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28章 别有内情

时间:2018-01-29作者:路人家

    钱漫江没有再问陆缜既然知道李老实那五亩地下面有好东西,为何不帮李老实一把,索性就把个中真相相告,而只是让他得这么几千两银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很清楚的,李老实一个老实巴交,无权无势的农民若是被人知道他手里有如此财富,下场恐怕就不好说了。

    所以说,这已是陆缜能帮他的极限,至少那几千两银子足够他好好地过完这一辈子了。而且也不用担心被那些世家豪强以各种理由坑害。

    唯一让钱漫江觉着奇怪的是,陆缜为什么不让府衙出面,把那五亩地给吞了。但话到嘴边,他还是忍了下去,现在杭城内的势力府衙实在排不上数,这一想法恐怕也是成不了事的。

    就在钱漫江得到答案离开后不久,赵谢两家的人再次登门而来,这一回,他们双方间的态度比之前可要亲近了许多,在走进陆缜的公房时,双方还好一番的谦让,最后才并肩而入。

    陆缜看着他们这副装模作样的作法,不觉笑了起来:“二位显然是达成共识了?是愿意出五千两银子共同买下这五亩地,还是竞争一番?”

    “我们选前者。”两人对视了一眼后,终于痛快地给出了答案,只是脸色却不是太好看。任谁被人这么狠敲了五千两银子的竹杠,心里总不会太痛快的。

    “好,既然两位如此快人快语,那本官就把事情给定下来,地契什么的这就过给你们两家。”陆缜说着,已从一旁拿过了李老实早准备下的地契,随后又拿出了相关的文书,让两名管事在上立下字据,并按上手印。

    两人没有半点犹豫,就上前照陆缜所说的给立下了凭证,最后,才用早准备好的两张各两千五百两的银票换取了陆缜手上的地契。陆缜接过,便是一笑:“如此,银货两讫,还望你们两家能通力合作,好好运用这五亩地。”

    “那是自然,我们也得感谢陆大人你从中斡旋帮助。”谢义皮笑肉不笑地道了一句。而赵贤则朝陆缜拱了拱手,这才齐齐离开。

    陆缜呼出了一口气来,总算这两家之人都不是意气用事之辈,知道什么时候该退让,这次的案子总算是得到了完满的解决。他的目光在那五千两银票上一扫,又露出了笑容来,这谢义由始至终都没有跟自己提那违约的一千两银子的事情,显然,这是谢家向自己卖了个好了。对此,他自然也不可能提,毕竟这银子可不是他的。

    “去,把李老实叫来。”陆缜这才开口,招呼外边等候之人道。

    不一会儿,满脸忐忑的李老实就再次来到了陆缜跟前,在陆缜把那两张足够其一世用度的银票放到他手里,嘱咐一声:“以后好好过日子,好好照顾你老娘!”后,他整个人都愣住了。显然,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这五千两银子实在是太也庞大了些,让他久久不能从这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

    半晌,他才有些颤抖地道:“大人,这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银子?”

    “因为你那几亩地就是这么值钱。具体原因你就不用去考虑太多了,有了这笔钱,我相信你以后的日子会好过许多。”陆缜随口道了一句。

    李老实的嘴巴喃动了一下,最终什么也没说,甚至都没谢过陆缜,便有些失神离去。在陆缜看来,这位一定是因为得了这么笔巨款给高兴坏了,所以也不以为意,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那佝偻的身影渐渐远去。而后,才拿起那份写有自己名字的保书,起身便往外走。案子既然了结,就该跟知府大人回报一下了。

    就在他来到门口时,林青正打外面过来,脸色看上去有些凝重。陆缜见了,有些关心地问道:“怎么?可是手上有什么难办的差事么?”

    林青他们四人此时都已成了府衙里的人,除了听从陆缜调遣外,也可能会接到其他官员临时指派的差事,所以他便关心问了一句。

    林青这才抱拳施礼:“见过大人。倒是没什么差事,只是刚才进来时瞧见了一个身手了得之人居然在装寻常庄家汉,所以觉着有些奇怪。”

    陆缜本来都打算与他擦身走过了,一听这话,脚步便是一顿:“可是一个看着颇为老实的村汉?穿一件灰布直裰。”

    “正是。”林青一愣:“大人见过他?他是什么人?”

