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36章 示警

时间:2018-02-05作者:路人家

    就如陆缜所判断的那样,等第二天后,满杭州城都知道了昨晚发生在云水间花船上的事情。

    而作为此事上唯一的男主角,陆缜这个府衙通判之名更是被所有人所知,尤其是他对诗词的那番贬低言论,以及最后所作的那首被人定名为初见的诗,早已传得人尽皆知。

    作为江南风月地里生活的人们,在议论起这事时最看重的还是那首让人过目难忘的诗句。虽只寥寥几十言,却把那缠绵悱恻的情爱感觉完全表露出来,一时人人传唱,都说是近年来书情第一诗。

    而作为被陆缜作了此诗的云嫣姑娘,更是被同行烟花女子羡慕嫉妒不已。你早已是杭州城众花之首,现在还有这么一首百年难得一遇的好诗傍身,恐怕今后身份与其他人可就要拉开太多了。

    此时的欢场与青楼女子可不像后来的(女昌)(女支),只要有一身好皮囊,好容貌就能得到男人的青睐,那也是要讲究个内在的。琴棋书画等等方面比之大家闺秀都要更胜一筹。而这些还不是她们能从无数同类中脱颖而出的关键,最关键的,还在于她们有没有过人的技艺,以及有没有文人专门为她们作一篇足以压倒众芳的诗篇。

    云嫣所以有今日花魁的名头,就是因为她琴舞双绝,比之寻常女人要高出许多,再加上绝色之姿,便能稳坐杭城第一。而现在,又有了这么一首为她而作的初见诗,以后只要有人一提起这首诗来便会记起她,其花魁之名别说杭州城了,就是整个江南恐怕都无人再能撼动。

    陆缜可不知道自己为了争面子而抛出了那首纳兰容若的诗会有如此作用,但有一点他却是很清楚的,那就是自己已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在次日中午之后,无论自己身处何方,周围总会出现一些偷偷观望,然后又在背后悄悄议论之人。就连知府大人在和自己见面说公事时,神色也颇有些异样,几次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忍了下来。

    这种感觉让陆缜很不习惯。他来杭州是为了低调做人的,但现在显然是事与愿违了,走到外面都会被人强势围观,实在很别扭。可面对众人的反应,他又发作不得,毕竟人家也没做错什么,所以唯一要怪,就只能怪钱漫江这个损友把自己给带去那等地方了。

    但钱漫江最近日子也不好过。他是有家室的人,本来去青楼什么的就有些偷偷摸摸,现在因为陆缜的事情闹得满城皆知,家里人自然不肯轻饶。话说第三天上午时,陆缜还看到他脸上有几道爪印,虽然他说是家中猫儿不小心挠的,但谁都知道那猫儿的真正身份是谁了。

    如此情况下,无处可以撒气,又不想被人当西洋景看的陆缜只好深居简出,每日都是家里和衙门两点一线,就是中午也只让人把饭菜送来留在府衙里吃饭,却连街都不逛了。

    但即便如此,此事的烦恼还是没有完全消除。这天中午,谢遥把饭菜送过来时,明显有些迟疑,还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他这一反应立刻就落到了最近本就很是敏感的陆缜眼中,便没好气地道:“有什么话说就是了,别这么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是。”谢遥这才上前一步,小声地道:“是这样的,这次三少爷可着实吃了不小的亏,而且回家之后还被家主重重地责打了二十藤条,又被关进了祖祠之中反省。听人说,三少爷对大人你已恨之入骨,打算过段日子就再寻你的不是,还望大人小心。”

    “三少爷?”陆缜稍微一愣,才明白他指的是当日的谢景昌,不觉也苦笑起来。都说青楼是男人间最容易结仇的地方,酒色财气几乎都占满,此言果然不虚。

    这个谢景昌,明明是他自己找麻烦不成被自己奚落了一顿丢了面子,然后因为给自家惩罚,居然也要把帐算到自己头上来么?不过仔细想想,似乎除了把帐算到自己头上,对方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

    好在,自己这个通判却也不惧他一个小小的秀才兼纨绔,而以谢家的名头,也不可能真帮着他乱来,所以还不用太过担心。想到这儿,陆缜才笑着点头:“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大人,这谢家在杭州的势力可实在太大,若真让他们动起手来,恐怕你会很麻烦,就是知府大人都未必能保到你哪。所以还望你早作准备”谢遥又叮嘱了一句,这才退了出去。

    陆缜本来还有些不以为然地一笑,可在吃了两口饭后,神色却是一变。这位说这些话的用意到底是什么?是真为自己着想,还是想挑起自己与谢家之间的矛盾?可他本就是谢家之人,即便是旁支,谢家真惹上了官非与他也没有任何好处哪。还是说,他另有目的?

