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78章 绝地求生

时间:2018-02-23作者:路人家

    ,!

    “陆通判,你这话却有些危言耸听了吧!”黄钦儒已猛然发觉自己显得有些过于急躁了,似乎有被陆缜反客为主的意思,所以赶紧收摄心神说道。

    陆缜却不为其所动,只是笑着道:“先不说杭州城里可能存在的变故,光是黄大人你若将我交出去,你可知道朝中会有什么反应么?你我皆为文官,可你却把我交给锦衣卫去严刑拷打,恐怕事情一旦传开,天下读书人都要将黄大人你视作叛徒了吧?”

    黄钦儒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还真是大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叫他无法反驳。而陆缜的话却还没完呢:“当然,黄大人心性足够坚韧,对此等议论根本不屑一顾。不过下官还要说的一点是,当今的吏部尚书胡濙胡大人正是我的恩师,若他老人家知道了这一点,可就不好说他之后会做些什么了。”此时,陆缜不得不把自己的底牌都拿出来了。

    黄钦儒的身子都忍不住颤了一下,他怎都想不到陆缜这个不起眼的府衙通判背后还有这么大的靠山,吏部尚书,那可是有足够能力决定自己官职去留的朝中高官哪!

    看出对方内心的犹豫,陆缜这才再次把话题转了回去:“黄大人,现在可以说一说这几日里杭州城到底出了什么变故了么?”

    “陆通判果然是有些手段……”黄钦儒叹了一声,终于点头:“不错,杭州城里这两日确实起了一股为你大鸣不平的舆论。这还不算,他们居然还口口声声地传说你所以被入罪,是因为我这个布政使想要加害于你……”

    原来,就在这两日里,不知怎的,百姓中就有人在散播说官府要冤枉为保百姓而与上官顶牛,和倭寇死战不退,最后还差点死在倭人刀下的府衙通判陆缜。

    在这些传言里,陆缜被人塑造成了一个正直不阿,为了原则和百姓可以不惜得罪上司,甚至甘冒大险出城去救援百姓,最终差点战死城下的英雄。

    至于黄钦儒等一干官员,则被人指为只为了自己的官职而将百姓置之不理,连百姓到了城下也依然将他们拒之门外的冷血政客。随后,为了遮掩自己的过错,还冤枉陆缜这个大功臣,将城里的乱事罪名强加陆缜头上,还贪了他的功劳……

    这些说法半真半假,但在一些有心人,以及活着从城外进入杭州的百姓承认下,就变得更加的真实可信了。

    如此一来,黄钦儒等官员可就真有口难辨了。不错,他们确实没有在关键时刻出兵相救,但那也是为了大局着想,而陆缜所以会出城,也是众人商议后的结果,可不是传言里说的是他违抗上命强行出的城。至于说他们冤枉陆缜,勾结镇守太监和锦衣卫陷害忠良,就更是天大的冤枉了。

    可偏偏这种说法却最是容易为百姓们所接受,忠良为民,奸邪残害,不正是戏文和话本小说里一直都在描绘的故事么?

    于是才短短几日,这股舆论就彻底播散开来,此时都已传到杭州之外去了。正是因为有这方面的顾虑,黄钦儒才不敢随意把陆缜交出去,才会在这个时候想劝陆缜把罪名给承认下来。

    听了这番解释后,陆缜也不觉一愣。他明显猜到了,这事情的背后一定是有人在推波助澜,为的自然是想借此来保护自己了。这让他不觉开始猜测背后做这一切的人会是谁?显然不可能是林烈和清格勒他们,虽然他们或许有这个头脑,但在杭州却没这个势力。

    难道会是锦衣卫杨震所为?对此,陆缜也不敢确定,不说当日杨震同样身处绝地,还不知其死活呢。光是他只是一个锦衣卫百户,而当地千户显然是和吴淼一路的,他就很难在此事上瞒过太久。

    这么一来,陆缜可就真想不出还会有什么人肯如此帮助自己了。论能力,苏常赵三家都能轻易办到,可他们与自己并无深厚交情,岂会冒着得罪官府的风险来帮自己?

    想了一轮也没什么头绪后,陆缜只好暂时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再次看向面前愁眉不展的黄钦儒:“这次确实让黄大人你受委屈了,不过清者自清,只要大人你能帮我洗脱嫌疑,你身上的嫌疑也就不洗自清。”

    “哼,你说的谈何容易。何大人的死已成了铁案,又有相关的人证物证,莫说现在主动权在他们手里,就是朝廷派了钦差来查,怕也很难为你翻案。”

    这倒是句实话,要不是这几桩罪名难以洗脱,黄钦儒也不会顶着外头那么大的压力还想给陆缜定罪了。毕竟他也是文官一系,岂会为外人说话?

