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205章 离京南下

时间:2018-01-22作者:路人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用手轻轻摸过那方大兴县令官印上头的印钮,陆缜才把官印盒的盖子拿起,盖了起来。而后,目光扫过身处的这间公房,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

    虽然在这县衙里只待了不到一年时间,但对此的一切却还是相当留恋的,不过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现在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打开房门,走到院子里时,东方第一抹的阳光正好斜斜地照射过来,落到了陆缜的脸上,让他的眼睛忍不住一眯,随后便愣住了。因为就在院子里,县衙上下人等都聚集在一块儿,静静地看着自己。见他望来,众人齐齐拱手弯腰,行下礼去:“大人!”

    “你们,怎么就等在了此地?昨天不是把事情都安排好了么?”陆缜有些动容,却还是强压住心情笑着问道。

    “我等恭送大老爷离衙!”曾光代表众人道:“大人你为县衙,为京城所做的一切,下官等都看在眼里。今日你要离去,我们怎么也该有所表示。”

    “是啊大人。你为人正直,刚强,纵然遇到达官显贵也不作退让,正是下官等之楷模,我们送你都是出自真心!”岳离秋也躬身说道。

    陆缜笑了:“其实若没有你们在旁协助,我陆缜也不可能做好这些事来,所以我也该说一声多谢哪。”说话间,他也郑重地弯腰拱手,冲身前所有衙门人等施下礼去。这一举动,让县衙人等都是一阵心惊,连道不敢,然后再次回礼。

    陆缜不是个婆妈之人,向他们施礼后,便迅速站直了身子:“今日我离开京城,只望你们将来能与我在时一般,好好治理地方,莫要因为一些人的身份就变束手束脚。你们要知道,这儿是北京,是大明的首善之地,我们所做的一切,便守护这京城的安宁!”

    在众人齐声应是中,陆缜跟身旁的林烈打了个眼色,后者早收拾停当,不但换上了远行的服色,而且还背上了两人的行李,见此,便跟着他朝外走去。

    其他人等自不会阻拦他们离开,只是默默地跟着送出门去。而在陆缜走出县衙大门后,眼前的景象再次让他停步。

    衙门前的街道上,此刻已站满了成百上千的百姓,他们中既有商人,也有寻常小民,一个个都面露不舍之色,静静地张望着县衙。当陆缜露面之后,这些人都齐齐地跪了下来:“陆大人,慢走!”

    感受到来自百姓的挽留深情,陆缜的眼眶也不觉有些泛红了。他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搀起了离着自己最近的一名须发皆白,颤颤巍巍的老人,然后大声道:“各位请起。你们的心意,陆缜已都明白了。不过,身为朝廷官员,自当听从朝廷调遣,此番我将往江南为官,今日就此作别了。希望他日,当我陆缜再回来时,还能为你们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说着,一揖到地。

    众百姓再次叫着陆大人,县尊大人或是大老爷的称谓,做着最后的努力。奈何一切都已无可改变,一辆早等在一旁的马车也已驶了过来,陆缜随即便钻了进去。

    当马车缓缓行驶时,百姓又连忙跟在了后头,既是不舍,也是送别陆缜这个大家心目中的好官。

    百姓看事情总是最直接的,陆县令在任期间把整个大兴县治理得井井有条,不但原来那些地痞无赖销声匿迹,就是豪奴恶霸都不敢在境内欺压良善,只此一点,就足以让他们对陆缜感恩不尽了。

    何况,他还勤于政事,在税收等方面并不贪墨,让不少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如此,一向对官员要求低下的百姓就更是把陆缜当成万家生佛般的存在。

    现在陆大人调任,他们是真舍不得这么个好官离开。哪怕只是多陪他一阵,也觉着是一份荣幸。

    于是,马车一路向前,朝着南边行去,百姓们就跟了一路。甚至这一路之上,还有更多的人跟随上来,让所有人为之侧目。

    县衙外,小巷的暗角里,看到这一幕的几名东厂眼线不禁有些发愣:“这陆缜还真有些本事,不过是离任而已,居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我只听说外边的州县有官员离任时有过百姓哭送的情景,却还未在京城里见过呢。今日倒是长了见识了。”

    这几人说话的语气里既有羡慕,也有几分不屑,个中感触,就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知道了。

    “不过这么一来,我们想跟着倒也方便了,混在人群里就是了。”为首之人手一挥,便带了众人迅速跟了过去,和一众百姓一起,慢慢地朝着南边而去。

    此时马车之内,陆缜早收拾了心性,冲一直等在里面的那个脸色有些苍白的汉子笑道:“林兄,你和竺兄真打算跟了我一起去江南?”

