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44章 大厦将倾

时间:2018-02-06作者:路人家

    “啪!”谢景昌的老子谢秉廉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自己儿子的脸上,直把他打得倒在地上,同时有血从嘴角流出。

    而后谢秉廉又上前一步,恨恨地盯着地上的儿子,喝骂道:“孽畜,我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个胆大妄为的孽畜来!”声音里满是失望和愤怒,还带了一丝深深的恐慌。

    在他们身后,谢家家主谢秉孝也是面色铁青,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对父子和自己的兄弟、侄子,没有说什么话。因为他的心此刻已乱作了一团,当谢景昌急匆匆回来,把一切都如实说出后,他就觉着大事不妙了。

    这个被自己从小看到大,并寄予厚望的侄子这回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参与到官府中的争斗里去,而且还深陷其中。这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和民变这等极其敏感的事情产生关联,一想到这点,他就觉着心都快被提到嗓子眼了。如今该怎么办?官府会查到自家身上么?若是查到了是谢景昌被背后推波助澜,他们又会是个什么态度?

    该带了谢景昌去衙门认罪么?这个念头几次从谢秉孝的心中升起,可他一直都下不了这个决定。毕竟谢家就这么一个有功名的子侄,将来还指望着他来光耀门楣呢,而且谢秉廉这些年来也帮了自己太多,现在把他的儿子这么交出去,会让谢家其他人怎么看自己这个一家之主?

    忐忑、愤怒、惶恐……种种心思纠结在一起,让谢秉孝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这时,谢秉廉已经把儿子直接丢到一旁,看向自己的兄长:“大哥,事情到了这一步,只有先把这个孽畜交出去了,不然只怕连我谢家都会深受连累。今日法场那边闹出的动静可实在太大,几千围观百姓差点就冲撞了知府和按察副使……”

    “老三,你不要慌,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现在把景昌交出去,那不是置他于绝地么?他也只是年少气盛,一时昏了头才做出此等事来的。”谢秉孝忙安慰了一句。

    一旁一直没开口的老二谢秉礼也适时开口:“是啊老三,事情发生了,我们确实该解决它,但不是连自己的子侄都得出卖。而且,以我谢家在杭州的地位,纵然官府想动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孽畜,听到了么?就是因为你,我谢家现在已面临如此局面。你,赶紧去祠堂里,在祖先的面前跪着,没我吩咐,不得再出来半步!”谢秉廉当即就坡下驴,冲自己儿子喝道。

    其实作为谢景昌的老子,他又怎么忍心让儿子去衙门里受罪呢?刚才那么说不过是以进为退罢了,现在既然自己的两个兄长都这么说了,想来谢景昌暂时是安全了。而以谢家多年经营出来的关系,虽然这次的事情确实棘手了些,但要保住谢景昌应该也不是太难。

    谢景昌这时就如斗败了的公鸡似的,一句话都不敢再说,耷拉着脑袋,就吃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在外面两名仆人的陪同下就往外走去。

    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外边就传来了一阵骚动,而后,一大群官府衙差,以及兵卒就已直冲进来,在他们身后紧紧跟随的那些谢家家奴一个个面色惶急:“老爷,他们……”

    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官员,模样英挺,眉毛修长,一见到他,谢景昌的脸色又是一变:“你……陆缜!”

    陆缜却根本没有理会这位谢家少爷,直接就朝着里面站起身来的谢家三名主事兄弟望了过去:“你们谁是谢家家主谢秉孝?”声音里没有半点温度,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若是以往,就是知府华千峰来了,谢家也不会太当回事儿。可现在,看到这个杀气腾腾带人而来的绿袍小官,谢秉孝也只能走出门来,冲陆缜一拱手:“在下就是了,不知这位大人来此有何贵干?”

    “你们谢家事发了,就请随我回衙门说话吧。”陆缜把手一挥,就毫不客气地下令道:“把谢秉孝,谢景昌两人拿回衙门。若有反抗,以谋反论处!”

