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99章 携美归乡去(下)

时间:2018-03-06作者:路人家

    ,!

    草长莺飞,暖风轻拂,已是进入暮春的四月时节了。

    随着春天的到来,远行出门的人也是越来越多,每日里,那通途的官道之上行人如织,车马如流,好不热闹。

    不过在浙江一路往北直通江苏的官道上,却有三马一车的队伍看着要比寻常赶路之人要扎眼得多。因为那三个骑士所乘之马都异常的高大神骏,一看就是军中有用的精骑。而那马车,看着也比寻常的车马要大上一些,连拉车的马匹都要高大着一些。

    往往边上步行或是赶着驽马老牛所驾之车的行人从他们身边经过时,都会露出羡慕之色来。甚至不少人还会在人家和自己错过身后,小声地议论着对方身份,得出的结论是那名当中间模样俊朗,气度不凡的年轻人不是朝廷命官,就是某位巨贾高官家中的公子少爷。

    这不光是因为他们的马匹装束,更因为伴随在他左右的两名汉子看上去就不一般。虽只两人,却给人一种别样的压力,显然都是好手。

    不过他们的猜测却错了,这位青年并非什么世家公子,更不是什么朝廷命官,而是刚被朝廷罢了官,赶回家乡去的前杭州通判陆缜!至于跟在他们身后的那辆马车……

    陆缜有时转头看一眼那辆帘幕低垂的车子,脸上便会露出古怪的神色来,不知是喜是忧。因为那车里,坐的正是之前从吴淼手中救出来的云嫣和轻舞一对主仆。

    本来当日把她二人救出之后,陆缜只打算任其离开。可没想到,云嫣却借口无处可去,而且身为弱女子怕有人对自己二人不轨,硬是赖上了他。哪怕之后她已从云水间老板那里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财物,也一直留在陆缜租住的院落之中,直到他动身离开杭州,她则租下了一辆马车跟了过来。

    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居然像是看上了他一般,总是跟随在后,这让陆缜作为男人的虚荣心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与此同时,心里也犯起了嘀咕,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云嫣为何会对自己如此情有独钟。

    要是以前,还能找个自己是朝廷命官,前程远大的借口。可现在,自己都被罢了官了,实在没有任何强处能让一个花魁如此的不离不弃。至于之前出手帮她一事,难道这时候的女人都讲究个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么?

    或许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她想借自己的名头来避开吴淼的迫害。毕竟这一回因为吴继嗣之死,吴淼对云嫣是恨之入骨,只要有机会,一定不会饶过了她!所以跟了陆缜离开杭州似乎是个不错的自保之策。

    可这么一来,陆缜却感到有些头疼了。

    本来此番“回乡”就挺难办的,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并不是真正的陆缜,到了家乡都不知该怎么应付那些亲人族人。还有就是楚云容的事情。

    虽然至今不知她那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陆缜已可想见一定是她家中生了变故,似有拆散自己和楚云容的意图。对这个他真正动了感情的女子,陆缜是一定不会放手的,所以此番回乡,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楚云容接回到身边!

    可现在,自己居然要带了这么个花魁美人儿回家乡,这却好说不好听哪。一旦传到外人耳中,恐怕流言蜚语就要起来了,而楚云容要是知道了这事儿,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这许多的顾虑,自然让陆缜感到为难。可是他又无法真正硬起了心肠来拒绝云嫣,所以最终只能硬着头皮,尴尬地带她回乡。

    要说起来,别人都是衣锦还乡,而自己却是在被罢了官后携美还乡,总让他觉着有些怪怪的。

    不过,这事儿还不是最叫陆缜感到困扰的,毕竟这不过是儿女私情罢了。真正让陆缜一路愁眉紧锁,心心念念的,还是自己离开杭州时所知道的一件事情。

    因为救人而身负重伤,竺畅前段日子就一直在于家养伤。陆缜也曾几次前去探望,和他开诚布公地谈了几番。最后,他也把实话道了出来,身为江湖人的竺畅已对官场的黑暗和阴谋感到了恐惧。

    再加上他觉着自己断去一臂,再无能力帮助陆缜他们,所以便就此和他们别过。打算留在于家,当一个护院家丁。

    对此,陆缜虽然心里有些不舍和歉疚,最终也只能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毕竟林青就是因他而死,再不能让竺畅再为自己陷于险地。相比起来,他在于家就安全得多了。

    不过如今的于家情况也有些不妙,当他打算离开杭州,前往那里辞行时,却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于家老太爷于彦昭因为年事已高,再加上受倭寇那事的惊扰,以至一病不起。

    虽然于家上下没有把话说明,但从他们的言行表情里,陆缜还是可以清晰感受到他们的不安。显然,他们也能够想见,恐怕这一回,老爷子的情况很不乐观,很有可能就要西去了。

    当确认这一情况后,陆缜委实感到有些沉重和心慌。不光是因为于老太爷和自己的一段交情,也曾在自己落难时帮过自己。更因为他是于谦的父亲!