    陆缜也皱起了眉头,这确实是个大问题。虽然自己可以说一切是有人栽赃,可拿不出相应证据来,就几乎没有任何翻案的可能。

    “而且你是不知道本官这几日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吴淼和锦衣卫那里,已经派了不下十拨人过来冲我要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拖着。可他们的语气已经越来越是强硬,话里更威胁于我,要是再不交人,就要把我也划为同谋。”黄钦儒又有些委屈地道。

    堂堂一省布政司,居然被一个镇守太监和锦衣卫逼得如此模样,也足可看出这位黄大人能力上有多欠缺了。

    陆缜忍不住摇头,不过终究没有出言讽刺对方两句。只是道:“这么看来,他们也很急着想要把我拿过去,从而好逼供让我招认了?”说到这儿,他心里就是一动,似乎抓到了什么。

    “不错。”黄钦儒点点头:“现在本官真是左右为难,你说我该怎么办?”

    陆缜却陷入了沉思,半晌后,才抬起头来,看向对方:“黄大人,你真想把我交出去,然后也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么?”

    “当然不想,可两害相权,我自然要取其轻了。不然只会被人栽上是你同谋的罪名,那可是掉脑袋的勾当……”

    在得到这个想要的答案后,陆缜的心里就是一宽,知道对方还是可以合作一把的,便继续问道:“那大人你有没有觉着有些异样?他们似乎是太急切了些?既然案子铁证如山,为何他们还要逼着你把我交出去?”

    这一点,黄钦儒还真没细想过,被陆缜这么一提醒,他也犯起了疑惑:“这事确有蹊跷,莫非他们是担心胡部堂在朝中为你开脱?”

    “唯一的解释,或许在这案子另有破绽,他们怕夜长梦多!”陆缜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这一推断确也合理,但黄钦儒却苦笑道:“即便事实如此那又如何?按察使何大人已被他们所害,提刑司的人也被他们用各种名义软禁起来,想查这几起案子可不容易。”

    “是啊,哪怕朝廷真为此派了钦差来,也难保就不和他们沆瀣一气。”陆缜皱眉说道,看起来这依然是个死局。

    刚生起的一点希望,再次被灭,这让陆缜大为气馁:“这个吴淼这回做事倒是歹毒,为了帮王振除掉我,却是不留任何的余地哪……除掉我……”突然,陆缜心里猛然一动,一个念头已闪了出来。

    “陆通判可是想到了什么?”见陆缜突然变色,黄钦儒也是一阵激动,赶紧问道。

    陆缜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来:“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想的对不对,但此时我们只有赌这一把了。”

    “赌什么?”黄钦儒一愣,忙问道。

    “赌他吴淼想要我命的决心!他本就是因为受了王振和马顺的指使才几次三番欲对我下杀手的,现在这心思也一定不会变。所以只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了他欲杀我而后快,并会为此不惜一切代价,那我的这些罪名就不攻自破了。因为这些罪证都是他吴淼的人查出来的,而他又想杀我……”

    黄钦儒先是连连点头,但随即又困惑道:“可这一层又该如何证实呢?”

    “这个嘛……”陆缜微微一笑,随后压下了声音,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黄钦儒听完这话后,满脸的忐忑和惊讶:“你真打算这么做?这可相当冒险哪,一旦有个闪失,只怕……”

    “事到如今,我已别无选择,除非大人你能放我出去,并把这些案子的相关一切都交由下官来查,那或许还能有个机会。”

    黄钦儒尴尬一笑,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见此,陆缜便道:“所以,这已是最好的办法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想请大人你帮着做一点事情。”

    “却是什么?”黄钦儒此时已成了陆缜的同谋,这是他身为文官做出的最终选择。

    “那就是再拖上一段时日。”陆缜正色道:“只有拖着他们,让吴淼的耐心耗尽,才能让他们更容易判错形势,从而掉进我们的陷阱之中。另外,还请大人去想法联络一下我那两个下属,林烈和清格勒,还有就是锦衣卫里有个叫杨震的百户,当日城外正是有他带人才能挡下倭寇一阵,他若还在,也是可以信任的。”

    黄钦儒略一犹豫,终于郑重点头:“好!本官就陪你赌这一把!”他很清楚,这已是最好的选择了。

    @@@@@

    年节假期终于到今天算是结束了(虽然路人几乎就没怎么放假……),路人在此祝各位书友今后一年工作学习一切顺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