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35章 新词一阕曲一首(终)

时间:2018-02-05作者:路人家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可汪举人倒好,一言就直揭陆缜的短处,是彻底把人往死里得罪的态度。

    他所以做此选择除了本身就对陆缜有些怨怼之外,更重要的还是为自己眼下的情势所迫。

    陆缜之前的判断并没有错,汪举人确实是因为在徐家那里混不下去,这才来杭州投靠到谢景昌这样一个少不更事的年轻人手下。而且他也从谢景昌口中得知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知道了陆缜与谢家间的矛盾纠葛。

    既然他认定了陆缜已成谢家对头,自己又要靠着谢家出头,有些事情自然不能有太多顾虑了。尤其是他看出了谢景昌对陆缜的恨意尤胜自己许多,眼下又因为陆缜刚才的表现而生出强烈的嫉妒之心来,此时又正好遇上了对方最弱的一环,自然是要好生表现一番了。

    所以,他才会如此不留余地地对陆缜进行嘲讽,至于事后会不会因此惹祸,汪举人是顾不上了。反正以谢家在杭城的势力,想要顶住一名府衙通判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他这一番话出口,在厅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愣住了。陆缜也有些诧异地抬眼看向汪举人,自己与他只是在南下的船上有些摩擦,他为何将自己视作仇敌般对待。直到目光落到一边有些得意的谢景昌身上后,他才明白过来,同时脸色也终于有些变了。

    把手中酒杯一搁,陆缜才开口道:“汪兄此言倒是不虚,在下之前在北方为官时还真就为当地将士们作过两首提振他们士气的歌儿,想不到这等小事都传到南方来了。不过在下并不以为这是丢脸的事情,正相反,能为那些守我大明边疆,用鲜血和性命保天下安定的勇士们做点事情反而是在下的荣幸了。”

    此番话堂堂正正,反倒让汪举人显得有些猥琐了。而陆缜的话还没有说完,继续看着脸色微微变化的汪举人道:“只是在下却有一事不明,你一个无官无职,又没有什么产业的落魄之人哪来的勇气轻视那些守边的将士,居然还因此拿来笑话在下这番举动?

    “就因为你曾中过举?即便你是状元之才,在朝中有番作为之前,怕也不敢开这等口吧?在我眼里,诗词歌赋确实小道,既不能让百姓富足,更不能强我大明边防,除了在眼下这等宴会上附庸风雅,以博美人一笑外,却也和那戏子优伶没有任何区别了!”

    疾风暴雨般的一番话说下来,直让所有人都为之变色,因为陆缜这是把他们都给骂了进去。可让他们感到堵心的是,这等大道理说出来,还让他们发作不了,也辩驳不得,只好苦笑摇头。

    “陆缜,你这番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一个连诗词都做不得的家伙有何脸面说这番话?难道在你眼中,李杜苏辛这样的大家都比不得那些边关的丘八?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谢景昌终于忍耐不住,啪地一拍桌案,大声斥道。

    面对这位的怒火,陆缜只是不屑地一笑:“还真说对了!李杜虽是一代大家,但在我眼中确实不如边关将士,以及朝中名臣远矣!他们虽有流传千古的诗篇,但除此之外,与国何益,与民又何益?..

    “若是真男儿,就该在那安史大乱里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来,如那郭子仪般,为国平贼。而不是像他们般只会躲在一隅之地做几首悲戚之诗,甚至连自己的妻儿都照顾不得!

    “而在我看来,有些人跟他们相比更是差得太远。他们固然与家与国并无益处,但好歹还有诸多光耀后世的文章流传下来!可某些人,除了会卖弄一下小聪明,识得几个字,就只剩下为人犬马,或是仗着家世胡作非为了!此等人,我就是与之同列一席都觉着有些作呕!”

    一番话说得愤世嫉俗,但在仔细一想后,又让人觉着不无道理,厅内众人的面色都不觉有些发红,想想自己往日所为,确实感到了羞惭。

    但谢景昌却是气炸了肺,他在家中虽然也总受伯父训斥,却也没有被人如此直截了当地指了鼻子斥责过。而更叫他感到愤怒的,是陆缜这番话他还真拿不出话来反驳,毕竟人家是官,说的也都是道理。

    最终,他唯一能咬住的只有一点:“说白了,你不过是恼羞成怒!因为你不懂诗词,便出言污蔑李杜等先贤,你不过是一介狂人罢了!”

