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55章 倭人来袭(上)

时间:2018-02-10作者:路人家

    已是腊月二十八日,临近岁末,这天是越发的寒冷了起来。尤其是这两日里天气实在有些糟糕,小雪伴着细雨夹杂着绵绵而下,人只消在外边淋上一小会儿,哪怕戴了斗笠穿了蓑衣,也得被冻得全身发僵。

    而靠近海边,被充满了水汽的海风迎面一吹后,其滋味就更不好受了。这一点,常驻在宁波府宁波卫下龙山所的几百名将校官兵那是最有感触的,因为他们的营房就设在临近海边的龙山脚下,只要是从海上吹来的风,就直接都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这龙山所虽然名为千户所,但其实如今常驻的人马却不过五百之数。除了一部分被吃了空额的,还有不少则早就从朝廷的官兵变作了匠人,早去宁波府城里寻工养活自己和家人了。

    作为宁波卫下几处靠海的千户所之一,龙山所确实负有看守海疆,防止寻常百姓破了海禁走私,以及提防沿海海盗倭寇进犯的职责。但是,这些年来,海禁早被那些打通了官府关节的家伙破了个干干净净,他们这些当兵吃粮的压根不敢阻止,至于倭寇什么的,也几乎不会从这边登岸,所以这里的官兵看着可就颇为清闲了。

    像今日这般恶劣的天气,又是将近岁末年终,自然不会有人老老实实地守在营地外边,吹着寒风,挨着雨雪盯着空荡荡的海面了。将校兵卒这时候全都缩进了营房之中,或三五成群地喝酒吃肉吹着牛,或支起了摊子,拿出骰子等赌局,吆五喝六地赌了起来。

    这些自顾消遣,浑不将海防当回子事儿的军卒们并没有发现,等到天色渐渐暗下来时,前方波涛起伏不定的海面上已有几只小木船正无声无息地朝着他们兵所的方向慢慢地划动过来。

    这些船上,赫然伏着上百名身材矮小,却背了一把比自己身子更高倭刀的黑衣男子,他们正是纵横海上和大明沿海诸多州府,杀得无数百姓和军队抱头鼠窜的真倭武士。

    在他们中间,每船都有两三个模样精明的明国汉子,此时正用有些蹩脚的倭语跟那些武士说着话:“待会儿上了岸,就赶紧发起攻击。但是记住了,不要把人都杀光了,怎么也得放跑些活口,让他们把消息带回宁波城里去。知道了么?”

    这些倭人的眼中都满是压抑不住的兴奋与杀意,在盯着越来越近的那排营房,一个个都把手按到了刀柄之上,其中那个为首的浪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问道:“那打下这里之后呢?我们接下来去攻击哪里?”

    “过了这龙山所,后面便是宁波府下面的诸多乡镇,你们想抢哪儿都可以。不过,却只能给你们两天时间。两天之后,你们必须杀到宁波城下!”

    “好!”听到自己可以带人随意杀戮抢掠两天时间,这个浪人的兴致看上去是更加的高昂了,眼中甚至有丝丝的绿光闪出。就在船来到岸边,还有丈许远时,他已抢先一步,一脚蹬在了船头,随后身子就高高跃起,如一只弹起的皮球般划过一道弧线,稳稳地落在了浅滩之上。

    其他那些倭人也没有比他慢上多少,也都纷纷扑了出去。虽然有些人因为身手不够,未能落到浅滩上,而是一头栽进了海水之中。但依然没有能阻碍他们向前的脚步,这些人居然就这么泅着水来到了岸边,而后如一头头凶残的野兽般,快速而寂静地朝着前方的明军龙山所掩杀了过去。

    几艘靠岸的小船上这时只剩下那些个作为向导的明国海盗。看到这些倭人兴奋杀过去的模样,几人忍不住呸了一声:“这些倭人就都是野兽,只知道杀抢,怪不得在自己的国家里都混不下去了。要不是咱们还得用他们杀败那些官兵,我都想结果了他们。”

    此时的倭人,可不同于几百年后的那些后辈们。虽然一样的野蛮残忍而嗜杀,但无论头脑还是地位,那都是远远不如明国海盗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只是被明国海盗利用的工具和凶器罢了。

    不过作为杀人,对抗和袭击官兵的凶器,这些倭人还是很合格的。只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已冲到了龙山所军营之外。当先那人,双腿猛然一发力,借着急冲之力,身子就猛地高高弹起,竟一下就从军营外,数尺高的围墙上跃了过去。

