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87章 翻盘?

时间:2018-02-27作者:路人家

    进来的几人中,最瞩目的当属一身飞鱼服的杨震了,在其身后左右,还有几名佩着绣春刀的锦衣校尉,他们几个将两个神色明显有些萎靡的男人围在了当中,似乎是在防着他们逃脱。

    陆缜的目光在这几人脸上迅速划过,最终落到了最显低调的一人身上——清格勒。此时清格勒也正看向他,并轻轻点头,示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而吴淼则在他们进来后,眼睛死死地盯住了被围起来的两人,就跟见了鬼一般:“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应该死在牢里了么?怎么就会在这时出现?”

    卓凯也是一脸的惊异,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呢,徐承宗已经抢先一步介绍了起来:“老卓你才刚到,所以不认得他们,这几位与你还是同僚呢,他们都是锦衣卫杭州千户所的人,这位是百户杨震。

    “你刚才问了本公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儿,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是因为他们求到了我的面前。因为在这杭州城里,有人杀官栽赃,还欲杀人灭口,谁叫本公子最是好打不平呢,所以就不辞劳苦地赶了过来。”

    “徐公子,你这话是何意?下官怎么就听不懂呢?”卓凯心里微微发沉,却还是装傻也似地说道。

    “听不懂就对了,不然你就成这位吴公公的同谋了。”徐承宗呵呵一笑,又一指那两个被围住的家伙:“吴公公,这两位是什么人,我想就不需要我帮你介绍了吧?”

    被点到名的吴淼身子猛然就是一颤,想要遮掩心中的惶恐,可眼中的慌乱还是无法掩盖:“徐公子,他们……他们是咱家的亲信下属。”

    “不错,他们正是你的亲信下属,而你之前曾派他们带人追击截杀将去往京城的陆缜,对也不对?”徐承宗突然问道。

    吴淼想要否认,可面前就是段锋和段锐两人在场,让他都不知该怎么扯这个谎才好,支支吾吾的,显得颇为狼狈。

    这时,杨震也开了口:“两位,现在你们相信我所说的话了吧?你们这几个同伙下场可不怎么好啊,要不是我听取了这位清格勒兄弟的建议留了一手,只怕你们两人也要步这些人的后尘了。”

    陆缜听了这话,忍不住又看了清格勒一眼,没想到在此事上帮自己最关键一把的,居然会是他!

    不光是他,周围其他人在听闻此话后,也都把目光聚集到清格勒的身上,吴淼的眼中更充满了怨怼之意。自己冒险和人联手,还杀了忠心的下属,却换来了这么个结果。而这一切,居然都拜这么个府衙差役所赐!——他可不知道清格勒之前也是锦衣卫,而且还是前锦衣卫都督徐恭亲信的事情。

    杨震也不觉想起了几日前,押着段锋他们返回杭州时,清格勒突然说出的一番话——

    “杨百户,你就打算这样把人都交给布政司处置么?”

    “你这话是何意?”

    “在下的意思是,难道你就不防个万一?我虽未见过被刺杀的何大人的尸体,但能在提刑司里刺杀正印官,随后还全身而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怕提刑司里应该就有凶手,或是他的同谋。那你觉着布政司衙门就一定安全么?”

    杨震本来还想说对方是在杞人忧天,可仔细一想之后,却又暗生警惕。现在他们手上的这几人已是陆缜能翻盘的唯一机会,确实不该赌这一把。

    所以沉吟之后,他便问道:“那依你之意,我们该怎么处置他们?”

    “把他们分开了,最要紧的两人先藏于别处,其他人则明着送进布政司。要是真如在下所猜测般对他们下了毒手,我们也还有人证在手,到时也有转圜余地。狡兔尚且有三窟呢。”清格勒分析之后,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杨震于是便采纳了这一提议,将段锋兄弟两人交给清格勒,自己则带了其他俘虏去了布政司交差。结果,还真被他给猜中了,吴淼果然为了咬死陆缜铤而走险,对自己的下属下了杀手。

    “吴公公,现在你还有何话讲?”徐承宗看着面色有些灰败的吴淼,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嘴唇喃动了一下,吴淼挣扎这道:“你凭的什么认定人是我杀的?你有证据么?”

    “人到底是不是你所杀,其实并无关大局。本公子要证明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只是你欲置陆缜于死地就足够了。这一点,我想现在这两个你的亲信下属是一定肯招认了。二位,我说的可对么?”

