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84章 阴谋笼罩

时间:2018-02-26作者:路人家

    大明中枢北京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过完了上元节,这年算是彻底结束了,京城各大衙门也就相继忙碌起来。

    如今权势越来越大,党羽越来越多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振王公公比之前两年也要忙碌了许多,不但要忙着为天子分忧,处理不少的政务,更忙着收受好处。

    这两三年里,朝中都有了一条潜规则,只要是从地方州府进京的官员,无论你是来述职的,还是办完了差事回京复命的,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并非向吏部或上司衙门递交相关文书,而是先给王公公送礼。

    若是送的礼够重,能让王振感到高兴,那就一切无恙,甚至可能因此得到提拔。可要是把礼送轻了,甚至不送,那下场可就惨了。王公公有的是手段能让这些不识相的家伙丢官获罪,甚至连性命都因此失去。

    面对其如此无法无天,贪婪成性的做法,满朝正臣自然大为不满,也曾有不少人上疏弹劾。只可惜,这些弹章多半都被王振的司礼监给截留了下来,然后等待他们的就是更加残酷的迫害。

    再加上如今的天子对王振极其宠信,即便有人壮了胆子在朝会之上直斥其非,皇帝也不肯信。久而久之,朝中敢于和王振对抗之人越发的少,更多人都学会了明哲保身,一味的奉承巴结这位已经在朝堂上一手遮天的权阉。

    如今王振势大,就连胡濙、杨溥之类的数朝元老对上他都要退避三舍,不敢与之正面为敌。这让外人看来,似乎王公公是再不会有任何的烦恼了。

    可事实却非如此,至少王振心里到现在依然还留了两个疙瘩未解,每每想起此事,就是收到了价值连城的宝物都不能叫他开心。这两个疙瘩,一个是未能一偿所愿,如郑和般立下不朽之功业;另一个,就是陆缜了。

    前者还好说,王振还能耐心地等待机会,通过平日里的说话来潜移默化地改变天子的心意。可后者,却叫他一想起来就无法忍受。这个陆缜是他这几年来少有的难以除掉的敌人,唯一能与之相比的或许就只有于谦了。

    当面前这个名叫陆征的地方官儿满脸讨好地给王振送上厚礼时,他就不觉从这个名字里想起了陆缜,这让王公公的脸色立时就变了。不过他还是讲理的,只是瞥着对方道:“这礼,咱家是收下了,不过陆大人哪。”

    “下官在……”这位倒霉官儿看到王公公阴沉的脸色,那也是满心忐忑,不明白自己花费重金搞来的这些礼物怎么还不能换来王公公的笑脸?所以在答应时就显得更加的诚惶诚恐了。

    “咱家也没什么别的可以提点你,只一点。你这个名字不好,若是能改上一改,或许今后在仕途上便能顺畅许多了。”

    陆征顿时一脸的诧异,不明白王公公怎么会说这番话。但他也是个乖觉灵巧之人,很快就回过神来,忙道:“多谢公公提点,不过下官才疏学浅,改不出个好名字来,还望公公能赐下官一个名字。”这位也真豁的出去,为了讨好王振不但答应改名,还自贬身份,一个进士及第的官员对着个屡试不中的秀才说自己才疏学浅。

    王振也是一呆,随即便道:“那就叫陆悔吧。”之前错信陆缜,是让他感到最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是,下官从今日起就叫陆悔了,谢公公赐名。”陆征,不,现在该叫他陆悔了,赶紧跪地磕了个头道。

    见他如此听话,王振的脸色才好看了些,随便又鼓励了几句,就把这位为了攀附权贵连名字都可随意乱改的家伙给打发离开了。

    虽然名字是改了,但因为这个名字而生出的不快却并没有这么容易消散,所以王振便叫过自己的管家,让其他等候在外面想要送礼的家伙都把东西留下就可以各自回去了。

    王公公帮着陛下日理万机,可没有太多工夫来应付这些人。不过他也没清静太久,不一会儿,马顺就带了几许兴奋之意前来求见。

    作为王振倚重的得力下属,他当然很快就得以进来。善于察言观色的马都督一下就看出王振有些恼怒,便试探着道:“不知公公为何事忧心?可否让下官为您分担一二?”

    “哼,这事咱家早让你去办了,可这都多少日子了,你还不是一事无成?”王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那个陆缜,到今日还好好地在浙江为官,也不知你一个锦衣卫指挥使是做什么吃的!”

