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65章 生死一线间(上)

时间:2018-02-16作者:路人家

    虽在深夜,但借着星光,陆缜还是可以勉强看清楚周围环境的,这儿是一条并不甚宽的道路,因为之前雨雪才刚停不久,还显得颇为泥泞。而道路两边,一侧是滔滔奔流的钱塘江水,另一侧则是树叶凋零,略显幽深的小林子。

    既然马力已竭,带了身边这名女子是不可能再徒步躲避身后追赶之倭寇的。因为泥泞的道路上会把两人的行踪彻底暴露在对方的眼前,没了坐骑,他们根本跑不过倭寇。那唯一的选择,就只剩下就地躲藏起来了。

    可躲在哪里呢?树林子里,虽有遮蔽,但如今这时节却并不保险,或许只有……想到这儿,陆缜转头看向了另一边哗啦啦流淌的钱塘江水,面上不禁有些犹豫,这天寒地冻的又是大晚上,泡进刺骨的江水之中可不是开玩笑的,尤其是身边的这个女子,看着还颇为柔弱。

    “这位公子,你身上的伤能碰水么?”于小姐的反应也自不慢,看到陆缜的目光有些迟疑地停留在江面之上,便已猜到了他的心思,小声问了一句。

    “为求保命,也只能忍耐一下了。只是小姐你……”陆缜呼出一口气来,终于有了决定。

    “我……公子你为了救我受伤尚且不顾,这点冷我自然受得住!”此时的于小姐已从刚才的茫然失措里彻底走了出来,面上满是坚毅之色。

    陆缜见此,也不再犹豫,当即转身在马背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驱赶着马儿继续向前,然后才一把拉过身边女子的手,就往将边走去。

    “他是要用这马留下的蹄印来扰乱倭寇的视线……”于小姐才刚作出这一判断,自己的手就被陆缜握住,这让她的身子猛地一颤,俏脸再次一红。但她并没有挣开陆缜这一有些无礼的举动,反而随着他的脚步,向江边走了下去。对这个救自己,又曾紧紧把自己搂在怀里的男人,她的心里不自觉的竟生出了一种别样的情愫来。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只要有他在,自己就是安全的,就不必担心会被那些凶残的倭寇伤害了。

    少女情怀总是诗,于小姐自然也不例外。在某些个夜晚或是黄昏,在读了某首缠绵悱恻的诗词之后,她也会忍不住幻想自己将来的夫婿是个什么模样。而陆缜的出手相救,显然给了她一个极深的印象,如烙印般深深刻在了她的心里。

    有些迷糊地被陆缜牵着往下走,直到脚踏入水中,那刺骨的寒意袭来之后,才把于小姐心里的那一点朦胧的情感给冲淡了一些。

    “尽量往下走,身子靠着岸边近一些,再蹲下了,这样除非他们走下来查看,否则就别想在这个时候找到我们。”陆缜却是心无杂念,小心地拉着于小姐下到江水之中,口里还不时作着指导,只是他的声音里,却带了丝丝的颤抖,那既是冷的,也是因为背上的伤口遇水之后痛的。

    不过于小姐的反应却是大大地出乎了陆缜的预料,她居然没有因为江水冰冷而退缩,甚至都没有叫上一声冷,就这么默默地跟在他的身旁,把身子沉进了江水之中,只是被陆缜拉着的手几次用力反握,让他感觉到对方也在经受着寒冷的考验。

    “不愧是铁骨铮铮的于谦家里的女子,果然巾帼不让须眉。”陆缜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声,并下意识地转头望向身边之人。

    入眼的,是一对闪闪亮的眼眸。虽然因为寒冷或是担心的关系依然有些闪烁,却也能从中看出某种坚持来。在发现陆缜正看向自己时,她居然还笑了一下。

    “于小姐,今日你我也算是同历患难了,在下陆缜,不知可否问一下你的芳名,不然也太过生分了些。”陆缜突然开口询问道。

    他说这个,倒不是在趁人之危,而是为了缓解对方紧张的情绪,同时也为了让她分心,从而不那么感觉到身体的寒冷。

    果然,在听到陆缜这一问后,于小姐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轻声道:“原来你就是陆缜,真是想不到哪。”

    “嗯?你听说过在下的名字?”陆缜顺着她的话头说道,却不再纠缠于对方的名字了。虽是穿越客,可陆缜来此也有几个年头,自然清楚这时候的女子姓名是不好随便告诉外人的,尤其是自己这样的年轻男子。