    面前的这名男子,瘦长的身材,配上那张有些狭长的瘦脸,看着就根竹竿似的。他正是之前被冤枉投进顺天府大牢,差点丢了性命的青竹帮帮主林青了。

    他在顺天府的大牢里可没少吃苦头,身上更是有了多处内外伤,所以直到现在脸上依然不见半点血色。面对陆缜的询问,他勉强一笑:“如今青竹帮在京城早没了活路,还望陆大人能够收留我们兄弟。林青这条命是大人你救的,只要大人不嫌弃我,今后我便追随于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兄客气了,真要论起来,你们之前帮过我,也正是因此才会遭受这次的陷害。我救你出来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实在当不得一个谢字。当然,你所说的也是实情,这次得罪了厂卫之人,你们青竹帮确实很难再在此地立足了。这样吧,我可以带你们离开京城,至于你们今后到底打算怎么走,还是在想清楚了之后再决定不迟。”陆缜却不急着收人,只是给出了一个更友善的提议。

    林青点了点头:“如此多谢陆大人了。”说着,他便闭上了嘴,不再言声。身上的伤让他到现在依然很有些虚弱,所以能不说话还是不说的好。

    陆缜也不再看他,而是挑起了一丝车帘,看了看车外的情形,心下不觉感慨不已。之前在广灵县时是这般,今日离开京城又来了一次,这让他不禁对这个时代的百姓多了种异样的情感来。

    不说什么民族大义,家国情怀,光是为了这些朴素而善良的寻常百姓,自己就该尽己所能地去做些事情,去阻止那场可能给天下人带来灾祸的变故发生。只是以自己如今的地位,再加上就要远离京城的身份,真有这等本事么?

    这时,他的脑海里又想起了前晚最后向胡濙辞别时,老大人对自己所说的一番话来:“善思,京城风浪急而多变,其实身在外边反倒是最安全的。老夫会在朝中给你寻找机会,只要机会恰当,再加上你之前所立下的种种功劳,或许用不了几年,就能把你真个调入中枢。不过,你在江南也一定要小心在意,莫要行差踏错,落人把柄。要知道厂卫最擅长的便是攀咬和罗织罪名,你务必要多加留心才是。”

    是啊,此去江南路漫漫,自己确实该小心,再小心才是。

    @@@@@

    当马车出了京城,走上官道后,送行的百姓数量就急剧减少,只有少量人还追随在左右。不过他们的脚步也已有些蹒跚了,毕竟人力是敌不过马力的。

    在听到乘马跟在一旁的林烈提醒之后,陆缜便再次从车内探出身子,冲众人一拱手:“各位请回吧,你们的盛情陆缜已铭记在心,送人千里终有一别!”

    见陆大人这么说了,百姓们终于止住了脚步,然后全都再次跪倒,向其拜别。陆缜也不敢托大,赶紧下令停车,然后端然冲他们回了一礼,这才继续赶路。

    此时,天色已近了中午,往来京城的行人不断,见此也都好奇地询问起来,知道陆缜之事后,也都啧啧赞叹不已。

    再启程时,充为车夫的竺畅突然开口:“大人,有三个家伙打我们离开县衙后一直远远地缀着,不知是何心思。是否需要把他们打发了?”虽然论武艺他不如林烈,但江湖经验却是十足。

    陆缜听了,却是抿嘴一笑:“应该是厂卫的人,不必理会,这光天化日之下,他们也不敢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虽然口里是这么说的,但他心里却依然多了一丝不安,毕竟自己之前多次坏了王振的好事,谁知道他会不会铤而走险地派人半道行刺呢?

    还有,此番南下,长路漫漫,很可能又给他们以动手的机会。看来自己确实有些轻敌大意了,这却该如何是好?

    这一担心,在他们于傍晚时分来到南通州,看到阿虎过来相见后,才终于消散:“陆县令,我家公子在码头那边久候你多时了。”

    陆缜闻言一喜,若是能和徐承宗结伴一起南下,就是王振也不敢打自己主意了。所以他便不再客套,忙笑道:“原来徐公子竟也是今日离京,如此倒是可以互相作个伴了!”

    远处,当几名探子看到陆缜和徐承宗会面,相携了一道登上那艘挂着魏国公府旗号的大船时,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这下,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与此同时,另有数名看着像是寻常客商之人也在远远地观瞧,在确认那艘大船是魏国公府所有后,为首之人点了点头,轻声道:“那我们也借一借魏国公府的这张虎皮离开北方吧!”

    身边之人忙答应一声,若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他正是清格勒,而为首者,虽然化了妆容,却依然可以瞧出几分锦衣卫指挥使徐恭的模样来……

    (本卷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