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11章 突杀

时间:2018-01-22作者:路人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楼船上,此时早已从刚才的混乱中稳定下来,几名徐承宗的护卫不但有横着刀剑挡在他跟前的,更有五人不知从哪里拿出弩机,架了起来。闪着寒芒的箭矢瞄着对外的一边船舷,只要有任何异动,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至于那些船工和一干歌舞姬们,此时却龟缩在一旁,瑟瑟发抖。这不光是因为刚才的撞船让他们心里犹有余悸,更因为那些持着兵器戒备的护卫们警惕而含有杀意的目光也在不时扫过他们,似乎随时都可能对他们下手。

    三名书生也早没了刚才当众赋诗,装出一副名士诗人的派头,身子还在微微打着颤不说,脸色更是吓得青白一片,完全不知该怎么反应才好了。与他们相对,陆缜却是镇定如故,甚至脸上还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要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正满是赞叹地盯着正押着那几名“刺客”上船来的阿虎身上。

    作为穿越者的陆缜一直都认为所谓的武艺只是把身体练得更灵活,更扛揍,或是把力量练大而已。至于那些被后来的作家描写得天花乱坠的武艺不过是他们的想象与夸张。

    这一认定,即便是在遇到林烈后也没有太大的改变。因为林烈虽然有以一敌众的战力,但也在能叫人认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只是比寻常战士要更凶狠些,反应更快些罢了。

    直到刚才,他看到阿虎如鹞鹰般飞下船去,并在转眼间将面前数人击伤击败,才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高妙难当的武艺。显然,这位之前在北京的纪家当铺里是保留了大半实力的。

    这,才是名震天下的武当内家功夫的翘楚人物了吧!心里想着这一点,陆缜的目光就更多地落在阿虎身上,猜测着他为何会甘心陪在徐承宗这么个纨绔身边,受其驱策。

    不过很快地,他又把注意力从阿虎身上转移开来,因为徐承宗在看了上船的几人后,有些奇怪地叫了一声:“徐都督,你不在北京待着,怎么跑这儿来了?”却是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湿淋淋的,颇显狼狈的家伙竟是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锦衣卫指挥使徐恭。

    徐恭的脸上露出苦笑:“见过徐公子,刚才惊到了公子,还望恕罪。”顿了一下后,才又加了一句:“在下已不是锦衣卫都督了。”

    “嗯?”徐承宗不觉愣了一下。虽然徐恭被罢免是在他离京之前,但他一个无官无职的纨绔公子怎么可能去关注锦衣卫里的人员调动呢?

    这时,阿虎已上前一步,小声禀报道:“公子,这几人也是锦衣卫的,说是奉命前来捉拿于他。”

    徐承宗的眉头顿时就是一皱,目光这才落到那六个黑衣人的身上:“你们也是锦衣卫的人?那为何要为难自己曾经的上司?”

    不知是因为被阿虎的气势所慑,还是忌惮徐承宗的身份,这六人上来后都很是老实,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直到这个时候,为首的汉子才躬身行礼,然后取出了自己随身的腰牌:“徐公子,我们确实是锦衣卫的人,这回也是奉命拿人,还望你……”

    他话没说完,就被徐承宗挥手打断:“本公子问你,你们为何要追拿徐都督?他身犯何罪?不但要被突然革职,甚至还要被你们如此追杀?”

    “我……小的只是听从马都督之命行事,别的却不得而知了。”那人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很快又低头说道。

    “不肯说么?”徐承宗淡淡一笑:“还是说不出来?要是如此,那你们就请下船去吧。现在徐都督既然上了我魏国公府的船,便是这里的客人。”

    听他这么说来,徐恭和清格勒二人的面上顿时就是一喜,而对面六人的脸上却是一黑,其中没与阿虎交手过的两人更是直接纂起了拳头。

    只是他们虽然不满,却也不敢发作,因为边上不但有护卫盯着他们,更有五张弩机指着他们呢。在努力呼出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下来后,为首之人才道:“徐公子,这可不光是我锦衣卫的事,还是王振王公公吩咐下来的差事,还望你不要使我们难做哪。”

    他语气虽然依旧谦卑,但隐藏的意思却很明了了。你要是硬把人留下,就是得罪了锦衣卫和王公公,即便是魏国公府,这等事情也是要掂量一下轻重的。

    徐承宗表面看着虽然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其实为人却老练得很。一听这话,心里也开始盘算起来,感觉这事自己出手确实会有麻烦,是不是该卖对方一个面子呢?

