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97章 突破口(中)

时间:2018-01-16作者:路人家

    曲平没想到陆缜的眼睛这么毒辣,问题一抛出来,他都有些语塞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只能瞪大了眼睛,凶狠地盯着陆缜,满是随时要翻脸的模样。

    可陆缜却根本不为其所动,依旧一瞬不瞬地回看着他,气势上稳稳地压过了他一头:“你既然无话可说,就说明本官判断的不错,你就是当日偷窃之人。既然失主已把案子报到了我大兴县衙,本官自要替他们做主!”

    “你能把我怎样?就凭这么一个扳指定我的罪?陆缜,你也太把自己当回子事儿了?”见陆缜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曲平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了,放言道。

    就在这时,堂外突然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陆县令,你们县衙的人突然捉拿我锦衣卫的兄弟是何道理啊?”声音一落,十多名身着红色衣袍的男子就簇拥了个穿着飞鱼服的汉子大摇大摆地直闯了进来。

    在他们身边几名县衙差役一脸的惶恐和矛盾,既想阻拦,却又不敢,只能护送也似地将他们送大了二堂门前。为首的汉子根本对他熟视无睹,只冲里面的曲平问道:“老曲,你还好吧?他们没敢对你怎么样吧?我奉镇抚大人之令前来救你回去。”

    “大兴县而已,还能把我堂堂锦衣卫千户怎么样?”曲平回话的同时,眉头却是一皱:“老韩,你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这等小事居然也惊动镇抚大人。”

    “没办法,你曲老兄可是镇抚大人跟前的红人,出了事自然要禀报一声的。”姓韩的一边说着,一边已走进了堂来,看都不看陆缜一眼,只顾和眼前的曲平说话。

    而曲平,也仿佛不是在县衙二堂,而是在镇抚司里一般,继续说道:“姓韩的,你这是在削我面子喽?”

    “嘿,谁叫你这么没用,居然被这么些县衙的差役给捉了来,你不觉着丢人,我都感到面上无光哪。走吧,有什么话,等回去见了镇抚大人再说不迟!”说着,他便又转身,欲要带人离开。

    直到这时候,陆缜才慢慢开口:“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大兴县衙的公堂?”

    “陆县令是吧?今日这事儿我们锦衣卫记下了,来日必有回报。”他一面说着话,一面依旧往前走去,连报自己姓名身份的意思都没有,嚣张得很。

    陆缜脸上却不见半点怒容,只是果断地道:“拿下这几个竟敢擅闯我县衙公堂的狂徒!”

    伴随着他这一句话,早等在一边的林烈已一步跨了出来,稳稳地拦在了门前。而有他领头,其他那些差役也都壮着胆子围了上来,摆出要捉拿他们的架势。

    “我看谁敢!”韩姓汉子一拍腰上所佩的长刀,而随在其身边的那几人更是抽出了刀来,恶狠狠地叫道:“你们敢对锦衣卫出手,是不要命了么?”

    “我只知道有人擅闯县衙公堂,还要劫走人犯,身为朝廷官员,自然有责任把尔等拿下发落!”陆缜没有被锦衣卫三字吓到,反而把手一扬:“林烈,拿下他们,但有反抗,以谋逆论处!”

    “是!”林烈答应一声,当即抢步上前,身子一矮,便已来到了韩姓男子面前,挥手就朝他的肩头按去。

    韩姓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在锦衣卫里当差多年,还真没见过敢如此和自己叫板的人呢。对方居然只是一个县令,他哪来的胆气与锦衣卫为敌?心里惊讶,他手上的动作倒是不慢,赶紧抽步后退,避开这迎面的一招,同时,手一沉,已抽出了腰间佩刀。

    而身旁跟随的那些人见此,也是变了脸色,当即斥骂着拔刀在手。而他们的对面,则是手持水火棍的一干差役,虽然看着有些胆怯,却无一人退缩的。

    之前陆缜拿官员家眷,拿纨绔公子,又抓了广宁伯这样的权贵,使得整个县衙上下的精气神已完全不同。所以即便这回对上的是一向叫人畏惧的锦衣卫,众差役也依然能壮起胆子来与之正面相抗。将为兵之胆,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时,林烈却已再次上前,手中已多了一条铁尺,直接就抽向面前的对手。一名锦衣卫刚想拿刀去架,可不知怎的,这一刀居然就架了个空,然后哎哟一声,持刀的手就被狠狠地抽了一尺,继而手中刀便当啷落地。