    一落地后,他又是就地一滚,卸去了冲力,随即身子再次弹起。这一番动作极其流畅,显然因为身材不够的原因,他对弹跳还是相当依赖,以至一切都变得极其熟练了。

    其他倭人有些也如他般从围墙里翻了进来,而有的,则老老实实地攀上围墙,再翻身下来。而一旦等他们进入军营范围,这些倭人就已都把随身的长刀给拔在了手里,一副随时进击的模样。

    就在这时,其中一处里面还正热闹地叫嚷着的军营帐帘突然被人掀开,一名兵卒摇晃着身子走了出来。他是喝多了酒,想要出来放下水,好回去继续和人斗酒的。但没想到,一出帐,眼前就看到了几十条黑影正朝着这边飞快的扑过来。

    这一变故,让他猛地愣了一下,随即才明白大事不好,立刻张嘴就要高声示警。可就在这时,眼前突然一黑,当先的倭人居然一下就扑到了他的面前,手中长刀陡然挺刺而出,扑哧一声,就已穿透了他的咽喉,刀尖更是突地一下,自其后颈处透出,将他的一声大叫完全给切断了。

    这时,这名兵卒身后营房内的袍泽还不知外边情况呢,见他居然立在门口,忍不住笑骂道:“张三,你个惫懒东西,居然要在营房门口放水,这要是让把总知道了,还不扒了你的皮。赶紧的,去边上放水……”

    可他话还没说完呢,就听砰的一声响,那张三居然就倒着朝自己这边飞了过来。这一下着实太出乎众人意料了些,大家全都一阵惊呼。

    随即,他们才看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赫然竟有数名身着黑衣,手持长刀,满脸狞笑的矮小男子正扑杀过来。

    “是倭寇!”这些兵将守在这里,自然也是和倭寇打过几场的,见状纷纷站起身来,欲要回击。只可惜,他们此时一个个都已喝得半醉,身边更是没有兵器可取,才一起来,就已惊觉不妙。

    可扑过来的这些倭寇可不会管他们有没有准备,一到跟前,手中倭刀便迅速劈砍过去。几声惨叫混合着鲜血在营房内抛洒开来,转眼间,这一房十多人就全作了几名倭人的刀下亡魂。

    与此同时,周围其他那几处营房内,杀戮也已展开。

    这龙山所的官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备,直到倭人杀进屋子,挥舞着长刀冲到了自己面前,才惊觉不妙。多数人,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却连反抗都做不到,只有少数动作够快的,才从倭人的刀下脱身出来,回到自己的营房取过兵器来。

    当然,也有几处营房是倭人还没有杀过去,里面的官兵就被惊动了的。他们也都个个惊叫着,朝着自己的营房跑去,想要拿去兵器抵抗突然出现的敌人。

    可是,倭人杀人的本事却着实高明,他们很快就把那些营房内的官兵砍杀殆尽,然后回身急追那些散落在外的官兵。一时间如虎驱群狼,直杀得惨叫连天,尸横一地。

    等官兵退进各自营房,拿起兵器时,已有大半人马死在了倭人刀下。此时,这些倭人身上的黑衣已作暗红之色,本来被海上生活而搞得黧黑的脸庞也溅满了鲜血,直如一只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这等凶煞之气,直让这些拿到了兵器的官兵也是一阵胆寒,竟不敢直接迎击过去。

    可面前的倭人可不会有什么犹豫,在稍稍停顿了一会儿,把口气恢复过来后,便再次嗷嗷叫着,朝着官兵扑杀过来。当先几人,更是一如刚才翻进军营里般,在前冲的同时,身子还高高弹跃起来,如一只只巨大的蚱蜢,挥舞着手中长刀,直朝着官军头颈处挥劈砍来。

    眼看他们扑杀过来,龙山所千户彭德稍一犹豫,还是挥刀迎了上去。作为这几百人的将领,面对如此强敌,他自然是要做出表率了。

    而他这一动,其他几名部下百户也紧跟着拿起兵器,硬着头皮呼喝着跟了上去。

    转眼间,双方就迅速撞在了一处。只见寒光突闪,伴随着几声怪叫和吼声,这几名军中将领居然只接了对方三五招,就被雪亮锋利的倭刀砍劈倒地。其中一名百户的脑袋都被一下削掉了半个,他倒下的同时,他半个脑袋却落到了身后众军之中。

    而倭人在斩杀面前的阻碍后,眼中凶光愈盛,再次吼叫着扑上去。官兵们在一愣之后,齐齐地发出声惨叫,然后扭头就朝后面跑去!

    当几名将领都被眼前的倭人轻易击杀之后,他们最后的一点勇气也就彻底消散了,唯一能做的,只有本能的逃命……

    @@@@@

    临近过年总会出现些突发的吃饭情况,所以抱歉更晚了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