    说实在的,这段日子相处下来,陆缜对谢遥的办事能力还算是满意的。这是个反应够快,办事稳妥的好帮手。只要是自己吩咐下去的公事,他都能办得妥妥帖帖,几乎没有什么差错。而且说话也不多,又有眼力见。

    本来,陆缜还想着什么时候帮他说句话,能在府衙里有所进步呢。但现在这番话,却让陆缜对此人生出了些别样的感觉来,他这么勤恳地为自己办事就真只是为了这份差事,还是另有所图?他谢家人的身份,会不会让他做出些别的举动来?

    这一疑问,至少现在陆缜还看不出来,但却足够让他多留个心眼了。

    如果说谢遥的警示只是让陆缜感到有些疑惑的话,那另一人的示警却让陆缜整个心都提了起来。

    那是半个月后的一天傍晚。陆缜如前段日子一般低调地回到自己租下的院子跟前,跟着他回来的清格勒的神色就陡然变得很是警惕,手都搭在了腰畔的佩刀之上。

    另一边的林烈也立刻往后一步,挡在了陆缜身后,以防有什么袭击从后而来。同时,两人的目光则落到了巷子深处的转角那里。

    当陆缜的目光随着他们一起看过去时,才瞧见那里站了几名灰衣男子。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这几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凶悍味道,却是遮都遮不住。

    “难道那谢家真敢派什么刺客对我下手不成?”陆缜不觉有些心惊地想道,手也攥紧了拳头,随时准备拿出保命的本事来。

    不过很快地,他紧绷的神经又重新松弛了下来:“清格勒不必紧张,他们不是敌人!”身后的林烈此时也已把手从腰间挪开,因为他们已看到了从灰衣人中走出来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杨震!

    一年多前,陆缜来到京城时曾因坏了王振的安排而差点为其灭口。当时幸好有这位锦衣卫百户及时赶到才得保性命,并被带去和胡濙见面。而后,这位锦衣卫百户便连夜出了北京城,来了江南任职。

    陆缜没想到,自己会在此时再次遇到对方,而且看起来,杨震是刻意在此等着自己的。

    “杨百户,一别经年,你可还好么?”见对方过来,陆缜便笑着迎了上去。

    不过杨震的脸上却没有多少故人重逢的喜悦,只是有些勉强地咧了下嘴:“陆通判,我们又见面了。你最近在杭州风头可着实不小哪。”

    “让你见笑了,惭愧。”陆缜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勉强起来。好在对方没有在此事上多作纠缠,很快就直入正题:“前段时日,胡老大人就给我来信,让我多照看着一些。”

    “先生费心了,陆缜心存感念。”陆缜闻得这一说,有些感动地拱手道。想不到胡濙还为自己做了如此安排,对自己确实颇为上心。确实,有锦衣卫的人在旁照拂着,自己就要安全多了。

    提到胡濙,本来面色有些冷硬的杨震也松动了些。但随即,他又肃然道:“本来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你毕竟是朝廷命官,没人会随便动你。不过,就在上个月,我得到了一个消息,马顺居然去过南京,还密会了某些人。”..

    陆缜的神色也是一变,如今马顺已取代了徐恭成为锦衣卫指挥使,他到南京可不是小事。而要是真为了对付自己,自己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其中一人便是如今杭州的镇守太监吴淼,而他在回杭州后,又见了你府衙的同知宣秉承。我的人只听他们密谈时几次提到了你的名字,显然是有什么针对你的阴谋。”杨震神色严肃地看着陆缜道:“不过具体是什么,却还不得而知,但你必须小心在意了。”

    “吴淼奉了马顺之意想用宣秉承来对我下手?”陆缜愣怔了一下,才缓声道。随后,神色就变得很是凝重了,这若是真的,自己的处境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但很快,他又恢复了过来:“多谢杨百户前来示警,在下铭记在心。”说着深深地施了一礼。

    在施礼时,陆缜的眼中已有丝丝光芒透出,既然有人想对自己不利,就没必要再低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