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31章 美人云嫣

时间:2018-02-05作者:路人家

    时已入更,圆月高悬,繁星漫天。

    明亮皎洁的月光铺撒在西湖平静的水面上,让其闪过了片片柔光,而更叫人心醉的是,那湖心处,此刻赫然有三个圆月的倒影落在那儿,正是西湖十景中名声最大的三潭映月了。

    此乃湖中三座十塔所起的神奇效果,靠着月光的折射,让自己的影像投射在湖面之上。因为有三座石塔矗立水面之上,故而也就呈现出了这天下绝无仅有的美丽景象。

    此时,被叫作云水间的画舫正好悠悠地来到三潭映月附近,虽然船只在不断前行,但船上众人却并没有感到半点不适,甚至只要不看外边移动的风景,都不直这船早已离开湖边码头了。

    二楼小厅之内,已坐了十名客人,而在他们面前的桌案上也不再是之前清寡的茶水蜜饯等物,而是换成了一道道精致美味的杭州名菜,另外,还有一只小小的玉壶,里面所盛乃是酒香四溢的杏花美酒。

    光是这面前的酒菜,就足够体现出花船出手之不凡了。或许比不了当日望湖楼上的珍馐,但也相差无几。只是这时候,大家的心思却都不在这些美酒佳肴之上,他们来此可不是为了喝酒吃菜的,而是为了找个机会能接近闻名全城的花魁云嫣,甚至一亲芳泽。

    正因为心里念的都是这个叫人迷醉的女子,所以纵然面前正有数名同样模样俏美,身材婀娜的美人儿在前歌舞娱人,他们的心思还是有大半落在那片一直未曾有动静的珠帘之后,等着美人儿何时才能露出芳容来。

    陆缜也不得不道一声佩服,这一手段,大有后世评苹果和小米饥渴营销的精髓了,自己等人在此等候都快半个时辰了,那正主儿居然还未露面,当真是叫人望眼欲穿哪。不过有时候男人就是这么的贱骨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们就越是想要,哪怕对方对自己完全不假辞色,他们都会趋之若鹜地一头撞过去。

    这一点,身边的钱漫江算是表现得最突出的。虽然已喝了好几杯酒,面前的菜肴也被他吃进了小半,但这一切只是机械般的行为,他的心思却是完全落在珠帘之后,满是渴盼之色。

    “钱兄,看你之前模样也非欢场新手,怎的现在看着如此急不可耐?”陆缜忍不住叹了口气提醒道。

    钱漫江这才稍稍回神,一脸向往地道:“你是不知道要见云嫣一面是有多难。今日若非那两张请柬,我们根本入不得这小厅。这是我离她最近的一次,自然是有些急迫了。”

    “可是她们不是说了么,想要见她还须其点头才行,而以青楼一贯以来的调调,怕是会有所考校,诗词歌赋什么的,你可拿手么?”陆缜虽然没吃过猪肉,却是见过猪跑的,那些名(女支)花魁的作派心思他看一些野史都看得熟了。

    “放心,我早已有了准备。”钱漫江说着一笑,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见此,陆缜只能苦笑一声,不再多言。这位就跟后世某位明星的粉丝似的,此时已完全不能用常理来量度或是评价了。只希望今晚他能如愿吧。..

    就在陆缜拿起酒杯品咂了一口那香冽的美酒时,突然心里一动,目光往边上落去,正看到有两个人的目光盯着自己。这其中一人,正是汪举人,而另一个则是随他进来的那名年轻人。

    让陆缜感到有些奇怪的是,汪举人固然看自己的眼神颇为不善,那年轻人看自己更是有着怨气,似乎随时都可能把酒水往自己这边泼过来一般。

    对于前者,陆缜还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之前在徐承宗的船上自己很是落了他的面子。或许他是因此无法继续在徐承宗面前厮混,这才来了杭州。可后者为何也对自己深怀敌意?自己可连他的面都未曾见过,又怎么可能有仇呢?