    话都到了这一步了,陆缜也不再打算低调。因为他很清楚,虽然眼下厅内只有寥寥十数人,但这场争辩一定会在明日传得满城皆知,然后说不定就是整个江南,甚至是天下。

    而以如今文坛的风气,和文人相轻的作风,自己这番大开嘲讽的言论很容易就被天下读书人视作歪理邪说。若没有足够压住他们的底气,对自己可就太不利了。

    事实上,话出口后,陆缜就有些后悔了。但他也是个年轻人,血气方刚,又被人那么一激,自然难免动怒。好在现在还有补救的办法!

    于是陆缜把杯中酒一口干了,站起身来,冲谢景昌道:“谁说我陆缜不会作诗的?刚才云嫣姑娘不是以初见为题让我们作诗词么?那我就作上一首——”

    顿了一下,将心中的火气压下去后,陆缜才用有些低沉而深情的语调缓声把那首被后世之人传唱了无数遍的泡妞名诗念了出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一诗念罢,便把袖子一甩,径直走到厅门前,推门而出,只留下了满厅男女怔怔地立在当场,久久未能回过神来。

    这首纳兰容若做的诗可着实把个深闺怨妇埋怨情郎的形象极其直观地呈现在了大家面前。其词句之美,就是寻常百姓都能感觉出来,更别提这里众人都是才学出众之辈了。

    都说柳永的艳词写得好,现在听了这一诗句,却并不比柳永的要差。而这诗对紫菱这样一直在青楼里迎来送往的欢场女子的触动尤其大,想到曾经因贪恋自己容貌而花言巧语说要娶自己过门的那些薄情郎,她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泪水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一如诗中所写那般,泪雨霖铃。

    而云嫣,则是怔怔地看着陆缜离开后大开的厅门,心里一阵翻动。这个男子带给她的惊讶实在是太多了。那一曲能直指自己内心的故乡之原风景,这一首以初见为题的诗其实此诗一出,其他人都不用再比了,没有人能再作出一首比此诗更好,更能打动自己的诗作。

    而更叫云嫣心动的,是陆缜刚才的那番正气凌然的话。她听得出来,这番话陆缜是完全发自真心的,这是一个心系天下,有着远大抱负的男人!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可比自己在此船上遇到的那些只懂得在花船里斗富斗文的纨绔们要高大得多了!不,其他人根本就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这一刻,云嫣心动了。双目之中异彩连连,似乎已经做出了某个决定。但随即,她又发现了一个残酷的现实,那位陆公子此时已经离开。在很显然已经把两道题都答得很圆满,足以技压全场的情况下,在可以得到与自己亲近的情况下,他居然就这么甩袖离开了!

    他是因为恼怒,不想与这里众人同席才走的?还是因为不想与自己亲近,觉着自己一个烟花女子配不上他,这才离开的?还有刚才他拒绝教授自己的决绝态度,难道他

    一时间,云嫣的心由高到低地走了一遭,变得纠结万分,自怨自艾不已。

    周围众人此时却并未觉察到云嫣的状态,他们依然被陆缜这番话语和这首诗所震惊着。那独坐之人在半晌后,终于也站起了身来:“这位陆公子果然是性情中人,说的也在理。我大明有此等人物,何愁盛世不彰?”说着哈哈一笑,也离席朝外走去:“今日此来确实不虚,不虚哪!”

    他这一开口,其他人也都纷纷回神。有了陆缜这首诗珠玉在前,他们自然是不可能再班门弄斧,便讪讪笑过,不再表现。而云嫣,也以身子不适为理由,朝他们告了声罪后匆匆退了下去。

    钱漫江怔了半晌,才苦笑一声,跟着出厅而去。他算是服了陆缜了。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哪。本来还真道他不会作诗呢,现在看来,他的才能之大,远不是自己可以相比的。

    只是当他来到外边,走到下层甲板时,才看到陆缜有些尴尬地站在那儿。这一下,他装逼有些装大发了,居然直接出厅而去,却忘了自己所在的是花船上,而船此刻还在西湖里漂着呢。现在离了厅,他根本就回不去哪!

    见此,钱漫江不觉在背后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叫你出风头,这下自讨苦吃了吧?”

    忍不住啊,一个穿越客不抄下后世的名诗名作实在有些丢脸,所以路人还是忍不住让陆缜装了一回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