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19章 为官易不易(中)

时间:2018-01-24作者:路人家

    &nsp;&nsp;&nsp;&nsp;另外,酒楼里的酒菜,尤其所烹制的杭帮菜也是城中一绝。有此两点,城中但有身份之人,只要想到了宴请,就一定会把地点设在这望湖楼中。<r /><r />&nsp;&nsp;&nsp;&nsp;黄昏时分,陆缜便带了林烈出现在了望湖楼前,此时楼外宽阔的庭院里已停满了各种车轿,他一个步行来此的客人倒显得有些特别了。<r /><r />&nsp;&nsp;&nsp;&nsp;这么想来,答案就只剩下一个——府衙上下人等一定收受了大量的好处,而这背后又藏着哪些猫腻呢?<r /><r />&nsp;&nsp;&nsp;&nsp;关于这一问题,并没有让陆缜困扰太久,因为就在他搬入新租下的宅子后的第三天,华千峰就差人给他传话,说是要为他接风洗尘,将在西湖边的望湖楼上摆下酒宴,到时府衙官员和地方名流都将到场庆贺。<r /><r />&nsp;&nsp;&nsp;&nsp;虽然他们做事还算麻利,但陆缜还法在今天搬入宅子,因为天色已晚,他们是肯定来不及去几处宅子里看看情况再作定夺。于是便和他们约定次日再一同往几处宅子,看得满意,就把屋子给租下来。<r /><r />&nsp;&nsp;&nsp;&nsp;所以民间才有那么一句话流传下来,叫作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说的就是这五个行当里的人是多么的遭寻常百姓之恨,做下了多少害人的事情。<r /><r />&nsp;&nsp;&nsp;&nsp;当然,这样的哄骗是不可能发生在陆缜身上的。他是新任的府衙推官,又有衙门里的人领了过去说话,牙行相关人等自然是用最耐心周到的态度来服务于他,给他介绍了几处还算不错的宅子,更是把价格压得很低,几乎都不敢从中抽佣。&nsp;&nsp;&nsp;&nsp;好在,陆缜现在还算有些身家,之前获得的灰色收入,再加上南京时魏国公府给的那些金子,合一起也有一千四五百两,倒是够在杭州这儿撑上一段日子了。<r /><r />&nsp;&nsp;&nsp;&nsp;不过有一点,却让陆缜犯起了嘀咕,现在府衙不给所有人提供住处,那这几百口子人都是怎么解决的住宿问题?难道都是杭州本地人?差役也就算了,衙门里的低级官员是不可能都在本地选拔哪,他们可没有自己这样丰厚的身家。<r /><r />&nsp;&nsp;&nsp;&nsp;还有,华知府,能在府衙里搞出这么多花样,又是翻修又是扩大公厅的,这些钱又是从哪儿来的?总不能是从公帑里出吧,要真这么做了,恐怕他就早被言官给弹劾得丢了官,甚至可能就此被发配边远都说不定。&nsp;&nsp;&nsp;&nsp;不过在门前迎客的小二却不敢小瞧了他,一见他过来,便赶紧笑着上前行礼,询问其可有订下座位。当得知陆缜是来赴知府大人所设之宴后,小二更是笑得脸上都要开出朵菊花来了,赶紧弯了腰,把陆缜一路引上了五楼,这才点头哈腰地退了下去。<r /><r />&nsp;&nsp;&nsp;&nsp;这酒楼的底下四层,那都是格开数个雅间包厢,可以让不同酒客各自欢宴的。可这五楼,面积虽然和下面的一样,却是连成一片,一整层都只招呼一帮客人。只此一点,就可看出这一顿饭的花费应该很不老少了。<r /><r />&nsp;&nsp;&nsp;&nsp;当陆缜从门前的屏风处转到里间时,更是让他有些发愣,好大的手笔!<r /><r />&nsp;&nsp;&nsp;&nsp;这一层够宽广也就不提了,足有二十丈见方的一层里,除了这一个入口,就是对面的一处连着延伸到外间的平台,一眼看去,就知道站在平台之上,便能从上而下地眺望下方的西湖美景了。<r /><r />&nsp;&nsp;&nsp;&nsp;而在这一足够数百人站立而不显拥挤的空间里,却只摆了不到二十张矮几,几上则已摆上了一壶茶水和十来碟的干过蜜饯。在如今连京城都已习惯了圆桌饮宴的时候,在这杭州城里,一个知府设宴居然用的是分席制,这种奢华而复古的制度。<r /><r />&nsp;&nsp;&nsp;&nsp;此时,除了上面的四五桌外,其他桌子上都已坐了客人,甚至连曾和陆缜打过几次交道的同知宣秉承都已在座了。一见他到来,宣同知便笑着起身相迎,同时跟身边那些同样把目光落向陆缜的客人们介绍道:“这位便是我府衙新上任的通判陆缜陆大人了。”<r /><r />&nsp;&nsp;&nsp;&nsp;“原来是陆大人,失敬失敬!”<r /><r />&nsp;&nsp;&nsp;&nsp;“陆大人年轻若斯便已成一府推官,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r /><r />&nsp;&nsp;&nsp;&nsp;一知道陆缜身份,刚才还有些迟疑的众人就纷纷起身迎来,坐在下首处的几个可能着颇为“圆润”的中年男子更是巴结讨好地说了一番话。<r /><r />&nsp;&nsp;&nsp;&nsp;陆缜自然是谦虚地和他们一一见礼,尤其是早就认识的那些府衙同僚,他更是和他们说了几句不敢当之类的话,最后才看向宣秉承:“想不到宣同知竟这么早就到了,在下迟了一步,倒是失礼了。”