    心中疑虑,陆缜便碰了碰依然有些发怔的钱漫江,待其略回神后,才把嘴往那边一努,轻声问道:“你可认得那边的几个是什么人么?”作为杭州土生土长之人,又是府衙官员,想必只要是城里名人,他总是认得的。

    果然,钱漫江在往那边仔细看了一眼后,神色就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了:“是谢家的小公子,谢景昌”

    “怎么,你与他有什么仇怨么?”陆缜见他如此模样,不觉有些奇怪道。

    “我怎么敢和谢家公子为敌呢?”钱漫江立刻自嘲也似地说了一句:“只是今日他这一来,我想一亲云嫣芳泽的想法怕是很难达成了。”

    陆缜忍不住撇了下嘴,这位还真是痴心一片哪,任何事居然都能与云嫣姑娘联系在一起。但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何谢景昌会对自己有所怨怼了,因为之前的事情可不是任何谢家或赵家之人都能明白自己,领自己这分情的。显然,面前的谢景昌就是那个不领情,甚至怪上自己之人。

    正思索间,前方的歌舞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便从珠帘之后传出了铮琮一声琴响,其声如银瓶突破,让得所有人的精神陡然就是一振,目光也全汇聚到了珠帘之上。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戏肉上场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众人的关注,内里琴声顿时就变得婉转起来,一如小儿女在人的身边喁喁细语,亲切而又娇柔,直让在场众人的心顿时为之一酥,然后更是个个都竖起了耳朵,去仔细品听那如泣如诉的动人琴声。

    这一段琴曲并不甚长,只盏茶工夫,便已停歇了下来。而后,在众人还在品味这优美琴声时,珠帘已人分左右挑起,一名穿着素雅裙装,只薄施脂粉的年轻女子便轻轻地来到了众人面前。

    如果说之前的紫菱姑娘是那种充满了女人味儿的美人的话,这位姑娘却给人一种冷冽清寡的感觉,一如之前泡好,此刻却已冷却的龙井香茶。但是那种勾人摄魄的威力却比之前你那些个搔首弄姿的女人要强烈数倍。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陆缜觉着这首苏轼用来描绘西湖之美的诗句里的西子若是重生,应该也不过如此而已了。

    连陆缜在一见此女后都有些失神,其他几人的反应就更大了,一个个愣怔在那儿,呆呆地只顾盯着人家姑娘上下打量着,似乎恨不能扑上去把整个人都合酒水一口给吞了下去。

    “云嫣因为身子不适,今日便晚出来了一会儿,刚才便弹一曲以为赔罪,还望各位公子老爷莫要见怪。”她显然是早习惯了这些人初见自己时的反应,很快就开了口,并盈盈地矮身福了一礼。

    直到她把话说完,众人才全数回神,纷纷说道:“云嫣姑娘言重了,要见你这等佳人,就是要我们等上一夜也是应该的。”

    “是啊,我等也是慕你之名而来,可不敢唐突佳人。”

    见众人这么说来,云嫣的脸上虽然依旧冷冷淡淡的,但眼神里却露出了一丝感激之色。那眼眸只这一转,便再次让众人心里一阵荡漾。陆缜也觉着一阵心动,不觉暗叹一声,此女果然是个祸水级的存在,只这一个眼神,就已把天下大多数的男人给征服了。若非自己以前看片经验足够,怕是也得陷进去

    “云嫣姑娘,在下乃是杭州府学的学生周鸣,早就仰慕你多时了,并还为你做下了几首思慕之诗,不知你能否赏脸一观?”在一阵失神后,众人才终于都想起了自己在此的目的,一名年轻书生更是飞快地起身说话,同时取出了袖子里早藏好的诗稿。

    云嫣闻言当即冲他淡淡一笑:“李公子如此大才,实在叫云嫣很是受宠若惊,小环”随着她这一声吩咐,身后为她挑起珠帘的其中一名侍女便走上前来,从那周鸣手中接过了诗稿。

    刚才小丫鬟站在云嫣身后倒还不觉着,此时走出来,众人才发现她的模样也是俏丽非常,虽不如云嫣那般国色,却也是可人得紧。同时,又有几人这才恍然醒悟过来,也紧跟着拿出了自己准备下的诗作,争先恐后地献了上去。看他们的模样,就是科举考试时都没这么急迫紧张的。

    只有三桌人并没有动,除了陆缜这边外,还有谢景昌那边三人,以及另一单独而坐的华衣中年男子。

    陆缜本就没有准备什么诗作,此时自然是拿不出来献宝的,但对钱漫江也居然没有动作却是深感怪异,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刚才不是急不可耐么?现在人来了却怎么不动了?是对自己的诗作没有信心么?”

    “当然不是。”钱漫江立刻摇头否认,随后得意地一笑:“这些家伙太急了些,这时候送诗作能有什么用?待会儿云嫣她一定会出题考校的,好的诗自然是要用在刀口上了。”

    果然,就在他话音一落后,云嫣就道:“各位的这些诗稿回去后云嫣一定会细细品读。不过在此之前,却有两道题目想要试试各位的才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