    听到这话,谢家上下更是心里猛打了个突,那些本还想上前阻挠或是说些什么的人,此刻都不敢有所动作了。就是谢秉廉和谢秉礼两人,也只能把眼看向谢秉孝,看他是个什么态度。

    谢秉孝叹了口气,眼前的局面,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不可能听,而且对方已摆出了这么副架势出来,能做的就只剩下服软从命了。所以在一呆后,他才道:“既然大人这么说,草民自然不敢违抗。不过,能否让草民先换件衣裳再随你去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可以。”陆缜轻轻点头,没有为难他的意思。

    见此,谢秉孝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往里走,同时跟自己的两个兄弟打了个眼色,让他们二人也跟自己过去。..

    在回到后院,谢秉孝就开口吩咐道:“这次的事情恐怕比我们所想的还要严重。若我所料不错,一切早就有人布局了,为的就是对付我们谢家。当此之时,我们绝不可乱,老二,你等我走后,就赶紧带上些金银细软,还有景青先离开杭州,以免再生意外。”

    “大哥……”谢秉礼一听就有些急了:“这怎么成?难道家里出了事,我能不管不顾,只想着保全自己和儿子么?”

    “你听我说,这是为防万一的作法。我谢家在此树大根深,还不是一个府衙就能置我们于死地的,我去了衙门,很快就能回来。”谢秉孝看着自己的兄弟,正色道。

    被他这么一盯,谢秉礼终于不敢再坚持,只能点头:“好,大哥你放心,只要我在外一日,一定不会让你们有事的!哪怕你们真……我也一定会想法救你们!”

    看着这个名为秉礼,其实却性子暴躁,做的也是那种掉脑袋之事的二弟,谢秉孝只是会心一笑,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才看向了一样脸色凝重的谢秉廉:“老三,你一向和官面上的人交情不浅,这次我和景昌的安危就靠你在外面奔走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无论是找镇守太监,还是布政使,你都要尽全力去做!”

    “大哥放心,我一定尽快把你们从衙门里接出来。”谢秉廉忙点头答应道,说着便朝着帐房方向走去,显然是去准备贿赂那些高官的筹码去了。

    直到这些话吩咐完,谢秉孝才回到自己的屋子,草草换上了自己的一套衣裳,这才回到外间。

    对于他迟迟才出来的举动,陆缜也没有任何不满的反应,只是笑着道:“谢员外,现在可以走了么?”

    “走吧。对了,草民还不知大人高姓大名,现居何职呢。”

    “陆缜,现在不过是府衙区区一通判罢了,实在难入谢员外之眼。”陆缜没有半点隐瞒地道出了自己的姓名身份,然后还颇有深意地看了一旁脸色青黑,恨不能扑上来咬自己一口的谢景昌一眼:“之前倒是和谢家三少爷有过一面之缘。”

    “原来是陆大人,倒是久仰大名了。”谢秉孝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这才在这些衙差兵卒的押送下,走出了自家的大门。

    出门,走过长长的巷子时,就看到外边已有不少百姓围在那里,冲着这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而在看到被官府带出来的谢秉孝后,大家更是一阵惊呼,议论声就更大了。

    对此,这边出来的众人都没有任何反应,迅速就把谢家叔侄二人押进了早停在外边的马车,陆缜则钻进了另一辆马车里,然后匆匆而去。

    不过即便什么话都没留下,府衙派人直接拿人的消息还是迅速在杭州城里散播开来。

    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人传出的消息,这事很快就和刚刚发生在刑场之上的那场动乱给结合了起来,都说是谢家指使某些人想要搅乱刑场,这才被官府拿下发落。

    当这一消息被人散播开来后,寻常百姓就生出了一个以往少有的想法来——看来这一回谢家怕是要出大事了,说不定整个家族都将因此倾覆。

    民不与官斗,哪怕你谢家在杭州名望再大,才势再雄,在出了这等事后,怕也无法脱身了。

    对此种说法,谢秉廉还是相当不屑的。因为他相信以谢家和官府中人的交情,只要自己给出足够的好处,就一定有把大事化小的可能。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的这一想法彻底落了空。

    当他赶去镇守太监那里,想见吴淼时,得到的反应是吴公公之前刚刚外出,并不在杭州。而去了布政使司衙门,对方的态度就更强硬了,根本连话都不给他递一句,就把他给打发离开。哪怕他谢三爷陪着笑送上了五两银子的门敬,那些衙门守卫也只是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最后才说,这一切都是自家大人特意吩咐下来的!

    这是,要把谢家真个置于死地哪。

    直到这一刻,谢秉廉才终于有些慌了,难道谢家真个到了要倾覆的时刻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