    若是平时,一旦听到这话,马顺必然只有垂首听训的份儿。但今日,他却赔笑道:“公公还请息怒,今日下官前来就是为了此人。”

    “嗯?终于除掉他了?”王振的精神顿时就是一振,忙问道。

    “他人现在还活着,不过却已被牵扯进好大一桩案子里了。”说话间,马顺把怀里所藏的那份锦衣卫的奏报取了出来,放到案头,然后又简要地把之前杭州的一连串变故给道了出来。

    当听说陆缜被困城下,面对那些个倭寇的追杀居然还不死时,王振都忍不住说道:“这家伙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哪!这都不能要了他的性命!”

    “公公,下官倒以为他要真这么死了反而太也便宜了,到时说不定朝廷还会彰其忠勇呢。但现在,他陷入勾结倭寇,暗杀上司的嫌疑之下,只要落实了这些罪名,他就必死无疑!而且还会因此身败名裂,如此才真正严惩了他!”马顺大着胆子反驳了一句。

    这一回王振却是从善如流,摸着自己的光溜溜的下巴连连点头:“你说的不错,就该狠狠地治他的罪,让他万劫不复!你可有什么办法了么?”

    “下官已经下令南京锦衣卫,让他们那里速速派人赶去杭州,把他的罪名落实了。不过,现在依然有一分难处。”说到最后,马顺又露出了为难之色。

    “是什么?”

    “公公也知道那些文官间总是沆瀣一气,陆缜出了事,杭州那里的官儿一定会保他,甚至会因此上疏朝廷,所以公公必须抢在陛下被他们说服之前把事情敲定下来。这案子,必须由我们锦衣卫,或者东厂的人全权处置,如此他陆缜就再难有翻身的机会了!”马顺终于道出了今日前来的用意所在,还是为了借王振之势。..

    不然,以马顺对陆缜的恨意,以及想要给王振一个惊喜的心思,恐怕会一直瞒着此事,直到将事情都办妥了才来领功。

    王振略一思忖,便点下头去:“你说的不错,陛下那里确实容易为某些人所动,必须及早动手。”说着,他看了眼外边的天色:“事不宜迟,我这就进宫去,这一回,胡濙和杨溥他们谁都别想再为他开脱。”

    “公公英明!”马顺赶紧奉承了一句,心下已是大定。如今在天子面前,王振的话可比那些个老臣管用得多了,如此一来,陆缜这次是真个死定了,自己不但帮兄弟报了仇,也算是为王公公立下了一桩功劳。

    @@@@@

    针对陆缜的阴谋依旧在进行着。虽然南京的锦衣卫还未赶来,但藏身暗处,一直等待着机会的白莲教的人却再次动了起来。

    当前夜再次和吴淼会了一面,从他口中确认了双方的合作关系后,白联就迅速做出了布置,他盯上的,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人物。

    老伍头是布政司衙门里的老人了,因为烧得一手好菜,而被几任布政使大人留在衙门里做饭,是一个很容易就被人所忽略的存在。

    虽然不起眼,但他得的好处却着实不少,不但能从那些大人那里得些赏赐,而且还能通过克扣衙门里的菜金来得些不可告人的收入。

    这么几十年下来,虽然没有发什么大财,却也在杭州置下了一份不小的家业,两个儿子还在钱塘县衙里谋了一份不错的差事。现在,对他来说,只等再攒笔钱,就能安安乐乐地养老了。

    可这天傍晚,当他在衙门里忙完一切,提了灯笼回家时,却在半道上被人扯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之中。

    老伍头刚想叫嚷,一把刀已架上了他的脖子:“伍老三,咱们有一笔买卖要和你谈一谈。”

    “你……你们要做什么?我身上可没什么银钱。”老伍头不敢声张,只能压着声音道。

    “你放心,咱们兄弟对你的银钱并没兴趣,不过是想你帮着我们做点事情罢了。”那人说着,压低了声音,跟他嘀咕起来。

    一听是这事儿,老伍头顿时就慌了:“我……我怎么敢……”

    “你若是不做,我们只好另谋他法。不过,你,还有你家里那八口人,却只能代他们去死了!”那人冷声威胁道。

    一听对方这么说,而且能准确地报出自己家人的数量,老伍头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眼中也露出了犹豫之色来:“不,不要……”

    “我劝你还是照我们说的办,不然……我给你两天时间,办妥了一切自然不会有人再找你的麻烦。”说着,那人把一包东西塞进了老伍头的手里,然后又轻轻地补充了一句:“你也别想着逃走,我们的人会一直盯着你和你家人的。”

    说完这话,这人便移开刀,转身离开,消失在黑暗中。半晌之后,老伍头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若非手里多了那么包东西,他都要觉着一切是场梦了。

    可现在,他又该如何是好?

    @@@@@

    因为过年的关系,上周居然忘了在周一要推荐票了。。。。所以本周必须补上,不但这一更要喊,晚上也要喊!!!!

    要推荐票啊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