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47章 谢家完了(下)

时间:2018-02-06作者:路人家

    ,!

    常天墨陷入了沉思。

    陆缜告诉他的手段其实并不是太高明,不过只要他真个一口咬定了这些,那谢家的人就再无可辩。想必,官府方面还另有安排,几方面的人证物证什么的凑到一起,要整死谢家应该不是太难。

    叫他心惊的,是陆缜之前话里暗藏的威胁。他常家为了救常温玉可是干了不少事情的,现在陆缜手里一定还有把柄拿捏着。一旦自己今日不照其所说,指证谢家,恐怕常家的麻烦也自不小。

    还有,谢景昌这次干的事情也确实让常天墨很是愤怒。要不是这小子擅作主张,想着拿此事来对付陆缜,自己儿子本不用死在刑场上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其说常温玉是死在陆缜或是官府之手,还不如说是被谢景昌害死的呢。

    而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现在人一死,自己纵有万贯家财也没什么用了。

    常天墨猛地抬起了头来:“陆通判你说的不错,一切都是那谢家为了报复我常家之前抢了他们一笔生意,这才想借此事来陷害我们。那也是草民之前一时酒醉糊涂,在酒桌上跟谢秉孝提了一句想要拿人换了自己的儿子,这才让他错以为我常家真这么做了,从而才有了今日刑场之上的变故。”

    陆缜听了这番话后,先是呼出了口气,继而笑了起来:“常老爷果然深明大义,本官就知道是那谢家筹划的这一切。有你的这番招认,谢家的罪责就再也别想逃脱了。你也大可放心,常家既然是无辜的,官府一定会还你清白!”

    “多……多谢陆通判明察秋毫,为我常家洗冤!”常天墨拱手道。心里却是一阵苦笑,明明眼前这个是把自己儿子送到屠刀之下的主使,可自己现在却还得感谢他,配合他。

    钱漫江这时候已经把证词口供都记录在案,便拿起那叠纸来到了常天墨面前。在其看过之后,签字画押。随着他把自己的姓名写上,并按上自己的指印之后,这案子对谢家的指控已再难动摇!

    待把常天墨打发离开,已是二更时分。看着下面那些差役们困顿的模样,陆缜便一摆手:“罢了,今日就到这儿。等明天再审谢秉孝不迟,你们都下去吧。”

    众差役闻得此言,如蒙大赦,赶紧躬身退了出去。说实在的,在见识了今日陆缜的手段后,他们对这个年轻,之前又显得很低调的上官有了全新的认识,对其已生出了不小的敬畏之心来。

    试问,这府衙之中,有谁能如此大胆地针对谢家?就是知府大人怕也没这个胆量哪。可这位陆大人却偏偏就做了,这既让他们感到心惊,也让他们觉着有些解气,以往他们可没少受谢家的气,这回总算是借机报复了。至少能打谢家少爷几十大板,那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哪。

    所以,若是今日陆缜硬要连夜突审谢秉孝,这些人也是不敢不从,而且一定会更加的卖力。

    陆缜也有些疲惫地端起了茶杯来喝了一口早就冰凉的茶水,一抬头才看到钱漫江并没有走,而是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

    “钱兄你这么看着我,可是觉着我今日所为有些太狠辣阴毒了些?”陆缜毫不避讳地起身问道。

    钱漫江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自己,不觉一愣。随后才勉强一笑:“你这么做确实有些太狠了,完全是赶尽杀绝的意思。”

    陆缜来到他身边,看着外头漆黑的天空,轻轻地叹道:“不狠不行哪,毕竟我面对的敌人论势力要比我这个府衙通判强太多了。这次好不容易抓到他的错处,自然是要一举将其置于死地的。”

    “可是……”钱漫江张了下嘴,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针对我的只是谢景昌一人而已,我压根不用把整个谢家都拖进来,对吧?”看到对方点头后,陆缜才摇头道:“你的看法其实并不对。表面看起来,我的对手确实只有一个谢景昌,但你想过没有,他为什么就敢做这些?就因为他是个秀才?还不是因为他有谢家这个大靠山!

    “确实,这次的事情谢家上下几乎都不知情,他这么做更多只是为了和我置气。但是,如果事情真被他做成了,我会是个什么下场?丢官罢职都可能是轻的吧。而且,只要让谢家知道了这事,只要我陷入被动,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会将错就错,不惜一切地把我置于死地!

