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86章 救星到

时间:2018-02-27作者:路人家

    ,!

    陆缜很后悔自己为寻求彻底翻盘而非要拖上这几日,使得大好局面再生翻覆。自己也确实低估了吴淼的狠毒,以及其在暗地里的实力,本以为拿下了段锋等人,即便他知道结果也难应对,却不料给自己来了这么一手。

    黄钦儒更是面色发白,满是诧异地愣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感到了一阵惊恐。对方居然能把关押在衙门地牢里的人犯轻易杀死,那岂不是说他们能在布政司里来去自如?

    怪不得何回舟会突然被刺杀在提刑司里,原来对方早在各衙门里就有内应!而这一切说不定就是东厂或锦衣卫布下的密探,就是何大人,也是他们所杀!

    自以为看穿其中因由的黄钦儒顿时吓得汗湿重衫,两腿都在微微打起了哆嗦,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卓凯却没心思在此多作逗留,便开口道:“怎么,人证拿不出来?那就别说其他,跟我走吧。”

    “慢着!”这句慢着却非来自黄钦儒或陆缜,居然是吴淼开的口,只见他猛地盯向了黄钦儒:“黄大人,你刚才说衙门里关了能证明咱家试图谋害陆缜的人证,现在却又推说人已死了。咱家可就要追究一二,看看这些死去的人证到底是什么人了!刚巧,咱家手下最近还真有好几人不知去向,不知是不是与你们有所关联了。”

    “我……”黄钦儒被他咄咄逼人的目光盯得忍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竟说不出话来。

    而吴淼则转身对卓凯道:“卓镇抚,此事可是干系重大哪,咱家希望能在锦衣卫的见证下把真相揭发出来!”本来他对黄钦儒倒也没有太大的敌意,但这一回这位布政使大人居然暗中和陆缜勾结在一起差点让自己败在这一局上,所以这回就索性借此事来对付他了。

    卓凯皱了下眉头,他来此只是奉了马顺之令来把陆缜搞定的,不想吴淼居然还要横生枝节。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一切已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做个顺水人情,帮吴淼收拾了黄钦儒也不是什么坏事。

    所以他便点头,指了两名下属:“你们两个,和这些差役同去地牢,把里面的尸体搬出来看个究竟。”

    此话一说,黄钦儒更是脚下一软,差点一头栽倒在地,眼中满是惶恐绝望。而看到他这一神色,吴淼更是得意,知道事情已不可能再翻盘,不单陆缜会被定罪,就是黄钦儒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布政司的一众差役虽然极不情愿,但在锦衣卫的督促之下,也只能听命行事。不一会儿,一具具尸体就被人抬到了庭内,看到这些人发黑的脸皮和嘴唇,不少人更是发出了几声惊呼。

    这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被毒杀的。居然有人被毒杀在衙门大牢之中,这实在太也耸人听闻,匪夷所思了。甚至有些人还真对黄钦儒起了怀疑,因为只有他有这个权力做到这一切,还不被他人所知。

    吴淼只在这些早已面容扭曲,连模样都不是太清晰的尸体身上一扫,便露出了悲戚之色来:“没错,他们就是追随咱家好些年的忠心下属。这段锋和段锐兄弟更是有东厂总旗的职位在身,想不到他们居然被人阴谋所害!”

    说着,他还上前一步,冲那些尸体弯腰行礼:“是咱家保护不周,才让你们为奸人所害哪。不过你们放心,咱家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

    做足了姿态后,吴淼才狠狠地盯住了黄钦儒:“黄大人,现在尸体就在此,你还敢说自己是无辜的么?你身为朝廷命官,一省大员,居然和陆缜这等勾结倭寇的贼子沆瀣一气,你……”后面的话,他都有些词穷了,只是一顿后,又朝卓凯行礼:“还望卓镇抚为这些死难者讨回一个公道!”

    这会儿,卓凯都觉着自己真成了明辨忠奸的青天大老爷,当即挺胸点头:“吴公公放心,无论是谁,只要犯了我大明国法,就一定要一查到底。来人,把黄钦儒也给我拿下了。”

    登时,又有数名锦衣卫迅速扑上,跟对付陆缜般,把黄钦儒也给绑了起来。而已经被眼前的情况吓得魂不附体的黄大人,却连挣扎都做不出来了。

    吴淼见此,不觉心下大喜。自己这一回帮着王公公把浙江三司官员除了两个,让他好安插自己人来浙江顶替,这功劳当不在除掉陆缜之下了。

    当然,他已自动忽略了能做到这一切靠的并非自身能力,而是有白莲教的人在推着,和帮着他将事情办得圆满。至于此事之后白莲教会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就更不在吴公公的考虑之中了。

    陆缜看着吴淼那得意的模样,心里暗叹不已。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现在唯一能救自己的,只剩下那人了。可他会来么?