    吴淼还在为自己作着辩解:“人是被押在布政司地牢之中,我一个镇守太监怎么可能得手,自然是黄大人他下的手!”

    不过他这番话,在场却是没一个人会当真的。这天下间有哪个人糊涂到在自己的地盘里随意杀人?黄钦儒更不可能有这样的胆子,更没有必要对这些已拿捏在手上的人证下手。

    就是段锋兄弟两人,此时也是满眼的怨毒,死死地盯着吴淼,这个曾经他们效忠的对象。面前那些尸体的惨状,让他们不寒而栗,想想要是自己也和他们关在一处,下场恐怕也是一般了。这让他们对吴淼充满了被背叛的愤怒。

    在这股愤怒的推动下,他们已把之前的恭敬和小心全抛到了脑后,当即叫了起来:“不错,我们可以作证,吴淼他确实派了我们追杀陆缜。因为他担心陆缜入京之后,可能有京中高官会尽力去维护他!”

    此言一出,吴淼顿时就彻底呆在了那儿,他知道,自己的一番苦心尽皆白费。而杨震又适时地来了一句:“正因为你吴公公一直就对陆缜抱有杀心,所以之前的案子由你的人找到的有关于陆缜杀人的证据也很值得推敲了。老卓,你怎么看?”

    早被这突然的反转搞得心烦意乱的卓凯闻言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也没能给出自己的看法。他确实是奉了马顺之命来帮着吴淼对付陆缜的,可现在案子的走向已彻底不在其掌握之中,突然生出两个人证来不说,还多了个自己招惹不起的徐承宗,这让他的立场顿时就变得尴尬起来。

    是顺着眼下的线索依了徐承宗,还是继续一条道走到黑地为吴淼说话?怎么看,这两个选择都大有问题哪。自己就不该来杭州趟这浑水,当时派个手下的千户过来不就完了么?..

    正当他后悔不迭时,吴淼却幽幽地来了句:“无论如何,这案子已送去京城,一切证词和物证那都是没问题的,你们难道真想要为陆缜翻案不成?”

    此话一出,连徐承宗脸上的笑容也是一敛。确实,在杭州,他们可以为陆缜找到一些说辞,可是关于何回舟被杀一案,还有发生在初三夜里的那两场动乱的背后主使之人的身份,这一切依然是个谜。而这些案子的线索是全指向陆缜的,若他们不能在朝廷给陆缜定罪之前把案子翻过来,那他……

    看到众人那茫然失措的模样,吴淼不觉哈哈地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声里带了些许的疯狂之感:“哪怕你们用尽心思,这一局咱家依然可以得胜。任你们说破了天去,那些证据和证词都足以定他陆缜的罪了!因为朝中有许多人会帮着咱家收拾了他,即便你们说咱家欲谋害他,可罪证却不会因此失效。”

    这倒是句大实话。如今的大明朝可不是后来的法制社会,一切要讲法律。此时一起案子到底怎么审,更多的还在于朝中某位,或某些权贵人物想要什么样的结果。而王振,作为如今大明朝廷里一手遮天般的人物,只要找到了由头,就一定能让陆缜难以翻身!

    “大人……”林烈和清格勒二人的心再次揪了起来,难道自己二人做了这么多,依然无法改变眼下这个局面么?

    “呼……”在众人纠结为难的情绪中,陆缜却轻轻地吐出了口气,还笑了起来:“是啊,这一局让你吴公公占了先机,以至之后无论我怎么腾挪努力都处在了不利的被动局面。各位能不计一切地出手帮我,陆缜也足感盛情。”说着,还冲周围众人拱了拱手。

    而后,他才把脸一肃,盯在了吴淼的脸上:“不过吴公公你费尽心机地算计于我,对你来说恐怕也未必会有什么好处了。我想,无论黄大人,还是卓镇抚,都不会将此番之事隐瞒不报。而朝中,如今王振虽权势滔天,但总还是有几个敢于挺身之正臣的!即便他们真帮不了我翻案,但把吴公公你也一并牵进此案却非什么难事。吴公公,我这话可还对么?”

    吴淼的脸颊一阵抽搐,这正是他最担心的。若真如陆缜所说,恐怕自己的下场会和眼前段家兄弟一般,被王振轻轻松松就当成弃子!

    真要如此,自己苦心孤诣地做这一切又是何苦来哉呢?

    此时,在场众人都明白过来,现在杭州的他们已无法改变这起案子的最终走向,而一切,都要看千里之外的北京,看那里的高官们如何博弈,才能有最后的结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