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12章 善后

时间:2018-01-22作者:路人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为路人的第一个盟主清格勒同学加更。。。。。。明天继续再加更一章。。。。。)

    “留活口!”在弩矢被激发的瞬间,陆缜脱口叫道。

    只可惜,他这话说得有些晚了,箭已射出,已来不及改变方向,直接就把那六名锦衣卫全部射穿身体,然后咕咚连声,倒地而亡。

    当然,即便他陆缜能早些示警,身边这些持弩的护卫也未必会听他的命令,在看到自家公子被这些家伙行刺而差点送命后,他们已顾不上其他,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刺客当场格杀以确保公子的安全。

    而在这些刺客倒地的同时,其他护卫终于围了上来,把徐承宗挡在了他们的身后,同时目光则在船上和船外不断扫视着,显然生怕再有刺客会突然冒出来袭击公子。但此时船上的人早被眼前这突然的杀戮吓得只剩惊呼,却连动都不敢动了。至于船外的河面,这时候却乱作一团,大小船只都搅作一团,所有人都似乎想离开这是非之地,却又因为匆忙仓促而连锚绳都没来得及收起,结果许多船只打横,甚至都有倾覆的,岸边乱作了一锅粥,根本不可能有人再能靠过来了。

    整块甲板上,此时还能保持冷静的,就只剩下三人了,那就是陆缜、徐承宗以及依旧拦在他身前的阿虎。

    徐承宗虽然脸色铁青,但却不是因为刚才的危险给吓的,而是因恼怒而作如此模样。他实在没想到,在明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这些锦衣卫居然还敢对自己下此杀手。若非阿虎及时出手,恐怕自己真要中了那飞刀了。

    在后怕之下,更多的却是愤怒,他死死盯着地上的那几具早已死透了的尸体半晌,才猛地转头看向陆缜:“你为什么要留他们的活口?”此时的他早没有了以前的纨绔作风,隐隐然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亮出了锋利的獠牙,似乎只要陆缜一句话说错,他就会对这个所谓的朋友下狠手。

    陆缜却没有被其杀气腾腾的威慑所吓到,苦笑一声:“现在事情可就说不清了。若是留下他们的活口,徐公子你想找人算账就很容易,可现在嘛……”说着便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徐承宗可是个聪明人,刚才只是猝然遇袭后的下意识反应。现在被陆缜这么一点,也倏然明白了过来,脸色稍稍转好了些,但依然发沉:“确实该留他们一两个活口的……”有了活口,即便把官司打上朝廷,打到天子跟前他也是占了理的,可现在,却成了死无对证了。

    收敛起自己的脾气,徐承宗才想起了另外两个主角来,便立刻道:“去看看,徐恭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护卫们这才想起还有这两个受害者呢,赶紧上前弯腰查看,一看之下,神色就变得凝重起来:“公子,两人都受了重伤,徐都督的情况似乎很不妙哪……”

    “赶紧救治一下。想必很快,城里的人也会闻讯赶过来了。”已重新镇定下来的徐承宗轻轻地说了一句,随后目光落到了边上那些依然瑟缩作一团,还在不断颤抖的歌舞姬、船工以及那三名书生的身上。

    这些都是最普通的寻常百姓,可从未遭遇过这样的血腥事件。看着这些人不断在自己面前惨死,对他们的心灵冲击实在太大,有几个甚至胯下都有些湿了。而现在,被徐承宗冰冷的目光一扫,他们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他们很清楚自己这种小人物在徐公子眼里跟蝼蚁都没有什么差别,一旦他真动了杀心,恐怕连跑都跑不了。

    好在,徐承宗很快就笑了一下,冲淡了眼中的冷意:“今日让诸位都受惊了。这些刺客居然敢趁夜摸上船来行刺本公子,现在被我的护卫所杀也是咎由自取,你们都看到整个过程了吧?”

    多数人因为惊魂未定,并不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也有反应够快的,比如那汪举人,就已转过念来,忙不迭地应道:“徐公子说的是,就是这些贼人图谋不轨想要行刺公子,这才被护卫们所杀!其他的,我们一概不晓!”

    这话一说,其他人终于也全都明白了过来,纷纷点头表示认同:“不……不错,我们只看到这些家伙爬上船来行刺,然后被护卫们所杀……见了官,我们也是一样说话。”

    见他们如此上道,徐承宗的脸色又好看了些,便点头道:“如此就有劳你们了。今日这事确实是我招呼不周,待会儿下船时,每人都能得十两银子,算是本公子对你们的一点补偿吧。”

    众人一听,刚才的惶恐立刻就被欢喜所替代,纷纷在那儿感恩戴德,就差没跪下来了。徐承宗只点了下头,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今日之事我希望你们能把它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要传出去,明白我意思么?”