    吴淼还在旁边叫嚣着:“这些衙门里的差役文书和官吏也都有嫌疑,卓镇抚应该也把他们都拿去审问一番。”

    卓凯的眉头锁得更紧,这个阉人还真是不知收敛,居然还想把整个布政司衙门连锅端了,他有那么大胃口么?

    还没等卓凯有所表示呢,外边突然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你这位公公还真是好大的口气,若真这么做了,这浙江地面上的诸多事务还交由谁来处置了?靠你一个镇守太监么?”

    “什么人?”卓凯当即按刀转身,朝身后望去。虽然他把大多数人都带了进来,可依然还是布置了几个手下守在外头的。现在来人居然如此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实在太让他吃惊了。

    只是他吃惊的神色在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后,就迅速变了:“你……徐公子,你怎么来了?”怪不得没有人先一步进来禀报,这位公子爷可是南京城人人都惧之三分的人物,寻常锦衣卫如何敢拦阻他呢?

    “老卓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你能从南京跑到杭州,就不准我也跑来凑凑热闹么?”来人正是之前多次帮过陆缜的徐承宗,依然是那副懒散,不把任何事情放在眼里的模样,但其气度却非常人可比。

    “他是……”吴淼看出了卓凯的忌惮,所以问道。

    卓凯呼出了口气,才缓缓地道:“他乃当今魏国公的兄弟,徐承宗徐公子。”

    “原来是徐公子,咱家吴淼这厢有礼了。”吴淼一听,脸色也是一变,赶紧行礼道,他一个镇守太监和世袭国公家的公子间的差距可实在太大了。

    “吴公公是吧,你刚才说的话可实在太大胆了些,本公子一时看不过眼才多了句嘴,你不会怪我吧?”徐承宗笑着问道。

    “不敢,徐公子您考虑得周全,是咱家太过心急了。”吴淼已感到了来者不善,所以不敢在此事上多作纠缠,只要能把陆缜和黄钦儒定罪即可。

    此时陆缜的目光除了落在徐承宗身上外,还有一些是与站在其身边的林烈相交的,其中充满了感激之意。

    这次,他并没有让林烈参与到围捕吴淼手下的事情中去,而是让他去了趟南京城,找徐承宗来杭州帮自己一把。虽然之前一切看起来都在掌握之中,但陆缜总觉着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要紧的问题,总觉着有些不踏实。

    既然如此,那就给自家多留一道保险。而徐承宗,是陆缜在整个东南地界里唯一能依靠的大人物。只有一点是他无法确定的,那就是徐承宗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他会不会赶来杭州。

    不知林烈去南京做了些什么,但一定倾尽了全力,这才把徐承宗给搬了来。这一结果,如何能不叫陆缜心生赞叹和感激呢?

    徐承宗的出现果然立竿见影,不但吴淼表现恭敬,就是卓凯,也不敢太过放肆。而他也显然对此颇为享受,只是把眼睛往四下里一阵乱瞧,这才问道:“这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为何要把堂堂一省布政使给拿下,还有这位,我是认得的,可是京城里颇有名声的陆大人,他又犯了什么罪哪,居然要劳动锦衣卫出手捉拿?”

    要是别人问这个,吴卓两人根本不会理睬,但徐承宗发问结果就完全不同了。哪怕他们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把事情原原本本地道了出来,虽然隐去了好些东西,但总归是把几起案子给讲明白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徐承宗频频点头:“勾结倭寇,杀死一省按察使,光是这两条罪名,一旦落实判个斩决是没有半点疑问了。何况还有这些人的死……呵,罪名还真是重哪。”

    “正是如此。虽然徐公子你与陆缜有些交情,但事关国法,下官也只能秉公而断了。”卓凯忙补了一句,一旁的吴淼也点头表示赞同。

    “是啊,这么看来,本公子也不好为其开脱了,不然将置国法于何地?”徐承宗笑着瞥了陆缜一眼,这才突然把脸一肃:“不过本公子这次带了几个人进来此地,或许他们会给你们讲一讲一些别的事情!”

    随着这句话落,刚才留在外边,被人当成徐公子伴当的几人也慢慢走了进来。而看到其中两人的模样后,吴淼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终于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