<r /><r />&nsp;&nsp;&nsp;&nsp;“哎,我今日不过是帮着知府大人张罗和招呼各位客人而已,自然是要到早一些。而且你今日是主客嘛,此时才来也是应该的。”宣秉承笑呵呵地说道,随即就把陆缜引到了比自己更高一位的客座之上。<r /><r />&nsp;&nsp;&nsp;&nsp;这么一来,上首处就只剩下四个位置了,陆缜落座后,不觉有些好奇地打量了那几个空着的位置,猜测着除了知府华千峰外,还有什么人地位竟这么高。照道理来说,布政使司和按察使司衙门那边不可能派人过来给自己洗尘,难道是城里的某些名士,又或者是某位已经致仕的前辈?<r /><r />&nsp;&nsp;&nsp;&nsp;正当他猜测着客人身份时,一个声音在外侧响了起来:“知府大人到!”<r /><r />&nsp;&nsp;&nsp;&nsp;这一声,让在座众人都是一肃,随后纷纷起身相迎。陆缜也赶紧凑了上去,可在华千峰从屏风后边转出来后,又让陆缜一愣——他居然只是一人而来,并没有其他同伴相随。也就是说,在知府大人都到了的时候,竟还有三个客人没到,他们是什么人,竟有如此大的架子?&nsp;&nsp;&nsp;&nsp;要知道,当官的可不光只是吃穿住行这点开销,下面许多人还得指望着他的赏钱过活,还有与同僚上司等的往来应酬,若是再想升官什么的需要打点,这钱花的就更多了。由此可见,在大明如今的微薄薪俸制度下,想当个清官是有多难,想当个有作为的清官就更难了。<r /><r />&nsp;&nsp;&nsp;&nsp;..盛世大明&nsp;&nsp;&nsp;&nsp;大明朝官府向有明令规定,想要买卖或租赁屋宅是都要通过牙行或是官府的,一般就是官府中人也乐于找当地牙行来帮着寻找合适的住宅,因为这些牙行里的人都是当地的地头蛇,所掌握的资源要远比地方官更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牙行就相当于后世的中介公司,而且还带了些半官方的色彩。<r /><r />&nsp;&nsp;&nsp;&nsp;不过,你也不能因为它有半官方色彩就觉着他好打交道,事实上牙行里的水可深得很,最是喜欢哄骗那些外地来的生人,往往能把人哄得付出几倍,甚至十倍的价钱拿下自己看中的宅子,而多出来的钱则落入了他们的腰包。对此,虽然有人不满,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他们还和当地官府有所勾结呢?<r /><r />&nsp;&nsp;&nsp;&nsp;对此,华千峰也没有为难的意思,随口就把四人划拨到了通判厅下当差,至于以后能不能混出头来,就看他们的能力了。<r /><r />&nsp;&nsp;&nsp;&nsp;而后,陆缜便找了一名衙门里的文书,让他带了自己去附近的牙行,看能不能租下一处合心意的宅子作为落脚的地方。&nsp;&nsp;&nsp;&nsp;这宅子不但地方不错,里面的家具也是一应俱全,乃是一个曾经来杭州的商人所置办下的外宅。之后因为老家妻子过世,他便把这外宅夫人迎进了门做了续弦,这处宅子也就空置了下来,此时便拿来出租。<r /><r />&nsp;&nsp;&nsp;&nsp;至于这一天,身为朝廷官员的陆缜也不用掏钱去住客栈,而是直接被那文书送去了西湖边的馆驿之中歇息。<r /><r />&nsp;&nsp;&nsp;&nsp;等到次日,陆缜去府衙转了一圈,又跟华知府告了假后,便再次找了牙人去看那几处宅子。这一忙,便是一整天,总算是定下了一处位置离着衙门较近,地方也够宽敞,足有前后三进,七八间屋子的院落来——林烈他们四人随自己南下杭州,至少短时间里还是得住在一块儿的。&nsp;&nsp;&nsp;&nsp;对此邀约,陆缜自然不会推辞,满口答应了下来。<r /><r />&nsp;&nsp;&nsp;&nsp;此时节,后世天下闻名的杭州第一的酒楼楼外楼尚未出现,但作为早已闻名遐迩,被无数文人骚客用诗词所歌颂的西湖却还是被诸多有眼光的商人盯上,在其周围也有不少的酒庄楼阁,这其中,望湖楼便是如今名气最大的那一座。<r /><r />&nsp;&nsp;&nsp;&nsp;此楼有五层,在杭州这等江南城市里,已算得上是鹤立鸡群,也就远处的六和塔,或是前方灵隐寺里的某些佛塔能与之一较高低了。&nsp;&nsp;&nsp;&nsp;因为初来乍到,对通判这一官职到底要做哪些事情也不是太过了解,再加上旅途劳顿,陆缜之后也没有多插手衙门里的公务,只是随便翻看了一下那些文书,便又引了进来的林烈他们四人去和知府大人打了招呼。<r /><r />&nsp;&nsp;&nsp;&nsp;但是这么一来,屋宅的租金也是不菲,在牙行没有抽多少佣的情况下,居然半年也要三十两银子,这要放到北边,都够买下这么一处不错的宅子了。<r /><r />&nsp;&nsp;&nsp;&nsp;而陆缜更清楚的是,自己这个推官一年的俸禄都不过五十两出头。换句话说,自己若是本分地靠俸禄过活,都不够租房钱的,在杭州为官之不易,只从这一点上就可见一斑了。盛世大明最新章节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