证他这一猜测似的,就在沙酉转身退却时,三条人影就突然从墙头处冒了出来。他这一转身,四人正好打了个照面。

    这一突然的照面,让内外四人的目光都是一缩,沙酉二话不说,当即就抬起右手的弩机,朝着前方左边之人射出了第四支和第五支弩箭。而在将手中弩机的箭矢射光之后,又毫不留恋地将弩机朝着中间那人砸去,而他自己,则双腿发力一蹬,扑向了右手边的那人。

    白联他们三个在外按捺着性子等到这时,觉着里面的人应该已经睡下,且再不可能有什么陷阱后,方才潜入驿站,摸到了陆缜所在院落。可没想到,他们才刚翻上墙头,就被人一眼看到。

    而更叫他们有些措手不及的是,对方居然还有弩箭,而且立刻就放箭,这让给白联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陆缜依然有所布置,在这儿等着他们呢!

    可他怎么就跟神仙似的,连这一点都能算到呢?

    这个疑问,一时半会儿是解答不了了,而且他们此时也没空去细想,因为敌人和箭矢已经扑面而来。

    左手边的那人见有箭矢飞来,赶紧挥刀就挡。在当的一声响后,虽然挡下了第一支箭,但黑咕隆咚的,又身处围墙上,还得分心身形,以至没能及时找准第二支箭来的方向,被一箭射中胸口。

    一声惨叫,这位倒霉的仁兄便咕咚一声从围墙上掉了下来,只抽动两下,就没了动静。

    光是这由东厂独有的短弩力量,就足以在数丈射程内将人重创。而且这回为了除掉陆缜,他们还用到了一种见血封喉的剧毒。所以此人一旦中箭,下场就只剩下个死了。

    而中间的白联在面对这劈面砸来的弩机时,只能侧身一躲,让自己的身形为之一顿。从而只能眼看着那院子里的家伙扑到了自己另一个手下跟前,与之贴身缠在了一起。

    沙酉身为东厂刺客,最擅长的就是寻找机会,藏匿身形,倒是对正面搏杀不是太精。武艺方面,也多是些小巧功夫,只是招式阴狠些,而且还夹杂了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罢了。

    他所攻击的白莲教徒的武艺却还不错,虽然是猝然遇袭,却能及时反应防守,一把剑在其手中舞得虎虎生风,居然守得滴水不漏。

    可是,他面对的却是个不按常理出招的家伙,只交手了两招,沙酉就被他逼得向后一退。可还没等他高兴呢,沙酉的右手猛然一扬,一蓬白烟迎面撒了他个满头满脸。

    那烟顿时就迷住了他的双眼,让他的呼吸也为之一窒,手上的招数自然也跟着一顿。而沙酉,则毫不停顿地挥起一刀,割开了对方的咽喉。

    这一切说来复杂,其实都只发生在短短一瞬间。直到沙酉用计杀死面前之敌,左边那人才完全停止抽搐。而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跟随白联而来的两名手下便都了了帐了!这让转过身来的白联眼都泛红了,当即大吼一声,双手一摆,两把短刀已如疾风暴雨般地朝着沙酉劈砍过去。

    与此同时,砰砰两声巨响传了出来,两条人影如猎豹般从两边的屋子里飞扑而出,直朝着面前正斗在一起的两人杀来。

    这动静,自然是惊动了早已安歇的林烈的清格勒二人。在听到有人临死前的惨叫后,他们更是心惊不已,当即就赶了出来。一见院内有人正在交手,林烈身子一摆,就挥刀而上。

    而清格勒,在迈前了两步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朝着陆缜的屋子奔去。刚才他听得清楚,惨叫声是院墙那边传来的,却非这边。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确保陆缜的安全!

    在面对白联凶狠快绝的双刀招式后,沙酉终于再难如之前般分心用什么暗器来扭转局势了。只能且战且退,勉强挡架那一轮凶过一轮的攻势,但他的额头已经见汗。毕竟不是真正的高手,他如何能是白莲教三大护法之一的对手呢?

    十招之后,沙酉的身上已多了数条伤口,好不狼狈,似乎只要再拖上那么一会儿,他就会被白联乱刀分尸了。

    而就在这时,林烈突然杀到。他看到这局势,也不分不清谁是敌,谁是友,便先一刀砍向了占据着上风的白联。

    这一刀,却救了已陷入绝地的沙酉,让他得到了拉开距离喘息的机会。而白联急忙收招挡下这要命的一刀后,心里更是一阵紧张。

    事到如今,对方几个高手都出现了,而自己只得一人,根本不可能再刺杀得手!

    他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一见事不可为,便不再做什么纠缠,忙右手刀锁住了林烈的单刀,左手刀猛然砍向了林烈的胸口。林烈不敢大意,赶紧向后一退,可这一下,却早在白联的算计之中。趁着他退开的工夫,白联身子便已朝另一边退去,再一矮身后,便已跃上了不过一人来高的院墙,迅速没入黑夜之中。

    这一回,可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不但没能杀掉陆缜,反而送了两个教徒的性命。但谁能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陆缜居然还会有如此布置,这家伙就跟能掐会算一般,实在太可怕了。

    “看来今后再想对付他必须尽量小心了,不然……”在离开时,白联在心里暗暗有了决定,至少在短时间里,他是不敢再找陆缜麻烦了。

    林烈本来是想追的,可清格勒却在那边招呼了:“林兄,保护大人要紧!”

    这一句话,让他瞬间回过神来,随即扭头往另一边看去。却发现刚才在边上的另一个家伙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对这个不知是敌还是友的家伙,他也是心下惕然。

    不过此时他最关心的还是陆缜的安危,所以赶紧调头奔回到了陆缜房前,朝里面喊道:“大人,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儿……”陆缜的声音从里面响起,随即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片刻后,门终于被打了开来,看到他后,门前二人都不觉一愣。因为眼前的陆缜看着着实有些狼狈,身上脸上都是蛛网和灰尘,就跟在地上打过了滚一般。

    而这时,另一边屋子里的两女,以及外间的那些驿卒也都已闻讯赶了过来,一见院子里的情况,个个都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里不但发生了打斗,而且还死了两人在院子里,这事儿可就太大了!

    云嫣更是赶紧凑上前来,用蜡烛上上下下地照了陆缜一通,满脸惶急和关切地道:“陆公子,你……没什么事吧,没受什么伤吧?”

    “多谢关心,在下并没受伤。只不过……”陆缜这时也发现了自己身上的问题,忍不棕头看了一眼屋子里被插了数根短箭的床榻,苦笑着道:“只是这屋子床下也该好好打扫一下了……”

    @@@@@

    感谢书友清格勒同学的叕一次打赏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