    他一个县衙差役居然真敢动手?就在众锦衣卫,包括他们的首领都错愕间,林烈手上更是如疾风暴雨般攻了过来,铁尺带着尖锐的呼啸,几下重重地砸在那些人的手腕或肩头处,转眼间,这些锦衣卫就都被打落了兵器,捧着伤处在那儿连连呼痛。

    韩姓男子见此当即一声大喝,一刀劈出,直夺林烈胸口。可对手却非寻常人物可比,只是一拧身,便躲开了这一招,同时铁尺横着拍,正好打在了他的胸前,打得他一个趔趄,差点就倒在地上。

    那些差役本来是不敢上前的,可现在一见林烈如虎入羊群般将面前这些锦衣卫杀得没有半点反抗能力,顿时胆气更状,吼叫着便围了过来,同时抡起了水火棍就朝还想动手的那些锦衣卫身上招呼了过去。

    这些锦衣卫虽然看着威风,但其实更多只是狐假虎威,真论实力,却连眼前众县衙差役都不如,再加上本就被林烈打伤,所以只听得砰砰一阵响,他们便全被打得哎哟乱叫,倒了一地。

    至于那位韩姓首领,更是在此时被林烈一尺敲掉手中刀,再一尺打得翻倒在地,再不敢有任何的举动了。

    一旁的曲平都看傻眼了。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同伴有多少斤两,被人打倒也属正常。可这些县衙里的人居然敢和锦衣卫动手,还伤人,就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难道他们不知道锦衣卫的凶名,还是说面前这个大兴县令真强悍到可以和锦衣卫作对的份上了?

    早有传这个陆缜是个疯子,现在看来,这家伙的疯病比传言里的更加严重。这让他都首次有些畏怯起来,遇到个疯子,是人都会感到害怕的。

    陆缜当然不可能是疯了,他所以这么做,乃是因为知道自己站在道理一边。这儿可是代表了朝廷威严的县衙公堂,无论是谁,就是朝中重臣,也没有道理直接擅闯,更别说还想带人离开了。只要他紧抓住这一点,那无论将来官司打到哪一步,都不会处于被动位置。

    另外,对明史略有研究的陆缜还知道一点,如今的锦衣卫别看依然凶名在外,但其实势力却有限得紧。别说和永乐朝时的纪纲那时比了,就是和正德嘉靖年的锦衣卫比,他们也是无足轻重的存在。

    既然对上的是这么群要名没名,要实没实的家伙,陆缜自然能放得开了。而且,这时候和锦衣卫为敌还能给自己的名声添点光彩,一个不畏强权的说法自然就落到头上了。

    正因有这些考虑,陆缜才敢没有任何顾虑地叫林烈动手把人拿下。而且就动手的结果来看,也证明了自己的判断,如今的锦衣卫确实比想象中更加孱弱。

    在一片呼痛声里,人全数被拿下。陆缜这才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按倒在地的众人:“现在你们可以说说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了吧?”

    “我乃锦衣卫千户韩跃,你敢如此对我,早晚有一日我会加倍奉还!”韩跃报出自己的身份后,依旧死死地盯着陆缜,一副恨不能扑上去咬他几口的意思。

    陆缜却是不屑地一笑:“原来你是他的同党?”说着,指了一下曲平,然后顺势道:“曲平,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就算不能用偷窃的罪名治你,这等擅闯公堂,意欲劫走人犯的罪名也够定你们的罪了。”

    “陆县令,你刚才所言都只是臆想,没有任何的人证,你拿什么定我的罪?”事到如今,曲平唯有抵死不认这一条路可选了。至少在马顺那边派真正的好手把自己救出去之前,只能用这些话来和这个疯子县令周旋了。

    陆缜嘿地一笑:“看来你真是冥顽不灵了,如此只有用些别的招数。来人,大刑伺候!”

    “你敢!你敢对我堂堂锦衣卫千户用刑!”心里着慌,曲平口中却威胁道。

    陆缜冷笑道:“这不就是你们锦衣卫所擅长的,但有人落入你们手中,不论其他就先是一番杂治。咱们县衙比起你们来已好了许多,只要你们肯如实招认自然不会对你如何,可一旦不肯招,那县衙的这些手段也不是摆设!三木之下,少有人能抵挡得住!”

    伴随着陆缜这一句,已有人把夹棍这种简单的刑具拿出来,丢到了地面上。

    看着这个明显很是简陋的刑具,一向以心狠手辣著称的曲平不觉打了个寒颤。他虽然对人凶狠,可却惜命得很,可不希望自己也尝到那等可怕的刑罚哪。

    “说,到底东西是不是你们所偷?那火是不是你们所放?”陆缜看出了他的畏惧,当即再次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问道。
小说推荐