    “去年六七月间,你在杭州的名声可是不小呢,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见实在是让人惊叹。”于小姐说着,又玩味似地看了陆缜一眼:“只是这名声也不是太好,至少我那些姐妹们就认为你也是个薄情之人,只会招惹女子伤心。”

    “额……”陆缜没想到自己居然靠着这么首诗在杭城女子中有了一定的名气,这让他不觉有些尴尬。再一联想到刚才自己唐突地询问对方名字,就更有些汗颜,搞得好像自己真对身边的于小姐有什么企图一样。

    “不过我现在却觉着她们说的并不正确,你不是那样的人。”于小姐突然又看着陆缜,正色说道:“我叫于婉婷。”

    “啊……”陆缜明显有些跟不上这位的节奏了,怎么突然就把自己的名字给说出来了呢?而且居然还为自己作起了辩护……

    可是他却不好再问了,因为他已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几声沉重的脚步声,有人正飞快地朝着这边跑来。

    来的应该就是那些倭寇了!陆缜立刻就作出了判断,因为竺畅他们是乘马追赶的,不可能是如今步行所发出的声响!明白这一点的他心里一阵发沉,同时身子再次向着水面下方沉去,当然,也拉动了身边的于婉婷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现在,只能求老天保佑,不让对方察觉到什么异样,继续顺着那马蹄往下追了。

    似乎老天真个听到了陆缜的祈祷,并保佑了他。片刻之后,一个身影就从他们头顶处飞快地掠了过去。从下仰视,陆缜能看到这是个身材矮小,行动敏捷的家伙,显然正是他所判断的倭寇。

    随后,又有一人快步冲过。当瞧见这一幕后,陆缜揪起的心总算是慢慢落下。显然,这两人是顺着马蹄印追下来的,接下来也只会继续沿此往下,到时哪怕他找到了那匹伤马,想要再回头找到自己二人也很不容易。

    可是,就在陆缜松了口气的时候,奔在后面的倭寇突然咦了一声,而后又是一声招呼。本来都已跑出去有段距离的前一人便又再次返了回来。

    要说起来,陆缜在穿越前也是看过不少倭国动漫,甚至是某些不可描述的电影的,对倭语也有一定的接触,能听懂那么几句。可是很显然,五百年前的倭国语言也和大明朝的语言一样,与后世有着不小的区别,上面的两人说得又快,且带了浓厚的乡音,居然让陆缜一句话都听不懂。

    只是,陆缜从他们低头端详路面的动作,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不好,我忘了掩盖痕迹了!”

    他忘记的,正是之前马儿打了个趔趄,差点滑倒时的痕迹。没想到这两个追踪的倭人的眼力竟如此犀利,一下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似乎是感受到了陆缜的紧张,身边于婉婷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她也忍不住拿眼看向陆缜,目光里满是不安和疑问。只是因为倭人就在他们头顶处的道路上,不好开口。

    陆缜看出了她的心思,但却也只能用平和的眼神安抚着她,同时却又把大半的心思放到了上方,看那两名倭寇到底会怎么选择。

    又是一阵急促的叽里咕噜声,两名倭寇显然是在争辩着什么。最终,一人把另一个给说服了。他们突然就是一个回头,一手按刀,目光就在道路的两边警惕地巡视起来。

    这一举动,顿时让陆缜的脸色再次一变,身子又朝下方沉了一沉。这儿毕竟没有什么遮挡,一旦对方真个下到江边来找,自己二人是彻底无处遁形了。

    怕什么就来什么。在两边看了一圈没有什么收获之后,两名倭寇又打了个商量,随即就分了开来,一个往林子里摸去,另一个则一步步地朝着江边走来。

    “怎么办?”陆缜的呼吸都要因此而暂停了,目光死死地盯在不断往下走来的倭寇身上。现在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拼一把了!

    想到这儿,他已探手入怀,把出发时随身携带用来自卫的短刀取了出来。

    而这时,陆缜突然就感到耳边传来了一阵呼吸,随即,一种柔软的触觉就碰了过来:“陆大人,若真到了那时候,还请你给我一个痛快!我不想落到这些贼人的手上!”

    若是另找个时间,另寻个地方,有个女子在耳畔如此细声倾诉,一定能叫陆缜生出心动的感觉来。但现在,他却不觉任何的旖旎,反而生出了一股豪气来——大丈夫自当保护弱小,保护妇孺,那就拼吧!

    @@@@@

    再道一声过年好。。。。各位的年夜饭都吃好了吧,那就看个书消消食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