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52章 谢家长子(下)

时间:2018-02-09作者:路人家

    若非亲眼所见,任谁也不会相信堂堂杭州谢家的长子会堕落成为一个海上的倭寇,即便看着是这些倭寇海盗中的首领人物。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谢景元不但成了倭寇,而且是东海一带凶名最盛的海上鹰,甚至模样都与以往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不但变得阴骘,脸上更是多了这么一条可怕的刀疤。

    事实上,谢景元变成今日这般模样,有一半是阴差阳错,而另一半则是咎由自取。只因为几年前为了赚取丰厚的利益,他身为谢家长子便不顾艰险地带人出海走私,并在海上遭遇到了倭寇的袭击。

    一场混战下来,本身没什么武艺的谢家大少就成了倭寇的阶下囚,差点连小命都保不住。而在这生死关头,谢景元展露出了他不同于寻常世家子的一面,居然靠着胆色和过人的口才愣是把那些横行海上,杀人无算的海盗给说服了,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而在接下来的几次行动中,谢景元也果然体现出了他过人的长处,那就是对战机的把握,以及对走私船只守御力量的了解。正是在他的建议下,这股倭寇很是打了几场胜仗,掠夺了大量的财货。

    而后,他又靠着自己谢家长子的身份帮着这些海盗把掠夺来的财物给销往了浙江等地,不但让谢家赚了一笔,也使那些海盗获得了比以往更多的好处。

    几年下来,谢家靠着这条财路赚了个盆满钵满,隐隐然在杭州四家中成了魁首。而谢景元也因此不断提高在海盗中的地位,到如今差不多已是一把手的位置。而随着他们屡屡得手,势力自然坐大,如今早成了东海让人谈虎色变,势力惊人的海上鹰,光是从倭国投靠过来的真倭武士都已不下三四十人,至于寻常的明人海盗,更是达到了五百之众。

    在经历了这些年的风浪后,谢景元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等到头舔血的生活,再没有了回到陆地接替父亲成为谢家主人的意思。而谢秉孝也知道自己儿子在海上能给整个家族带来多大的好处,于是就一直对外宣称自己的儿子早已病死,导致外人都不知道谢家还有这么一股力量,就连官府方面都不知道谢家在海上还有这么一个可怕的靠山。

    此时,在略显简陋的屋棚内,谢景隆终于把谢家之前发生的那场变故给道了出来。这让旁边陪着听完的那些海盗都纷纷愤怒地骂了起来:“娘的,都说我们做贼的黑,现在一看,官府可比我黑多了。我们拿命拼着才能得些好处,可他们只消用些手段,就能把谢家一口给吞了。”

    “就是,谢老大,你放心,我们兄弟最是讲义气,既然知道了这事,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没错,你说一句,我们这就为你出气!”

    看着这些粗鲁的家伙此刻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的模样,谢景元只是把眉头一皱:“你们这是做什么?那可是杭州城,周围可是有上万卫所官兵护着你,我们这几百人够把它打下来么?”

    这一句话,就让这些略显激动的海盗们没了话说,一个个低了头。有些个口里则还在喃喃说着:“那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当然不是,我爹,还有家里的那些人绝不能被这些狗官害死!那些害我谢家的人,尤其是那个叫陆缜的家伙,更是非死不可!”说话间,谢景元的独眼里闪过了凶戾的光芒来,看得身边的谢景隆心里都猛打了个突。他实在没想到,才几年工夫,自家兄长就完全变了个人,那种杀气和凶残,光是在边上就让他感到阵阵的胆战心惊。

    周围那些海盗明显是早习惯了谢景元的反应,见他这么说,就急忙问道:“那咱们该怎么办?”

    “先不急,且等等再说。我爹他们的罪名虽然看着吓人,但也不到要斩立决的地步,所以我们至少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来筹谋这次的反击。”

    “大哥,你要等到明年再救伯父他们?”谢景隆顿时就有些急了:“可他们被关在牢房之中……”

    “我当然知道他被关在牢里一定不会好过,但是也绝不能因为这样就让我带了这些兄弟去冒险。别说他们一个个都是在官府里挂了名,早被人通缉的,不好混进杭州。哪怕他们真能进得杭州城,你觉着我们就能把人从官府的大牢里把人给救出来么?”