    “是是是……”众人又忙不迭地一阵点头。笑话,这事儿和魏国公,和锦衣卫有关联,他们得有多大的胆子,多少颗脑袋才敢把事情随便乱说哪。

    一旁的陆缜冷眼看着徐承宗的言行,不觉重新审视起这位公子爷来。本来只觉着他不是个纨绔子弟,现在看来,能在猝然遇刺后变得这么冷静,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不留麻烦,就足可见其心智了。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位徐家二公子……

    就如徐承宗刚才所说的那样,港口这里的变故果然很快就惊动了当地官府,只不到半个时辰,一条火龙就迅速朝着运河边赶了过来,为首的除了当地的知府大人,甚至还来了一名兵马司的将领。

    他们火急火燎地赶到船上,直到看见徐承宗毫发无损地坐在那儿,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要是魏国公的兄弟真个在此出了事,不说被杀,就是受点伤,恐怕他们这官也都当到头了。

    现在他只是受了些惊吓而没有其他外伤,对他们来说已足够回去酬神了。

    在又一次问候,确认徐承宗没有被刺客伤到后,那名兵马司的将领才小心地问了一句:“那不知那些刺客现在何处?公子放心,只要交给末将,我们一定会把幕后主使之人给查出来的。”

    徐承宗正想作答,不料一边的陆缜却抢着回了一句:“不必了。行刺徐公子的乃是锦衣卫的人,现在他们已被拿下,自会带去南京仔细审问。这位将军,你觉着你们真能从锦衣卫的口里问出些东西来么?”

    徐承宗明显愣了一下,但随后却闭了嘴,竟就这么让陆缜代替自己开口。而那位将领一听这话,顿时又生出了一身的冷汗来,同时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是,是末将孟浪了,此事自然是徐公子你说了算。既然刺客已被拿下,想必是不会再出什么差错的。”

    “岑知府,我这儿有两人因为救我被刺客所伤,还望你能找几个当地有名的郎中来为他们诊治一番,至于诊金……”徐承宗随后又看了过去道。

    那知府忙答应了一声:“这是自然,其实不用公子吩咐,下官已早带了城里最好的几名郎中过来了,这就让他们上船?”这位知府大人倒是心思细密,生怕徐承宗真个被刺客伤到,所以连补救用的大夫都随身带了来。

    “如此就多谢岑知府了。”

    “不敢。”岑知府看了一眼面前似乎不想多说什么的徐承宗,便讨好地笑道:“公子今夜受了惊吓必然疲乏,那下官们这就告辞了。不知是否需要下官留些人手在船上守护?”

    “不必,那些刺客都已被拿下,就不劳你府衙费心了。”徐承宗说着,已端起了茶杯,送客了。

    待这两人离开,又有几名神色紧张的大夫被人领到一处舱房为徐恭他们诊治后,徐承宗才摆手让其他人都退下,然后似笑非笑地看向被他留下的陆缜:“陆公子果然智谋过人,真是叫人佩服哪。”

    “不过是急中生智罢了,小手段,不足一提。”陆缜也笑吟吟地回看了对方一眼:“不过徐公子你能看出我的用意,才是真正的大智慧。”

    “哈哈,你就不要吹捧我了。若是事情真相传了出去,想必很快锦衣卫,甚至是王振都要拿此大做文章,把一切罪名都推到我身上了。”徐承宗目光有些发冷地道:“论颠倒黑白的能力,他们绝对是行家里手。”

    “不错,但要是公子你手里握有刺客这一筹码,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我相信,他们不但不敢再拿此事作文章,甚至还可能为了确保你们不出手而作出一些让步呢。”陆缜跟着说道。

    徐承宗点头:“而且这话还不是我告诉他们的,却是这里的官员透出去的风声,想必这么一来他们更会信了。”

    “对,至于接下来该作何选择,就由徐公子你来作这个决定了。”陆缜说着已站起身来:“这一夜够惊心动魄的,可比作诗什么的要累人多了,我便失礼告辞了。”

    徐承宗笑着目送陆缜离开,直到其身影消失,才喃喃地道:“这个陆缜,越是与之接触,就越叫人感到惊奇哪。此人若是能为我所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