    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父母亡故可算是最大的悲讯了。为人子女者接到消息就要守孝,为官者更得辞官归里,在家乡守孝三年,是为丁忧!

    而现在,已是正统十二年,若于谦真个遵循礼法回到杭州老家为父亲守孝,那两年后的那场灾难将由谁来力挽狂澜?没有了于谦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这大明朝廷还有人能不顾一切地站出来,坚定地指挥军队和兵临城下的也先大军殊死一战么?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因为自己这个穿越客的出现,从而导致了历史的改变。要真是如此而使得土木堡之变的后果更加严重,那陆缜就觉着自己实在是罪莫大焉了。

    正是因为有这一想法,一路行来,陆缜总是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模样。虽然他知道朝廷还有夺情这一手可以挽回于谦,可他们会做么?而于谦又会不顾孝道,宁受万民鄙夷而一心为国着想么?

    这一点,陆缜实在难作判断。而且,这事也不是他一个被罢了官的在野闲人所能左右的。

    想着这些,陆缜不觉在马上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本以为能凭着一腔热血来为这大明朝做些什么,可结果却适得其反!

    “小姐,看陆公子这一路总是这么愁眉不展的,可是因为我们一定要跟着他去苏州的缘故么?”马车内,小丫头轻舞挑起了一丝车帘朝外张望着,看到陆缜那模样,不觉撅起了嘴巴来说道:“他也真是的,怎么就看不出小姐你对他的一片心意呢?”

    被身边人一语道中了自己的心思,这让云嫣的俏脸为之一红:“你这小丫头,别乱说话,什么心意不心意的。我这不是为了咱们的安全,才非要跟了他去苏州的么?”

    “小姐,你就别骗我了,我可是知道你的,你看陆公子的眼神一直都和看别人的不同,你一定是喜欢上他了。”

    “你个小妮子……”不依地骂了一句后,云嫣才有些期期艾艾地道:“那个,我真这么明显么?你居然这么轻易就看出来了?”

    “嗯,反正我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小姐,你是因为他帮了你,还为你出气淹死了那个恶少,所以才喜欢上他的么?”

    “当然不是了。”云嫣轻轻摇头否认:“是那天在船上,他的那一曲和那首诗……”话到这儿,她不觉又想起了那一晚,那首敲开了自己心扉的《故乡之原风景》以及那首叫人心醉的诗句。

    唯有情深之人,才能奏此曲,吟此诗。而这,正是她云嫣一直希望遇到的良人。

    而当他这次帮了云嫣,救她出火坑后,虽然知道这么做会惹来非议,有自轻自贱的感觉,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追了上去。

    只希望,眼前的这个深情的男人能尽快觉察到自己对他的一片深情……

    “可是小姐,现在陆公子的态度……”轻舞有些不安地说道。

    “他现在的愁绪其实并非因我而生,而是有别的难处。而且应该和当日离城前去了一趟于家有所关联。只可惜,我却猜不到他到底在为何事难过,不然我倒是可以宽慰他几句了。”云嫣有些无奈地道,语气里也颇有些自怜之意。

    “哎……”见此,轻舞已不知该说什么,只能陪着叹息一声。

    这时,沉默下来的云嫣突然心里一动,想到这或许是个机会,可以让自己与陆缜把那层窗户纸给捅开了!

    这一行人各怀心事,却显然有些大意了,浑不知这一路来,在他们的身后,一直都有人远远地跟着,寻找着某个机会。

    “护法,咱们何时动手?”远处,一行人里有人低声问道。

    而被他问到之人头戴斗笠,将面目完全隐在宽大的笠沿下,闻言只是冷淡地道:“不急。这小子鬼心思太多,还是防着些好。不然可能会重蹈那天十里铺的覆辙……”

    @@@@@

    话说今日下午路人总是心神不定,似乎有什么事情没做。。。随后掐指一算,这才发现原来是今天周一,居然在上一章忘了求推荐票了。。。

    所以晚上赶紧补上,周一求推荐票哪,这可是国际惯例。。。不然下周又要连求两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