    而看出他犹豫的徐恭二人却是心下发紧。但此时他们是最没有自主权的人,甚至连求救的话都不好说,只能看徐承宗的心意来定自身的结果了。

    清格勒心了一阵发苦,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悄悄迈上一步,挡在徐恭面前。摆出一副宁死也要保护自家都督的架势,只是如今就剩他一人,实在有些悲凉。

    他这一举动,完全落到了陆缜眼里。本来,对此陆缜是没什么心思干预的,因为在他看来徐恭之前也是王振的走狗,现在不过是落得个兔死狗烹的下场,没什么好惋惜。但是清格勒的动作,却让他不觉有些感佩起来,能在如此时候依然舍身保护自家上司的人,想来也坏不到哪儿去。

    既然如此,那自己何不出手帮他们一把呢?

    打定主意后,陆缜便开了口:“徐公子,在下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讲。”

    正在犹豫要不要妥协的徐承宗便即笑道:“陆公子你但说无妨。”

    陆缜看了那六人一眼,笑着问道:“我只是有一事不明,既然这次追拿徐都督是王公公的意思,为何会是你们锦衣卫的人来,而不是东厂?他就不怕你们这些徐都督的老部下徇私纵人么?”

    一句话出口,在场几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徐承宗更是面色一沉:“好家伙,你们居然敢拿王振来吓我?”他已明白过来,很明显对方说了大话,此番追击徐恭并非得自王振的授意了。

    见他动怒,那几名锦衣卫也是一阵紧张,赶紧说道:“我们只是……”

    “不必说了。你们既然拿不出什么罪证来,徐都督又在我魏国公府的船上就没有交人的道理。阿虎,送他们下船!”徐承宗一旦下了决定,反应也是干脆得很,当即就下了逐客令。

    阿虎立刻上前一步,伸手一指船舷处:“几位,请下去吧。”

    “徐公子,你这可是包庇朝廷要犯,你可要想明白了!”见对方已是撕破了脸,为首的锦衣卫终于也不再忍耐,威胁似地道。

    但回应他的却是徐承宗一声不屑的冷笑:“你们锦衣卫要是够胆,就来南京魏国公府要人!”

    “好!既然如此,那就……”那人一面说着,还有礼地抱起拳来,似乎是打算离开了。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说句场面话离开时,本来平和的话语突然变得尖锐起来,嘶声道:“动手!”

    在他道出动手二字的同时,拢在一起的双手已猛地挥出,两道寒芒随之疾射而出,直奔面前的徐承宗的面门和胸口而来。

    这一下变故来得实在太也突然,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就是徐承宗,也没想到跟前这些锦衣卫竟会胆大到对自己下手。要知道,他可是魏国公的兄弟,地位之高,可是远超锦衣卫指挥使的。

    而他身边的那些护卫,因为刚才战斗停止,上船的又是锦衣卫的人所以便也散了开来,完全没防到有这一手,只下意识地惊呼出声,但再想抢前护卫却已来不及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徐承宗这次要中招时,本来还在前面丈许外的阿虎动了。只见他的身子一晃,竟如鬼魅般倏然就掠过了丈许距离,比那两道寒光还快地出现在了徐承宗的跟前,同时,他手中更是精芒爆闪,唰地一下,两把飞刀已被他一剑挡下。

    可是,就在众人都被对方这一手飞刀所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把关切的目光都直朝着徐承宗身上落去,还有人因此尖叫出声时,其他几名锦衣卫也随后射出了一直藏在袖筒之中的暗箭。

    不过这一回,他们的目标不再是徐承宗,而换作了一旁的徐恭!

    事实上,他们真正的目标一直就是徐恭二人,刚才那一下不过是声东击西,让其他人来不及保护徐恭他们而已。

    其实就连徐恭二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手吸引了目光,直到七八道袖箭带着劲风迎面射来,他们才反应过来,急忙招架躲闪。但是,这一切都已来不及了,虽然闪开了两箭,但剩下的那些,却都没入了两人的肩头和胸口,两声痛呼,徐恭和清格勒同时咕咚倒地。

    与此同时,本就对准了六名锦衣卫的弩手已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数根利箭在机括的推动下化作道道虚影,直接就射穿了这几个胆敢刺杀徐公子的刺客身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