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76章 身陷囹圄(上)

时间:2018-02-22作者:路人家

    ..,

    “你们敢!”陆缜还没有做出反应呢,他身边的林烈和清格勒便已上前一步,把手中血迹斑驳的钢刀一摆,就欲与那几名扑上来的汉子动手。

    看到他们凶悍的模样,尤其是刀上,身上的斑斑血迹,以及眼中流露出来的浓重杀意,这几名大汉的动作便是一停。刚才这两人和倭寇拼杀时的表现可是被他们全瞧在眼中的,与之相对他们心里还是有些打怵。

    一旁的那些个官员都是面露难色,不知这时候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好在吴淼根本不需要他们开口,见状便阴笑道:“陆缜,你这是要拘捕么?”

    陆缜吃力地抬手,在林烈他们的肩膀处虚按了一下,示意他们不要莽撞行事,这才把目光对准了吴淼:“吴公公,我乃朝廷任命的杭州府通判,可不是你一个镇守太监就能随意下令捉拿的,他们还不配碰我!”说这话时,他的眼中满是不屑,连眼尾都没有扫那几名汉子一下。

    虽然陆缜的口气颇大,但心里却是一阵阵的发沉。他还记得刚到城下时那名守城将领所说的话,到底城里出了什么状况,居然让他们一口咬定自己有罪?还有,为何黄钦儒他们在此时会袖手不言,居然任由吴淼发号施令?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担忧,陆缜才如此说话,为的就是点明自己身份,好让黄钦儒他们出言帮助自己。

    吴淼见他这一副倨傲的态度,脸色立刻就变得有些发青了,可还没等他发作,黄钦儒却抢先一步开口了:“陆通判,实在是案情重大,我们才不得不委屈你一下。就在昨晚,按察使大人何回舟被人刺杀在自己的公房之中,而且……在现场找到了不少与你相关的证据,让我们不得不怀疑是你指使的刺客暗杀何大人。”

    “什么?”陆缜顿时变色,怪不得这儿不见何回舟呢,他以为对方在城中安抚民心,维护治安呢,没想到他居然早早就被人所杀。更没料到的是,居然还有人把一切都栽在了自己头上,这是何等险恶的用心哪。

    “不单如此,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陆缜还很可能是早早就勾结了倭人,想要搅乱我杭州城,好给他们破城的机会。不然,粮仓就不会起火,城门处之前也不会被人攻击了!陆缜,事到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不成?”见陆缜面露震惊之色,吴淼便趁机又把几项罪名扣了过来。

    陆缜深深地吸了口凉气,知道这次自己遇到的麻烦并不比之前在城外与倭寇作战时要小,这真的是有人在处心积虑地栽赃嫁祸自己了。但他还是极力保持镇定:“这些不过是欲加之罪,是有人在陷害我。我身在城外,怎会干出如此之事来?”

    “这就是你陆缜高明的地方了,因为如此一来,你就可以摆脱嫌疑了。只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究还是露出了破绽!”吴淼说着,又转头看向黄钦儒:“黄大人,你难道真要维护这个图谋不轨,勾结倭寇的家伙么?”

    “我……”黄钦儒的脸上一阵的犹豫。这种事情可开不得半点玩笑,他实在不敢牵涉太深,一时竟不敢为陆缜说话了。

    陆缜见状心里越发的沉重起来,眼下处境对自己极其不利,对方早已挖好了陷阱,现在想要反驳显得很是无力。而且自己身体的状况,也让他无法再和吴淼交锋,所以便叹了口气。

    看出陆缜的退缩,吴淼当即又把手一挥:“把陆缜给我拿下,再敢反抗的,就以同谋论处。”

    几名壮汉虽然依然有些畏惧林烈二人,但依然从命地上前一步,摆出了一副攻击的架势。林烈和清格勒一见,再次举起了手中刀,便要与之放对,这时陆缜却冲他们一摆手:“你们不必如此。清者自清,要是我们拒捕动了手,反而会落人口实。”

    清格勒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垂下了刀去。至于林烈,他更是最服膺陆缜,已经退了开去。

    吴淼见此,也松了口气。若真动起手来,要是那些军卒不上前相助,还真没有拿下陆缜的把握呢。毕竟眼前这两个家伙太强了,连那么多倭寇都拿他们没办法,自己身边的这几个东厂番子能济得什么事?

    不过他口中却依然气势十足:“陆缜你倒还不算糊涂,这就束手就擒吧。”随着他这一句,几名番子便要上前拿人了。

    可没想到陆缜却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慢着!”