    陆缜的神色顿时也变得凝重起来,立刻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看出他身具不俗武艺的?”

    见他如此模样,林青当即神色郑重道:“他的步伐极其坚定而有力,而且每一步都跟丈量过一般,几乎不差分毫。还有他的一些举动,虽然低了头,但双眼却总在朝两边观察,一看就不像表面展露的这么老实。”

    “怎……怎会这样?这个李老实居然有问题?”陆缜的心猛地一阵跳动,随后急声道:“快,你去把人拦下了,我要再见见他!”

    林青忙答应一声,疾步就往衙门口奔去。这一举动,也迅速惊动了一旁守着的林烈和清格勒,他们在陆缜往外走去时,赶紧跟了过去:“大人,这是出了什么变故?”

    “那个李老实可能有问题!”陆缜说着话,脚步却不见半点缓慢,他隐隐有了一种感觉,这次的事情背后还有问题!

    只是当他来到府衙门前时,却只看到林青有些犹豫地立在那儿,看着前方往来的人群,不知该往那一边追。显然,李老实早就出了衙门,混入了人群中,想把他找出来可是太难了。

    “你们几个,这就出城去一趟大李庄,只要他还在,就把人给我拿回来!”陆缜当即吩咐道。

    林烈几人忙答应一声,便急急而去,却让衙门口的这些差役觉着有些吃惊,不知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要事,竟显得如此急切。

    目送他们离开,陆缜才在作了次深呼吸后,使自己的心绪重新平静下来。显然,这事背后是有人想要借这块地引发赵谢,甚至是杭城四大家族间的争夺。好在现在自己已把事情圆满解决,不然整个杭州都可能因此而乱。

    能干出这等事来的,绝不止李老实一人,他们会是什么人?那个李老实也是好手段,在自己面前装老实人这么像,甚至瞒过了林烈他们几个。要不是最后他觉着已不可能再在自己面前出现,或许连林青都未必能看出其问题来吧。

    想到这家伙伪装之精,陆缜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刚才的那点把事情圆满解决的得意早化作了后怕。

    等到傍晚他们几个赶回来时,更确定了他的判断,不但没有把那伪装的李老实带回来,还带来了两具早已腐烂发臭的尸体,正是真正的李老实和他老娘的尸体。

    之前陆缜他们遇到的家伙,根本就是假冒的。而因为李老实过于老实,再加上贫穷,让他和同村之人都没有多少交集,以至所有人都不知道李老实到底是什么时候被人掉的包。

    看着面前的两具尸体,陆缜长长地叹了一声:“对方早有预谋,在得知那五亩地下有好东西后,便着手布置这一阴谋了。要是没有这五亩地,恐怕李老实还不会被害……我会把一切都如实报与大人知晓,看是否需要继续追查!”说着,转身便往华千峰的公房而去。

    与此同时,在杭州城的一处院落之中,那名之前显得极其低调老实的“李老实”在往自己脸上一阵搓-揉之后,便有些灰黑的粉末簌簌落下。不一会儿工夫,他就从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汉子变作了一个精明强干,身材挺拔的汉子。

    在他面前,一个同样健壮的男子不禁冲他竖起了拇指:“刘香主果然好手段,若非你刚才报出本教切口,就是我都不敢相信来的是你。”

    刘香主只是自矜地一笑,随后又叹了口气:“我装得再像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功亏一篑,居然让一个府衙的通判轻轻巧巧就把事情给解决了。早知如此,我们就该把那地里的秘密保守住,找个机会自己去挖东西出来的。这回却是便宜了他人!还有那个叫陆缜的通判,要不是他身边一直都有几个好手护着,我早把他除掉了!”

    “这个陆缜可不简单,之前在山西,在北京都曾做下过大事,就是那些朝中权贵都曾在其手里吃过大亏,你这次败在他手里倒也不是太意外。”随着这一声,一名青年缓步走进了屋子。

    那两人一见他到了,赶紧站起身来,行礼道:“见过少主。”

    “不必多礼。这次我来杭州,就是要在这明廷的钱粮重地放上把火。虽然这一回的算计没能成,但机会总还会有的。不过最要紧的,却还是先保证自身安全。刚才我看到府衙那里有所举动,应该是他们也发现了破绽,所以接下来,我们还是先低调些为好。”青年缓声说道,语气里满是从容与镇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