    “所以在我看来,要想自保,光是解决一个谢景昌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他背后的谢家一并解决了,才能保万全。而且即便退一步来说,谢家真不出手,只要我为了自保除掉了谢景昌,谢家也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既然早晚要与之为敌,我为什么就不能先下手为强?既然动了手,那就不能给他们任何翻身的余地!”

    一番话说下来,直让钱漫江半晌回不过神来。但仔细想想,却又在理。双方实力相差太大,陆缜只有这一个机会能取得胜利,所以无论他用什么手段,都是可以被理解的。

    “好了,今日也不早了,你且回去消息吧。明天,还有最后一步要走呢。”陆缜轻轻一拍对方的肩头,这才施施然地离开。

    而钱漫江,则在原地站了许久,这才长叹一声,负手而去。

    @@@@@

    谢秉孝并不知道这半日半晚的时间里陆缜居然就把所有罪名都坐实到了谢家的头上。当他被人带到陆缜跟前时,本来还想说几句场面话的。可是在听了陆缜那一番叙述,同时又把谢景昌和常天墨的证词拿到他眼前,让他看过之后,他的整张脸顿时就变得煞白起来:“你……这是欲加之罪!我要见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有病在身,今日这案子早就交给本官审理了。”陆缜解释了一句,继续道:“谢秉孝,现在证词已经有了,人证也在府衙之中,你还有何话说?”

    “你这是诬陷,我谢家一向门风严谨,从不违反朝廷律令,岂会干出这等诬陷他人,挑动百姓的事情来?而且这等事情做出来,与我们有何益处?我们谢家是生意人,杭州城里越是安定,才对我们越是有利,我们岂会自断财路!”谢秉孝知道事情很是严重,当即大声反驳道:“这一点,就算把官司打到南京,打到北京去,也是说不通的!”

    在旁的钱漫江也不觉为陆缜感到头疼。确实,从动机上来说,谢家是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的,倘若他们的靠山以此大做文章,还真有可能把案子给翻过来呢。

    陆缜脸色也是一沉:“看来,你谢秉孝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见他如此模样,谢秉孝却没有半点畏惧的意思,把胸一挺:“官府不公,我即便是一介草民也要说实话。哪怕你们用刑,也休想屈打成招!”摆出了一副大无畏的架势来。

    陆缜见了,冷笑一声:“本官自不会对你用刑,不过要找你谢家做出此等事情来的证据和动机却也不是太难的事情。现在,已有了人证,官府便可认定你家大有嫌疑,所以刚才已派遣下属人等去你谢家仔细搜查,想必总是能找出相关线索来的。”

    “你……”谢秉孝全没料到陆缜做事竟如此之绝,真的是一点余地都没有给留下,顿时有些语塞了。

    陆缜却啪地一拍桌案:“谢秉孝,现在你招认罪名本官还可念在你与杭州有些微功劳而在某些方面稍稍放开一些。可要是等到一切都查明白了,你可就别想再被轻判了。”

    “哼,我谢家清者自清!”谢秉孝口里虽然说得强硬,但其内心却是一阵的惶恐不安。

    虽然不曾在官场里混过,但他也是知道其中的一些龌龊手段的。栽赃嫁祸什么的,对官府中人来说,那完全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一旦他们的人真个闯进了自家宅子,恐怕……

    他唯一可依靠的,就是让自己弟弟去找布政使大人和镇守太监出面。只要这两位任何一个在此之前过来把案子接过去,一切就大有可为。

    可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这都大半日了,怎么那两人就没一个出现的呢?难道因为这事实在太大,让他们不好露面?又还是连这两人也早和府衙勾结在了一起?

    一时间,官官相护这四个字顿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让他的心高高地悬了起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那句民不与官斗的老话有多在理。纵然自家在杭州也植根多年,历经三代,可真与官府对上,结果依然是如鸡蛋撞在了石头上。

    时间在沉默里一点点过去,当日头再次升到中天时,一名差役打扮的汉子急步走到了堂前。看到他脸上的兴奋之色,陆缜也是一动:“林烈,可是有什么发现么?”

    “回大人,正是如此。我等在谢家一处密室里发现了……”

    随着他把发现的东西说出来,一旁的谢秉孝身子陡然就是一歪,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他知道,这一回,谢家是真个完了……

    @@@@@

    感谢王家王勇,睡猫福和猛禽出动三位书友的月票支持,以及其他无法显示姓名的给本书投出宝贵推荐票的各位书友的支持。。。。

    没啥好说的,只能给各位拜个早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