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98章 携美归乡去(中)

时间:2018-03-06作者:路人家

    ,!

    面对这些如狼似虎的打手恶仆,云嫣和轻舞这对主仆根本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就被他们跟拎小鸡似地从闺阁里提了出来。

    外面,那些云水间的人则一个个都被打得缩在角落里,虽然满脸的愤慨,却已不敢上前阻拦。吃够了苦头的他们,可没有胆子继续和吴公公的人动手了。

    见此,当先的打手头子更是嚣张地哈哈大笑,冲那边愁眉苦脸的老鸨说道:“这次算你们识相,要是真敢阻手碍脚,老子今天就拆了你们这破楼!走!”虽然这些人看着楼内的其他姑娘也是心痒痒的,但今天最要紧的还是把吴公公吩咐下来的差事办成了,所以不再耽搁,便欲离开。

    可就在他们沿着楼梯往下走时,一队人便也顺着木楼梯噔噔噔地跑了上来,迎面与他们撞在了一起。这队人,自然就是季白所带领的巡城兵卒了,一见对方人群里被挟持的两名女子,他们便已迅速判断出了局势。

    “大胆贼人,竟敢在杭州城里如此无法无天,给我把人放了!”季白进来时便已有了主意,当下就喝了一声。

    这却让那批恶仆为之一愣,这些寻常的士兵敢和自己过不去?为首之人更是怒极而笑:“你是从哪条石头缝里跳出来的家伙,竟敢管我们镇守太监府的事?不想要命了么?”

    见首领都这么说话了,其他那些恶仆便当即上前推搡起面前挡道的这些官兵来。本以为他们也和这楼内的看守一样,不过是装装样子,只要一推便能让他们服软。可没想到,这一回却撞在了铁板上。

    抢先上前动手的几人手才刚伸过去,就被对方直接一把拿住,再用力一扭一推,便听得喀拉一声,手臂都骨折了。几人顿时惨叫着倒向一边,而其他人刚一怔间,季白已一声大喝:“好胆,居然还敢袭击官兵。给我打!”

    得了令的这些兵卒当即抢上前去,挥舞起手中倒转过来的长枪以及带了鞘的佩刀,就没头没脑地朝着这些家伙的头上,身上猛抽了过去。

    这楼梯本就那么点空间,两方好几十人挤在一处本就拥挤不堪,现在一方突然挥动兵器打杀过来,另一边的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已接连中招,却连还手的机会都寻不到,只能是哀叫一片。

    季白更是身先士卒,手中刀挥舞几下,就扫开了面前的对手,然后进步上前,突到了对方的人群之中,看准机会,呼的一刀劈出,正落在了还拉着云嫣的手,以防她趁乱脱身的一名恶奴肩膀上。

    一声脆响伴随着一声惨叫同时响起,那人的肩胛骨生生被这一下给敲裂了,手自然就是一松,身子更是咕咚一下倒了下去。不过受其一拉,云嫣的身子也是一个不稳,便也朝后栽去。好在季白反应够快,及时伸手一拉,才止住了其倾势,同时口中道:“云嫣姑娘且跟我来,陆大人正在外间等着你呢。”

    云嫣闻得此言,当真是又惊又喜。她之前在绝望里虽然渴盼着陆缜能及时赶到救下自己,但其实内心却并不认为这会成真。但没想到,当自己绝望时,陆缜果然让人来救自己了,这让她的心里对陆缜既感激又崇拜,更多了几许别样的情愫来。

    没有一点犹豫,她就被季白拉到了他们这一边。至于另一个轻舞,也已在其他兵卒动手抢夺之后,从人手中夺了过来。

    双方的这场抢夺和混战,从三楼的楼梯口一直打到一楼的大堂,将座绣楼打得一塌糊涂,桌椅摆设什么的被砸倒砸烂不说,连楼梯上,也是破损了许多处,有几名吴淼派来的人更是直接被人从楼梯处丢下,把下面的一些东西撞得粉碎。

    云水间的老板伙计什么的只能在下面不断告求劝说,让双方莫要再打了,但两方面的人却根本不听他的。直到官府的几路人马闻讯后陆续赶来,这场群殴才算是彻底结束。

    不过这时候,这座本来颇为旖旎漂亮的绣楼早就不成模样了。吴淼派来的人,也都个个带了伤,没几个还能起身。倒是季白和他的手下,虽然也有挂了彩的,却还都行动自如。

    “季百户,你这也太乱来了!”闻讯而来的一名官员认出了他的身份来,神色有些不善地道。

    季白却是咧嘴一笑:“我这也不过是帮陆缜陆大人抢人而已,只是兄弟们久不和人动手,有些收不住了。”