    他这一问,还真把谢景隆给难住了,只得低头不语。他本来论口才就不如自己的兄长,现在对方又自带了一股让人心慌的气质,就更让他不敢与谢景元争辩了。半晌,才小声道:“那,到底该怎么办?”

    “现在海上没什么买卖,其他那几股人马也都找地方龟缩起来了,所以必须等。等到明年开春之后,我会去和海上那几路人马见面,让他们也各自出一部分兵力,然后和我们合在一处,在浙江沿海好好地干上一场大的。既可以得到些好处,同时也好救出我谢家的人,同时把那个叫陆缜的家伙一并除去!”谢景元此时已经有了计较,立刻就给出了自己的计划。

    那些海盗们听了这话,顿时一个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有谢老大你这句话,我们一定可以把个浙江沿海搅个天翻地覆!”

    面对这些人的叫嚣,谢景元只是淡淡一笑,而他身边的谢景隆却是一脸的惶恐。这一刻,他都觉着自己冒险出海求助于这位兄长是不是错了,这可是把脑袋别到裤腰带上冒险的事情哪。

    谢景元却没有在意对方的想法,只是一拍其肩头道:“景隆,这段时间你就先留在岛上,安生地待着吧,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便是一个眼神递了过去。

    那些海盗里立刻就有人会过意来,笑着就将满脸忐忑的谢家二少给安排到了另一边的窝棚里暂时住了下来。虽然谢景元没有明说,但大家都已明白了他的意思,即便是自己的兄弟,在他们成事之前,也得留在身边看住了,以免他把消息泄露出去。

    在众人散去之后,谢景元又招手叫过了一个模样精明的手下:“廖七,你在杭州城里身份还算干净,这就回去一趟,跟城里好好地打听一下,看我谢家是不是真遭了这等祸患。还有,这背后有没有其他隐情也给我查清楚了。你明白我意思么?”

    看着他郑重地模样,廖七不觉心里暗暗打了个突,没想到谢老大连自己的堂兄弟的话都不是那么肯信,居然还打算派自己去杭城摸底。但这也只是转念间的犹豫,很快他就点头答应了下来,准备离岛返回杭州。

    其实谢景元的提防也不无道理,毕竟他们现在已是海上名头极大的海盗团伙,说不定就成了官府打击的目标。甚至因为谢景元身份的暴露,官府会拿此大做文章,挖个坑等着他们上岸来自投罗网。所以在一切开始之前,还是先把事情的真假都查明白了才好。

    @@@@@

    当廖七乔装进入杭州城时,已是数日之后,都到十一月中旬了。

    虽然离着谢家被定罪一事已过了两个来月,但民间对此事的议论和传播却并未因时间的推移而冷下来,反而各种说法是越来越多了。

    这毕竟不同于上次陆缜在云水间花船上闹出的绯闻动静,那只是花边新闻,只供人在茶余饭后说说笑话,现在倒下的可是作为杭州城里名头最大的四大家族之一的谢家哪。

    不说其他的,光是城里,与谢家相关,或是靠着他家的生意为生的百姓就有好几百之众。当谢家遭殃后,这些人的处置就成了个大问题,自然是人人自危。

    而且,不光是民间,官场上在此事的处置问题上那也是很起了一番波澜。

    之前因有事离开杭州,直到案子落定才回来的镇守太监吴淼就曾想过帮谢家翻案。不过,他毕竟在地方上权力有限,又有锦衣卫的人在暗里点出了他和谢景昌一案的关联,终于让这个太监闭了嘴。

    而后,一向和谢家有些交情的南京刑部方面也有人过来查问情况。好在这事在杭州上下官员的处理下早已证据确凿,滴水不漏,而且罪行确实有些敏感,让这些官员也不敢涉入太深,免得把自己都给搭进去。所以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么一个结果。

    但如此一来,谢家的事情在官场和民间被人谈论的就更多了。虽然官府为了安抚民心,并没有关停谢家的那些产业,而只是把它们发卖给了其他三家,但这依然没有消除影响,不单杭州城,就是绍兴、宁波等周边州府县的人,也都知道了有这么一场变故,甚至这事还传到了紧挨着浙江的南直江苏一带。

    而随着这事的不断散播,陆缜这个导致谢家彻底陷入绝地的官员的名声也让更多的百姓所知。

    只是谁也不知道的是,这时候的陆缜,却并没有半点功成名就后的得意,反而有些懊恼和无奈。这却是为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