    “你还待如何?”吴淼面色不善,觉着对方是在耍弄自己。

    陆缜冷笑道:“我不过是有所嫌疑罢了,岂能随便让人捉拿?不然朝廷的威严何在?而且即便要问罪,也不该你一个镇守太监来越俎代庖,一切自当由布政使大人做主!”

    这话说的在理,此时的太监势力可不比后来汪直或刘瑾当政的时候,他们在地方上也就为宫里弄些钱而已,至于政务或是刑事案子,那自然是由相关官员来拿主意。

    黄钦儒这时也明白了过来,忙点头:“不错,来人,这就请陆通判回衙门问话。无论这次之事是不是他所做下的,本官都一定要给朝廷,给杭州的百姓一个交代。”

    随着这一句令下,又有几名兵卒走上前来。陆缜见状,立刻冲林烈和清格勒打了个眼色,让他们莫要阻拦,然后乖乖站在原地,让他们将自己控制住。

    吴淼这时却是面色发黑,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事情,居然又生出了如此变故,心里自然满是愤怒。可是,在这儿他终究只是异类,一旦黄钦儒真把事情接了过去,他一个镇守太监还真没道理抢人。只能恨恨地瞪了陆缜和黄钦儒一眼,方才带人离开。

    “黄大人,下官的清白,可就要靠你了。”在看着吴淼离开后,陆缜勉强笑了一下,对黄钦儒说道。而没等对方作答,他已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之前的连番战斗,几经艰险,几番的死中求活,已经让陆缜心力交瘁。刚才对上吴淼,只是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而已。现在感觉已经安全,陆缜终于再支撑不住,昏倒当场。

    “这……快,把陆通判好生送回衙门。”黄钦儒略微惊讶了一下,这才赶紧下令道。

    不过很显然,现在杭州城内外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来处理,陆缜的案子是必然要先搁到一边的。

    看着官府把陆缜作为嫌犯带走,终于得以进入城来的,得以保住性命的百姓们则是一脸的茫然。他们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就是这位年轻的大人带人守在自己面前,挡下了倭寇的攻击。可没想到,才刚确保安全,这位大功臣就被官府给拿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就是于家祖孙二人,此时也是一脸的诧异,想问问身边保护着他们的那些兵丁,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开口才好。

    于婉婷最终把目光落到了依然呆立在原地的林烈二人身上,刚想要上去问问他们,却见两人身子一晃,继而仰面就倒了下去。他们两个这次伤得也是颇重,到了这时候,也终于支撑不住,和陆缜一样昏倒在地。

    “快,把他们,还有那人……”于婉婷说着指了指城门前,趴在血泊中的竺畅:“把他们都救起来,送去我家。”说着,她又看了一眼身旁的祖父。

    于彦昭叹息着点了点头:“这是我们能为陆通判他做的唯一一点事情了。”说着老人也身子一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爷爷……”于婉婷一见,更是一阵慌张,而她身边的那些兵卒就显得更加的紧张,赶紧一把抱住了差点倒地的老人,然后把他们几人分送上几辆马车,然后缓缓离开。

    远远的,不少杭州城的百姓都在围观着这边的动静。

    其实从战斗开始后,许多杭州百姓就已不安地在打探消息了,现在得知倭寇被杀退了,他们才敢走出门来。可这一连串的变化,还是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退敌有功的那名大人会被拿起来。

    只有混在其中的一名精干汉子,此时脸上露出了不满之色:“这个吴太监,还真是个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我们都把一切帮他安排妥当了,他又有东厂做靠山,怎么就拿不下陆缜呢?现在他人进了布政使司衙门,想要取他性命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阴沉着脸,这人便回到了一处不怎么显眼的院落之中,把自己所见的一切都报与了藏在其中的一名青年面前。

    这名青年看着和寻常的读书人没有太大的区别,走在街上都会被人视作不第的秀才,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么个不起眼的人,居然就是叫朝廷深恶痛绝的白莲教中地位极高的三名护法之一。

    而要是陆缜在旁,更会惊讶地发现,此人正是之前搭了自己的船,一路从江苏而来的白联。

    不过此时的白联早没有了之前的文弱与青涩模样,却是满面阴骘。尤其是在听了禀报,得知是这么个结果后,他更是哼声道:“想不到,我们要除掉这么个小人物都如此吃力。既然无法借刀杀人,那就只有……”说到这儿,他眼中已有叫人心悸的寒光闪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