    “是为陆大人?”那官员看了一眼那些还在地上呻吟的家伙,很快也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来,顿时就冲季白打了个眼色:“那你们且先回去吧。这里就交给咱们了。”

    “如此多谢了。”季白说着,冲地上那些伤员嘿地一笑,便带了人,护着两女出了楼来。

    此时,外间围观的百姓是越发的多了。刚才里面的这场全武行可不是经常能见的,尤其是那些挨打的还是最近老横行霸道的吴家恶奴,百姓们更觉解气,自然是要多看一阵的。

    两女浑浑噩噩地被送到了陆缜跟前,直到见到他温和的笑容后,云嫣才渐渐定神,轻轻福了一礼:“多谢陆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要不是你,恐怕我……”

    陆缜却举手打断了她的话头:“云嫣姑娘不必如此,既然你给我送了那封信,我自当出手帮你。”说着,又转身对季白拱手道:“我倒是真要多谢季将军肯施以援手,不然这次怕是要辜负你了。”

    季白的目光在这一男一女身上来回扫动了一番,觉着两人确实才貌皆是良配,便笑道:“我不过是举手之劳,陆大人不必挂怀。像陆大人你这样的英雄,也确实得有云嫣姑娘这样的美人儿才配得上。”说着打了个哈哈,便带人离开了。

    他今日所以肯趟这浑水,主要还是敬佩陆缜当日城下杀敌时的英雄表现,所以事成也没有邀功的意思,洒脱离开。见此陆缜反倒更加高看了他几眼,暗暗记下了这个叫季白的将领。

    待季白走后,陆缜才从袖子里取出了那份自己新买来的卖身契:“云嫣姑娘,今日我已从衙门里为你脱了籍,从今开始,你再不用留在云水间了。”说着,把这份东西塞到了对方手里。

    云嫣接过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她之前虽然写信给陆缜,希望他能帮自己摆脱眼下困境,却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快,这么完美地帮自己赎身出来。

    可随后,她脸上的笑容又是一收,隐隐感觉到了陆缜这话里隐藏的意思,顿时有些诧异地道:“陆公子你这么做,是要让小女子自己离开么?”

    “这不正是云嫣姑娘你希望的结果么?”陆缜反问了一句。

    云嫣沉默了。确实,身在青楼,以色娱人的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能离开这地方,过上平静的生活。可是现在,当陆缜实现了自己长久以来的愿望时,她又感到了一阵无依无靠的失落。是因为突然失去了原来的环境所致,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这一点,云嫣自己也给不出,或者说是不希望点破其中的答案。

    这时,已经从刚才的惊慌中回过神来的轻舞却不安地道:“小姐,那我们今后怎么办?我们攒下的银子都在楼里,并未带在身边,而且那些家伙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这话立刻就点醒了云嫣,此时得以赎身并不是解决了所有问题,事实上,属于自己的劫难才刚刚开始呢。

    心里一揪,云嫣也就顾不得太多了,只能可怜巴巴地看向陆缜:“陆公子,既然你怜惜小女子的处境而出手相助,还望你帮人帮到底,莫要半途而废。如今也只有你能保护我们了……”

    被她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近距离地盯着,就算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无法拒绝。陆缜虽然知道一旦答应了她就一定会有麻烦,但最终却还是下意识地点了头:“好吧,那你且跟我回去。幸好我那里还有空房可以安置你们两个。”

    见他答应收留自己二人,云嫣的脸上才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来,直如盛开的花朵,灿烂得陆缜都有些怦然心动了。

    所以,当陆缜再次与林烈二人汇合时,他们已成了五人……

    他们这边是如愿以偿了,但吴淼那方面这一天却是又一阵的鸡飞狗跳。当吴公公得知自己派去的人居然被巡城的官兵打伤许多,人也没被抢来后,更是暴跳如雷,直接就亲自去找宋健飞算账。

    只可惜,这一回他却是碰了一鼻子的灰。本就因为之前的战事对吴淼颇有看法的宋都司压根连面都没露,就直接派了个副手打发了他。在军队面前,吴公公是根本不敢发作出来的。

    更叫他愤怒的是,之后无论他怎么让人去查,所有衙门都对此事三缄其口,没一个肯透露到底是什么人赎出了云嫣。

    而等他真正打听到确切消息时,已是五天以后。而这时,陆缜已经离开了杭州,与他同行的除了林烈二人外,还多了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